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三十章 两张脸的对比

第三百三十章 两张脸的对比

    作为一个努力发扬科技文化的人,姜预自然知道信息的重要性。

    龙鲤鱼脑中回想起那个阴影,身子颤抖不已,心中悲苦,为什么要让人家再想起那些极度不美好的东西。

    龙鲤鱼摇头拒绝,坚决不把那个恶魔的样子制作成冰雕,它会受不了的。

    姜预眼睛眯了眯,露出一抹恶魔的微笑,让龙鲤鱼的身体一抖。

    然后,一口大锅被姜预拿了出来。

    “今天咱们是吃豆腐炖鲤鱼,还是鲤鱼炖豆腐呢?”

    “我做,我做……”龙鲤鱼连忙说道,心里别提多害怕。

    眼前的,是比那个人还要可怕的恶魔啊!

    “那还不赶快!”姜预说道。

    事实上,要看冰莜凌父亲的样貌,姜预也不过一时兴起,抱着有备无患的心态,毕竟,这个消失了这么多年的人,要是那么容易就找到才有鬼了。

    除非哪天,姜预把科技遍布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姜预的催促,龙鲤鱼哭着脸,一团寒气从河水之中脱离出来,化作一块寒冰,然后,这块寒冰的形状开始缓缓改变。

    姜预目不转睛地看着。

    寒冰的棱角逐渐消失,表面起伏变化着,不一会儿,一个基本的人形就出现了。

    只是这个人形也就一个大体形状,连男女都看不出,更别提具体的样子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粗胚。

    “怎么停下了?”姜预疑惑。

    龙鲤鱼满心凄苦,两个大魔王,它夹在中间还怎么活啊?

    放开胆子回忆那个人的样貌,那张脸逐渐清晰,那恶魔的脸,让它心里胆颤。

    冰雕的样子又开始变化了这次,开始出现了服饰,表面变得精细,看得出来是一个极其英武的男子。

    不一会儿,冰雕的整体都完成了,哪怕是姜预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极为威武的身形,笔直坚挺,仿佛在顶着天,立着地。

    只是,这冰雕还没有脸。

    姜预不禁无语,这龙鲤鱼至于这么怕冰莜凌的父亲吗?

    他却不知道,自己早就成为了和风鳞觉同类中人,被龙鲤鱼惧怕不已。

    不是迫于他的淫威,龙鲤鱼怎么会做那个恶魔的冰雕?

    在龙鲤鱼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恶人啊!

    看着龙鲤鱼这么惧怕的样子,姜预反而好奇起来冰莜凌父亲的样子,究竟是长成什么样子,才会让一条鱼都害怕了这么多年啊?

    姜预的催促目光下,龙鲤鱼只能硬着头皮,把最后的那张脸制作了出来。

    这张脸,和冰莜凌有着几分相象,但和冰莜凌的女性柔和所不同的是,具有着极其阳刚霸气的一面。

    每一个线条都极其硬朗,眉眼如星,鼻子高挺,嘴巴上有着一丝似有似无的邪笑,但在这邪笑中,却又隐藏着自信和稳重。

    这张脸一出现,就有一种诡异的矛盾感,在不靠谱中,却又让人下意识去相信,似乎具有极强的人格魅力。

    这,就是冰莜凌的父亲!

    姜预深呼一口气,只是看着这张脸,就没由得有种压力感,让人身体下意识紧绷。

    怪不得那个时代的人,都被这家伙压得没一点脾气,曾经的一个个天骄,本该是天地的主角,却都沦为这人的配角。

    或许是冰莜凌父亲的原因,姜预竟然感觉有种怪异的熟悉感,但是,这种熟悉感,直觉上似乎明明又和冰莜凌无关。

    这是怎么回事?

    姜预看着这张年轻而俊逸的脸,脑中思绪不断,这张脸,在他脑中不断变化,和一张又一张脸对比。

    记忆之中,只要有一点相似之处的地方,姜预都会留心。

    忽的,姜预猛然想起了一张苍老的脸庞,这张脸满是皱纹褐斑,和年轻沾不上边,眼睛里总是贼嘻嘻的,没有一点霸气,嘴巴也是猥琐,哪来一点自信。

    但是,当这张苍老的脸出现时,姜预的心里却猛地一跳,脸色大变,一种极其不可置信的荒诞感产生。

    “不,这不可能,他们之间,怎么会有任何联系?”姜预脸色有些苍白。

    但是,当两张脸对比起来,却越来越像,哪怕一张苍老,一张年轻,但除去岁月的影响,仿若一致。

    姜预的身体微微颤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件事,眼神复杂而慌乱。

    记忆中,那张苍老的脸,对姜预而言,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来到罗虚大陆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费劲力气把他从雪地里拉出的老头,是在冬季与他朝夕受难的老乞丐!

    而且,还是那个他在山中葬下的遗体!

    姜预拿出了一个小木盒,里面装着一副普通的耳坠,曾经老乞丐的话,又在姜预耳中响起。

    姜预的手猛地握紧。

    冰莜凌的事在他脑中浮现,然后是老乞丐,玉倪讲的话,张合说的话,所有和老乞丐有关的事儿,都在他脑中浮现。

    “原来,老乞丐,你叫风鳞觉啊!”姜预喃喃道。

    这声音之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也带着一丝轻松喜悦,更有着许多的难过。

    “把冰雕毁去吧……”姜预对龙鲤鱼说道。

    龙鲤鱼如蒙大赦,冰雕一下子就化作一团寒气,融入了冰河之中。

    没了这座可恶的冰雕,龙鲤鱼感觉好多了,心中就盼望着姜预赶快走,它就安全了,还有旁边的那口大锅,只要人一走,它就要立马毁掉。

    最终,姜预离开了,他没有丝毫心思去理会龙鲤鱼。

    散乱区域之中,姜预回来了。

    这里,一如既往,公园的秀美,人味展露无疑,那座小屋看起来是如此温馨,里面,明亮的灯光闪耀。

    冰莜凌还在屋子里疯狂修炼着,玉倪在姜预屋里悄悄等着姜预回来,在看到姜预之时,眼睛一亮,直向姜预打暗号。

    对于这座小公园,出来时,姜预是一种心态,如今回来,却又是另一种心态了。

    如果说,以前,姜预只是以一个朋友的立场,以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因为,他知道了一些事情,曾经的那个在破庙里的老乞丐,他有个名字叫风鳞觉,有一个女儿叫冰莜凌,还他有一个妻子,已经病入膏肓。

    这一切,在悄然间,意义都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