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挑衅

第三百八十八章 挑衅

    “你没告诉玉倪那丫头我在神城吧?”姜预微动嘴唇,细微的声音传入冰莜凌耳中。

    “没有,怎么了?”冰莜凌微微疑惑道。

    冰莜凌才从死域深处归来不到半个时辰,又和冰族的人在一起,有关姜预的事她还一点没说。

    闻言,姜预松了口气,心里不禁庆幸。

    “那就好!千万别告诉她我在神城。”

    冰莜凌转过头看了看姜预,片刻后,点了点头,也没有问为什么,姜预帮了她很多,只是答应这点事儿也不算什么。

    观众席上的玉倪,浑然不知自己的表姐,已经被姜预联合起来骗她了。

    “哼,台上的那叫破坏王的家伙是谁?怎么坐得比莜凌姐还前?!”

    玉倪气鼓鼓地望着那戴着一张面具的家伙,脸颊鼓得像是一个包子,很气愤。

    闻言,她旁边的人一惊,骇然地望着玉倪,这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大?

    有好心人给玉倪讲了姜预的事迹:恐怖的傀儡怪物、秦家天骄化为血雾、天骄王尸体至今了无踪迹等等。

    玉倪一听,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还那么残忍,尸体都不留下!

    玉倪撇了撇嘴,心里却有点怕怕,鼓励自己有莜凌姐在,不用担心这个家伙。

    随着时间的过去,炼器广场已经聚集满了人,参加的炼器师们也全部到齐。

    一眼望去,那中心的炼器之地上,全是等距离分隔的人。

    姜预在其中,看到了很多熟人,顾师姐,肖露露,还有许多上一代的天铸城弟子,此时,他们有的闭目静心,有的检查者炼器的材料……

    除去天铸城弟子,数量较多的便是吴家,这个家族的人的服饰都很统一,全是玄黑色,一眼就让人认了出来。

    以往的炼器大会,基本上都是天铸城和吴家两个顶级炼器势力相争,其余的炼器势力,很少能够参上一脚,弟子排名也基本在十名开外。

    炼器大会尚未开始,炼器中心之地,两个顶级势力,就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感觉。

    由于现今的器王这个名号是落在吴家的口袋之中,吴家的参赛弟子,脸上都带着一丝俯瞰之意。

    姜预心里为顾师姐和肖露露暗暗助威,对自己不能上场是感到郁闷之极,不然,科技一展神威,哪儿还轮得到这些吴家的小家伙那么嚣张。

    评议席位之上,一个年长的炼器大师,他的修为足足有地境巅峰,炼器之术也达到了地级的定点。

    “炼器大会,开始!”

    随着这位炼器大师的一声宣布,炼器中心之地,所有炼器师都在这一瞬间动了起来。

    一时间,各种火焰升腾而起,有着不同传承的炼器师们,炼器手法五花八门,材料锤炼的抨击声,火焰的灼烧声此起彼伏。

    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观看炼器师们炼器,姜预也是感到了炼器文明的繁荣。

    姜预把目光投向顾师姐那边,一身青衣的顾师姐,在这炼器大会之中,犹如一朵青莲。

    一双玉手,奇幻的炼器手法施展,阵阵青光逸散,金属材料在她手中,如同一团液体一般变幻。

    顾与衣是天铸城这一代弟子之中炼器之术最为强悍的,被誉为最有天赋才情的炼器师。

    现今,她的修为更是到达地境二重巅峰,随时可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顾与衣的修炼天赋一点不落后于炼器,这也使得她可能走得更远,是天铸城争夺回器王的希望。

    当然,这一届,顾与衣要胜过器王还不太可能,毕竟,一个二十四岁,而另一个,已经七十多岁了。

    器王的天赋本就不凡,又有着三倍的年龄优势,炼器之术上,仅是经验就要远远甩开顾与衣。

    顾与衣在炼器,过程就如同她的性格一般,没有丝毫声音传出,安安静静。

    每一个炼器手法,都恰到好处,没有多余,也没有不足。

    相比起周围,整个人的境界都完全不一样。

    这样清幽的意境,立刻就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简直就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一样。

    姜预看着这样的顾师姐,也不禁为其祝贺。

    顾与衣虽然天赋绝然,远超常人,但在在九悬山第七山之中,却选择了一条极其艰难的路,一个不慎可能毁掉终身,如今看来,她应该是挺过来了。

    姜预记得,九悬山的那个虚影老头说过,顾师姐只要走过去,那么前途将不可限量。

    甚至,天境都不是她的极限!

