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陈年往事

第三百三十五章 陈年往事

    九悬山,雾气已经完全笼罩,但是,九悬山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那最顶峰的第九山,一片朱红的无叶树木,挂着一具年轻的尸体,长发披散,看不清样貌。

    天铸城,对于这个敢阻止自身关闭的存在,九悬山也给了相应的回应,无穷的霞光四射,牵引着天铸城,要将其拉入九悬山。

    “这下麻烦了。”天铸城城主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凝重,这一成的几率还是发生了,好在,只是牵引,不是更过激的反应。

    但是,要成功把天铸城从九悬山的牵引解脱出来,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这需要他们集中精力,慢慢操控,将花费大量的时间。

    “没想到,为了区区几个弟子,天铸城都搬出来了。”在九悬山荒野的一处异空间,一名黑衣中年枯瘦男子直立喃喃道,他额头有着一道黑痕,充满着魔性。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让那些小家伙逃出来,不然死了怪可惜的。”

    枯瘦男子转过视线,向天铸山的方向看去,摇头可惜,时机未到,不然这将是一个攻打天铸城的大好机会。

    ……

    天铸山,山脚下,一家炼器铺里,中年汉子放下了酒罐子,从长木凳上下来,举步,终于踏出了这间小屋子,走到了街上。

    中年汉子,粗狂的脸上,有着些许胡须,既颓废,又散发着一股坚韧的精神力,在周围人奇怪的眼神之中,他上了天铸山。

    “欸,酒鬼,今儿怎么想起出来了?”有一个中年人调侃道,他虽比中年汉子后来天铸城,但也有十多年了,对这个每天赖在家里的酒鬼,也是常有耳闻。

    中年汉子没有说话,大步上天铸山,走过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带,他的手里,不知何时有了一块黑色令牌,上书“天铸城”三字,背面又是一个“八”。

    走到天铸山的山顶,一个天铸城弟子拦住了他,只是一晃,中年汉子就消失在这个弟子面前,让这个年轻人还以为见到鬼了。

    中年汉子,再次来到这个曾经温馨的地方,过往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那些生活,对他而言,犹其珍贵,但这正是这份珍贵,折磨了他这么多年。

    随着回忆加深,他身上,一股浩瀚的气息向四周散开,刹那间,风云动,天地惊。

    “我石匠,回来了!”一声震动天地的大喝,从天铸山的山顶传开。

    这声大喊,逐渐传远,先是山下的人听见了,紧接着周围无数远的皇朝中人听见了。

    于此同时,天铸山某地,一片异空间之中,三脉脉主真身,一直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

    九悬山旁,正等候姜预的十大地境巅峰听见了,他们之中,有的不明,有的大惊,第三脉长老更是脸色阴霾。

    天铸城之中,运行着此城的天境们,天铸城城主的身心颤抖,象主叹了口气,二脉脉主、四脉脉主,六脉脉主,心神呆滞,天铸城都被九悬山牵引进去了一分。

    “这,都是你算计好的吗?”天铸城城主不敢置信道,他想起曾经那个坚韧耿直的八师弟,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个样子?

    师兄弟五人都是复杂无比。

    “石匠是谁?”这是绝大多数人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反应,但是,紧接着,让他们不可置信地事出现了,天铸山山,一道身影出现。

    “那是天境的脉主,是三脉!这人是谁,竟然让三脉的脉主现身了?!”

