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赶到

第三百六十六章 赶到

    冰莜凌,白衣染血,青丝涤荡。

    一把青色的长剑轻握,冰冷的气息散发而出,让人的血液几乎冻结。

    “你受这样的伤,还能坚持多久?”幻王的声音冰冷传来。

    同位八王,能够击败一同等级的存在,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证明。

    又何况,冰莜凌的资质太过可怕,超过其余八王所有人,如果任其成长,未来将是一个大威胁!

    冰莜凌对幻王的话语熟视无睹,在一边向前方疾飞的同时,一边,长剑一挥,白茫茫的寒气在她剑刃上弥散,空气之中蔓延出一串串冰晶。

    一块块冰锥从长剑蔓延而出,明亮的光彩耀眼,直射向幻王和他的身旁女子。

    冰锥飞射,宛若一道道冰矛,侵袭而去,冰花闪耀,一股股杀机弥散。

    幻王眉头轻皱,虽然处于绝对优势,但是他也不会小瞧了冰莜凌,尤其是这临死前的反扑。

    冰锥扫下,幻王手掌轻抚,一面浓厚的雾气产生,这雾气似虚似实,冰锥落在上面爆炸而开,冰粉弥散。

    幻王轻轻一笑,这个攻击力度,轻易被粉碎,果然受伤不轻吗?

    冰莜凌不见异色,只见无数的冰锥持续从她手中剑射出,落在幻王周正的雾气之上,每一击看起来那般美丽耀眼,但是,却纷纷粉碎,化为一点点荧光。

    “你不行了,再多挣扎也是徒劳。”幻王说到。

    冰莜凌停止了冰锥,身体突然一个倒折,剑锋猛地一转,却是没有再逃避,而是正面直攻。

    冰莜凌的青剑,在地级之中都不是凡品,那剑锋,闪烁着冰花一般的光芒。

    “你连我护体的幻息都打不散,还怎么赢?”幻王露出一丝轻蔑道。

    随着幻王话音刚落,他身边的雾白色气体更加浓郁,弥漫向四周,形成了一片迷幻的区域。

    “幻王之所以是幻王,就是能够使自己成为敌人的一道幻影,在这片区域,哪怕是我也难以轻易弄清他的动向!”天骄王,见到这一幕,眼睛微缩道。

    神城之中,天骄王,杀戮王,器王和丹王是固定的称呼,但是其余四王,却是根据年轻一代除了以上四人外,最厉害的四人的特点而定。

    冰莜凌是“冰”,而幻王,则是“幻”!

    冰莜凌进入其中,各种视野感官似乎全部丧失,只是那一片白色!

    但是,她的剑却一往无前,染血白衣,眼神锐利,白茫茫的区域之中,似乎只有这一道真实的身影。

    忽的,在她的身侧,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赫然是幻王,一掌携带这巨大的威势而来。

    然而,对于这些,冰莜凌却熟视无睹,那骇人的攻击,没有丝毫

    阻隔地落到她身上。

    散~

    幻王的身影,却在此时化为了一道雾气,消散开来。

    冰莜凌似乎早有所料,身体带着剑,没有丝毫停滞。

    紧接着,四周又不断出现一道道幻王的身影,甚至偶尔还有他身边的女子,那个和冰莜凌同族的人。

    无数道身影,无人知道谁是真,谁是假。

    这便是幻王的幻之道!

    这一道,幻王不过处于初期,能够蒙蔽敌人的感官,但是,真要练到高深处,足以把整个死域都囊括进去,每道身影都是真,亦是假!

    那时,才是真正的几乎无解。

    但不管如何,幻王此时还没有到那种境界,只是无数身影,不知真假,又如何让人应敌,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招架。

    冰莜凌眉头轻皱,眼睛扫过那一道道和真人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身影。

    每道都一模一样,在周围时隐时现,有的轰拳,有的拍掌,但无一例外,都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幻王的攻势,让人捉摸不透!

