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一十章 改主意了?

第四百一十章 改主意了?

    这是一个环境十分好的院子,地势也十分宽广,看得出来,太极剑山对月长老也十分看重,安排得很好。

    姜预跟着太极剑山的女子,旁边是剑赤一,三人进入这个院子。

    已经有五六个人在院子之中,和天铸城的一个弟子,也是月长老的助手相商。

    看他们的样子,脸色很是不甘心,还在不停的述说着什么。

    唯有一旁的另外一个男子,嘴角含笑,眼中有着庆幸之色,很是得意。

    这名男子也是太极剑山弟子,名为剑坎印,也是此次得到月长老炼器机会的人。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了进入院子的女子,眼睛一闪,开口笑到。

    “嘿嘿,剑零息,你再来也没有机会了,月前辈的规矩,随机抽取,运气不占你这边!”

    姜预此时才知道太极剑山的这个女子的名字。

    剑零息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看这男子一眼,完全忽视这男子的存在。

    至于随机抽取……

    月长老才来这里没两天,而炼器的人又太多,一时间也没法同时满足这么多人,所以他选择了一个足够公平的方式。先挑出最需要炼器的一批人,然后抽签决定。

    剑坎印见剑零息不理自己,也不在意,反正有了天铸城月长老给他炼制宝剑,打破和这女人竞争平手的僵局不成问题。

    到时,这女人该会躲着自己走吧!想到这里,剑坎印心里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和剑零息从小竞争到大,都有几百年了,一直没有胜过,当然也没有败过,今天,却是运道来了,在炼器上面抢先一步。

    “零息姑娘,您就别再难为我了,月长老的事,我也管不了啊。”那天铸城的弟子,见原本已经离开的剑零息又回来了,不禁苦笑。

    应付这剩下的人就已经很麻烦了,现在,剑零息又回来了,他这是遭的什么罪啊!

    原本,能跟着月长老该是他的荣幸,是很多人难有的机会,但是,现在却和一些身份不凡的人打交道,被纠缠不休,既要拒绝,又不能得罪,也是难过啊!

    “这位天铸城的师弟,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吗?只要能让月长老给我炼制一件器物,一切都好说!”围着这天铸城弟子的一个地境六重的中年男子说道。

    天铸城的弟子满脸无奈,心中早就不耐烦了,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

    “各位十日之后再来吧!到时长老把坎印兄的剑炼制好,就再从你们里抽取一个!”

    闻言,众人都不甘,公平竞争太拼运气,他们都想着能否有什么特殊渠道可以走,领先别人一步。

    “零息姑娘也离开吧,不要打扰长老炼器。要让长老破坏自己的规矩是绝不可能的,没有任何希望,就是说破了嘴皮子也没用!”天铸城弟子的语气十分肯定,就是想要打消众人心里的侥幸心理。

    天铸城弟子摆脱众人,向院子里面迅速退去。

    这都是些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啊!

    月长老的怪脾气,这么多年了,谁不知道,当年闹烦了都隐居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因为这些人的纠缠就改变主意?

    见天铸城弟子已经退去,众人心里都有些遗憾,叹气不已,怎么刚才抽签的时候,就那么倒霉的呢?

    剑坎印走上前来,一脸笑容,这家伙典型的的了便宜还卖乖,让众人看来都没好脸色,想抽他!

    但是,这剑坎印的实力这么强,又哪是他们打得过的。

    “哎,月长老的炼器机会,可是十分难得的,这次,我就笑纳了。”

    “抢了你们的机会,忏愧忏愧。”

    “剑零息啊,你也不要觉得有什么,毕竟运气这种东西说不好,你输了也正常,哈哈,等下次,你还是有那么一点机会的,虽然很可能还是抽不到。”

    剑坎印很有话唠的潜质,这嘚瑟起来是没完没了。周围的人脸色都黑了,剑零息心中也十分不爽,眼中剑光泯灭。

    “等一下!”剑零息突然开口,对那迅速离开的天铸城弟子说道。

    但是,天铸城弟子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溜走,哪会真的停下来。

    “这货的胆子也太小了,要是小爷被这么纠缠不休,两巴掌就把人给扇飞了。”姜预心里嘀咕。

    “剑零息,你还不愿放弃啊……你还有什么法子,为兄静静看着,看着你怎么逆挽狂澜,把为兄的炼器机会抢过去。”剑坎印嘴贱不是一般。

    剑零息把目光看向姜预,她现在的心情可谓是很糟糕,和老对手竞争处处受气,如果这家伙骗她的话,绝不能让他好过。

    姜预一见众人的目光看向自己,不禁露出疑惑的表情,“看我干嘛?我就是一个小打杂的,就算长得太帅,苍天嫉妒,也不至于你们这么关注吧?”

