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九十章 赌约

第三百九十章 赌约

    时间一点点过去,炼器大会已经进入高潮。

    炼器中心之地,十名炼器师分坐在十个区域,最终顶尖的炼器手法展现在众人面前。

    观众席之中,所有观看炼器大会的人都是十分惊讶,这样的炼器手法,却是不是一般人能够学会的。

    能够在炼器大会之中,冲到最后十名的,果然都是在炼器之术上,有着难以企及的天赋啊。

    姜预也不在神游天外,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炼器大会上。

    其余的七王,神情也露出重视之色。

    这第三轮,才是真正高质量的角逐。

    十名炼器师们的炼器手法,都涵盖着一些特殊的玄奥意境,根据他们炼制器物的不同,这些玄奥意境也大相径庭。

    而观众席上,竟然有不少人从这些玄奥意境之中获得修炼上的领悟,使自己的相应武技得到突破。

    这也是观看炼器大会的一大好处。

    在这些顶尖的炼器师之中,有的炼制宝刀,有的炼制神剑,还有防御宝甲,在炼制过程之中,相应的刀剑宝甲意境散发,会使人的相应的刀技,剑法,防御之法得到启发。

    当然,这只是对于一些实力和炼器师们相差较大的人。

    但是,能够进入最后一轮的,哪个炼器师的修为会低?

    除了顾与衣之外,几乎所有人的修为都在地境三重。

    就连肖露露都在第二轮被刷了下去。

    说起这点,姜预就不禁想起,在第二轮肖露露下场的时候,那脸色是要有多无奈,就有多无奈,都要喷出火来了!

    这个天铸城重点培养的弟子,心里是很不愿意服输。

    但这也没办法。

    这并不是因为肖露露的炼器之术太差,而是因为她太年轻了。

    最后一轮的角逐,基本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牌炼器师。

    肖露露自然很难争得过这些老一辈的人,这次,她也只是来见识一下,炼器大会要到她的时代,少说也要十年。

    天铸城中入选的,除了顾与衣以外,也都是上两代的人,在神城之中,至少呆了几十年以上。

    炼器大会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从场上那各个炼器师炼器的情况,姜预也都有个大致的判断。

    天铸城,似乎处于一个劣势!

    而天铸城的炼器师们,压力都有点大。

    而一切的来源,就是吴家的那个玄黑服饰的女子。

    说起这个女子,也是吴家的一代天才炼器师,是器王的妹妹,其炼器天赋,在吴家的地位和顾与衣在天铸城的地位差不多。

    这个玄黑衣服的吴家女子,修为已经地境三重,早在很久以前,就是神城著名的炼器师,是此次炼器大会优胜者的有力竞争者!

    天铸城的炼器师们,虽然也很厉害,但是,天才弟子这种事情,带有一定的随机性。

    而在器王和玄黑衣服女子这一代,天铸城的运气就不是很好,弟子的天赋要差一线,不然也不至于把器王的位置拱手相让。

    而顾与衣是天铸城这么多年来,炼器天赋最顶尖的几人之一,就是天铸城的脉主都很惊叹。

    按理说,顾与衣的存在应该使得天铸城能够搬回一局。

    然而,还是那句倒霉的话!

    顾与衣太年轻了!

    那玄黑衣服的女子看着和顾与衣差不多,但也将近五十了!

    这也是近几十年来,天铸城在神城的尴尬处境,缺少一个顶梁柱。

    要是过几年,等顾与衣成长起来,那才是天铸城的时代,吴家之中,几乎没有能够和她抗衡的!

    至于现在,对于大多数天铸城弟子而言,炼器大会方面,也只能先忍一口气。

    好在,他们还有破坏王在。

    除了器王这个污点以外,神城之中,因为姜预的凶威,天铸城算是占尽优势。

    不得不说,姜预在死域的一番大杀特杀,无意之中使得天铸城弟子在神城的地位是得到了迅速提升。

    为此,姜预经常抱怨象主不给他点实际的奖励好处。

    要是这么大的贡献,能把那十亿的欠债给免去该多好啊!

    姜预每每想起十亿这个数量,小心肝,似乎就要碎成一块一块的。

    炼器大会,已经要接近尾声!

