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输不起就别玩儿

第三百八十三章 输不起就别玩儿

    神城之中,大多数天骄还在讨论着大猿王的强大,在猜测着究竟谁会成功猎杀掉大猿王。

    甚至,有人为此下了赌盘!

    “是谁,竟敢杀我秦家如此多的天骄?!”突然,神城的中心,某个苍老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一声嘶吼,一阵强大的气势席卷而出,向天地镇压而下。

    下一刻,一道身影穿梭而出,破开空间,踏入死域之中!

    这是,秦家的天境强者!

    ……

    天骄王死了。

    黑色的经文从他身上剥离的那一刻,生命气息消散,化化为了灰烬。

    这一战,最终落幕!

    耀眼号机甲在一片白光之中,化为了兽形态,姜预躺在它的背上。

    这一役,对姜预而言,意义非凡。

    因为他终于发现了老乞丐的仇人,这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心结!

    金属白虎之上,姜预看着灰暗的天空,眼中时而闪过一抹锐利的凶厉。

    一些计划,开始在他心中酝酿!

    “过度操控机甲,主人身体疲劳,建议休息!”金属白虎,一边传来机械般的冰冷声音,一边奔向冰莜凌的战场。

    姜预皱了皱眉,他才感受到身体和精神的劳累,刚才实在太过于专注老乞丐的事。

    机甲固然厉害,今日一战甚至还只是使用了百分之三十的能量开启,但是,那超高的速度和大量信息处理,还是对他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负担。

    “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么提升修为,要么就要升级纳米钛心!”

    姜预思量了一番,就把这个问题放在脑后。

    金属白虎的奔跑之下,不一会儿,就回到了之前追击粒子光线轰击出的那个巨大深谷之中。

    这里的血色雾气还在飘荡,缕缕萦绕,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地下,有一些森白的骨骸。

    “这个恶魔回来了……那么,天骄王,岂不是已经死了?!”周围,还有几个胆子较大的天骄没有离开,他们神色有些惊骇地说道。

    姜预控制的机甲,犹如杀神一般,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因而,他们都没有怀疑天骄王会被杀这一点。

    只是,天骄王是神城的第一天骄,谁会想到这样一直被人仰望的存在,有一天会被一个新人屠戮,成为一块他人上位踏脚石。

    一时间,众人都有种做梦的感觉。

    金属白虎路过这里,继续向冰莜凌和杀戮王的战场而去,没有多停留。

    而就在此时,一道怒吼声突然从高空传开。

    “屠我秦家天骄者,死!”

    伴随着这声怒吼,一股惊天动地的宏伟气势在天地之中席卷而起,一道苍老的消瘦身影出现镇压住了这片天地,空气之中,凝固着浓郁的杀机与愤怒。

    一时间,所有人似乎都被锁定,如芒在背。

    “怎么回事?死域不是只有年轻一辈才能进来吗?”有天骄哆嗦着说道,眼神满是恐惧。

    死域是年轻一辈的战场,老一辈是不允许进入的,这是所有顶尖实力的共同约定。

    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违反的特例!

    但此时,竟然有一名天境老者出现在死域!

    一股浓重的死亡危机,充斥在所有人心头,在天境的威慑下,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甚至不敢动一下,这些在神城的天骄们,此时就像一只弱小的杂鸡!

    天境的威势,对于没有灵智的金属白虎而言,没有任何作用。

    但是,姜预的全身,却是瞬间冷汗直冒,境界之间带来的生命层次的差距,让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悲鸣。

    “啊啊啊……破坏王,是骑着白虎的破坏王杀的!”终于,有人受不了天境的威压,哭喊着说道。

    这道哭声落下,所有的威压,瞬间落在姜预身上。

    “死!”

    苍老的消瘦老者,没有对那哭喊有任何求证,就要先杀人,霸道异常。

    死字响起,天地的生机似乎都在被这一个字驱散。

    死亡气息笼罩向姜预,姜预眼中的世界,似乎都要破碎!

    在天境的杀机下,众生皆蝼蚁,谁人能活?