    闻言,众人的脸色都是抽了抽,剑坎印嘴贱就已经见识过了,但人家是有目的性的,而且不自恋啊!

    如果说众人无语的话,那么剑零息一身的剑气都要愤怒地迸发出来了。

    而剑坎印则随意撇了撇嘴,暗道剑零息怎么都带着一个无耻的小家伙来了。

    “零息姑娘,月长老让你进去。”就在这时,刚刚溜走的天铸城弟子又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

    他心中十分疑惑,之前月长老还说不见的,让他把人给打发,怎么现在又要见了,就连炼器都放下了?

    虽说奇怪,他还是立刻按照吩咐做了。

    闻言,月零息刚刚才要爆发的剑势顿时平息下来,眉头微皱,姜预那一脸懵逼的表情,让她心中拿捏不准。

    这个家伙,太古怪了!

    剑零息满心疑惑地跟着天铸城弟子一起进入内院。

    而在剑零息离开过后,姜预悄悄挪移脚步,也离开了。

    一刻钟过后,她走了出来,脑袋还有些发懵。

    月长老竟然同意给她炼器了,而且还是优先于剑坎印,这意外的惊喜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这怎么可能?这位天铸城的师弟,不是说好了先给我炼的吗?”剑坎印可谓乐极生悲,刚刚才得意洋洋,现在,名额就被抢了!

    “月长老改主意了,我也没法!”天铸城弟子为难说道。

    剑坎印闻言是直想骂娘,说好的规矩绝不会破坏,就是说破嘴皮子也没用。

    但是,这转过眼睛,就完全变了!

    剑零息就说了一句“等一下”,难道那句话的威力有这么大?

    剑坎印肯定不甘心,他还想着胜剑零息一筹,但是这样一变,输的不就是他了,以后躲着走的也是他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向剑零息问道,牙齿咬得紧紧的。

    剑零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对于这个竞争对手,只是无可奉告四个字。

    而且,说实话,她自己都还糊涂着,要找姜预问清楚。

    但是,当她把目光看向姜预之时,却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剑零息眉头微皱,心中念头涌动,带上剑赤一离开了这个院子。

    随后,天铸城弟子又将院子里的人一一请出去。

    院子的内院之中,一个单独的屋子。

    月长老眼睛瞪着这个翻窗户进来的家伙,脸色微微发黑,“你就不会走正门吗?”

    姜预把窗户关上。

    “一样一样。”

    月长老哼了一声,胡子直飘,这个家伙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你这小子倒是够谨慎,知道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麻烦不小。”月长老摸了摸胡子说道。

    姜预看着月长老,等着他的解释,他对目前的情况了解有限,在一些重要消息上,就要多仰仗月长老。

    “你还真没选个好地方,到了太极剑山的主导区域来了。”月长老说道。

    “太极剑山有问题?该不会又和天铸城有什么不对付的地方,要让我背锅吧?”姜预瞪大眼睛说道。

    “狗屁,不关天铸城的事,你自己杀过什么人都忘了?!”月长老听姜预把锅盖在天铸城头上,一句粗口就骂出来了。

    “什么人?”姜预皱眉,没记得杀过别的人啊。

    “姓剑,你记不起来?”

    “姓贱,谁的姓氏那么有特色?”姜预吐槽。

    “少装傻!”月长老哼了一声。

    姜预嘿嘿一笑,说到姓剑的,他当然不会想不起,曾经在南境九悬山第五山,他和一个叫剑乱生的争夺天级的铁树之花,最后将其斩杀。

    “那家伙不会是太极剑山的吧?”姜预抚了抚额头,暗道倒霉。

    若真是太极剑山的,确实有些麻烦,心中庆幸,还好自己够谨慎,没有暴露身份。

    太极剑山,不同于别的势力,这个势力,极其团结,只收六岁以下的孩童入山,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练剑。

    从刚才,剑零息,剑赤一还有剑坎印的对话关系就看得出,三人的基础感情绝不会差,哪怕剑零息和剑坎印是竞争关系。

    夸张点说,太极剑山,颇有一人有难,全山拔剑的气势。

    这也是罗虚大陆所有人都最不想惹的势力之一,因为,一旦惹了,麻烦就源源不绝。

    “九悬山是特殊禁地,默认规矩里面的恩怨里面解决,生死有命,不能延伸在外,太极剑山不会那么无赖吧?”姜预皱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