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四十章 因为不知道

第三百四十章 因为不知道

    天铸山,这座南境最大的山峰,这一日,迎来了一个它漫长岁月的好友,一个青蓝衣的老者出现,苍苍白发,神形之中透露着深沉的气质。

    但此时,他的双目,是失望,愤怒,但最终化为了悲伤。

    石匠看着这道熟悉的身影,心中的情绪却是难以抑制,他的师傅,有着教养之恩的师傅,他们已经万年不见了。

    但是,随即,他的心中又是颓然,他已经被师傅逐出天铸城了,再无师徒之名。

    就在此时,周围的空间,十道身形突然出现,赫然是天铸城的脉主们,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奇异的景象,恢复了普通的样子,他们的神情都有些急促,两步向前,激动地看着这青蓝衣的老者。

    “师傅……前辈……”十位天境纷纷称呼。

    青蓝衣老者摆了摆手,看向深坑之中的三脉脉主。

    “老三,我一直都相信你们的,你们是最好的孩子,一起互相扶持,你告诉我,当年的真相究竟为何?”

    青蓝衣老者叹气说道。

    这么多年了,他因为当年的事,对外宣称外出云游,但实际,一直都闭关在天铸山之中,连天铸城城主和象主都不知道。

    石匠进入天铸城,天境的实力,再加上天铸城那块特殊令牌的掩盖,没人知道他来了,但一切却没有瞒过青蓝衣老者。青蓝衣老者默默注视这这个被他逐出天铸城的弟子,这一注视,就是几十年,他看到了他的颓废,也看到了他和三脉脉主的战斗。

    他知道,自己可能错怪他的第八个弟子了,也知道三脉脉主有可能的行为,心中疼痛万分。

    青蓝衣老者的话如晴天霹雳,落在他的其余弟子的心头,师傅这样问,那么三脉脉主就是真的有嫌疑了,他们看向三脉脉主,惊骇,不敢置信!

    那可是七师妹,三脉脉主怎么能够对她下得了手?

    对于青蓝衣老者的出现,三脉脉主何尝不惊讶复杂,一颗心直落谷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傅瞒着所有人,就在么在天铸山一直闭关,一直注视着他和石匠的战斗。

    三脉脉主沉默,没有说话,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少年了,那件事,对他而言,早已过去,他曾经因此种下心魔,连剑法都放弃,但后来终究看透了一切,又回归正常。

    唯一的意外,唯一的不甘心就是,曾经的那个小子,竟然为了一个逝者执着了万年都不放弃,而且还打败了他。

    三脉脉主挣扎着起来,整理干净自己,然后盘膝坐下,就这么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他人,他是天境,一脉脉主,俯视天下,有着自己的自傲,哪怕输了也不会弯腰。

    三脉脉主这番模样,却让他的师兄弟们急了,他们希望的是三脉脉主辩解,希望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然而三脉脉主的模样,让所有人的心都跌倒了谷底。

    “三师兄,七师妹真的是你杀的?”天铸城城主问道,此时,他的眼中的希冀已经消失,转而为之的是愤怒!

    那可是七师妹,他们所有人的宝贝啊,他怎么能够下得了手?

    “他是要杀我,七师姐是为我挡剑而死的。”石匠说道。

    闻言,众人的心更加愤怒,老三要杀石匠,却杀了七师妹,这两点,没有哪一点是能够原谅的?!

    天铸城城主还记得,他第一次拜师之时,见到的第一个同门弟子就是那个笑嘻嘻的少女,嚷嚷着自己终于要当师姐,但是她年纪小,最后却当了六师妹。等师傅又收了一名弟子后,她又降成了七师妹。

    七师妹是师傅的女儿,虽然不是亲女儿,却是从小养到大的,是师傅的第一个弟子,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拜入,她的名次一直都在降,想当师姐的梦想久久不能实现,但却有了一堆疼爱她的师兄师姐。

    但是,结束她生命的,却偏偏就是他的那些疼爱她的师兄师姐中的一人,天铸城城主不能接受,心如刀绞,怒视着三脉脉主,眼睛都要红了。

    随即,天铸城城主看向了石匠,这个七师妹收获的第一个师弟,他怀着这个真相度过了这么多年,知道杀死自己至亲的事另一个至亲,又该是多么痛苦?!