    对天铸城而言,威胁最大的,自然就是那名玄黑衣服的吴家女子。

    只见那名女子的炼器之地,一阵黑色的玄光几乎将她周围五米之内的地方笼罩,很少有人能够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只有一股股惊人的玄奥意境从里面散发出来。

    从那意境来看,这个吴家女子,炼制的是一把神剑!

    吴家最为擅长的便是炼制剑这种兵器,在这方面,有着独到的炼器传承。

    徐徐的,那玄黑色的光芒之中,似乎有一声声隐隐约约的剑鸣之声传来,震得人耳膜疼痛。

    随着时间的过去,那剑鸣之声,越来越响亮,天空之中,似乎有特殊的意象形成,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向着那吴家女子那炼器区域而去。

    “炼制的果然是一把神剑,而且,天地之间的剑气飞来,是要融入这把剑之中,带来最后的质变啊!”

    观众席之中,有着钟爱剑的修武者说道,吴家,不愧为顶尖的炼器世家!

    这玄黑衣服的女子,炼器之术这般高明,就是十年前的器王,可能都没有这种水准!

    “天铸城,在顶尖炼器师方面,这几十年都有些吃亏啊!”有观众叹道。

    众人都是点点头,吴家这突然出了一对炼器天赋如此高的兄妹,也注定天铸城这些年要被压一压。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天铸城就不不如吴家。

    相反,就整个罗虚大陆的情况而言,天铸城一直都是压着吴家的。

    只是到了神城这一块,才弱了下来。

    这也是天铸城弟子一直的耻辱啊!

    玄黑衣服的女子随着最后的炼器之术施展开来,这片炼器广场上空,竟然全部都是无形的狰狞剑气。

    恍恍惚惚之间,人们似乎听到了剑与剑的碰撞之声!

    一股通透的剑之意境,铺天盖地而来。

    “这剑,厉害吗?”姜预心里微微有些忐忑,不知道天铸城的这些师兄们扛得住不,向着旁边的冰莜凌问道。

    他在剑方面的造诣是远远比不上冰莜凌,后者已经轻易使用剑意,还融入了冰之意境。

    “这把剑虽还未出世,但就现在的层次,在神城,除了器王以外,恐怕没有人能够炼制第二把了。”冰莜凌皱了皱眉,对姜预说道。

    姜预闻言,心中是大感不妙。

    不过,当他看到场地之中,那从始至终,没有丝毫慌乱之意,就如一口幽深的古井一般的顾与衣之时,心中却不禁定了定。

    虽然,几乎没有人看好顾与衣,认为太年轻,经验修为都不够,能到这一步已经不可思议。

    当年的器王在这个年纪都还差一点闯入前十。

    但是,姜预此时却有一种直觉,顾与衣绝不是那种因为年轻就会做陪衬的人。

    回想起第一次和顾与衣见面,那随时淡然无忧的情绪,再到后面的九悬山,斩断自己的康庄大道,却独自开辟另一条小径,如喝水吃饭一样平淡。

    这样的奇女子,会是那么容易被人击败的吗?

    太年轻,这样的说辞未免太可笑。

    姜预身边就有一个不过十七岁,就能够力敌杀戮王的冰莜凌,而当年的风鳞觉,三十岁就屹立天境。

    甚至还有他自己,虽然是开挂的原因,但是,这世上,能开挂的绝不止他一个人。

    而且,谁又能肯定,顾师姐不能以无挂之身,达到开挂的效果呢!

    姜预心里开始期待起来,这无聊的炼器大会在他心里,终于变得有意思。

    顾师姐,绝对是一个奇女子,某些方面一点不会比冰莜凌差。

    吴家这些还不到打破常识的天才,真能阻挡她的路吗?

    姜预把眼睛转过,撇了一眼那边坐着的器王,器王似乎有所感,也转过来看了姜预一眼,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这个混蛋,很嚣张啊!

    当初怎么没有顺便把这家伙给削了!

    姜预心里转了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器王,你觉得这场比赛的优胜者会是谁呢?”

