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第七山终

第三百二十七章 第七山终

    第七山,玉石天然而成,一幅幅景观,没有丝毫人工斧凿的迹象,环顾四周,无数自然玉石,姿态各异,映入眼帘。

    这一幕幕,在常人眼中,是分别不同的景观,没有丝毫关联,蕴含着不同意蕴,各有区别。

    但是,当姜预的天境之路被开辟了无数次,且自身和第七山的每一处景观相合之时,他看到的,仿佛不再是单独的景观,而是一座玉山,一整座玉山!

    姜预惊呆了!

    此山,窥一处,观整体。

    这就是姜预此时的状态。

    整座玉山的意蕴浑然一体,那花草,玉璧,鲤鱼,樵夫等等,所有都是这第七山意蕴的一部分,是衍生。他们看似不同,但都来自于一个母体,是一个整体存在的分化。

    “难道说,和我有感应的,其实是这整座玉山?”姜预不可思议地说道。

    压下心中的惊异,随着对第七山的奇妙感觉,姜预对于自己的猜测,不禁又肯定了几分。

    而那四处与他没有感应的地方,以及道恩钟,此时再看,玉山的意蕴却和它们不是相连的,独立在外。

    仿佛,道恩钟,还有那几处地方,只是形体落在玉山之上,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关联。

    姜预惊讶,难道这就是他对这些景观没有感应的原因?

    因为它们不属于玉山。

    姜预咋舌,对于第七山越发看不透起来,眼中的玉山充满了神秘感,在阳光下,如此明亮,但此时,姜预只感到这山上,蒙有一层厚厚的雾纱,让人看不清真面目。

    就在姜预震惊之时,他身旁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

    这是一个老者,脸上有着老态,头发花白,眉眼之间,仿佛容纳了天地,嘴角,又带着一丝慈祥。

    他没有面向姜预,而是和后者一样看着这玉山,瞳孔里映照着玉石的莹润光芒。

    “感觉如何?”老者向姜预开口问道,面带微笑。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姜预一跳。

    这人,不过瞬间就出现在姜预身侧,离他不过半米的距离,要是动手害他的话,估计姜预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死了。

    而且,不光姜预没有感知到这人的突然出现,连滴滴手环,还有许多检测监视科技,都丝毫没有警报声。

    姜预压下心里的大惊,平复情绪,完全不知这人的目的何在。

    眼睛看向旁边的老者,这人来的诡异,而且,九悬山里,不该有超过三十岁的人。

    难道,又有人对我施加了幻境?

    姜预狐疑。

    “你在担心什么?”老者微微一笑道。

    顿时,姜预身体一僵,一时不知怎么回答,直觉告诉他,这个老者对他并无恶意,只是,这个人太过诡异,还是让他忍不住提防。

    “前辈是?”姜预拱手行礼问道。

    老者哈哈一笑,摇了摇头。

    “相比起上次九悬山开启来的那个小家伙,你的胆子要小很多啊。”

    闻言,姜预略微尴尬,心中不禁白眼直翻,但老者的前半句话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老者,难不成一直都呆在九悬山不成?那么,能够引起他特别注意的……

    “前辈,您说的人可是之前拿走道恩钟的那个人?”姜预问道。

    “不错,他天赋太过可怕,连道恩钟都硬生生被他敲下来了!”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闻言,姜预沉思,半响不说话。

    “能感悟整座玉山,你也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能做到这个的人。”老者又说到,不轻不重地夸了姜预一句。

    “抢走道恩钟的,也没有?”姜预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又说到,“他有大天赋,常人难比,选的是另一条路。”

    姜预不禁翻了翻白眼,这话不是说他没有天赋,不能像老乞丐一样选另一条路吗?

