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开辟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开辟

    沈卓和秦家小公子清醒过来,有人在搞鬼,他们无法正常感悟这里道恩钟留下的痕迹。

    “把人抓出来!”秦家小公子说道,稚嫩的脸庞有着愠怒。

    沈卓脸色冷漠。

    然而,在他们蓄势以待,找寻着蛛丝马迹之时,那干扰他们的蜂鸟却没有再次出现。

    “沈兄可知是谁?”秦家小公子说道。

    沈卓皱眉,蜂鸟是极其精密的傀儡,最有嫌疑的当是天铸城的弟子。

    但是,哪个不长眼的天铸城弟子敢来打扰他?

    沈卓长期处于器碑第一这座高峰,对于身后的师弟们的手段也从来不屑关注,因而这控制蜂鸟者究竟是谁,他也不是很清楚。

    沈卓不说话,秦家小公子脸色有些不悦。

    不过,他也知道,沈卓乃是天铸城器碑第一,尽管永远不可能赶得上他的大哥,但也绝不容小觑。

    对于自家大哥,秦家小公子永远都那么自信,自认为当世无人可敌,注定将横扫五域。

    这天铸城炼器术也不过将成为大哥的辅助之力。

    又过了良久……

    周围一片寂静,时间有限,九悬山自开启已经过了大半年了,不用多久就会关闭。

    沈卓和秦家小公子只能再次感悟这道恩钟的遗迹,这也需要一段时间,然后,他们还要去其他三个地方开辟天境之路。

    对于沈卓和秦家小公子的想法,姜预自然不知道,不然,他就会等一会儿,让这两家伙感悟完走了自己再去。

    不会像这样,不断干扰他们,反而使得这两人逗留时间变长。

    沈卓和秦家小公子再次感悟,但是,他们都留着一丝心神,警惕那蜂鸟再次袭来。

    蜂鸟来了……

    轰隆隆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家小公子脸色很黑,心中怒火熊熊燃烧,直欲对这捣乱的人施以秦家的万般酷刑。

    “找到目标了!”沈卓冷漠说道。

    花音未落,他的身形就消失在了眼前,秦家小公子露出意外和高兴,也是紧跟着沈卓而去。

    他誓要把那个混蛋给千刀万剐。

    不得不说,沈卓也不是好对付的,在蜂鸟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慢慢琢磨出了蜂鸟的来向,不断探寻。

    方才,看似他在感悟道恩钟的遗迹,但实则一直在搜寻蜂鸟的来处。

    不过几息,他们就发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里释放着一只只蜂鸟。

    ……

    第七山山顶,姜预见这两个山大王终于离开了,身形一闪,丝毫不敢耽误时间,来到了这道恩钟摆放的地方。

    道恩钟已经被取走了,这里只剩下一个架子,但哪怕是一个架子,上面也遗留着特殊纹路,那是道恩钟钟声的影响。

    每一道纹路,都记录着道恩钟,曾经在这第七山的山顶响彻,荡漾四方的辉煌。

    传闻,道恩钟,吸食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更有超越天境的无上存在在此落过脚,讲过道,敲响这道恩钟。

    而道恩钟,每响一声,便能助人开辟一道,乃是天境巅峰的器物。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隐有夸大之意。

    毕竟,道恩钟,响一下,就有一个人能开辟天境之路,未免太不符合实际。

    但是,能有这样的传说,也足见道恩钟的厉害。

    姜预来到此处,心怀期待,毕竟这里可是整个第七山最高之处,每一个角落都给姜预相当神秘的样子。

    然而,姜预失望了。

    这里,依旧没有那种特殊的感觉。

    他能感受到此处的意蕴,但这些意蕴却没有作用于他。

    姜预心里苦笑,有些不甘心,难不成他还真和这第七山无缘,只能选一些普通之物来助他开辟这天境之路不成?

    虽然心里不爽,但姜预也知道不能浪费时间,在确认这里对自己没用后,果断离开。

    就在姜预离开不久,沈卓和秦家小公子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堆废铁,脸色十分阴沉。

    这废铁,似乎是个傀儡,但此时已经被破坏地不成样子了。

    作为一个诱饵,姜预当然没有拿自己第一次制作那两个的来当,不然也不会被沈卓他们破坏。

    这只是姜预的临时之作,质量并不是太好,只是引诱一下这两个家伙而已。

    “有人来过。”秦家小公子十分生气,他竟然不知不觉就被人耍了,还不知道耍他的是谁。

    这是奇耻大辱啊!

