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通道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通道

    天铸城,建立之初,只有一个炼器大师和他的九名弟子,他们几乎亲如一家,炼器大师如父,九名弟子既是师兄弟,又是亲手足。

    而天铸城这件天级巅峰的宝物,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打造的,作为天铸城的最后底蕴。

    而那时,九名师兄弟,关系紧密,炼器大师就留下规定,要动用天铸城这件大杀器,必须要他们中的六名同意方行。

    时隔三万年,天铸城早已今非昔比,期间,那名炼器大师因为某些原因选择离开云游,而天铸城留给他的弟子们管理。

    但是,九名弟子却成为了六名,其余三名,两个身死,一个叛逃。

    而且,这件事还是发生在同一时期,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是外人不知道的。

    后来,又有一些天境补充进天铸城,但核心规矩不知为何,一直没变,对于降低使用天铸城的条件,各个脉主都闭口不谈,似乎有着某些禁忌。

    三脉脉主的反对,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不说那么多普通弟子,这次进入九悬山的人,脉主的嫡传弟子都不在少数,要知道,脉主的寿命都是万年以上,他们收一个弟子是多不容易。

    又何况,三脉脉主给予厚望的后辈,也在九悬山当中。

    就算不顾及别家的弟子,自己脉系的总该要救吧。

    而且,更重要的是……

    众人都是看了看天铸城城主旁边的那个肥壮男子——象主。

    人家的宝贝儿子可还在里面啊!

    就算,象主一脉血脉特殊,白小象不太可能死在九悬山,但是,九悬山千年一开,难不成还要把白小象丢里面千年不成?

    对于众人都看向象主,象主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他而言,只要自己儿子不死就行,真要幽禁在九悬山,那就幽禁吧,还省得他去管教了。

    反正,他向来都是那么坑儿子的。

    三脉脉主,立于空间之中,脸色并没有丝毫动容,缓缓开口,他不同意这件事,却不仅仅是千年积累的原因。

    这里面还有更严重的风险,而这些风险,别人可能没注意到,但是,五弟和大哥不可能不知道,他撇了撇二人,眉头皱了皱。

    顿时,明了,这两个人,怕是有什么事情没说。

    “单轮价值而言,这些进入九悬山的弟子,除了小象是大哥的血脉,其余人就算在九悬山之中获得机缘,能够抵得上天铸城千年积累,但是,你们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天铸城在这次启动之中能够完好无损吗?”

    “天铸城,是我们最后的倚仗,也是对抗鬼蜮宗的利器,九悬山的情况太过诡异,是无数万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天铸城虽然厉害,但是,也厉害不过九悬山,若是和九悬山正面对撞,后果,你们都很清楚。”

    三脉脉主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是神色变了变,确实,九悬山这尊庞然大物,是常人不可揣度的。

    要是,天铸城真在开启通道的过程中,引起九悬山的强烈反击,那情况却是会很严重。

    “是有这种可能,但是,以我们对天铸城的操控,九成以上能够避免这种风险。”天铸城城主说道。

    “那就是还有一成可能范险,天铸城不容有失!”三脉脉主说道,语气冷漠。

    “确实,但是三师兄忽略了两点,第一,哪怕天铸城真有失,以如今我们的底蕴,也能在最短时间弥补回来,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万年前的我们那样孱弱了,第二,若我们出手,天铸城有可能有失,但若不出手,那些弟子必死!”天铸城城主说道,语气驻定。

    闻言,三脉脉主皱眉,他自然知道天铸城城主说的是真的,但是,只是为了一些没有成长的幼苗,就去损失那些顶尖的积累,这真的不值。

    三脉脉主心中很坚定,这让天铸城城主也很无奈,他虽然是天铸城城主,但他只是统揽大局,对于一些事关天铸城核心的大事,还是需要所有人共同商议。

    虽然,启用天铸城的六人条件,确实早就该改了,只是,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太过严重,当年,好不容易才把动荡局势给平稳下来了。