    但是,他连路什么的都不知道,糊里糊涂地就感悟了整座玉山,开辟了天境之路。

    “是那几处特殊地方吗?”姜预有些失望说道,还以为感悟了整座玉山就能比得上那些地方了。

    “不是,那些只是一些过往人留下的而已,他们把自己的路散出去,给无路的人一些机会。”老者又说道。

    闻言,姜预心中震荡,这句话的信息量就很大了,这个老者究竟是谁?知道这么多。

    “你和十多年前的那个小家伙,都是有路的人,自然得不到它们的认可。”老者微微笑道。

    闻言,姜预心中思考。

    有路?指的是感悟整座玉山吗?

    “在第七山的所有人里,还有别的有路的人吗?”姜预又问道。

    闻言,老者微微一愣,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稍微犹豫了片刻。

    “除了你以外,还有一个不知算不算。”

    “谁?”姜预有些好奇。

    “第一个闯入道场的那个小女娃。”老者回答。

    “顾师姐?”姜预惊讶,“你不是说那里是给无路的人吗?”

    “哦?那是你师姐,看来你们宗门实力不浅啊!”老者惊讶道。

    “没错。那里是给无路的人的。原本那个小女娃也没有路,但她着实令人惊讶,竟然做出了那样匪夷所思的选择。过去敢那样做的,无数人化为了黄土,剩下的,则成了一方巅峰!”老者叹气道,在惊讶之余,又有些可惜。

    那个小女娃,选择的是自己的炼器之道,炼器之心,不作丝毫妥协。

    而道场传道,自然需要人接受,接受的过程,本来就是妥协的过程。

    那个小女娃,接受了道场里,和自己想符合的部分,至于其它的,全部割弃。

    要知道,道,本就是一个整体,要割弃谈何容易,敢这样做的人,就算最后能为自己打开一丝天境之路,但那天境之路,有很大几率会闭上。

    自此以后,天境无缘!

    因为,天境之路,是这片天地不允许的,在打开天境之路后,只有完整的道才能支撑抵抗天地的压制。

    而这个小女娃,这样做的后果,无异于日后是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抗天地的压制。

    这是何其难!

    闻言,姜预也是心惊,自来到罗虚大陆,姜预已经见过了许多天骄。

    但是,真正能让姜预感到完全看不透的就只有冰莜凌,还有就是那个天铸城里的顾师姐。

    尽管,天铸城里,她只是二师姐,沈卓才是大师兄,但沈卓,姜预是能够感受到极限的,唯有这个二师姐,那眸子里透露出的东西,让人捉摸不透。

    那是大才情,大魄力,大决心!

    这是姜预的评价!

    她作为女子,炼器术在天铸城年轻一辈中,位列第一,连许多地级的炼器师都自叹不如,不为炼器而炼器,更多的是参悟炼器的本质。

    姜预见过这个师姐的炼器之术,那简直就是一种艺术,是对物质的巧妙应用,当真是掌握了“炼”之一字。

    不过,看这老者的样子,顾师姐的选择,怕是相当不易啊!

    姜预心中担心,他与顾师姐,在天铸城之中,还有着一丝交情,对这师姐感觉也挺不错。

    只能希望,她能够一切顺利吧!

    “前辈,你说那几个地方是给无路的人准备的,那没有被这几个地方选中的人,不是都入不了天境了?”姜预又问道。

    “天境不是那么容易的,那些人,几乎不会有什么希望了,最多也就半步天境。”老者直言道,语气颇为遗憾。

    老者看向姜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期待,领悟了玉山的人,以后又会到达哪种地步?

    玉山,是他呆了无数年的地方,对他而言,有着特殊意义。

    这也是他为何会出现的原因。

    闻言,姜预脸色不禁一僵,想起那些人进入第七山的喜悦,还以为有望天境,但最终还是一场梦,也不知道,当他们知道这些的时候,心里会有多崩溃,会不会疯掉。

    想来也是,天境有多难,整个南境都不会超过五十个,这是几万年的积累,怎么可能一辈弟子之中,就出现十多个天境的苗子?

    那还得了!

    而且若这样的话,万年后,不是好几百近千的天境了吗?