    破坏王开口,一时使这半个月来几乎都很安静的评价席位上的所有人都是注意了过来。

    器王皱了皱眉,心里一时拿不准姜预为何要问这个问题,打心里,他暂时不想招惹姜预。

    此时,姜预在神城已经气候,除非出什么大意外,他们都将很难撼动。

    但是,偏偏这个破坏王,竟然是天铸城的人!

    器王心里无奈又憋屈,天铸城这个宗门,总有一些搞歪门邪道的人,偏偏这次还成功了,弄出了一个怪物。

    “大赛没结束前,谁都有希望!”器王给了一个谦和的回答,这无疑让在场的人颇有好感。

    毕竟,此时一眼看去,吴家是处于优势。

    “哦?我看你们吴家的那个小姑娘很不错啊,大有获胜的机会,器王这样说,是不相信自己家族的人了?”姜预咧嘴笑了笑说道。

    评价席位上的人,都是不禁抽了抽,小姑娘?你一个十七岁的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叫一个五十多岁的小姑娘?

    器王闻言,却是又皱了皱眉,缓缓说道,“我自然是相信舍妹的。”

    “哦!那器王就是觉得你们吴家的那个小丫头能够胜过我们天铸城!但是,我偏偏对我们天铸城也蛮有信心,不如打一个赌如何?”

    姜预对炼器大会之中的玄黑衣服的女子的称呼又变了变,这种不恰当的称呼,简直让人无语之极。

    至于台下的人,对于姜预的信息却了解的不多,以为姜预的年纪偏大,却没在称呼上在意。

    反而,姜预那一副要和器王打赌的样式,勾起了他们的兴趣额。

    这可是两个八王之间的暗中较量啊,尤其还有一个是破坏王。

    不知不觉,在人们心中,破坏王已经完全一致取代了以前的天骄王!

    只是,如今场上天铸城明显处于劣势,破坏王哪来的自信和器王赌啊!

    好知道,这炼器大会,破坏王可是不能上场的,就是有通天之能也没有办法扭转局势。

    而且,炼器大会这种大事,就是破坏王也不能暗中做什么手脚,一旦被发现,神城的高层震怒,可不是闹着玩儿。

    器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脸色看不出喜怒。

    评价席位上的其余的人,有的也是露出感兴趣的样子,不过,他们感兴趣的不是赌约,而是破坏王这个家伙会搞什么鬼。

    这个家伙,完全捉摸不透啊!

    “破坏王对自己的宗门如此有自信,那我也不能输了才是,破坏王想要赌什么?”器王缓缓说道。

    “赌什么的话,我想想,这样,咱们就先小小的赌一点吧,赌多了免得大家伤了和气,嗯,比如说,先赌一个十亿灵石吧!”姜预笑着说道。

    闻言,评价席位上的人,都差点一个不慎,喷了出来。

    十亿?还小小赌一点,破坏王这货,就算再有钱,也不是这么个开玩笑的吧!

    器王在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那可是十亿灵石,就是评价席位上,所有人的身家加起来,再加那五个炼器大师,也不见得有这么多灵石。

    “破坏王,玩笑了。”器王忍住不大骂这个疯子,开口道。

    虽然,炼器大会上吴家处于优势,但是,十亿这个数量,还不是他器王能够许诺的。

    别说十亿,哪怕一亿都不行!

    而且,破坏王的这个样子,总有点不对,说不定再挖什么坑给他跳,自然更是不能答应的了。

    “这点灵石,器王都做不了主吗?”姜预微微皱眉,有些不满地说道。

    那般样子,一副暴发户藐视一个矮矬穷的样子!

    就是器王那谨慎的性格,都有些火大。

    而此时,炼器会场之中,吴家的那名玄黑衣服女子,炼器引出的剑气越来越庞大,几乎盖过了在场所有人的威势。

    突的,一股巨大的气势升腾而起,犹如海啸一般,竟然有要突破吴家的那个玄黑衣服女子剑势的趋势。

    这这股海啸一般的气势赫然来自于一名天铸城的弟子。

    这名弟子,是天铸城的老牌炼器师,也是如今神城里,天铸城弟子之中炼器之术最高超的了,是天铸城的主力竞争者。

    此时此刻,他似乎等不及,终于要发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