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不蒙尘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不蒙尘

    在这个时候,天铸城又趁机小火了一把,各位天骄炼器师出手,让外人更加惊叹于天铸城的炼器师的厉害,不愧是炼器圣地。

    每个天铸城炼器师那里,都悄悄有人往来,商量炼器的各种详细情节。

    这些是在暗地里的,至于表面上,各个都显得极其安分,不起一丝波浪。

    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天铸城的那些弟子,也是十分活跃,不会吝啬炼器术,毕竟,此时能进入第六山的,若干年后,多半也将成为南境的上流圈子的一员。

    这也算是给他们,给天铸城打下一个更加坚实的人际基础。

    而在天铸城弟子之中,炼器也是有优有劣的,器碑第二的顾与衣炼器术年轻一辈第一,再加上美女炼器师,这是很少见的,就更被人喜欢,都纷纷想要其帮忙炼器。

    除此之外,器碑第三的赵峰域,也拥有极高的炼器术,仅次于顾与衣,也是很多人炼器的选择对象。

    除去这二人,其余的炼器师,稍微就要弱一些,但顾与衣和赵峰域不可能给每个人都炼器,他们最多炼两到三件。

    所以,其余的炼器师,也会收到各种炼器的邀请。

    而天铸城中,另外两个有名的人,沈卓和肖露露,他们走的却又是另一条路子,不会常给人炼器,尤其是沈卓,别指望他会给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炼器。

    沈卓走的是一条独特的炼器修炼之路,所有的精力都会放在修炼和炼制专属自己的器物上,自己的兵器和修为高度契合,不会有丝毫纰漏。

    对他而言,自己炼的器物就是一个新的肢体。

    而就在每个天铸城弟子都被捧为宝的时候,姜预这个同样是天铸城弟子的人却被遗忘到了角落里,没人想得起还有这号人。

    当然,姜预也不会去关注这些,就算有人找他炼器,他估计得先把人给抢了再说,至于祖师的规定,只能表示不知道。

    来天铸城这么久,连祖师都没拜过呢!

    散乱区域,这片被整理出来的小公园之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而在离姜预知道老乞丐的真正身份,也有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姜预和玉倪二人可谓各出奇招,总想着融化冰莜凌这块坚冰,然而,结果却是处处碰壁。

    玉倪是气馁极了,而姜预也是颇感无奈。

    这日,冰莜凌刚刚修炼完毕,姜预就来到她的房间,寻思着今天怎么也得有点进展,不能让冰莜凌就这么闷下去啊。

    外面的世界还很精彩,怎能留于这方寸之地呢?

    “有事吗?”冰莜凌淡淡问道。

    最近,姜预和玉倪的言行,她都有感觉到,冰雪聪明的她,自然也是知道二人的用意。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冰莜凌在离开冰族之前,她的母亲,为了续命,防止生机进一步流逝,已经冰封了。

    这次,她带着母亲的愿望来寻找那个人,但最后的线索也失败了。

    今后,她要做的事情将更多。

    姜预找了个地儿坐下,想了想,然后说道,“冰莜凌,我听玉倪说,你的娘亲需要补充生机之物,我想看看,有没有帮得上忙的。”

    冰莜凌娘亲的事儿,以姜预的能力,其实很难有什么实质性帮助。

    补充生机之物,姜预虽然能找到很多,现在须弥戒子里就有不少,但是,这些东西他能找到,冰莜凌自然也没问题。

    关键在于,冰莜凌母亲已经服用了太多生机之物,有了很强的抗药性,到今天这个地步,能起所用的药物,可谓寥寥无几。

    不然,也不会选择冰封这一条路。

    冰莜凌了解姜预的好意,也没有拒绝,向姜预说了一下母亲的情况。

    而就在此时,玉倪也悄悄过了来,心里认真记着。

    见此,冰莜凌却是笑了笑。

    “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是,不用担心我,只是这点困难还不足以让我失去本心,这些年,拦在我的困难不知多少,但真正能拦下我的还不存在。”冰莜凌淡淡说道。

    冰莜凌的这句话,说得很平静,没有一丝起伏感,仿若再正常简单不过。

    姜预和玉倪一愣,却是没想到冰莜凌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与他们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这一个月,绞尽脑汁,想要让冰莜凌免除风鳞觉的影响,难道,都是多余的?