    无数攻击落下,冰莜凌处于正中央,处于一种难以招架的状态。

    但是,就在这些身影靠近之时,冰莜凌的眼睛突然一亮,犹如黑夜里的晨星,璀璨而夺目。

    她手中的青剑,突地向一个方向划去,冰蓝色的光芒在剑锋之间流转,蓄积的气势向剑刃而去,直刺向其中一道幻王的身影。

    一时之间,这白茫茫的而去,雾色之中,冰碎的声音响起,有人的痛呼,惊异。

    哗啦啦……

    冰莜凌的身影在白雾之中贯行,眼中只有剑刃,再无他物,剑刃的冰划破白雾撞击在又一块冰上面。

    白茫茫的视野之中,似乎只能看见剑刃与冰的碰撞,还有冰里面的一道淡淡身影。

    冰莜凌的青剑,斩破了冰块,鲜血弥散,蒙蒙之中,一道身影,流着血在飞速后退,很是狼狈。

    冰莜凌的冷漠目光直射向那个方向,只是,她的身体,却微微有些虚浮,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

    前方,雾气渐渐消散,露出幻王的身影,此时,他的身上,竟然密布冰霜,一块块厚冰从他身上脱落。

    同时,在腰腹的位置,一道剑伤狰狞,冰蓝色的寒霜欲侵入血脉。

    旁边,那个冰族的女子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幕,在刚才的战斗之中,全盛的幻王竟然处于劣势!

    幻王的脸色阴霾,眼睛直盯着冰莜凌。

    刚才,几乎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唯有他清晰感受。

    就在他要攻击冰莜凌之时,他身上的雾气,竟然传来冰寒之意,一片片冰粉从中而出,向他的身体吸附而来。

    那时,他才想起,这些冰粉,却是冰莜凌之前攻击他的冰棱被粉碎化作的!

    从一开始,那脆弱的攻击,就是用来迷惑他的。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就被冻在了冰块之中,紧接着,冰莜凌的剑势就攻了过来。

    两者之间,不差分毫!

    如果不是在最后时刻,他及时挣脱了冰块,那么此时,他就不止是腰腹受点伤那么简单了!

    这个女人,意识竟然这般可怕!

    幻王,目色冷冽地看着冰莜凌!

    他的气息流转,雾气进入他的身体,到达他的伤口,里面的冰蓝色灵气被逼了出来。

    这些灵气一出来,就混杂着血液,成为一块块小冰块,掉落到地上。

    冰莜凌的攻击虽然锐利,但还是被幻王躲过了正面,受伤却不是那么严重。

    “不愧是能杀死一个八王的冰王,哪怕到了这个地步,也能做出这样的反击!”幻王冷漠说道,他的伤势,很快被稳定下来。

    而冰莜凌,却在和大猿王的一站之中,因为幻王的偷袭,正面遭受了大猿王一击,受的伤很重,哪怕用了一些珍贵的疗伤丹药,也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

    此时,她临危的一击,却也让她伤势更加沉重。

    远处,天骄王和杀戮王看到这一幕,都不禁赞叹,不愧是他们认可的女人。

    只可惜,想要凭借重伤之躯胜过一个八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几率等同于没有。

    冰莜凌的攻击看似厉害,但实则每一击都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这样的攻势,只会渐渐把自己拖垮。

    就算最后能够胜过幻王,自己也已经油尽灯枯。

    天骄王脸色不好看,他自然不想看着冰莜凌就这么下去,所以,他正在等待着冰莜凌的求助。

    这是打开这个女人心里防线的最好机会!

    冰莜凌的脸色更加苍白,身体也有些虚晃,尽管她的眼神坚定不移,但也止不住自己身体的衰弱。

    幻王,能够坐上八王的宝座,自然不会连这点局势都分不清。

    冰莜凌这样强大的攻势,坚持不了几次,但他幻王,又岂是几次攻击就能战胜的。

    以冰莜凌如今的状态,要想胜过他,除非出现奇迹!

    幻王冷哼一声,在上一次交锋之中,他处于劣势,心里自然不会痛快。

    冰莜凌举起剑,此时的她明显已经有些吃力了,但是,剑锋上的寒冷杀气不减分毫。

    幻王冷笑,以冰莜凌的这种状态,他都不需要拿出幻之境界,只要凭借硬实力消耗,都能杀死冰莜凌。

    幻王手掌一动,无数的雾气聚集,换做了一把长枪,这长枪落入他手中,然后向着冰莜凌直射而去。

    那都已经不太稳的身体,又跟活靶子有什么区别?