    姜预咋舌,老实说,之前他还不太看好顾与衣,毕竟自己开创一条路太难了。但如今看来,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在天铸城才情非凡的女子。

    本来天赋就很强,哪怕按部就班地接受九悬山第七山的传承,也能到达天境,但心志却如此坚韧,毅然放弃选择另一条路。

    这样的女子,还真是恐怖啊!

    姜预心中警醒,他有着前人留下的康庄大道,不论是科技之心,还是吸气功,都足够他一路走下去,可谓顺畅无比。

    但往往正因为顺畅,才会失去一些打破常规的心志,未来反而因为这个受限。

    炼器大会之中,所有人都目不暇接地看着炼器师们炼器。

    这是难得的机会,要是换了平常,他们根本看不到炼器师们炼器的过程。

    姜预在看来顾与衣一会儿后,目光又转到了肖露露身上,肖露露的炼器手法,却是五行之中的金炼!

    而金炼的工具,赫然是她在九悬山第五山得到的铁树之花。

    “铁树之花,还能这么用!”姜预是长见识了,觉得却是不虚此行。

    他有两朵铁树之花,一朵被用来炼制纳米钛心,一朵则是他的武器。

    炼器大会如火如荼地进行,时间很快过去。

    已经三天了,姜预打了个哈欠。

    第一轮终于结束,而首先完成的,却不是天铸城的顾与衣,而是吴家的一个玄黑衣服的女子。

    这个女子,眉眼蕴含冷锋,散发着一股伶俐的英气,她很快就完成了炼器,一举通过,到一旁休息。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器物的质量一点不差,五个炼器大师都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八王之中的一些人,都是露出笑意,祝贺器王,家族又出了一个如此卓越的炼器天才!

    看着这一幕,姜预其实老想给他们使点绊子,最好让这些家伙皮笑肉不笑。

    但是,他此时心里却在对另一件事情满心怨气!

    因为,他被象主和肖露露骗了。

    之前明明说过的,只要第一天去露个脸,最后决赛的一天来就行了。

    然而,事实是,整整三天时间,他都无聊地坐在这里!

    这哪是只需要走个过场?

    姜预也想过在第一天提前溜了。

    最好,还是带上冰莜凌。

    但是,无奈看了看周围的七个人,他们都老老实实呆着,就连向来很忙的冰莜凌都没逃走!

    此时,姜预哪里还不知道,这炼器大会,八王是必要元素,一个都不能少。

    每一个八王,都是代表了一个顶级势力在神城的态度。

    而炼器大会这种重要场合,当然不能忽视,八王的到来就显得很重要。

    一旦哪个八王不来,他背后的势力,就会引起炼器大会的炼器师们的不满。

    毕竟,炼器师,在罗虚大陆可是一种高贵身份!

    而象主和肖露露之所以骗姜预,估计是怕他给搞一个机器人之类的来代替,一般的炼器师或许看不出来,但评议席位上的那五位,肯定会看出端倪。

    而现在,姜预已经在评议席位上了,众目睽睽之下,就是想遛都遛不了。

    “哎!我就说哪有那么好的事,走个过场都有一亿的上品灵石。还以为是象主考虑到我劳苦功高,要以这种方式给我发奖金呢!”

    “原来,满满都是套路!”

    姜预感到很无聊,此时的八王,在评议席位上,就像一个象征,让他很不舒坦。

    姜预最开始还想着找冰莜凌聊聊天,但却发现,冰莜凌在修炼,睁着眼睛修炼!

