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疯狂

第三百三十八章 疯狂

    这一黑锤,带起的意境,使得周围的无形无质的火焰,犹如被困居在了一个小水潭之中,黑色的似蛇似鳄的巨兽,原本能够自如应对物理攻击的它,这一刻,整个脑袋都被敲昏了,周围那汹涌的火焰,也随着它被敲昏,犹如失去了主心骨,像雾气一样溃散。

    “这是怎么回事?”三脉脉主扶了扶额头,眼中惊怒,他和黑焚狱火精神相连,这一锤,同样是打在他的脑袋之上。

    异空间之中,占据着绝对主导的火焰,此刻依旧威力骇人,但是却变得散乱,犹如没有指挥的军队,空有无穷的破坏力。

    石匠身处其中,虽取得一击的优势,但在与八荒火对撞的过程之中,他身上难免沾上火焰,有不少血肉都被烧焦了,头发也焦糊一片。

    他的伤不轻,但是眼神却激烈明亮,有着怒意的释放,有有着一丝复杂,这把他研制了万年的锤子,寄托着他对那个曾经的陪伴着他的少女的承诺,现在,却落在了敌人那个杀害她的人身上。

    这是一把她的炼器锤,但现在却成了自己的复仇锤!

    石匠不顾周围的黑焚狱火,任由他们落在自己身上,一身的精气神,全都集中到了手中的黑锤,没有丝毫间断与犹豫,在一锤轰中后,又是一锤,落在黑焚狱火化作的巨兽身上,轰的一声,巨兽哀嚎,它只是一团火焰,没有实体,现在,在这柄铁锤下,却终于尝受到了实体攻击的滋味。

    石匠再次被周围的火焰烧伤了,手中的黑锤虽然克制黑焚狱火,但三脉脉主和八荒火的实力都非凡,和他处于同一层次,要压制他们,就无法兼顾周围的泛滥火焰。

    但是,纵使火焰烧身,石匠的攻击依旧没有停下,此时此刻,他就像一个挥舞铁锤的机器,一击又一击,如疯如魔,这是万年的苦痛。

    石匠的每一锤,既是落在黑焚狱火身上,也是落在三脉脉主身上,三脉脉主,身形具震,嘴角一缕鲜血不断溢出,胸腹颤动,他的伤势在不断叠加。

    黑焚狱火被压制,在铁锤下,竟然没有还手之力,所有的火焰,都被铁锤控制地死死的,这一刻,八荒神火似乎失去了它原有的威能,变成了普通的火焰。

    在这空间之中,石匠宛若炼器铺的一个铁匠,在疯狂挥洒着铁锤,敲打着石台上的铁器,如敲打着的人生苦恨!

    这铁锤,是石匠不惜背叛天铸城,离开所有师兄弟的信任的决心,更是他对曾经那个少女的愧疚。

    “噗!”三脉脉主一下吐出一大口血,落在火焰之中,被烧成灰烬。

    他不敢相信,传说之中的八荒神火,和自己一体的八荒神火,这一刻,好像都被石匠掌握在了自己的铁锤之下。

    这一刻,石匠才是炼器师,他似乎只是一个器物,在黑焚狱火的包裹下被锻造。

    三脉脉主又是连续吐出几口血,石匠的攻击太过疯狂,击打在黑焚狱火上,就像击打在他的五脏六腑,他的灵魂核心。

    三脉脉主已经重创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她!”石匠大吼道,声音中带着质问,带着悲痛,但是他的铁锤却一击比一击更狠!

    三脉脉主曾经是他的三师兄,是他在拜入师傅门下时,教自己剑法的师兄,是自己犯错之后,经常会向师傅求情,甚至代自己受罚的师兄。

    曾经,他是自己除了师傅以外最尊重的人!

    但是,当少女的脸庞在自己面前缓缓失去生机,当他认出那易容的人的身份,一切都恍若天崩。

    他不敢相信,他一次次悄悄求证,但是,结果总让人绝望。

    “你若要杀我,为何不在我一人出行时,为何要她在我身边才来动手?!”石匠再次大喝道,同时一锤落到三脉脉主胸口,让其狂吐鲜血。

    他知道,这个曾经敬重的师兄,那次是为了杀他,但是,牵连的却是七师姐!

    “你用剑杀了七师姐,然后,就不敢再用剑了!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杀她?!”石匠一声一声质问,落在三脉脉主心头,引起了他记忆中某些不愿回想的事情,心中,一些早已忘记的怨愤悔意再次席卷了心头。

    三脉脉主紧闭着嘴,一直一来平静的脸庞,露出一丝狰狞,但是,这份狰狞没有持续多久就消失,他的双眼再次被冷漠取代。

    “八师弟,七师妹死了我们都很伤心,但是,我没有做的事情就是没有做!”三脉脉主说道。

    闻言,石匠双眼,猛地一怒,变得猩红,暴戾的情绪在他身上更加清晰。

    “去死!”石匠一声大吼!

    手中的铁锤再次举起,这一次,不用于之前,整个锤子,都带上了浩大的威势,周围的火焰,都被这黑锤所带动。

    这片异空间,仿佛都被这黑锤所掌控。

    轰!落下!

    黑色的火焰巨兽,在这一锤下,整个身子都变得扁平,它心中也是窝火,作为八荒神火,还没来没有被压制成这个样子

    这把锤子,天生是火焰的克星!

    怎么会有人研制出这样的东西?

    以黑焚狱火的丰富阅历看来,这锤子并不完善,若它的宿主的修为能更强一些,它不会这样被动。

    但是,这个连八荒神火都能克制的黑锤,是一个萌芽,对他们火焰一族而言,并不是好事!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类,研制出了这样的恐怖器物?!

    黑焚狱火心中深深忌惮!

    黑焚狱火,整个火焰身躯,都快散架了,这种感觉对它而言十分新奇,作为火焰,无形无质,散开本就是很常见的事,它本没有“架”,又如何散?

    但是,此时,它却不喜欢这种感觉,太过痛苦难受,火焰的灵性都在受创!

    “事情,你自己解决!”

    最终,黑焚狱火缩进了三脉脉主的身体,它不行了,以它目前的威能,对那铁锤毫无办法。

    随着黑焚狱火的消失,这片异空间,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空旷,石匠,全身焦黑,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但他挺直着,铁锤立在地上,盯着三脉脉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