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回去

第三百四十二章 回去

    峡谷之中,赵域泽下令众人搜寻,但当大家向四周看去时,一眼就能将所有地貌看完,不禁无语,这里哪能藏什么人?

    有一个地境三重,在赵域泽脸黑的情况下,还是飞上了天,找寻了一番,虽然会惹得某些人不高兴,不过,相比起回去对长老没有交代,前者显然就没什么了。

    但结果,显而易见,没有!

    “那个小子,怕是在清除了峡谷的障碍后,就逃了!”一个地境三重皱眉说道。

    “哼!他没有逃出这个峡谷,我过来之前,就在峡谷出口周围探查过,那里没有任何逃走的痕迹。”一个地境三重冷哼了一声说道。

    闻言,赵域泽和其余人脸色微缓,从他们接到报信到现在,没过多长时间,若姜预从峡谷出口离开,留下的痕迹还很清晰,以地境的能耐很容易注意到。

    人没跑就好!

    只是,在明知有人追杀的情况下,还留下来,这家伙胆子还真大。

    不过,这正随了他们的意,若姜预直接就逃了,逃进无边无际的大荒原里,他们追杀姜预,不知道要多费多少心力。

    “留下来,是想对我们动手,想要报仇!真以为杀了一个地境三重,就能威胁到我们?”赵域泽,一直以来都有关注姜预,因此对姜预有着了解,这是一个只要有机会,就会瑕疵必报的人。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有信心敢不逃!”赵域泽冷笑到。

    同时,他心中也有着愤怒,这个他曾经俯视的玩儿物,现在竟然有了向他们伸爪子的胆子!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赵域泽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而是下令带来的人谨慎,实力较弱的他随时都处于八人中心,保护地很好。

    “姜预,我知道你在暗中观察着这里,出来做个了断,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逃,先不说逃不逃得掉,等我回天铸城,那些和你有关的天铸城弟子,每个都不会好过。除非,你出来杀了我!”赵域泽开口道,声音不是很大,但却充满了冷酷。

    他本就是追杀者,是猎人,占据着主动权,也有着足够的势力压人。

    然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脚下一尺深的地方,有着一个错综复杂的电网,空气和土地的湿润度,也非常得高,深蓝的光芒,光速流动,在电网之中蔓延开。

    峡谷之外,姜预眉头一挑,结束这个第三脉之中,一直对付自己的人。

    天铸城城主,作为天境强者,直接打开空间,就横渡到了九悬山外面,然后,精神力散开,马上就发现了姜预和追杀他的第三脉弟子的踪迹。

    此次此刻,那些搜寻姜预的人,毫不掩饰自己对姜预的杀意,对第八脉的蔑视,对天铸城规矩的无视,这些落在天铸城城主耳中,让他的整张脸都是阴霾。

    天铸城城主暂时没有管这些人,而是精神力搜寻,直接就找到了姜预所在的地方。

    见姜预没事,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暗自赞叹着小家伙也挺会逃命。

    然而,紧接着,他就注意到了姜预身边的八具焦尸,还在不断冒着黑烟,而赵域泽,跌倒在地上,一片狼狈,脸色恐惧,护命的玉佩已经碎裂。

    姜预眼中杀意闪烁,分秒之间,已经要击杀赵域泽。

    天铸城城主的脸色大骇,这哪是会逃命?他连忙一步跨越空间,出现到了姜预和赵域泽身旁。

    无尽的雷电之力,让赵域泽和他的八个帮手,一下子就败下阵来,赵域泽如果不是那随身的保命玉佩,怕也是直接变成一具焦尸了。

    姜预虽然意外,但也没什么,雷电杀不死,他自己杀就好了。

    但是,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他们的旁边,一个威严地中年男子出现。

    天铸城城主!

    尽管他只见过这个传闻之中的城主两三次,那不熟悉的面孔,姜预还是一眼就认出了。

    这个天境的巨擘!

    姜预身上,冷汗冒了一片!

