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好可怜啊

第三百四十三章 好可怜啊

    天铸城,天境的大战已经过去数日,这段时间,天铸城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平静之中,不少人已经预示到,即将有大事发生了。

    而即将到来的大事,却超乎了他们的想象,第三脉脉主,竟然被放逐到炎火之地了,而原因,竟然是万年前袭杀七脉脉主和八脉脉主,以致七脉脉主身死。

    所有人,在得知这件事后,都是心神震动,不可思议!

    这对天铸城而言,无异于一场大地震!

    “这怎么可能?三脉脉主,那等传说之中的存在,又会被放逐打炎火之地?我不是在做梦吧。”

    “太惊悚了,连一个天境都受到如此的处罚!”

    七脉脉主是谁?没多少人知道,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七脉的人员是十分稀少。而八脉脉主,因为曾经叛逆天铸城,被第三脉大肆诋毁,反而有不少人听说过。

    但不管如何,这对天铸城的人,对南境而言,都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一名天境落难了,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三脉脉主,一名天级炼器师。

    天铸城的高层在封闭这件事一段时间后,就没有丝毫隐瞒地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公开了,这是对七脉脉主和八脉脉主的一个交代!

    不光如此,第三脉的弟子们,也一一被带进了执法殿,有的被放出来了,有的则被严惩,短短时间,原本强盛的第三脉就开始变得落寞起来。

    这无疑是天铸城格局的大变动!

    对姜预而言,这是一场大胜啊,最重要的是,他被放出来了,终于重获自由。

    然后,他见到了自己的师傅,也就是第八脉脉主!

    当得知一切真相的时候,姜预感觉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复杂了,自己的师傅,那个颓废的汉子,干脆就是酒鬼,竟然是第八脉脉主,天境的大人物!

    他一直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最重要的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后,他的师傅依旧不冷不热的样子,就好像有没有他这个徒弟都一样。

    自己的存在就这么没意义?姜预泪流满面!

    但好在,一切都又恢复了正常,第三脉这个大敌没有了,自己终于能安枕无忧的背靠天铸城这个大树,发展自己的科技了!

    而且,自己现在还是第八脉的首席大师兄,在器碑上顶替了上一任第五位,也就是别姜预宰了的那个,成了器碑第五!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第八脉,此时的弟子就只有他一个人,光杆司令!

    这怎么行!

    “还好马上天铸城就要招新弟子了,我一定要多招一些任劳任怨的小弟,额,不是,是乖巧可爱的师弟师妹们!”姜预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振兴第八脉的任务,就要交到我姜预身上了!”

    事实上,不光姜预这么想,就是天铸城城主也是这么打算的,他心中还以为自己这个师侄,是个和八师弟类似的人,都很有胆色,心志坚定!

    同时,这也是天铸城城主给予姜预的一些补偿!

    于是,姜预从只有第八脉首席弟子的虚名,到终于有了实权,这更是让他乐坏了。

    “弟子招新,快来吧!”姜预盼星星盼月亮。

    五日之后……

    天铸城热闹起来了,天铸城的城禁一年一次,在这天,无数年轻俊杰都会来到这里,以拜入天铸城这个南境最顶尖的势力,罗虚大陆的炼器圣地,甚至还有不少从南境之外慕名而来的人。

    一如既往,在天铸城半山腰,有着众多测试天赋的殿堂,绵长的队伍,像一条条巨龙,通向山下。

    无数少年少女,毫不耐烦地排着队,脸上莫不带着激动与忐忑,还有少数人,自信天赋不差,脸上带着傲然之色。

    大殿之中,测试结束的人,有的惊喜,有的失落。

    通过了天铸城的弟子试炼或天赋测试的少男少女,都按照指示上山,那里,将有着进一步的安排。

    而早这群人之中,有着五人,这五人,有男有女,都是气质非凡,一身修为远超其余人,站在人群之中,犹如鹤立鸡群,他们走在所有人最前面,后方的人也不敢逾越,独自享有一个小圈子。

