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家书

第三百四十一章 家书

    天铸城之中,事情已经过去,但对天铸城城主他们而言,却是过去万年一个心结的结束。

    昏暗的大殿之中,他们都心中失落,物是人非的感触颇深。

    “大师兄,第三脉和第八脉的关系该怎么处理才好?”天铸城城主问道。

    “你是城主,你说了算。”象主身上的肥肉动了动,脸色无奈地说道。

    “当年,八师弟被逐出天铸城的事,让整个第八脉都陷入了危局,尤其是第三脉对第八脉的报复,更让第八脉雪上加霜。”天铸城城主说道。

    “第八脉,这些年,几乎都没什么弟子了,凋零地不成样子,现在八师弟回来也必须要重建了。”

    “第三脉,三师兄……受罚被关入炎火之地,他们没有脉主,还需要妥善安排,尤其是两个脉系的恩怨,势必将造成一些麻烦。”

    “大师兄,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你是城主,你说了算。”象主耸了耸肩,却是露出一副无赖象。

    闻言,天铸城城主脸色一黑,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怕就是接过了这个城主的胆子。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事情要先解决。”象主突然对天铸城城主说道,脸色带着肃穆。

    “什么事情?”

    天铸城城主心里一突,以为自己遗漏了什么,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是比处理好两大脉系的事情还重要的?!

    “九悬山回来的人传了消息,八师弟的那个叫姜预的弟子在九悬山,杀了不下百名第三脉的弟子,那些弟子都告到执法殿了,事情闹得很大。”

    “什么?”天铸城城主一惊,脸色大变。

    八师弟的那名弟子竟然杀了那么多第三脉的弟子?

    虽然,里面肯定有不少猫腻,第三脉本身脱不了干系,但是个中猫腻,外界不知晓,也没有证据。

    如此一来,大肆杀戮同门的事传出去,那就和魔门弟子无疑,为天下不容。

    到时,就是天铸城都很难为姜预洗白。

    “他真的杀了那么多第三脉弟子?”天铸城城主脸色不太好看。

    象主点了点头,这种事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那小家伙的胆子怎么那么大?

    明明刚加入天铸城的时候,浑身还一点杀气都没有,就跟一个乖宝宝一样。

    但是,两年之后,手上却有了这么多同门鲜血。

    “先把那小家伙保护起来,若他是正当反击,那些第三脉弟子就是死有余辜,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第八脉受一点冤枉委屈。”天铸城城主说道,语气中带着冷冽。

    闻言,象主却是叹气,脸色无奈,“这才是最麻烦的,那小家伙太狡猾,知道自己犯了事儿,一出九悬山就逃了。”

    闻言,天铸城城主脸色一黑,这什么弟子,这么不安分,“他们拿这做文章了?”

    “现在整个天铸城都在骂这小家伙,叛离宗门,要执法殿赶快把人抓回来严惩,当众处刑!”

    天铸城城主头疼,揉了揉眉头,第三脉脉主被关进炎火之地的事儿,现在还只有他们几个高层知道,消息也被封锁了。

    现在,外面只传有第三脉脉主败在石匠手上的信息。

    而第三脉,虽然没了脉主,但万年的积累,底蕴不小,光是地境巅峰的长老就有七八位。

    这些人,只知道他们的脉主败了,也以为只是输了一筹,算不得什么。

    却怎么也不知道三脉脉主已经彻底完了,不然哪敢这么嚣张?

    “这次,就大整顿一下吧,这些年,第三脉确实有些不像样子了!”天铸城城主说道,脸色颇为冷冽。

    作为当家人,天铸城城主说出这样的话,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让执法殿的人,赶紧去把那个小家伙带回来,他是八师弟的弟子,我们欠了八师弟这么多,不能再让他的弟子出事了。”天铸城城主说道。

    “嗯,不过,第三脉的人先一步去捉拿了,派了二十名地境三重。”象主又说到。

    “什么?”

    天铸城城主一惊,第三脉的人早就去追了,还派出了二十名地境?