    就是中域都没有这么多。

    姜预这样想着,当再次把视线转向老者的时候,却发现,老者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姜预皱眉,对于这老者的身份越加怀疑起来,这家伙,出现在这里,肯定不会就这么找自己闲聊两句,给自己补充补充知识。

    那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姜预猜不透,只能先把事情放在心里。

    这第七山,此时都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至余其余的人,全都开辟了自己的天境之路,离开了第七山。

    这些人,为了在第七山抢占先机,目标早就放在了第六山,前面五山几乎没有逗留,宝物什么的,也一样没有去取。

    现在,他们完成了最重要的事儿,自然要参与到前面五山的宝物争夺之中。

    九悬山,哪怕最低级的宝物,都有着不菲价值,离了这个地方,想要再有机会,就不那么容易了。

    所有人,都抓紧时间,收集未来自己的修炼资源。

    毕竟,天境,那需要的资源,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目。

    姜预回首看了最后一眼这充满神秘的玉山,最终踏上了玉锁,慢慢回到了第六山。

    而冰莜凌和玉倪此时正在那里等他。

    九悬山的关闭时间,还有一个半月的样子,这一年的时间,过得是如此快。

    姜预抽取的科技,也有二十多样,其中,三级科技居多,碰到一些难得的四级科技,也会实现收下,为以后做准备。

    现在,他就缺一个四级科技的材料组成结构分析!

    一个多月,差不多够冰莜凌和玉倪到达南境和中域的交界处,而九悬山一关闭,将中域和南境阻隔的雾气就会消散,此时出发,她们刚好能够赶得上。

    冰莜凌和玉倪要提前离开九悬山了。

    “再见。”

    冰莜凌对姜预说道,离别没有一丝伤感,反而显得洒脱,冰莜凌脸色也是流出一丝淡笑。

    “再见,等有空去中域看你们。”姜预也是笑着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了冰莜凌和老乞丐的关系,姜预迟早回去找她们,而那副耳坠,姜预也一定会找机会交到冰莜凌手上。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儿。

    至于现在,姜预还是决定隐瞒下老乞丐的事儿。

    一方面,老乞丐还有着仇家,冰莜凌她们已经麻烦众多了,另一方面,老乞丐当年的行为给冰莜凌的创伤太深,若给冰莜凌知道自己和老乞丐的身份,鬼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

    “哼,小贼,这次你开辟天境之路,是不是只找到了一个很垃圾的景观?看在你之前帮了本姑娘的份上,只要你以后不打莜凌姐的主意,本小姐就罩着你!”玉倪露出颇为自得的样子。

    之前,姜预在第七山到处敲敲打打,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她可是看到了。

    这么久,终于到她耀武扬威的时刻了!

    玉倪兴奋极了。

    姜预不禁翻了翻白眼,这丫头得了点便宜还得意起来了,他不禁怀疑玉倪这丫头是不是个姐控。

    只是,姐控这个属性不是出现在小正太身上吗?怎么小luoli也可以有了。

    最终,冰莜凌和玉倪离开了!

    姜预看了看自己身处的这个公园,原本的三人,已经走了两个,只剩他一个人了,孤寂的气氛在这里燃起。

    还有一个多月,他也要为自己出九悬山后的大逃亡做准备了。

    天铸城,第三脉,麻烦的敌人!

    两者之间的恩怨,已经连续了快两年了。

    只是不知道,出了九悬山以后,他们会派多少人来追杀自己!

    姜预进入公园的小屋,开始制作科技。

    就算四级科技制作困难,他也要先把在第五山得到的所有材料,全都变成科技,转化为自己实力的一部分。

    那些高级材料,应用到三级科技上,应该会有不少的加成吧。

    九悬山,已经快要关闭,剩下的第八山和第九山无人能开启,这一辈之中,并没有出现风鳞觉那样的逆天存在,直闯入了第九山。

    第七山无人,第六山也寥寥无几。

    大多数,都留在了前面五山,灵石,灵药,天材地宝,不断被发掘出。

    这日,姜预又开始了科技资料的抽取。

    科技之心里面,那绚烂的蓝色光辉,充斥着视野,蓝色光球,宛若恒心永存。

    姜预又开始了在信息流里面的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