    “姚公主,你打算入天铸城的哪一脉?”一个气息凌冽的俊俏少年,对着旁边的少女说道。这少年,名为白为锡,乃是一个皇朝的少年将军,有着当朝驸马的传闻。

    而他的传闻对象,就是旁边的姚月心。

    “白大哥,我想去第四脉,那里可有着器碑第二的顾师姐,是最厉害的炼器师呢!”姚月心笑着说道,眼中有着对顾与衣的崇拜之色。

    闻言,少年将军温和笑了笑,“好,那我也入第四脉。”

    见此,旁边,赵录和周乾不禁有些嫉妒,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姚月心不光美貌无比,而且天赋一点不比他们差,可谓最好的伴侣人选去,却已经被抢了先。

    他们把目光看向另一个少女,这个少女,虽然姿色也不错,但一身阴冷的气息,让人直打哆嗦,跟姚月心没法比啊。

    “白兄和姚姑娘打算去第四脉吗?只是这第四脉不太适合男子,入第四脉怕是会耽误自身额修行啊。”心中有些嫉妒的少年赵录微笑道。

    “确实,白兄还要三思,莫要因为一些儿女私情而耽误了修行大事。”另一个少年周乾也开口道。

    他们看似劝阻那位少年将军,但实际不坏好意,想要离间二人,再不济,也要让他们不能时常在一起。

    闻言,少年将军皱了皱眉头。

    “真的吗?白大哥,你还是不要进第四脉了,反正在天铸城里,我们都可以时常碰到。”姚月心略带担忧地说道。

    少年将军白为锡摇了摇头,神色坚定道,“不,我受皇命保护姚公主,自然要和公主一脉。”

    “可白大哥,你……”姚月心神色一急,她很清楚自己白大哥对皇室的忠心,但也正因如此,后者的决定很难改变。

    赵录和周乾也是纷纷好言相劝,一副为白为锡着想的样子,至于另一个少女一直冷面,不发一话。

    “你们为难的话,我倒有个办法!”就在这时,前方一个年少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四人的焦炭,纷纷向其看去,就是那个一直冷面的少女都不禁投向目光。

    这个声音这么近,他们竟然一直没有察觉到,这天铸城果然卧虎藏龙,众人心中都紧了紧。

    但是,当他们看向声音源头时,却不禁错愕,脸色一呆。

    前方十米的路边,一个小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白衣少年,气质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是,那桌子前方,却贴着一张白纸:

    第八脉招新,待遇从优!

    这个没什么气质的白衣少年,赫然就是姜预了。

    白为锡,姚月心,周乾,赵录,以及四人身后的少年少女们,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就是那一脸冰冷的少女的眼角都是抽了抽。

    一张小桌子,一张白纸,写的歪歪扭扭的字……

    这是……路边摆摊?

    天铸城,在他们眼中是多么神圣,是传说之中的炼器圣地,整个罗虚大陆有多少神兵利器都是出自于这里。

    但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心中的神圣感有些崩灭。

    他们连忙摇了摇头,除去掉这些思想,这应该是高人行事,有所不同,他们纷纷想到,给了自己一个借口。

    “这位师兄,说的办法为何?还望指教。”白为锡上前拱了供手,颇有礼仪。

    妈蛋,一大早就被喂了一波狗粮。

    姜预看了不远处的众多少年少女,眉开眼笑,只是在看到白为锡时,心中微微不爽。

    “很简单,你们都加入我第八脉就好了!”姜预回答道。

    他心中欢喜,之所以会在这路边招新,只是想要先人一步。

    毕竟,此时此刻,第八脉底蕴太差,就他一个人,名不见传,要和其他脉系争,是别想争过了。

    所以,趁着这些师弟师妹们还没有达到其他脉系初,先把人给拐跑了。

    而桌子白纸,这个,咳咳,未免太招摇,一切从简!

    好在,有那么帅气的字充场面,应该能够镇住这些家伙了,没见刚才,他们一个二个都被吓傻了了吗?

    加入第八脉?