    “秦兄为何如此不冷静,这百万年的规定都不守了,就为了杀我天铸城一名普通弟子。”一道温和带着一丝慵懒的中年男子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

    紧接着,那漫天杀机,竟然就这么烟消云散,姜预的沉重身子一松,压力全消。

    那死字带来的生机泯灭也被挡了回去。

    姜预的身侧,不知何时,一道有些肥胖臃肿的身影出现,皮肤偏白。

    来人,自然就是天铸城的象主。

    象主笑眯眯的,看起来一副温厚的样子。

    “象主,你敢阻我!”苍老的消瘦身影眼睛一缩,狠厉声道。

    “秦兄,冷静,冷静,都是活了那么多年的人了,心里怎么还是学不会冷静呢!”象主笑眯眯地啰啰嗦嗦强调着冷静,让那苍老的消瘦更怒!

    “我冷静?我秦家天骄死绝,你觉得我不该讨回一个公道?”苍老的消瘦身影愤怒说道。

    象主微微一愣,挠了挠脑袋,一副很头疼的样子。

    “秦兄此言差矣,这死域,死天骄不是再正常不过的?死了,也只能证明他们太弱,你们秦家该换下一批人来替代。强生弱死,不是吗?”

    象主说着这番话,嘴巴微微笑起。

    “你!”苍老的消瘦身影怒道。

    “交出凶手,不然我们秦家不会罢休!”

    “哼!秦兄是代表秦家在威胁天铸城吗?我们的弟子死了都没说什么,就你们秦家的天骄不能死?这神城的规矩,如果你们秦家玩儿不起,你不要来玩儿!”

    象主开口说道,此时,他已经收敛起了笑容,神色露出冷漠,眼中深邃的目光让秦家天境老人微微一变。

    不多时,这天地之间,又出现了几道身影。

    “秦家,你们逾越规矩了!”淡淡的质问声响起。

    这几道身影,赫然是神城之中的其余几位天境。

    一时间,几位天境同时把目光都看向秦家老人,秦家老人眼色微变,感到了压力。

    秦家天境老人压下了心中的愤怒,眼中那杀机扫向姜预,让姜预的心脏不禁一跳,赶紧躲到象主身后去。

    这老东西要是突然暴起,象主一时没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话,就太冤枉了!

    秦家天境老人见姜预,竟然这么胆小的直接躲起来,眼中神色更加阴霾。

    今日,他是很难杀死这个小东西了!

    “秦密,你们的子弟死了就死了,死域里,谁家的弟子都死的。十息之内,退出死域!”几个天境都露出了不满之色,说话也不客气,直接喊上来了秦家老人的名字。

    秦家天境老人,神色十分阴霾,心中暗骂这些老东西。

    十息之间缓缓过去,秦家老人感受到几名天境逐渐伶俐起来的气息。最终,身形踏入空间,离开了死域!

    见此,其余的天境,脸色稍缓,也在一个恍惚后,离开了死域。

    姜预连忙抹了一把冷汗,他的整个身体都打湿了。

    “小家伙,你倒是会惹祸!”象主没好气地看姜预一眼。

    这次,这个小家伙真是把秦家给得罪惨了,杀了这么多天骄,难怪别人不生气?

    “象主师叔才说的:死域,玩不起就别进来!”姜预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地说道。

    见此,象主也是头疼,最后只能感叹这小家伙的变化还真是大。

    有一点连姜预都不知道,自从他拜进天铸城,象主因他是石匠的弟子,一直都在关注。

    还记得,那个时候,象主眼中的姜预,还是一个不沾血腥的稚嫩少年。

    转眼,已经能够眼睛不眨地屠戮,而且,每次杀的,都是一些重要人物。

    换了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下的了手!

    “不过,你小子送我东西还抱着不小的目的,是要把你大师叔当护卫用啊!”象主拿出了一个小小的仪器,赫然是一个滴滴手环。

    见此,姜预脸色尴尬,在上次为了欠条拜访象主的时候,他送了象主一个四级滴滴手环,美其名曰,各类游戏可以打发时间。

    这次,姜预在杀死秦家天骄的时候,就预料到秦家的一些长辈可能会找上门来,已经提前把情况通知了象主。

    事实上,象主来的比秦家老人还早!