    “好久不见,八弟,你是回来认错了吗?你若诚心,我们会原谅你的!”三脉脉主脸色没有任何表情,淡淡说道。

    石匠,轻轻抬头,脸色淡漠,这张脸有多久没见了,却没有一丝怀念,当初仅存的兄弟情义,也在那一剑之中,被完全斩断。

    石匠没有回话,他不善言辞,当然不是这个人的对手,而且事到如今一切争论也没了意义。

    他们之间,早就是你死我活。

    石匠抬步,冲上了天空,和三脉脉主对视,身上气势爆发,如天如地。

    “八师弟,是要向我指教修为吗?当年就是我代师傅教的你,现在再来,八师弟可有信心能胜过一筹?”三脉脉主此时却露出了一丝罕见的微笑。

    “我唯一失败的事,就是当年太过于依赖你们,没有辛苦修炼,当你们变成敌人的时候,我就是如此脆弱。”石匠冷冷说道。

    “住口!”一道虚影突然出现在二人身旁,却是天铸城城主。

    “八师弟,当年你对三师兄下毒,害九师弟自裁,这么多年了,竟然还不知道悔改吗?难道你都忘了当年师傅的教诲!”天铸城城主愤怒说道。

    石匠转过身,看了看天铸城城主,这个曾经为他遮风挡雨的五师兄,心中有些难受,他拳头一震,天铸城城主的虚影就消散了。

    天铸城城主的真身还被九悬山所牵引住,只能传达一个虚影,没什么力量。

    “来吧,当年我输七师姐身法,害得她死了,现在,是该讨回来了!”石匠杀意爆发,无穷的力量向三脉脉主而去,三脉脉主抬头,眸中冷光一闪,身体里沉寂的力量爆发。

    辽阔的天空,肃杀的气氛,表露出没有丝毫缓和之地的战斗即将展开。

    刹那之间,天地似乎崩塌了,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四方,两道身影碰撞到了一起,如两个世界相撞,犹如世界毁灭之势。天境之间的战斗,在这南境已经多久没有发生了,又何况与这样的生死之斗!

    两道身影冲上了天,他们没有在这片空间战斗,而是创建了又一个异空间,只是虚影投射了出来,释放的余威也如此吓人,天铸山都在颤抖,巨大的压力落在那些年轻弟子身上,让他们不禁跌倒,这一刻,他们似乎又变成了凡人。

    空间在炸响,一个个异空间在破碎,一个个又在诞生,无穷的灵力在二人之间激荡,天地之威压迫着下方的大地。

    “没想到,八师弟,你天赋比不上我们,却突破了天境,还到了天境三重,离上三天只是一步之遥啊!”三脉脉主叹气说道,对于石匠的修为却很吃惊。

    “你能达到,我又为何不能。”石匠冷漠说道,眼中爆发出杀意,使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天境三重,下三天的极限,两个师兄弟之间修为相当,这场战斗,注定将充满血腥残酷。

    九悬山外,天铸城还在受着牵引,天铸城城主也迟迟不能脱身。

    “尽快把天铸城脱离九悬山的吸引,天铸山里有人入侵!”天铸城城主说道。

    闻言,另外四个与天铸城城主师出同门的脉主,心中着急悲怒,过往的那些事又浮现在他们心头,让他们无从解决。

    “是鬼蜮宗吗?天铸山不是有着防御,哪怕鬼蜮宗短时间也攻不进来啊?”后面加入的天境不清楚情况,问道。

    “不是……”天铸城主深吸一口气,“是一个能自由出入天铸山的人!”

    闻言,他们更加疑惑,但也知道事态紧急,不敢耽误。

    ……

    “靠,谁那么大嗓子,喊个名字至于吗?”

    姜预一边飞,嘴里直大骂,本来就在逃亡,提心吊胆,那一声炸响,差点没没把他魂吓出来。

    “不过,这叫石匠的大嗓门又是哪个家伙?看天铸城的那些长老,注意力都不在我身上了。

    而且,我天铸城的腰牌呢?难道这玩意还有灵,见我要逃跑了,自己回天铸城了?”姜预疑惑。

    姜预借着藏在九悬山外面的监视器,将此时那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不知道这突然跑出来,间接帮了自己一把的人是谁,但是,既然能够趁乱逃跑,那就不要耽搁!

    姜预联系了自己在天铸城的师傅,早在两个月前,姜预就让中年汉子早点跑了,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但是,滴滴手环却没有接,只有一个无人接听,姜预皱眉,自家师傅不会没跑掉,提前被第三脉幽禁起来了吧?

    姜预脸色变换,为了以防万一,他指挥一个机器人,向着天铸城那边去,打探情况。

    啪啪啪声响起!