    白为锡等人都是又看了看桌子前面的白纸,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在替脉系收新弟子?

    而且,这个第八脉,怎么都几乎没有听说过,对了,是打败第三脉脉主的那个第八脉!

    想到这里,白为锡脸色眉头微皱,虽然第八脉脉主强势,连过去的第三脉脉主都不是对手。

    但是,对他们而言,加入脉系,不光是脉主强大就行,还有脉系是否适合自己,有足够的资源。

    第八脉是新生的一脉,在这些方面都处于弱势。

    而且,更重要的是,姚公主的心愿就是加入第四脉,别的脉系都不行。

    白为锡礼貌地拒绝了姜预,这让姜预心里微急,刚开张就失败,这还了得,但是,白为锡那一脸礼貌,举止得体,还真不好让姜预发怒。

    算了!

    姜预看向其余的三人,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来这四人的天赋是这一届弟子之中名列前茅的几位。

    “你们呢?”

    赵录和周乾都是早有自己的目标,对于一个弱势的第八脉自然看不上,都是一脸冷淡地拒绝。

    但是,他们二人看了看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姜预,修为却不简单,却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对象。

    只是,这样一个天才,竟然加入了第八脉,真是明珠暗投,不会是被第八脉的那个恶贼给骗了去吧?

    二人眼睛一亮,突然想到,这个年轻俊杰如此年纪,估计是不知道第八脉的情况,才误入第八脉,他们若是能将事实告知,解救他,必得一个人情,以后在九悬山也有了一定人脉。

    “这位师兄,是不知第八脉的情况,才加入第八脉的吗?”赵录说道。

    “咦,什么情况?”姜预疑惑。

    二人见此,不禁更加肯定心中猜想,得意一笑。

    “这位师兄,不要看第八脉脉主厉害,但实际第八脉是没有丝毫底蕴,唯一的一个弟子,还是超级大魔头,杀同门弟子不说,还在九悬山作威作福,几乎整个南境的天境都受过他的侮辱!”赵录再次说道,脸色微笑。

    这些信息,都是他通过私密途径得到的,常人难以得知。

    “哎,要是入了第八脉,在这个大魔头下,可不好过,不知受多少剥削,甚至可能一命呜呼,师兄要现在退应该还来得及,我的长辈在第二脉任职,可以为师兄引荐!”周乾此时也笑着说道。

    二人自以为说出第八脉的真实情况,应该能够让这个师兄感恩戴德,日后,成为他们的重要人脉。

    姜预听着赵录和周乾侃侃而谈,一副看透了第八脉的样子,脸色是越来越黑。

    尤其是,这两个家伙的话,被后面所有新入门的弟子都听到了,那些少年少女们,被吓得直咽口水。

    这还让自己怎么招新!

    姜预深呼一口气,平静下来,挤出一抹微笑,不能吓着这些小家伙了。

    “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那些告诉你这个消息的,怕是跟你们有仇吧,第八脉可是天铸城最好的脉系,脉主厉害,修炼资源丰富,更是有着一个强大帅气负责的首席大师兄,无人可比。那些告诉你们假消息的人,是要让你们错过最好的机缘啊。”姜预说道,声音清凉,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甚至,动用了精神力,有着一丝蛊惑的的力量。

    闻言,赵录和周乾都是互相看了看,是这样吗?他们心中有些疑惑,但是,紧接着就明白了什么,充满可怜地看着姜预。

    这位师兄,被骗得这么惨啊,一直对第八脉深信不疑,那诚挚的语言,差点让他们都信了。

    可怜,真可怜!

    就是白为锡和姚月心都对眼前的师兄有些不忍了,以他们的身份,第八脉的情况再自然清楚不过。

    究竟要不要让这位师兄明白真相啊,看他深信不疑的样子,一朝醒悟,会不会打击太大。

    “你们看我的眼睛,如此真诚,当师兄的,是不会骗你们的!”姜预站起身来,蹬大了眼睛,有手指指了指。

    见此,新入门的这些弟子们,更加同情这个师兄了。

    “好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