    这还了得,那小家伙还有命活吗?

    “大师兄,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天铸城城主怒道。

    “额,这才是最重要的?”象主装傻道。

    “让一个长老去追,希望还来得及,不行,还是我亲自去!”天铸城城主说道,随即,他的脚步跨出,消失在大殿里。

    “哎,都当祖宗的的人了,还这么急。”象主摇了摇头说道,他既然能够最后说出这件事,那自然证明那个小家伙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他也知道,他们天铸城欠八师弟却是太多了,这个八师弟唯一的弟子,又怎么能让他出事?

    ……

    九悬山外不知多远的荒野。

    一片峡谷之中。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姜预在这种情况下,和一个地境三重的强者相遇。

    他直接选择了当弱者,转身就跑。

    “你以为跑得掉?”这名地境三重冷笑道。

    看着前方像老鼠一样逃跑的东西,他神色轻蔑戏谑,颇有一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感。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这名地境三重身形一动,就出现在姜预身后,他这只猫的速度似乎比老鼠快了太多。

    他轻轻一拳,灵气翻滚,就轰向姜预的胸口。

    “咔嚓刺啦!”金属的破裂声响起,他的拳头穿过胸口,带起一串金属残渣。

    “嘿嘿,你傻吗?谁说站中间的,就一定是真的?”姜预张口嘲讽道,一副看待白痴的表情。

    “假的?!”这名地境三重神色一怒。

    忽的,姜预的金属双臂,猛地反转抱住这么地境三重,死死箍住,这名地境三重竟然一时不能挣开。

    “这一部分可是用了特殊材料。”姜预笑着说道,一身金属,还有一个破洞,却已经如真人一般活灵活现,这让这名地境三重的心中大惊。

    这名地境三重一时挣不开,旁边的十具被半毁的机器人,竟然全都突然站了起来,向他扑了过来,将他死死包裹住。

    “哼,你困住我又如何,你依然杀不死我,一切都是徒劳。”这名地境三重怒道。

    着了一个小家伙的道,让他心里十分难堪。

    “切,困住你,我好逃啊!”就在此时,峡谷的一边,姜预的真身出现,鄙视说道。

    这名地境三重看不见姜预,但心里一突,他还真怕姜预就这么跑了,这样会坏了赵域泽的事,他虽然嘴上不在乎,但心里很担心。

    “骗你的,我还想找赵域泽算账呢!”姜预哈哈大笑道。

    “你!哼!你真以为逃得掉?”这么地境三重怒道。

    “打不过才逃,但打得过我为什么要跑?这么久了,也足够你传消息给赵域泽了吧!”姜预突然冷笑道。

    闻言,这名地境三重心里大惊!

    他的心思被看穿了,这小子竟然就这么让他传消息给赵域泽!

    难道,他还真要找赵域泽算账,他还真有能力敌得过这么多地境三重不成?

    而就在他惊诧疑惑之时……

    雷林之中,十根金属细线,只有头发粗细,但当十个小机器人把他们扔进雷林之中时,狂暴的雷电就像被丢食的鱼儿,蜂蛹而至。

    头发丝的金属线,陡然变粗,无穷的雷电聚集,变成深蓝色,十根脑袋粗的深蓝色线,从雷林一直通向了姜预所在的峡谷。

    两者的距离并不远,十里都不到。

    刹那间,一声痛苦的咆哮响起,足足响了十个呼吸,那生不如死的惨叫,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姜预平静地看着这一幕,自从上次差点被第三脉的那个长老杀了后,他就发现,对于要杀自己的人,心里已经平淡地没有任何感觉了。

    在生死之争下,人往往都会渐渐放下一些对同类怜悯的人性。

    当几丈方圆的雷电终结时,里面躺着一具焦尸,焦糊地没有任何血肉了,只能隐隐看到一个人形。

    这也是姜预要给他时间通知赵域泽的原因,雷电之下,一切都被毁灭,姜预虽然还有其他办法杀死这个被困住的地境三重,但是,马上就要设大陷阱了,有必要提前实验一下。

    就目前看来,威力还不错!