    在常人看来,冰莜凌还是一副肃穆的样子,认真观看着炼器大会。

    把绝美的样子,还引了无数年轻男子的心动不已。

    冰莜凌在姜预的呼喊下,悠悠醒来,注意到姜预那个奇怪的眼神,脸上罕见地有一丝不自然。

    姜预心里确实是惊呆了,他没想到,冰莜凌也有这样的时候。

    姜预没打扰冰莜凌,冰莜凌不是他的那种跳脱心境,当然不会受炼器大会的无聊影响。

    此时此刻都修炼,只能说明后者的刻苦。

    冰莜凌修炼去了,姜预一个人就更无聊了。

    第一轮炼器大会结束,原本有着好几千的炼器师们,迅速锐减到一百个。

    这就相当于地球的海选,先去一批大众水平的,把优秀的挑出来再比。

    第二轮炼器,因为人少,炼器广场显得宽阔了许多,炼器师们能够使用的场地也更加宽广了。

    姜预皱眉看了看,此时还剩下的炼器师,天铸城和吴家的占了不小的部分。

    吴家的玄黑衣服的女子,走过顾与衣和肖露露的身旁,脸庞转过,淡漠说道,“这次的第一,依旧会是我们吴家的,你们天铸城,永远可能再接任器王!”

    肖露露闻言,眼珠子瞬间就要瞪出来了。

    顾与衣面带轻纱,只是眼睛在这玄黑衣服的吴家女子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就整理自己的炼器材料去了。

    一切,显得很淡然,或者说根本就是在忽视。

    玄黑衣服的吴家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如果你们的倚仗是破坏王的话,那就太可笑了!那根本称不上是炼器之术,也就现在显显威风,堂堂天铸城,难道想靠一些不算炼器术的东西撑腰?”

    玄黑衣服的女子说话,很不客气。

    最近以来,姜预科技之都的大获成功,给吴家的炼器坊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如今,神城可是到处都有人在说,吴家空有器王之名,但是,真正厉害的炼器之术还是在天铸城!

    这样的声音,如何不让玄黑衣服的吴家女子暴怒。

    而她自觉说的也是事实,到了天境,一件适合的器物能给修武者带来的实力加成是巨大的。

    而破坏王的科技根本无法和灵气配合的,对天境就无用,最多在地境威风。

    换句话说,到了天境,还是要靠他们吴家正宗的炼器之术!

    除非,破坏王能够炼制出,不用灵气也能杀死天境的科技。

    但是,那又怎么可能?

    不用灵气,就意味着普通人也能用,这无疑是让她相信一个普通人能够凭借器物产生天境的威势!

    天境,超然于世,又怎是普通人能企及的!

    这不要说他,罗虚大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相信!

    这也是这些天,吴家根据科技,找到的姜预的弱势!

    吴家的挑衅,在神城之中,其实不算罕见。

    几乎每次炼器大会,不是天铸城向吴家挑衅,就是吴家向天铸城挑衅,这对神城的一些人来说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是,能在这种大会上,看到两大顶尖炼器势力的弟子擦出火花,还是令人心里挺激动的。

    观众席上,有不少人都在起哄,巴不得两家争得越激烈越好,这样,他们才有好戏可看。

    姜预眉头一扬,玄黑衣服的吴家女子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以他现在的修为,自然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这些炼器师的眼中,都是这样看待科技的吗?

    当姜预意识到这一点,却并不觉得意外。

    如果,科技真的是他自己研制的炼器之术,确实很有可能在地境和天境之间断掉。

    因为,两者的差距太大了,想要弥补这个差距,科技也越要一个划时代的进步。

    而要完成这个进步,又岂是区区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而在外人眼中,一直以来,研究科技的就只有姜预一个人。

    这样看来,要完成这个进步自然是不可能!

    但是,可惜他们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摘苹果。

    科技之心的文明,早就已经跃过了这个阶段。

    这是外星文明无数人,历经不知多久的智慧结晶。

    姜预只是继承了这个文明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