    完了,他杀了一百多个第三脉弟子,就引得天铸城城主亲自出手。

    虽然天铸城向来规矩森严,但是,什么时候,城主都这么负责了!

    姜预心脏几乎都紧张地停止了跳动,天铸城城主的身影,几乎控制了他的身体,让他几乎不能动弹。

    这是俯瞰天下的天境,哪怕是一个影子,也能对蝼蚁造成绝对的震慑。

    但是,姜预的脸色,却突然一狠,失控的身体猛地一动,既然都必死无疑了,那还怕个鸟,临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

    姜预顿停的攻击,再次发出,气势汹涌无比,这是他自以为临死前的反击,可谓空前强大。

    天铸城城主,原本不动声色,但姜预竟然在他出现后,还要当着他一个城主的面,杀一个同门弟子。

    这个小家伙,未免太肆无忌惮了一点!

    看来,必须得好好敲打敲打他!

    天铸城城主冷哼一声,心念一动,姜预的攻击就自动溃散,天境以下,想要在天境面前杀人,怎么可能?

    攻击溃散,姜预脑袋一懵。

    “城主,姜预大逆不道,叛出天铸城,杀了众多弟子,还请城主主持公道!”赵域泽原本都以为自己死定了,心里一片绝望,但是,天铸城城主的突然出现,就像他生命里面的曙光。

    赵域泽心里大笑,他赢了,必输的局势翻转!

    天铸城城主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姜预,等着他的反应。

    姜预,在初始的脑袋空白后,冷静了下来,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又还能做什么?

    “人欲杀我,我反杀之,城主为何阻止我?”姜预直视天铸城城主说道。

    天铸城城主微微一愣,八师弟的这个弟子,胆子还不小,“你不怕?”

    “怕了,城主就能为我们第八脉主持公道?怕了,就能让城主不再让第三脉为所欲为?还是说,怕了,小人物就能得到平等对待,城主就能跟我讲道理?”姜预情绪激动,几乎是含着莫大的冤屈吼了出来,声音在峡谷里面回荡。

    姜预的这一吼,却是让天铸城城主眉头一皱,心中叹息,万年前石匠离开天铸城的情景浮现,没有再和姜预板着脸,而是脸色缓和说道,“这件事,是我疏忽了。”

    天铸城城主话音刚落,姜预正要激愤开口,却突然脑袋又是一懵,天铸城城主竟然给他服软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姜预看向天铸城城主,一副不敢置信的呆傻模样,“你不是来捉拿我归案的吗?”

    闻言,天铸城城主错愕,不禁想起刚才,这误会,怕是把这小家伙吓惨了!

    天铸城城主微微摇头,“你和第三脉的事,回去以后,执法殿会公正调查,不会偏袒于任何人,只要第三脉是首先针对你,你反击,不会治你的罪。”

    “真的?”姜预不敢置信,他杀了那么多第三脉弟子还有得治,天铸城竟然会这么公正民主没有强权?

    “我是天铸城城主,有骗你的必要?”天铸城城主说道。

    闻言,姜预一愣,心中不再那么害怕,确实,以天铸城城主的实力,大可直接把他杀了,又何必大费周章骗他回天铸城呢?

    只是,姜预颇为感叹,他方才还以为走进绝境,结果立马就绝路逢生,转变地太快,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姜预心里大汗,他都以为自己死定了,至于最后那声明志的大吼,看似慷慨激昂,也不过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说不定,装成不怕死的样子,还能让着城主刮目相看,给他一个辩白的机会呢?

    但也没想到,效果那么猛,直接让城主败退。

    当然,姜预不会那么天真,里面,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回天铸城,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他能否安然无恙?

    但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选择了,只能老老实实跟着天铸城城主一起回去。

    别的,就看命了!

