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等候的一剑

第三百三十九章 等候的一剑

    开辟出的异空间之中,所有的黑焚狱火都退回了三脉脉主体内,原有的火海消失,留下了辽阔的空间,因为八荒火的灼烧,这里有些千疮百孔。

    这片空间只留下两道身影,石匠和三脉脉主都很狼狈,一个伤势在外,一个伤势在内。

    “八弟,厉害啊!”三脉脉主咳出一口血,气息微喘,淡淡说道。

    “告诉我,为什么?!”石匠对着三脉脉主吼道。

    这是这么多年来折磨他的心魔,万年前,他们九位师兄弟,感情深厚,就像亲兄弟一样,但是,三师兄为什么会袭杀他和七师姐?

    三脉脉主摇头否认,脸色平淡,在面对这件事上,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这样的面孔却让石匠如此陌生。

    石匠脸色变幻,他愤怒,失望,痛恨,这与他平时的样子很不符,仿佛万年的情绪都集中到此时表现了出来,这些情绪,全都融入了他的攻击当中,手握的黑锤再次向着三脉脉主攻去。

    石匠的一记黑锤,携带着无边的威势,引起空间震荡,千疮百孔的空间壁障似乎都要完全破碎了,力量倾泻出来,在空中爆炸,宛若天塌地裂的声音响起。

    那黑黝黝的锤子,在三脉脉主眼中放大。

    三脉脉主眉头微皱,一手捏拳,一手成掌,意境玄奥,常人没法领悟,但是没有了黑焚狱火,他处于弱势,在石匠的爆裂攻势之中节节败退,异空间不断破碎与形成,三脉脉主在石匠的怒火之中,伤势一步步加重,不断有着鲜血流出,气息不断衰退下去。

    战斗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三脉脉主的气息已经降到了临界点。

    但是,石匠没有任何胜利的感觉。

    事到如今,他的三师兄,那双眸子,隐隐透露出的依旧是那样淡然,一边倒的形势没有对他造任何影响。面对那双眸子,石匠感到似乎自己依旧在以前,作为师弟,只是在向师兄请教,而不是公平的生死战斗。

    “你已经败了,还要隐藏自己的罪行吗?”石匠冷漠之中杀意四射,他要给那个少女一个交代,要这个道貌岸然的凶手亲口承认他的背叛与罪孽。

    “八弟,该认错的是你,死去的七妹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而且九弟当初为了你还舍了自己的一世,你还不醒悟吗?”三脉脉主说道,语气微微遗憾。

    闻言,石匠心中大怒,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不肯认罪,不肯承认杀害七师姐的事情,还是在以师兄教训师弟的口吻。

    在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看来,七师姐的命究竟算什么,他苟活了那么多年,七师姐却早早失去了生命,身影再也无法在世间看到。

    石匠心中,一股难以形容的暴虐不断集聚,最终爆发出来,他手中的铁锤再次向三脉脉主轰了过去。

    这一击,石匠都已经失去理智了,若真落到气息已经微弱到极点的三脉脉主身上,后者几乎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这一锤,将终结一个天境的生命。

    此吃此刻,石匠恍惚之中,想起了许多,想起了那天,他和七师姐一起外出。

    那时,天铸城和鬼蜮宗对峙还处于弱势。

    但是,他们去的地方应该是绝对安全的,但是,就是这绝对安全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个易容的男子,使出的一手凌厉之极的剑法。

    他和七师姐二人联手,竟然都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那个人,是为了杀他而来,石匠知道,但是,石匠以为凭借他和师姐联手,就算不是对手,也足以自保,要不了多久,师兄弟们就会赶来。

    但是,他却错了,那凌厉的剑法,带起的一式,竟然完美躲过了他和七师姐的攻击出现在了他的后方,一剑刺下。

    那时,他该是死了!但是,七师姐的轻功步法真的好好。

    七师姐为他中剑了,死了,只留下苍白的面孔,而那个人不知为何怕了,也退了。

    “铿锵!”激烈的碰撞声响起,石匠的铁锤上方,空间逐渐被破开。

    对面,竟然是一把黑色的剑刃。

    那把黑色的剑刃,和蛮力巨大的铁锤相撞,竟然没有多少不敌之势。

    石匠的怒火依旧在持续,黑锤向剑刃压迫而去,但是,剑刃依旧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意境,让人心骇,竟将黑锤的力量全都消弥了。

    黑色的长剑和铁锤碰撞,石匠逼退。

    对面,三脉脉主,挡住这一击,他嘴角再次流出鲜血,但是,眼睛却越发深邃,有着玄奥的意境在眼中闪烁。

    下一刻,他低迷的气息,竟然持续上升,逐渐到达一个顶点,他的手中,却握着一把黑色的长剑。

    这把黑色长剑,剑刃黑得没有一丝光泽,仿若黑洞一般,把所有的光线都吸收了进去。

    这是一把天级的长剑!