    沈卓把手中的废铁扔掉,心情很差,这废铁的炼制之术,很独特,只要下次再见,他必能认出。

    使诈之人已走,目的也实现了,他们也没法,只能选择继续感悟道恩钟的遗迹。

    只是这次,他们都留有一丝心神在外。

    姜预离开山顶之后,在第七山闲逛,这里的东西都是玉石而成,玉光莹润,看着整个心神都变得舒畅。

    这些东西,都和他身体的细胞隐隐呼应,似乎要助他打开某道大门,它们很热切,欢呼簇拥着姜预。

    但是,姜预却在抗拒。

    因为,这些东西都太普通了,就算打开天境之路,也只是打开一点。

    如果说,道场能将一个人的天境之路开辟到一丈方圆,那这些东西开辟的话,就像是一个个针眼,厉害的也就篮球大小。

    这是姜预不愿接受的。

    天境之路总的大小是不变的,都需要打开,但事先的缺口越大,突破天境时总体打开就越容易,花的时间也越少。

    这个越少可不是一天两天,或是一年两年,而是以百年记。

    事实上,很多开辟了天境之路的人,由于开辟程度太小,虽有抵达天境的希望,但那时间漫长地不可计数,寿命有限。

    他们,往往只能成为半步天境。

    这就是极限。

    姜预走在第七山,他去玉倪在的那个地方看了看,小丫头还在里面没有出来,又去了道场,肖露露还在研究着那些经文,时而眼睛露出亮光,哪怕姜预来了她面前,她也毫无反应,看起来相当痴迷。

    一下子,他就像是孤单一人。

    第七山,能和他相默契的,除了那四个玩意儿和道恩钟以外,没有一个漏缺,论数量,他当是无人能比,所有人加起来,都会被他甩掉无数条街。

    但是,这东西,看的又不是数目!

    姜预不甘心,他总想再从第七山上找点什么出来,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不想放弃。

    到后来,第七山就有一个人总是在各处敲敲打打。

    有的人,没有开辟天境之路前,就看到这样的他,在开辟天境之路出来,开始巩固后,又看到了这家伙。

    真是怪人也!

    在这期间,姜预路过玉倪的那处地方,人还没出来,又经过了道场,肖露露已经不见了。

    就是不知道她是进了道场,还是另寻了地方。

    可惜,若是肖露露真能进道场,姜预还想向她取取经了,也不用这么辛苦地敲敲打打了,还没什么希望。

    到后来,姜预是没什么希望了!

    而就在此时,冰莜凌却通过滴滴手环联系姜预,问一下他们的境况。

    姜预告诉冰莜凌,玉倪很好,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处,只是当说到他时,就显得难为情了。

    但姜预还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听完姜预的话,冰莜凌却是眉头微皱,眼睛里有着明显的惊色。

    “从来没有人能够对如此多的东西有感应,这是不正常的。”

    冰莜凌淡淡说道。

    姜预目色一呆,看向冰莜凌。

    “每个人的修炼都有所不同,世界上不会存在两个修炼方式完全相同的人,而第七山,这里的景观都是和人的修炼方式挂钩的,一个人可能匹配三个四个景观,但只有一个是最适合他的。但是,你却对所有景观都有反应,这意味着你的修炼方式也有着千万种。”

    姜预一愣,看了看自己,什么时候他这么厉害,修炼了成千上万种功法了。

    “你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甚至是谬论,没人能控制自己的灵气以成千上万种方式运行。”冰莜凌又说到。

    姜预闻言,脸色尴尬。

    “那我这是怎么回事?”姜预问道。

    他的情况有异常点,这反而是好事,如果只是普通,没有一点特殊,那还真是没有希望了。

    冰莜凌摇了摇头,“你自己的情况,只有你自己真正了解,旁人,看到的也不过是观表。”