    天铸城城主没有直接击杀姜预,让赵域泽不解,不过,他也没多想什么,回到天铸城,一切还不是由他操持。

    然而,不论姜预和赵域泽,此时都不知道,天铸城的天,早就已经变了。

    姜预一路心里还很忐忑,这一回天铸城,虽有有了一线生机,但却不由他。

    而赵域泽,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脸上淡笑,心中却冷意十足,想着怎么收拾姜预。

    “你这不服输的样子,倒是和你师傅一模一样,难怪他会收你当弟子。”天铸城城主淡淡说道,声音传到姜预耳中。

    姜预一愣,看了看赵域泽,后者还一副胜利者的样子,似乎没有听到天铸城城主的话。

    这城主是在跟他说话?

    而且,什么不服输的样子和师傅很像,这城主又脑补了什么,当初不是自己死皮赖脸才拜师成功的吗?

    “城主认识我师傅?”姜预试着问道。

    这城主来得诡异,而且竟然没有立刻追究他杀了那么多同门。要知道,换了一个宗门,除非魔门,杀了那么多弟子,不管什么原因都是大罪,不容饶恕的。

    该不会这城主是自家师傅给自己请的保命救兵吧?

    “你师傅没告诉你他的事情?”天铸城城主微微一愣。

    果然!姜预的心里松了一大半,有关系就好。

    “师傅只是让我先加入天铸城。”

    闻言,天铸城城主心里沉思,不再说话。

    至于一旁的赵域泽,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这一境况。

    天铸城城主,带着姜预和赵域泽二人,跨越空间,不过几十个呼吸,就到了天铸城大殿,此时,象主也在大殿之中。

    除此之外,还有执法殿的长老宋晨弥。

    赵域泽一见宋晨弥,眉头却有些微皱,宋晨弥一向和他们第三脉不对付,城主这是要把事情交给宋晨弥,他就很难插手了。

    尽管心里有些不甘,但是,想到宋晨弥一向以公正为名,姜预难逃死罪。

    “晨弥,这两个弟子的审讯,还有第三脉有嫌疑的弟子,都交给你了!”天铸城城主说道,神色肃穆。

    然而,这平淡的话,落入赵域泽的心中,却犹如惊雷。

    为什么,他也要被审讯?还有第三脉有嫌疑耽误弟子,这是什么意思?

    “姜预大肆杀戮第三脉弟子的原因,还有过去万年,第三脉弟子对第八脉的压迫,弟子会仔细查清,不冤枉任何一个弟子。”宋晨弥拱了供手说道,在天铸城城主面前,他也是小辈,因而自称弟子。

    “等等,城主,我们第三脉没有犯任何错,为什么要审讯我们,至于第八脉,那是他们自己……”

    “闭嘴!事情我自会查明!”宋晨弥打断赵域泽的话,冷言道。

    个中事情,是各大脉主商议决定的,又岂是一个弟子能够多加干扰?

    赵域泽脸色微变,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见到这番情景,姜预越发肯定出了什么事儿,不禁想起八脉脉主石匠打败三脉脉主,难道其中有什么联系?

    这八脉脉主石匠,究竟是谁?难道是隐藏在师傅身后的幕后操纵者?

    至于自己师傅会不会就是八脉脉主,想起师傅那颓废样儿,要是这样都能当一脉脉主,那也活该这脉凋零地不成样子了。

    姜预和赵域泽跟在宋晨弥身后,进入执法殿。

    望着宋晨弥的身影,想起自己曾经也被这位长老审讯过,还被放过一马,心里又松了口气,还有那个判断谎言的道具,似乎对自己无效。

    姜预心里不禁希望,要是用那个来对他一个人查案就好了,那牛逼还不是随便他吹?

    姜预住进了执法殿,还以为会被关小黑屋,结果,赵域泽确实是被关小黑屋了,而他,则被带到了一个院子里,住了下来,待遇好的,姜预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如果不是真身穿越过来的,姜预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天铸城城主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了,此时接回来,是要好好补偿的。

    事情结束得很快,期间,姜预就被问了几个问题。

    而在被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姜预都是心惊肉跳,总有种谎言会被一下看穿的感觉。

    随便吹牛逼的想法是不能实现了。

    好在,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没什么,姜预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