    姜预脸色尴尬,又看了看冰莜凌,难道一开始就是他们误会了什么?

    事实上,冰莜凌的心并没有变,只是,她带着母亲的希望而来,却没有实现母亲的希望,日后,她需要为母亲考虑的事情更加多了,她不想,母亲总是封在冰块里面。

    而这些,就需要她自己更加努力。

    母亲的病,虽然难治,但是,如果说,有一天她能站在罗虚大陆最顶端,整个大陆的资源都能为她所用,她不信,这样还治不好自己母亲。

    而这些,以后都要靠她自己了,冰莜凌的心,从来都坚韧无比。

    能够在中域那个地方,压下众多天骄,以女子之身,成为人人惧怕的冰王,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受到影响。

    或者说,冰莜凌的心,从来都是不会受到任何事物的影响,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心中,任何时候都不会迷茫。

    只是,很多时候,她并不会多说,这才引得姜预和玉倪怀疑担心起来。

    看了看,冰莜凌,那双清澈的眼睛,姜预也不禁服气。

    他在以常人的眼光去揣摩冰莜凌,而冰莜凌的心,却早已脱离了常人,那份心境,真是他无法比的。

    这是冰莜凌,在经历了无数生死绝境后,所凝聚的坚韧内心,真是无物可以撼动。

    冰族中的那些那家伙,这次放冰莜凌出来,怀了一些坏心思,想要让风鳞觉的事情,影响到冰莜凌,使其丢掉那些多余的情感,变的冰冷。

    但是,她们还是小看了冰莜凌,那颗自小磨砺出的坚强内心,早已不是她们能够影响到的。

    姜预在以常人目光去揣摩冰莜凌,她们又何尝不是?

    虽然尴尬,但姜预也是松了口气,玉倪则没有那么多心思,在确认自己莜凌姐没有出事后,她心里是老开心的了,一直一来皱着的眉头瞬间松开。

    这就是小luoli啊,轻松快乐总是眨眼的事儿!

    九悬山的开启,已经过了大半时间了。

    而第七山的开启,也即将临近了,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个关键的时刻。

    这将是他们最靠近天境之路的时刻,所有人的内心,都是紧绷着,开始不争气地跳个不停。

    天境之路,只要开启,他们就能有机会莅临天境。

    而天境,是整个罗虚大陆目前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只要达到天境,寿命万载,轻易就能支撑起一个一流的势力,在顶尖势力,都是排得上号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重,哪怕到了中域,都没人敢轻视。

    天境的实力,太过可怕,到了那个境界,掌握空间之力,很难杀死。

    哪怕是一个闲散天境,顶尖势力也不愿得罪,因为一旦惹火了,捣起乱来,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很难解决。

    而就在这样的等待之中,第七山终于要开启了,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手心,全部都是汗!

    时刻一到,在第六山的身后,那座第七山的虚影,周围的雾气在慢慢消散,那虚幻的山,开始慢慢变实。

    第七山,整体而言,要比第六山小一半。

    尽管隔得很远,但第六山的人们,还是在南方斜上的方向,清晰地看到了这座大山。

    山上,没有一根树木,也没有礁石!