    一具机器人,把周围的痕迹都打扫干净了,焦尸什么的,就地埋了就好,让这里大致看不出什么异常。

    姜预开始布置了。

    方才,对付一个地境三重,只是十根特殊材料制成的导线,而马上,就有将近十个地境三重了。

    导线的数量翻十倍!

    而剩下的地境三重,还在地毯式搜索姜预的行踪,离这里较远,一时半会儿赶不到。

    而就在离峡谷不远处的一处栈道,赵域泽和两名地境三重在这里守着。

    “走!去峡谷!”赵域泽突然脸上露出喜色,连忙叫上身边的两个“护卫”,并且,他通知了其他地方的人。

    “这下,看你还怎么逃?”赵域泽讥笑道,脸上有着怒意。

    天铸城,他的祖师战败的小溪传来了,而且败给的还是第八脉的脉主,这让他心里极不平衡。

    祖师败了,这岂不是说他们第三脉还不如第八脉这些垃圾?

    赵域泽一点不担心第三脉会出什么大事,也不担心自己祖师,因为,自己的祖师是天铸城的建造者之一,而那第八脉的脉主,不,原脉主,只是一个弃徒,就算他打败了祖师,也不过是耀武扬威罢了,天铸城还有其余那么多天境,还收拾不了他?

    但是,就是这耀武扬威,却让他很不爽!

    所以,他的不爽就要从这个第脉弟子身上讨回来。

    不一会儿,赵域泽就来到了峡谷之中,同时,他身边还跟着八名地境三重的强者。

    “哼!人呢?又躲到哪儿去了?”看见空荡的峡谷,赵域泽眉头紧皱。

    “这里有一行小字。”一个地境三重说到。

    “念!”

    “额……这?”犹豫不决的声音响起。

    “我让你念!”赵域泽发怒了,脸色狰狞,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可能又被那个家伙耍了。

    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事儿?

    赵域泽的发火,也让那名地境三重有些不满了,如果不是忌惮这家伙是嫡系弟子,他真是想撂担子不干了。

    不过,这话究竟什么意思?

    “赵域泽,前方五百米处,留着一封你的家书……”这名地境三重,念了出来。

    闻言,赵域泽眉头微皱,怒极反笑,“好,好,我倒要看看你耍的什么把戏!”

    赵域泽深知这个第八脉的家伙狡猾之极,带着八名地境三重,来到前方五百米处,这里有着新土的痕迹。

    “赵师弟,周围没有发现那人的踪迹。”一名地境三重说到。

    赵域泽脸色阴霾,“挖开!”

    他还是很小心,没有亲自动手,怕中姜预的陷阱,毕竟,他的实力已经不如姜预。

    新土被刨开,慢慢的,一具焦尸出现在众人面前,样子,已经看不清,一封信在焦尸身上。

    赵域泽脸上怒气更胜,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耍了,传信的人,只说了姜预的行踪,并没有说具体情况。

    “打开,念!”

    信封打开,不过却没有念,而是递交到了赵域泽面前,赵域泽一看,脸色憋得通红,这是生气所致。

    书写:

    “域泽啊,其实你的真实身份我一直没告诉你,你不是赵家孩子,当年你母亲嫁过去的时候,和我有了一日鱼水之欢,这才有了你。

    现在,我死了,这个秘密不想带进坟墓

    你能对着我的尸体,叫一声爹吗?”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封信,脸色怪异,这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难不成,这赵域泽,真不是赵家血脉,赵家,也被人带了绿帽子?

    “啊啊啊,姓姜的,我势必要把你碎尸万段!”赵域泽怒吼一声,脸色通红,他哪里经受过这般奇耻大辱!

    “找!所有人,掘地三尺都要把人给我找出来,我不信,他还能藏到天上去!”赵域泽嘶吼道。

    闻言,周围的人无语,看了看天空,有不少白云,好像藏到天上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看着赵域泽此时的模样,还是先别去天上找了,以免刺激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