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坑

第四百一十六章 坑

    姜预握着伞柄,手中一丝冰凉感传来。

    漆黑的伞骨外加金属的伞面合隆,浑然一体下,像一把剑,泛着光泽。

    整把伞都透着一丝神秘色彩,让人看不透,似乎很脆弱,又似乎很坚硬。

    这是一件科技产品,但是却没有科技的那种外观,反而就是一把原始的大伞。

    这把大伞,在姜预手中挥动,向着月长老而去,就像一跟棍子拍打过去一般。

    月长老挥舞蓝色的长剑迎面而来,长剑光泽迷人,带起一丝丝幻影,剑刃锋锐,似乎能切开一切事物。

    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子炼制出的一把伞又有什么门道?

    姜预的修为可不低,月长老更是半步天境,两者的武器,很快就完成了碰撞,只是短短一瞬。

    砰!

    只听一声轻微的敲击声。

    黑色大伞和月长老的长剑接触到一起,其中,有着某种神秘的波动能量产生,沿着碰撞之处传递了过去。

    月长老眉头微皱,感觉到了什么诡异。

    “这把伞竟然没被斩断,老夫用的修为可不少!”

    月长老还正在惊讶这把剑还挺结实。

    忽的……

    “老夫的剑!!!”

    月长老一声大喊,脸色大变,只见,他握着的那把蓝色长剑,和黑色大伞接触的那一块区域,材质竟然变得越来越疏松,灵气运行到那一块都不通。

    一息的时间,那块区域的材质竟然在慢慢分散,出现一个逐渐扩大的缺口,向剑身缓缓蔓延!

    月长老急得连忙把剑收回来,这一看,已经有半个手指头大小的缺口!

    别看这缺口小,半步天级的器物都是浑然一体,这一缺口,直接破坏了整体性。

    如今,这把剑的威能已经大不如前,至少削弱了三成。

    只是一息的碰撞,竟然就让一把准天级的器物失了三层的威力!

    月长老脸上露出心疼之色,一把半步天级的剑就这么被毁了,无端端少了三成的威力!

    “小子,你究竟炼得什么鬼玩意!”月长老心中既是生气,又是憋屈。

    他哪里想得到,只是给这个小子试一下武器,就损失了一把半步天级的珍贵武器。

    要知道,这外面,可是有不知多少人求他一件器物而不得。

    结果,就这么坏了!

    这让外面的人知道了,还不知会疯狂到何种程度,直骂姜预败家子。

    “坏了好啊!”姜预看着手中的大伞,心里惊喜。

    没想到这物质能量分解技术这么给力,只是一息时间,就把一把半步天级的长剑的接触区域给分解了!

    这简直就是武器杀手!

    要知道,罗虚大陆的修武者们可都是很重视自身的武器的,就跟自己的第二个老婆似的,这要多和他们的武器碰几下,那几乎能毁得一干二净了。

    它们的主人还不知会心疼成什么样子!

    “啧啧啧!”

    这科技,拉仇恨啊!

    看看月长老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活想把姜预活吞了!

    月长老能不气吗?鼻子都快冒出烟来了。

    什么叫坏了好啊?这说的什么话,毁了他的武器不说,还说毁得好!

    月长老强忍着不把姜预一剑劈了的冲动!

    “说,你这炼的又是什么鬼玩意儿?”

    月长老虽然生气心疼,但在这情绪之下,隐藏的却是深深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这把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大伞,竟然暗藏如此大的能力,能轻易破坏一把半步天级的武器。

    这太逆天了!

    这让那些善使近战武器的人怎么活啊?根本不敢直接碰撞啊!碰了就毁!

    控神球已经让月长老感到世界的不可思议了,这才多久,又搞出来一个把逆天的伞!

    月长老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姜预,在这类事上,已经哑口无言。

    “一伞破万法!一把能破尽一切武器武技的伞,就问你怕不怕!”姜预笑说道。

    闻言,月长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说正事,这货就不能正经点!

    还一伞破万法……就算这大伞坏了半步天级的武器,但是牛逼可以吹小一点吗?