    整座山,通体玉白,仿若就是由一整块玉雕刻而成的艺术品。

    在这山之上,有着各种奇观,皆是由玉雕刻。

    有着从山底到山顶的白玉梯,每一个阶梯都清清楚楚,甚至,在中途,还有玉人在攀爬,惟妙惟肖。

    玉刻的人,没有动作,但第六山的人,似乎看到了他们攀爬的经历,一步一步,哪怕靴子坏了,肚子饿了,脑袋懵了,都不会有任何放弃的意念。

    山的中部,有着一座座白玉塔,这些塔的高度不一,有的是三层四层,有的则有五六层,最高的是七层。每座白玉塔,雕刻都极为细致,再微小的一点,都不会有丝毫差错。

    再仔细看,在白玉塔的每层里,竟还有着一些玉刻的僧侣在念经。哪怕身在第六山的人,都隐隐听到有人在诵经。

    “这经文,好像隐藏着天地之道啊!”有人哽咽着,十分惊讶说道。

    “不光经文,还有那个白玉梯攀爬的人,似乎隐含着某种大道之理。”更加惊讶的声音响起。

    “这就是第七山吗?竟然有着这样的无上之理,为什么,我没有钥匙,不能进入到这个地方,只要进去,我一定能够打开天境之路迈入天境!”一道极其不甘的嘶吼声响起。

    第六山之中,近三分之二的人都没有钥匙碎片,无缘第七山,他们心中痛啊!

    而有着钥匙碎片的人,心里都是庆幸不已,握紧了自己的钥匙碎片,手心起汗,环顾四周,生怕有人来抢!

    “等等,那是什么?”有着一道极其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他的手指,指向了那第七山的某处。

    只见,那个地方,位于接近山顶的地方,那是一处道场,有着一根根玉柱,每根玉柱之上,都记录着神秘的经文。

    这些玉柱,只是围绕道场的装饰品,但哪怕这些,就让人感到极其不凡。

    中心的道场,处在迷雾之中,被玉柱的气场所遮掩,但是,其中隐隐有着一座雕像,一种无形的气机散发而出。

    这是传道之处啊!

    所有人都是口干舌燥,恨不得下一秒,就冲入这道场,领域先辈所传之道。

    这天境之路,就隐藏在这些道之中。

    这里的道,不是普通的道理,而是真正隐含着道机,只有领会了这里的道机,相应的道的气息,才会被牵引出来,进入人体,打开天境之路。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第七山修为将十分重要。

    因为修为越强,人体得到提升,领悟力也将相应提升。而且,第七山里,修为的强弱,也将影响着,他能不能进入某些特殊场所。

    “第七山已经出现了,我们要怎么进去!”有一个拥有着三角形钥匙碎片的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但是,他的问题,注定没人回答,不知道的不知道,知道的也不会说,因为,下一秒就会见分晓。

    呼……晃晃……

    空中,一阵玉石穿梭的声音响起。

    只见,第七山的山底,十数根玉质的锁链突然出现,每一个锁链的锁扣都有人头大小,精而美丽。

    这些锁链,哗啦啦地,从第七山的山底,感应着钥匙碎片的对象,越过重重空间,来到了拿着钥匙碎片的人面前,锁链的一段悬浮于半空之中。

    “这锁链难道就是前往第七山的路?只有有着钥匙碎片的人才能进入吗?”

    锁链,足足隔了两座山,但这对众人而言,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他们也不敢大意,地境都能飞了,还要这锁链,肯定是有原因的。

    第一个迎来锁链的人,心中激动无比,立马就跳上了这锁链,脚踩过一个个锁链扣,就这么向着第七山而去。

    有些没有钥匙碎片的,脸上阴霾,见锁链没有消失,也跳了上去,但是,当他们脚就要落到锁链上时,锁链似乎是虚幻的,他们的身体直接穿过,仿若身处两个时空。

    不光如此,有人对着踏上锁链的人动手,也无法触及。

    他们,已经身处在不同的空间了!

    所有人都是倒吸口凉气。

    那踏上锁链的人,原本心里还不放心,见此,大松一口气,心中得意,大迈步向前,很快,就踏出了第六山。

    在此之后,陆续,有有着天骄登上锁链,一个个拥有着钥匙碎片的人,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离开了第六山,前往那只是露出一个小角,就让人心生向往的神奇之地。

    余下的人羡慕嫉妒,这一根根锁链,哪是锁链,分明就是登仙的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