    也是三脉脉主的佩剑,万年以来,都从来没有用过的佩剑。

    三脉脉主气息爆发,嘴角的血液蒸发,再无方才的颓然之势,他身形挺立,一股钝芒在他身上成形。

    这一刻的三脉脉主,气势宏大,压迫力十足,正片空间都被他的气势所主宰。

    “八弟,你要请教,三哥奉陪就是!”三脉脉主说道。

    他长剑一挥,一股玄奥的意境在剑身上席卷环绕,这是生死意境,转生为死,转死为生。

    此时此刻,三脉脉主终于拿出了他的剑。

    罗虚大陆,三脉脉主天级炼器师的名声响彻,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擅长的是拳脚功夫,是对八荒神火的操控。

    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三脉脉主竟然还会用剑!更没有人知万年前,三脉脉主是剑道天才!

    别人不知道,但是石匠却知道!因为以前,他也喜欢用剑,而教他剑法的,就是三脉脉主。

    “八弟,现在就让你看看为兄这万年来剑法的进步吧,你的铁锤能够压制八荒火,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够压制我的剑法!”三脉淡淡说道。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长剑,就向着石匠的方向挥去,一道如线的剑气横掠而过。

    所过之处,空间凹陷,映射到外界,地面的生物的生机退散,化为烟粉。

    面对这样一剑,石匠没有任何退缩之意,他手中的铁锤挥舞,锤风嗦嗦,威势更强,一击向着剑气而去。

    锤威与剑气消散与异空间之中。

    紧接着,石匠的铁锤没有丝毫滞留,再次向着三脉脉主而去。

    “八弟,当年你的剑法莽撞,现在锤法也莽撞,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吗?”

    三脉脉主,长剑一竖,漆黑的剑身,生死意境散开。

    “一力破万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破我这生死意境!”

    异空间之中,铁锤与黑剑的碰撞展开,无限的力道与生死意境激烈角逐。

    异空间之中,空间开始紊乱,混乱的力道和生死意境交杂,在这样的地方,天境以下都将无法生存,轻易就会被两种力量杀死。

    九悬山之中,十名天境,在一边控制天铸城,一边关注着这边的战斗。

    “三师兄什么时候会用剑的,他不是早就放弃了剑法吗?”六脉脉主疑惑问道。

    不止六脉脉主有这个疑问,其余人又何尝不是这样。

    异空间之中,石匠持自己万年打造的铁锤,三脉脉主使出来自己隐藏了万年的剑法。

    石匠如疯如魔,他的锤法完全没有章法,在和三脉脉主的剑法之中,却有些吃亏。

    但是,石匠却悍不畏死,往往和三脉脉主都是以伤换伤的打法,这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啊!

    但是,石匠全不在乎,他只求伤敌!

    三脉脉主皱眉,心中却是恼怒,石匠这是抓住了他的命门,不敢真杀了石匠,不然,没法给其他师兄弟交代。

    石匠早在万年前就抛却了一切,什么都不在乎,甚至做好了死的准备,但三脉脉主却不行。

    “八弟,这样打下去,有意义吗?”三脉脉主说道。

    石匠未闻,依旧锤如大山,一锤一锤敲下,三脉脉主生死之剑,掌控这大势,却掌控不了这只铁锤。

    “去死!”石匠一声大喝,周身的灵气都浓缩进了攻势之中。

    只见他手中的铁锤,竟然在这一刻,牵动了空间,使得三脉脉主的生死意境出现了扭曲空洞,顺着这个空洞,石匠的一记铁锤向着三脉脉主的头颅而去。

    三脉脉主神色微惊,这一刻,眼中竟有着挣扎。

    石匠如疯如魔,似乎要和三脉脉主同归于尽!