    姜预叹了口气,望着这满山的景观,继续去敲敲打打了。

    某天,他实在是烦了,看着别人都高高兴兴打开了天境之路,玉倪小丫头都出来了,肖露露出来了,顾与衣也出来了,柳棉笙都完成了这一步。

    此时,姜预也知道了,钥匙的等级,决定着进入相应的景观后,同时能感受到的意蕴。

    这也影响着天境之路的开辟。

    如果说,景观的等级决定意蕴的质量,那钥匙碎片则决定着这质量的数量。

    姜预百无聊赖,躺在一块玉地上面,周围的景观都在呼唤着他,声音急切而不失温和。

    这样的声音,充满在姜预四周。

    姜预精神不禁有些恍惚,心神放松,而这一放松,就是小半个时辰过去。

    而等姜预醒来,全身似乎有种脱离沼泽的感觉,心中不禁大惊,心神巨震。

    “完了,完了!”

    姜预发现,在这不知不觉中,他身下的玉璧,竟然帮他开辟了天境之路。

    “真的,开辟了……”姜预眼睛呆傻。

    这可是一面最简单不过的玉璧,开辟的天境之路也是最狭隘的,换言之,也是最没前途的!

    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开了一个最低级的天境之路!

    这,以后还怎么讨伐第三脉?

    又怎么为老乞丐报仇?

    还有要帮冰莜凌解决麻烦?

    老天啊,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

    姜预叹气,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中的钥匙碎片,其中一枚三角形的,已经散失了灵光,成为了一块废石。

    至于其它的,光芒依旧。

    这玉璧,为姜预开辟天境之路,竟然只用了一块最低级的三角形钥匙碎片,可想而知,它有多没前途了。

    “咦,不对,为何,我还能感觉到周围景观的呼唤?”姜预此时才发现这一点,这实属怪异,按理说,他已经开辟了天境之路,融入了玉璧的意蕴,不会再被其他景观承认才对。

    姜预眼中露出意外之色,他尝试靠近了一块玉凸石,领会其中的意蕴,不一会儿,身体,竟又传来了一阵脱离沼泽的感觉。

    这是,再开辟天境之路!

    姜预惊喜,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的天境之路,并没有自此而终结,还能靠着其余景观继续开辟。

    这无疑是大喜讯!

    姜预看了看那些钥匙碎片,又有一个三角形的失去了光泽。

    姜预陷入了沉思,机会来临,他必须使其达到最大效益。

    究竟能够开辟几次天境之路,姜预不知道,所以,每次,最好都选择最高级的景观。

    只是,刚刚用了一块玉璧,和一块石头,姜预不禁想给自己两耳光。

    两次机会,就这么浪费了!

    姜预祈祷,希望机会是无限的,最好让这第七山的所有景观都帮他把天境之路开辟一下。

    稍后,姜预来到了一个鱼池,这里是鲤鱼越龙门之景,蕴含着勃勃生机,是除了那四个地方以外,最高级的景观了。

    在这里,姜预又完成了一次天境之路的开辟。

    而且这次,程度比以前的两次都要高得多,全身就像被拔下了一个大套子,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但在这里,姜预消耗了一个五级的碎片。

    但姜预还是握了握拳,心里暗喜,又去了下一个地方。

    五级碎片,姜预只有一个,而此次的景观和鲤鱼越龙门是一个等级的。

    那砍柴的樵夫!

    于是,姜预消耗了七分之一个六边形碎片,才完成了这一次天境之路的开辟。

    行程并没有结束,姜预一个地儿一个地儿地去。

    一个月后,他约莫开辟了几百次天境之路,这其中,有强有弱,那挣脱泥泞的感觉,姜预习惯地都有些麻木了。

    而他手中的钥匙碎片,却已经用完了。

    姜预皱眉,有些不满足,第七山只能进来一次,出去后,再也难以触及这片虚幻之地。

    于是,姜预把自己的一个机器人扔出了第七山,来到第六山,开始在各大区域搜寻钥匙碎片,在姜预的控制下,仗着机器人皮糙肉厚,没多长时间,就有了一些钥匙碎片入账,然后,送到了姜预手中。

    这般情况下,姜预的钥匙碎片一直没有断,虽然大多都比较低级,但也用得上。

    那些高级的景观,早就被姜预折腾过了。

    又是一个月过去,第七山的景观,除了那几处,都被姜预用来开辟过天境之路了。

    此时,在看这第七山,一种别样的感觉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