    白雾化作的长枪向冰莜凌射去,空气被穿出一大片真空。

    冰莜凌眼见这把长枪的飞速靠近,手中青剑微抬,冰芒骇人!

    而就在这时,天边,一道蓝色的巨大器物飞驰而过,在众人都才刚刚察觉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它就已经来到了战场。

    “轰……”

    一记高度压缩的空气炮,从飞行舰的前方射出,轰向那疾驶的浓雾化作的长矛。

    在空气炮的攻势下,长矛化作了雾气消散。

    姜预在飞行舰之中,看到冰莜凌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那白衣裙上,鲜血斑斑,脸色更是苍白无比,身体都是一副强撑的样子。

    他心中的怒意攀升到了极致!

    当年,老乞丐就是死在了破庙之中,他什么都做不了,到现在更是连凶手都不知道是谁。

    现在,竟然又有人要杀冰莜凌!

    姜预没有去看幻王他们,而是立刻从飞行舰之中出来,来到了冰莜凌身旁,轻轻扶住了她!

    姜预的到来,让众人都是一惊。

    “你怎么来了?”冰莜凌也没想到,在这般危急的情况下,姜预竟然会过来救她。

    幻王对于姜预的到来,眉头一挑,看了看那空中的飞行舰以及空气炮。

    此人实力却只有地境一重,刚才靠着器物,此时却离开了,来救冰王的人这么愚蠢的吗?

    那今日,冰王,是死定了!

    远处的天骄王和杀戮王看到冰莜凌竟然被别人救下,眼中怒色闪过,尤其是看到姜预扶住冰莜凌,他们心中更是杀意四射。

    器王的眼中有些惊异与趣色,不过,却不是对姜预,而是对于飞行舰和那一记空气炮!

    幻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紧接着,他的身旁,雾气弥漫,出现了五把长矛。

    冰莜凌见此,手中剑正要动。

    姜预却阻止了她,“让我来解决这几个杂碎吧,你就安心养伤!”

    姜预的话之中,对冰莜凌的关切之下,隐藏着深深的怒意与杀意。

    “没问题吗?”冰莜凌问道,幻王作为八王之一,实力不容多说,冰莜凌还是担心姜预不敌。

    姜预轻轻扶住冰莜凌,对着她一笑,“当然,我可是天铸城第一炼器师!”

    姜预的话,让冰莜凌的担心也是放下了,前者既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玩笑之语,那说明是没什么问题的了。

    天铸城第一炼器师?

    远处,器王听到这句话,眼睛微眯。

    姜预从须弥戒子之中,取出一个机器人,照料冰莜凌。

    这个机器人,是他最先制造的三个中剩下的两个中的一个,外壳极其坚硬,哪怕是地境五六重都难以打破,可以给冰莜凌当当肉盾,以免在冰莜凌恢复的过程之中,出什么意外。

    再然后,姜预才把视线投向了幻王,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子。

    幻王看到眼前的这个地境一重,竟然要出面来解决他们,心中错愕,感到好笑无比。

    区区一个地境一重,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

    要知道,就是当年的风鳞觉,在地境一重的时候,也没有挑战八王的实力!

    境界的差距,本就犹如天堑,又何况还是和他这样的天骄,足足差了两重。

    幻王冷笑一声,这是新来的人,不知道神城八王的强大吗?那什么天铸城第一炼器师更是可笑,哪怕器王来了他也丝毫不惧!

    幻王手掌轻动,那几根雾气凝聚的长矛就动了起来,向着姜预直射而去。

    姜预眉头轻佻,能量衰减器启动,那靠灵气的聚集的长矛瞬间松弛,速度变得缓慢。

    然后,姜预手掌轻抬,他的掌心,却是有一个一厘米厚的装置,这个装置就是空气炮,和飞行舰上的一致。

    空气炮,岂是是一种四级单兵作战科技,只是姜预为了加强飞行舰的武装力,装了几个上去。

    空气炮启动,一阵炫白的光芒,高压强的空气炮将雾气化作的长矛全部轰散,然后,还带着余威,向幻王而去。

    这些经过姜预改造的四级科技,如今威力已经今非昔比。

    今天不舒服,先发出来,要早睡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