    而要改规定,当年的事,又要拿出来,一个不慎,天铸城就要风崩离析了。

    这是天铸城一直一来的最大病症,也是天铸城城主一直的痛。

    算了,还是先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吧,天铸城城主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他更想让大师兄或者三师兄来当这城主的。

    “确实,这是一个难以选择的问题,但是,三弟,这次,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启用天铸城的。”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象主突然发声了。

    闻言,三脉脉主愣了愣,没有想到象主会说的如此决定,但是,他也没有立刻说话,而是静等象主的解释。

    这么多年了,他也很了解自己的这些兄弟,既然象主这样说了,那必定有着能够说服他的理由。

    三脉脉主紧看着象主。

    象主摇了摇头,有些头疼。

    “哎,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九师弟的重修身,我找到了,而且,这次,也进了九悬山……”

    什么?

    闻言,周围的人都是大惊,尤其是其中五个人,身子都是不禁猛地一颤。

    他们都是天境,超脱天地,万年来都喜怒不显于色,此时,却都纷纷控制不住自己。

    “你说真的?”天铸城城主激动说道。

    那散发着淡光的身影,光芒有瞬间扭曲,心中情绪难抑制。

    三脉脉主的嘴巴张了张,手掌握紧,眼中复杂。

    另外几个脉主也是惊讶,象主的九师弟,那不就是九脉的脉主吗?

    当初死去的人,竟然重活,还重修了!

    三脉脉主微微闭上眼睛,他当然记得九脉脉主,他的九弟,哪怕时隔多年,他的心脏已经在变冷,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不自觉抽搐。

    这个当年在所有人面前,自裁的人!

    “好!”三脉脉主说道。

    ……

    南境之南,九悬山已经几乎快要完全关闭了,姜预在第一山的河渡口,看着那已经几乎宛如实质的雾气,整个人都是呆了。

    怎么回事,是我算错了日子吗?

    九悬山为什么会关闭了?

    姜预心里直跌了下去,九悬山千年一开,难道他要被困在这里一千年吗?

    “不要啊!”姜预顿时泪流满面,开什么玩笑,他才刚刚规划了未来的日子,在逃离天铸城后,怎么在大陆上浪,潇洒人生。

    但此时此刻,一道浓雾,把所有的希望,都隔绝了!

    九悬山之中,那些一直注意第八山和第九山的人,此时也回过神来,看到了远处那已经合拢的雾气,都是心中大惊。

    “九悬山关闭,不,不可能,不要把我留在这里!”有人大声哭喊道。

    天铸城,鬼蜮宗,其余的宗门弟子,还有中域的大族来人,都是纷纷惊异,如落冰窖。

    这是大险境啊,毫无生机!

    顾与衣,肖露露,脸色有些凝重,他们立马就分析出了情况,除了等待救援以外,别无他法。

    天铸城,山下的一间炼器室里,一个中年大汉在长凳上坐等,他喝着酒,吃着烤肉,脸色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那双眼睛,却是亮如星辰,亮如大日烈火,何其耀眼。

    乍一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炼器大汉,易境的实力顶天了,但是,那双眸子里,透露出的,却是一片被压倒的天地。

    “你就那么确定,他会留在天铸山,而不是作为天铸城的一环,去开启九悬山通道?”一个有些老迈的声音响起,却是在炼器室的一个角落,还瘫坐着一个人。

    “哼,他不敢面对九弟的。”中年汉子淡淡说道。

    闻言,那角落里瘫坐的人,耸了耸肩,心里贱贱嘀咕,你们这些师兄弟的关系,就是复杂不纯洁。

    中年汉子,仰头看了看天铸山,天铸城就要暂时被九悬山牵制住了,而所有的天境,除了那个家伙,都将暂时成为天铸城的一环,只有这样,才能抵挡九悬山这种无上遗迹。

    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从那个人身上讨回当年的债了!