    这样想的又何止是天铸城城主一人,其余的四人,哪个心里不是难以接受?

    他们想起天铸城在为七师妹报仇,把目标都投向鬼蜮宗的时候,那时,三脉脉主还总是会以此为理由对鬼蜮宗大打出手。

    想到这里,他们的内心都是一寒,愤怒无比,这么多年的情谊,难道对他而言就一点都不重要吗?

    三脉脉主对于众人的质问,没有任何回应,那番冷漠的样子,让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寒,究竟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老三,已经变得让他们感到如此陌生了。

    “这就是你的选择,决定?”天铸城的祖师,青蓝衣的老者说道。

    三脉脉主依旧没有说话,最后,青蓝衣的老者没有杀三脉脉主,他取出了一副铁镣铐,将三脉脉主的四肢锁了起来,这是一副天级的器物,封印了三脉脉主所有的修为,然后,将三脉脉主锁进了一个炎火之地的山洞里。

    这还是第一个放逐到炎火之地的天境!

    这一日,注定是所有人最难忘的一日,他们的八师弟和九师弟都回来了,曾经七师妹的凶手也找到了,一切似乎都是在向着圆满的方向发展。

    但是,那个罪魁祸首,却是他们三师兄,三师弟,是天铸城的三脉脉主。

    没有一个人高兴得起来。

    ……

    对于天铸城发生的一切,姜预却不是很清楚细节,通过各种监视科技,姜预只知道天铸城,他们第八脉的祖师回来了,和第三脉脉主干了一架,好像还打赢了。

    对此,姜预不得不夸咱们脉的脉主威武,这么多年来的恶气,总算出了。

    不过,接下来,那什么便宜祖师爷,怕是要麻烦了,毕竟天铸城的脉主可不止一个,人家车轮战都能把他给撩翻了。

    不过,姜预估计,如果这个祖师爷能够猥琐一点,得了便宜就跑,趁着天铸城才刚从九悬山撤离,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般想着,姜预觉得自己要抓紧时间,赶紧跑路,不然,说不定这战争的火焰,就要烧到他身上了。

    姜预看了看背后的雷林,心里有了一个不错的点子。

    “赵域泽,你们祖师爷被揍了,你也该去陪陪他,尽尽孝道了。”姜预阴笑到。

    终究,姜预还是不知道,那牛逼哄哄的八脉祖师爷,就是自己的师傅。

    ……

    天铸山。

    “我没有杀他,你会不会不高兴?”石匠的师傅对他说道。

    石匠没有说话,这么多年,他早就已经不善言辞,哪怕此时对着自己的师傅也一样。

    “你们九个都是我的孩子,溪儿已经走了,小九也舍弃了自己的一世,现在才重修,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之中有任何一人丢了性命,你的三师兄,就让他永远在炎火之地活着吧。”

    石匠听闻自己师傅的话,微微有些动容,不禁想起了他们九个师兄弟曾经一起建设天铸城的时候,那时,一切都还是美满的。

    他的拳头微微握紧,然后又松开,“师傅,总会是没错的。”

    “不,我当年错怪了你,我以为你发疯了,把你关进了炎火之地,如果不是小九自愿舍弃自己的一世,为你赎罪,那么,现在,为师依旧还犯着大错。”

    “不管是溪儿,还是你,亦或小九,我都欠你们太多了。”青蓝衣的老者徐徐说道,语气里,满是愧疚。

    青蓝衣的老者,把所有的事情,都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他作为石匠他们的师傅,还是一个父亲,没有保护好女儿,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弟子,让弟子残害同门,冤枉自己的弟子……

    作为一个师傅和父亲,他感觉自己真的好失败。

    “小石,回来吧,我想溪儿也希望你一直留在天铸城,留在这个家里面。”青蓝衣的老者说道,语气动然。

    闻言,石匠嘴巴微张,脸上挣扎,他一个被逐出天铸城的弟子,还能回来吗?