    “哼,这把伞姑且算是武器克星,但是,也有局限性,而且,破武技什么的,就更不能了!”月长老显然不信什么一伞破万法,一力降十会他还听说过。

    姜预撇了撇嘴,就知道你不信,“那来试试?拿武技攻过来。”

    虽然一伞破万法这话他也是临时想到,随便说说。

    但是,分解能量是真的,什么“法”不是能量引起的?

    月长老闻言,眼中有着狐疑与惊讶,难道这伞还真能破掉武技?

    月长老思量了一番,他有心想要再试一试,但又怕着了姜预的道,要知道,刚刚就因为冲动,毁掉了一把半步天级的长剑啊。

    他心里还心疼着呢!

    “算了,不想跟你一个小辈计较,不对你提太高要求,以免最后丢了你面子!”月长老咳了咳,脸色有些微红地说道。

    闻言,姜预心里直想吐槽,还能要脸吗?

    不能放这月老头走,不然,谁来给他试验武器啊?

    “不,作为晚辈,就该向您老多请教,怎能害怕丢面子?作为天铸城弟子,最不怕的就是丢面子!只有丢面子,才能成长,以后才有机会成为一代炼器宗师!”姜预义正言辞地说道,眼中目光要多神圣,就有多神圣!

    月长老脸色一抽,这小子不去当戏子真的可惜了!

    “呵呵,作为前辈,适当保留晚辈的面子也是必要的!”月长老严肃说道。

    姜预心中无语,不就是让你试一下新的武器吗?随便轰出一招攻击就可以了,又不是要你命!

    就在月长老和姜预互相说来道去的时候,外面,有人在请示月长老。

    赫然是院子里常住的第三人,那个天铸城弟子。

    “月长老,剑坎印来取剑……”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被月长老叫住。

    “等一下,你先过来,帮这小子试一试武器!”

    月长老正愁不知道怎么摆脱姜预,结果没想到就有救星过来了,心情大好。

    他看着这名跟过来的天铸城弟子,突然觉得这家伙有些顺眼,以后可以教他两手。

    “试武器?”这名天铸城弟子有些发懵,不明所以,也不太愿意给一个师弟试武器。

    但是,看着月长老那满意的目光,心中一动,难道是考验?

    眼中目光顿时一亮。

    没有再犹豫,这名天铸城弟子走到姜预面前,挺直腰杆,颇有一番师兄的气质。

    “好!不过,这位师弟要小心了!”

    这名天铸城弟子摆出架势,双手轻抬,显然不打算用武器。

    姜预无语,看了看那仿若局外人的月长老,也太无良了,拿无辜的师兄来顶缸!

    不过,这师兄的修为也就才地境六重,试也试不出什么作用来,就随便试两下敷衍过去行了。

    “这位师兄,只是试一下武器,把远程攻击打到这伞上面就可以了!”

    姜预握着伞柄,将伞打开,黑色的伞面撑起,对着那天铸城弟子。

    考虑到月长老就在一旁,这名天铸城弟子也没有丝毫异议。

    这名天铸城弟子,炼器走的是火炼的路子,因此最擅长的也是控火之术。

    姜预没有认真,这天铸城弟子也没有认真,两人的心态相同,都觉得对方的修为太低。

    这天铸城弟子,只是手印一动,一团炽烈的火焰就从他身上出来,化作一头火焰猛兽,向着大伞扑了而来。

    这天铸城弟子虽然没有认真,但是也拿出了地境四重的实力,想要让姜预有点难堪,降低其在月长老心中的形象。

    火焰猛兽,只有一米高,熊熊烈焰,热火扑面而来,落在黑色的伞面之上。

    顿时,黑色的伞面,一股无形的波动是散发而出。

    呼~

    只见,那炽热的火焰猛兽,顿时溃散,化为乌有。

    这一幕,也就只有姜预有所预料,月长老的脸色微变,火焰猛兽的消失,让他意识到这个东西竟然真的连武技都能克制。

    月长老脸色精彩,看着那大伞,满心的好奇。

    至于那天铸城弟子,事情发生地太快,再加上他的迷之自信,一时都没注意到异常。

    “好了,试验完成,谢谢这位师兄了。”姜预笑了笑,也不想多浪费时间,想早点结束。

    这位师兄被无良月老头拿来顶缸,也怪可怜的,就不祸害人家了。

    然而,天铸城弟子脑袋却有些发懵,在他看来,这相当于地境四重的一击,应该让姜预吃些苦头的。

    但是,却什么都没发生。

    那相当于地境四重的一击,给人的感觉,连个屁都不如。尤其是,此时月长老还在旁边看着!