    “秦家的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在神城注意着他,而且,经过这次,他们也多半不敢再进来闹事了!”象主又说到。

    “不敢?”姜预微微一愣,听到了这个关键词。

    “你以为神城的规矩是那么容易违背的,这次,秦家不大出血,那些顶尖势力不会轻易放过!”象主白眼一番,笑着说道。

    神城和死域,是整个罗虚大陆磨练天骄的战场,关系到所有顶尖势力的平衡。

    以后,要是哪家的天才死了,都来闹一闹,那神城和死域还如何运行?

    所以,这次,秦家天境老人的冲动,也会让秦家受到不小的针对!

    毕竟,秦家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罗虚大陆那么多势力。

    听到象主这么说,姜预心中顿时松了不少,他还真怕那个老东西时不时进来偷袭他,象主也不可能一天到晚护着他,真给他当保镖。

    “好了,这次是特殊情况,我也不能在死域多呆,不然,也要被警告!”象主打了个哈欠,然后消失在了姜预眼前。

    姜预不禁羡慕,这些天境掌握空间能力还真是方便,一瞬间,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天境散场了,才真正意味着这件事情得以结束。

    姜预躺在金属白虎之上,完全不想动,操控机甲本就让他有些劳累,方才又受了天境的气势压迫,现在是身子骨都要散架了,眼皮子也直打架,困得不行。

    ……

    另一处战场,冰莜凌和杀戮王的战斗暂时停下。

    杀戮王口中喘着气,一身都是冰晶,有的地方血肉都被冻得坏死,受伤十分重。

    他心中既是震撼又是不甘,突破后的冰莜凌太强了,而且,越战越强,他竟然不是对手!

    “你要杀我,还需要不短的时间,而你朋友那边,似乎出了大事了!”杀戮王边咳嗽边说道。

    闻言,冰莜凌眉头微皱,眼中有过一丝担忧。

    刚才,那强大的爆炸,紧接着,同时出现的那么多强大气势,都说明了那边出了不得了的情况,冰莜凌心中不担心是假的。

    “我们罢战吧!我离开此地,你也有机会去找你那朋友,两全其美!”杀戮王说道。

    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慢慢后退离开。见冰莜凌没有阻止他,心里不禁松了口气。

    要是冰莜凌真和他死战,他会很危险。

    看着杀戮王离去,冰莜凌终究没有去追,而是转身去寻找姜预。

    不一会儿,冰莜凌就来到了姜预和秦家天骄大战的战场。

    看着这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地方,绕是冰莜凌,眼中都闪过惊骇之色,这样大的破坏力,究竟是谁造成的?

    最终,冰莜凌在那被天女散花打出的山谷上方找到了姜预。

    此时此刻,少年躺在白虎背上,身边丝丝血色雾气萦绕。

    “安然无恙吗?”

    冰莜凌的心中松了口气,她身形一动,就来到金属白虎的背上,金属白虎认识她,也没有攻击。

    “你来了!”姜预见冰莜凌到来,不管其和杀戮王胜负如何,总归安然就好。

    心里最后的担心也没有了,姜预才就这么睡了过去。

    这一次的战斗,他太累了,是以往都没有经历过的。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当姜预再次醒来之时,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当他睁开眼睛之时,就看到冰莜凌在白虎的另一端端坐修炼。

    还真是努力啊!姜预不禁感叹。

    “你没事吧?”冰莜凌见姜预醒来,略微有一丝关怀地问道。

    姜预摇了摇头,看向冰莜凌,眼中有着一丝复杂之色。

    冰莜凌,是老乞丐的女儿,有关老乞丐的事,她至今还一点都不知道。

    不是姜预故意好瞒着她。

    最开始,冰莜凌对老乞丐有强烈的抵触情绪,这一点,哪怕现在估计也没改变。

    而姜预又和老乞丐关系匪浅,要是冰莜凌知道,多半也会排斥他。

    但是,现在,老乞丐的仇人也找到了,这件事是否告诉冰莜凌,姜预心中有了犹豫。

    姜预看了看冰莜凌那略微有些冷冽的脸庞,后者在冰族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光要随时接受族中安排的各种生死磨练,还要照顾母亲,自己又忍心还要让她去承受更多吗?

    或许冰莜凌已经不在乎老乞丐,但是,冰莜凌的母亲却还深爱着老乞丐,最终,压力依旧会落在冰莜凌身上。

    姜预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先由自己来处置这个事情。

    而且,秦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就算冰莜凌知道了,也只是徒增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