    想起七师姐,那音容笑貌,她会希望自己留下天铸城吗?

    如果是她的希望的话,不论什么石匠都无法拒绝。

    “好,师傅。”石匠最终说道,回到这里,离七师姐应该会更近一些吧。

    或许,这也是他这么多年的夙愿。

    “听说你有一个弟子,也带回来给我看看吧。”青蓝衣老者说道,他想补偿石匠,无论从哪个方面都好。

    闻言,石匠想起来那个在炼器铺里,神神叨叨来给他打杂的弟子。

    “他的话,暂时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去折腾吧,等折腾不动了再去接回来。”石匠最终说道。

    闻言,青蓝衣老者却是意外,没想到石匠会对自己的弟子如此放纵。

    既然如此,那便随了小石的意吧!

    对于这一切,远在天边的姜预不得而知,他正在准备着自己的计划。

    他不知道,在天铸城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大靠山,只要老老实实回去,他将不用再颠沛流离。

    更不知道的是,他就这么被自己的师傅给丢下不管了,还被祖师爷说成是放纵。

    屁的放纵,分明逃命逃得苦哈哈!

    姜预不知道这些,否则,他就要炸毛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赵域泽他们要倒霉了。

    姜预利用从九悬山之中采集的材料,制作了一些工具,赫然是一根根粗大的电线,这些电线和雷林相连,能够完好无损的地把电流传导。

    十具机器人,带着这些电线,就这么向着距离雷林较近的一个通道而去。

    在一个宽阔的峡谷之中,这里,已经有着一个地境三重等候多时了。

    “对付一个毛头小子都要这么大费周章,这赵域泽也是没谁了!”这名地境三重不满地嘟囔道。

    当然,这样的话,他也只能背地里说说,不然,得罪了这第三脉的嫡系公子爷,他少不了麻烦。

    只希望,那个毛头小子能快点,别躲了,早死早投胎,不然,还不知道要在这里等多久。

    “咦,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在峡谷的前方,十个一模一样的人围成一圈,范围挺大,中间又是一个一模一样的人。

    “终于出现了啊!”这名地境三重笑道,眼睛露出一丝杀意。

    “赵域泽,给你家爷爷滚出来,不然,就要打你鬼老爹的屁股了!”姜预走进峡谷,就放开了嗓子喊,语气要有多横就有多横。

    在此处守着的地境三重被这骂人的话给惊到了。

    不愧是有胆子杀那么多第三脉弟子的人,敢这么骂赵域泽,真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无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这次这个小子让第三脉落了那么大的面子,想不死都难!

    “轰!”

    姜预正准备再来一次惊天大吼,结果,一道狂暴的攻击已经来了。

    一名地境三重的拳印,隔的老远轰了过来,那威力,大得惊人,比之沈卓当初的攻击还要强上不少。

    姜预顿时一惊,不过,他也早有准备,一具机器人出现在了他面前,挡下了这道攻击。

    这次出现的机器人是姜预第一批制作的那三个之一,外表极其坚固,就是地境三重都打不破。

    一击被挡下,这名地境三重眉头皱了皱,心中不悦。

    “喂,你是白痴吗?哪有不自报家门就打架的,不然,打错了对象怎么办?”姜预看到峡谷上方立着的身影,却是嘴巴一撇,不由分说就一顿冷嘲热讽。

    闻言,那人脸色一怒,心中还想仔细观察一下挡住他攻击的那个傀儡的心思也没了,直接踏步向姜预攻来。

    他有着绝对的实力,又怕一只蝼蚁耍什么花样?

    见此,姜预一笑,脚步一退,却是退到了一具机器人身后,那名地境三重嘲讽之意更重,一个胆小鼠辈罢了。

    这名地境三重实力确实很强,在攻来的时候,还不忘把周围的傀儡一同给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