    ……

    “噗!”一声穿透之声。

    石匠的铁锤撞出,将空间都打碎了,空间壁障化为了粉末,但是,他的前方,却没有人。

    三脉脉主站在石匠的后方,他手中的长剑,顺着石匠的后背插入,鲜血染红了黑剑,滴答落在异空间。

    “八弟,你又何须这样?”说这般话的时候,三脉脉主眼中冷漠之极。

    石匠没有说话,转过头来,双眼出现在三脉脉主视线中,此时,他的眼中,没有愤怒,没有失望,更没有暴虐。

    有的,有的,只是更胜于三脉脉主的冷漠!

    这冷漠,让三脉脉主陌生,在这一霎那,三脉脉主似乎看到的不是那个比他矮一头的八弟。

    而是一个完全看不透的恐怖之际的敌人。

    “这一剑,你终于用出来了!”石匠,冷淡之极的声音响起。

    这样的声音,隐藏着万般情绪,但这些情绪只有他自己能听懂,敌人,感受到的只是冷漠。

    没错,石匠,在等着这一剑,等着这当年杀死他七师姐的一剑!

    因为,这是他要对七师姐的交代!

    没有在敌人手上看到这一剑,就算他杀死了敌人,又哪里算彻底为她报仇,哪里算为她讨回公道?!

    石匠一声大吼,随着这一吼,他身上的气势更加强横恐怖,远超之前的气息。

    他,一直还没有用尽全力啊!

    石匠脚猛地一蹬,身形射出,长剑离体,转过身,直视着眼前的三脉脉主。

    “你,终于还是承认了,这杀死七师姐的一剑!”石匠冷漠说道。

    闻言,三脉脉主沉默,他无话可说,他眼中复杂之极,望着石匠,第一次出现了愤怒,杀意。

    三脉脉主没有想到,石匠如此疯狂的攻击,竟然只是为了逼出他使用这一剑,那撼天动地的一锤,唯一的空隙,也是为他的那一剑留下的机会。

    这一切,都是石匠给他的算计,圈套!

    三脉脉主握住长剑的手轻颤!

    “你找死!”

    一声愤怒低喝的声音传出!

    面对三脉脉主的暴怒,石匠脸色冷漠,他手中的黑锤举起,向着三脉脉主锤下,黑锤带起的攻击,如天地降临。

    ……

    天铸山,众弟子被天境的余威震昏后,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醒来。

    “刚刚,好像是敌人入侵,三脉脉主去阻拦了!”有一个醒过来的弟子说道,眼睛还有些迷糊。

    “好像是,不过,不知道是谁那么大胆,连天铸山都敢闯,三脉脉主那么厉害,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击败敌人了!”

    “那是当然,只是不能看到三脉脉主大展神威,太遗憾了!”

    “哼!天境的战斗,你也想看,是不要小命了。”

    “三脉是越来越势大了,早知道当初就加入三脉了!”

    就在醒过来的众人兴奋地议论纷纷之时,天边一个黑点极速靠近,一道身影飞射,落在天铸山顶上,无数的房屋倒塌,烟尘四起。

    三脉脉主躺在一个巨坑当中,狼狈不堪,咳出几口大血,手中的长剑已经折断,全身骨头不知断了多少,脑海之中的精神黯淡地似乎随时要熄灭。

    “发生什么了?”有弟子疑惑道。

    看向四周,当看到巨坑当中的三脉脉主时,心中又惊又怕,惊的是三脉脉主竟然败了,怕的是那个歹徒会这这个时候,把天铸山破坏成什么样子。

    石匠一步踩在天铸山顶上,看着已经没有战力的三脉脉主。

    “七师姐,在这天铸山,我终于要为你报仇了!”

    石匠扬起黑锤,就要砸下……

    而就在此时,九悬山的天铸城终于脱离了。

    “小石,能交给我处理吗?”一道有些悲伤苍老的声音响起,就在耳边身旁。

    听到这个声音,石匠的整个身体都是一颤,眼眶不禁有些发红,他看了过去,一个苍老的身影站在不远处。

    “师傅……”石匠喃喃道,他手中的铁锤最终还是缓缓放下。

    是啊,七师姐是师傅的女儿,还有什么是比她的父亲来处理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