    他感到万分羞恼,十分没面子。

    “等等,这位师弟,月长老交代的事,我还没尽全力,再试一次,看看这武器的极限在哪里!”

    这天铸城弟子决定,不论如何,下一击都要攻破这破伞,不能让月长老小看了。

    姜预微微一愣,这师兄,这么热心,要给我试验武器的吗?都不好回绝啊!

    没想到,月老头这家伙,还找了一个靠谱的侍从啊!

    “好吧。”姜预同意。

    月长老当然不会有异议,他还想仔细看看这伞的猫腻,刚刚那一击,只有地境四重,看不出什么。

    如果不是怕姜预又搞出什么幺蛾子,他早就自己试了,不过,现在有人去给自己探路,那也不错。

    月长老第一次感受到了带着一个后辈帮忙的作用。

    这天铸城弟子,又酝酿了更强的一击,地境五重,也是他的真实修为。

    这一击,几乎相当于他的八成实力了!

    火焰更加汹涌,化作一只巨兽,威势滔天,焚山煮海,向着大伞撞了过来。

    然而,当其落在伞面上时,凶威顿时消散,化作了清风,威势无穷的火焰,也化作无形,向周围扩散而去。

    这天铸城弟子呆了,他没想到,自己几乎八成的实力都没把这伞怎么样?

    注意到月长老沉思和疑惑的目光,他更是大受刺激!

    “师弟,再来一次!”咬牙切齿说道。

    这名天铸城弟子心中不服。

    全部修为引发的火焰凶兽,刮起一阵热浪,凶残无比,但是,当来到大伞面前,就像一只被降服的温顺小猫,慢慢消散。

    这天铸城弟子呆了,不愿相信,区区一把伞都能难倒他,还是在月长老面前。

    “不行,再来!”这名天铸城弟子心中不能接受,不然,如何面对月长老。

    一击又一击落在大伞上面,看着人家较真的样子,姜预都不知道该不该把伞收起来了。

    他了看月长老,心想这家伙带来的人是不是精神有毛病啊!

    一刻钟过后,这名天铸城弟子累虚脱了。

    他心中不甘,耗尽了最后的灵气,结果都没能把这伞怎么样,这世界会什么会如此残忍。

    月长老看见这天铸城弟子这么凄惨的一幕,也是无语,又想起了自己的半步天级长剑,碰一下,就这么毁了,心疼不已,回去还要另找材料修补。

    忽的,月长老一愣,想起了什么!

    这半步天级的蓝色长剑,好像不是自己的啊!

    月长老一拍额头,恍然大悟,想起这是前些天答应给剑坎印炼制的那把半步天级的武器。

    顿时,他就不心疼了。

    姜预收起来大伞,看着这天铸城师兄累成狗的样子,他真不是故意的,谁让这师兄这么执着啊!

    天铸城弟子累瘫了,坚持不下去。

    “对了,月长老,剑坎印在外面等候领剑!”

    他此时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要办,不禁有些后悔,不光丢了面子,连该办的事儿都没办好。

    “领剑啊?”月长老一阵为难,他有屁的剑给剑坎印啊,刚刚才被碰坏了。

    “这样吧,就说要给他加强一下剑,再过半个月来!”月长老说道,就这么把剑坎印打发了。

    此时,还在院子外面着急等待武器的剑坎印,对此浑然不知,更不知道自己的宝剑自己还没瞧上一眼,就被两个无量炼器师给玩儿坏了,需要回炉重造。

    “小子,还是我来试一试你这武器吧。”

    有了刚才的人的探路,月长老也不怕出什么幺蛾子,想要好好试一试这把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