    ……

    九悬山当中,姜预感觉自己就要哭死了,他心里悔啊,干嘛非得亲自去找以往的朋友,一个机器人不就搞定了。

    自己,就不能早点跑了吗?

    只要多半刻钟,他就能逃出九悬山啊!

    姜预叹气,他尝试了所有科技,发现一进雾气,都会瞬间被分解。

    周围,也有人陆续来到了第一山河渡口,看到这阻隔的雾气,都是精神巨震,有的还经受不住打击,直接昏了过去。

    天铸城之中,众人都准备好了,天铸城城主,象主等九名天境,各占一脚。

    天铸山,这座南境最大的山峰,上面各种房屋楼舍密布,还有不少人在经营各自的事情,一如往常。

    而就在此时,这座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山,内部,鲜红的岩浆开始沸腾,封锁着的炎火之地,里面炽热的能量,从一个小口到全部开启,炽热的能量流进了天铸山

    很少有人知道,天铸山,这座曾经南境的最高峰,早就已经被天铸城的炼器师们挖空了,填充进去的是各种炼器部件。

    平时,外人看到的天铸城,其实只是天铸城的外城,而天铸城的内城,赫然是天铸山之中。

    当九名天境都到达天铸城的内城之中,找到各自的位置时,天铸城启动了。

    一股磅礴的能量开始汇聚,天铸城周围,方圆万万里内的灵气,都在疯狂向着天铸城涌来。

    当年,姜预在天铸城禁城的时候,就见过一副难以想象的景象但相比起现在,就是小巫见大巫。

    无穷的能量,被汇集到了天铸城上空,宛如神迹,这份能量,直通天地,不知多远。

    最终,这无穷的能量,都穿过一个空间之洞,来到了九悬山上空,然后,一道光影形成。

    一个虚幻的城市立于上空,最后,缓缓落下,穿过九悬山的雾气,就像一座桥,连接了九悬山外和九悬山内。

    顿时,两边的通道形成了!

    但是,天铸城的九名天境没有丝毫大意,天铸城能够成为穿过雾气的桥梁,他们都很清楚。

    但是,他们最忌惮的还是九悬山,生怕一个不慎,就激怒这个存在。

    “九悬山众弟子,全部出山!”天铸城城主威严喝道,声音传遍九悬山。

    他救援的对象,并没有局限于天铸城弟子,反正都是打开通道,与其不人道地阻止其余宗门弟子逃生,不如和他们的宗门合作,还能弥补一下自身的损失。

    这也是天铸城城主和其余各宗,短时间就达成的约定。

    第一山之中,姜预原本都绝望了,以为自己要呆在九悬山里面,无聊地度过一千年,但是,一个出口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姜预不可置信,猛地搓了搓眼睛。

    “天不绝我啊!”姜预大喜,第一个就冲进了天铸城构建的通道之中。

    可能,天铸城城主都不会想到,他辛苦集结那么多人,构建的逃生通道,救出的第一个人就是要叛逃出天铸城的弟子。

    通道一片虚幻,但雾气很好地被隔绝在了外面,姜预毫无损失地就到了通道的尽头,就要踏出去,他却忽然有所感觉,脑袋莫名其妙地往后转了一下。

    通过这个通道,姜预视线到达九悬山之中,那第八山清晰在目,模糊的第九山隐隐绰绰。

    忽的,第九山的模糊动荡了一下,景象有那么一处瞬间变清晰了。

    姜预眼睛猛地瞪大。

    第九山之上,那露出的一角,一棵朱红的无叶大树生长,在一根枝头上,倒挂着一具尸体,披头散发,身上血淋淋,朱红枝干穿过他的胸膛。

    只是一晃,景象又消失了,姜预大汉淋漓。

    这一耽误,也有不少人逃到了通道尽头,纷纷冲出了通道,姜预紧跟在后,也出了出去。

    阳光耀眼,那莽荒的群山平原,再次出现在姜预眼中,这是九悬山外面!

    没有犹豫,姜预身形一闪,就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