    这是一个机器人传来了信号,这个机器人被追上了,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中年人,但他手中,有着地境实力的机器人就像一个小孩一样被玩弄打碎。

    姜预还没来得及惊讶,又一个机器人传来被毁灭的信号!

    尽管局势被石匠搅乱了,但是,赵域泽早就带着人来追杀姜预,二十名地境三重,尽管分散开来,但任何一人找到姜预,姜预都将很难敌过。

    姜预眼中神色变换,知道自己真正的考验来了,地境三重,而且还是天铸城的地境三重,实力要强于一般的同境。

    而且都是第三脉的人,不会对姜预有丝毫手下留情。

    不过,他们都并不知道自己有着飞行舰,速度要超过他们,再加上顾与衣炼制的玉佩,持续下去,应该会越逃越远,不出意外,能够甩掉他们。

    但是,姜预却察觉到了不对,后方出现的追杀者,数量太少,只有十来个,而赵域泽带出的却是二十个。

    剩下的人到哪儿去了?

    姜预心神一动,赵域泽的身份不一般,身上宝物不知多少,要说有什么空间跳跃的破空器物之类的,也不是不可能。

    姜预想起这里的地形,虽然是荒野,但却有很多危险地带,各种凶兽占据,甚至有天境的兽类。

    那些地方是绝地,就算不是绝对,也有许多有着地境巅峰的险地,对他而言,和绝地没什么区别。

    毕竟,作为蝼蚁,被猫踩,和被老虎踩,都没啥区别,反正都会被踩死!

    而出去这些危险之地,比较安全的地带,在前面,只有五个地方是比较安全的。

    如果他们跳到自己前方,等着自己自投罗网,自己这么傻乎乎地过去,不是受死吗?

    “好险!”

    姜预连抹了一把冷汗,不管猜测真假,他都要预防,这是事关小命的大事!

    姜预没有继续向前,前方安全地带缩减,反而这里宽阔,藏身地带多,比较安全。

    这日,姜预找到了一个特殊地形,雷林,和九悬山的雷之区域相似,姜预潜伏在这里,派出了机器人,分别前往五个通道口。

    这些机器人都是姜预模样,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穿过五个通道,做试探。

    最终,五个机器人都安全通过了。

    “没人吗?”姜预心想。

    但是,他并没有急于行动,而是让机器人身上脱离下了一些监视器,让它们再次回到通道,监视着动向。

    这些监视器都很小,都空气中的细菌差不多,很难被发现。

    不一会儿,果然,有人影出来了,是跟着赵域泽的二十个地境之一。

    “按赵师弟的说法,把这些傀儡都安全放过去,会引得第八脉的叛逆上当吗?”这名地境皱着眉头说到。

    “不管如何,这次,第八脉的祖师爷都跑出来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脉主杀死,这个第八脉的余孽也不能放过!”

    五个通道之中,只要一个有人,另外四个势必也会有人,果然麻烦。

    “只是,这家伙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第八脉的祖师爷?第八脉不是没有脉主吗?”姜预疑惑。

    算了,再祖师爷又如何?自己的小命还是得靠着自己,趁着祖师爷捣乱,自己赶紧想办法闪人才对。

    “祖师爷保佑啊!”姜预说道。

    他看着后方的雷林,那汹涌的雷电,不同于雷之区域的雷电都是被束缚住的,这里更加残暴,破坏力十足。

    姜预心中计划着。

    九悬山之中,天铸城城主很沉默,这次石匠算计他们,趁机对三脉脉主发难,让他很生气。

    “八师弟,真的是入魔了!”六脉脉主是一个粗狂男子,叹气说道。

    “他为什么总是不信,七师妹是被鬼蜮宗杀的,三师兄最疼爱七师妹,又怎么会伤害他呢?”六脉脉主叹气。

    闻言,二脉脉主脸色复杂又伤心,“当初八师弟和七师妹一同出去,承受的打击太大了,这些年他或许做的有些过分但终究是当初我们大意了,才让他们遇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