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抱怨式阐述

第三百二十六章 抱怨式阐述

    第六山的散乱区域之中,一座小公园伫立,树木,流水,长椅,这是一个宁静而充满人味的地方。

    与第六山的其它地方,那些厮杀纷争,迥然不同。

    小公园之中的一栋小屋,面对玉倪的问题,姜预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玉倪一向喜欢和她他作对,这次却主动向他求助,说明了她是真的很担心冰莜凌,那个神情,也非常认真,以往的玩闹无影无踪。

    姜预微微皱了皱眉,他又何尝不想帮冰莜凌,只是,对于这件事,他是一点都不了解,就像隔雾看花,根本看不到真相。

    而且,能让冰莜凌这样心志坚韧的人,都发生改变,证明这件事对于冰莜凌的意义很大,而越是这样,外人能做的越小。

    姜预可不觉得拿出地球的大道理,嘴遁几下,就能让冰莜凌大彻大悟,领悟人生真谛,铲除自己的心魔。

    不管如何,还是要尝试一下。

    姜预向玉倪询问冰莜凌父亲的事儿。

    玉倪犹豫了,有些事,是冰族的禁忌,不能拿出来乱说,旧事重提,只会让其他人看笑话。

    更重要的是,玉倪对于那个名字,打心底十分厌恶,她虽然没有经历那个时代的事儿,但是,从出生起,听到的全是族人对其的痛恨,只有冰姨一个人会夸那个人,但就是这样,冰姨才会变成那个样子,随时可能死去。

    如果不是在南境传出了那个人的消息,冰姨希望莜凌姐去找那个人,或许莜凌姐会一直呆在中域。

    正常情况下,冰姨都成了那个样子了,莜凌姐又哪里敢离开?!

    但是,莜凌姐,又是从来都不会让冰姨失望的,最终还是来了南境。

    现在,九悬山开启,南境封闭,雾气笼罩,不能出也不能进,莜凌姐应该很着急。

    玉倪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没有想得更深,因为她的年纪只有这么小,没有那么多经验,但是,莜凌姐真的只是着急吗?

    玉倪想起了冰族里面的那些长辈,整天冷冰冰的,那双眼睛,那颗心,就像是万载寒冰打造似的。

    这些人一直以来对莜凌姐的性格都很不满意,这次,却奇怪地会同意莜凌姐出族找那个人。

    玉倪心里有点害怕,害怕自己的莜凌姐也会变成那个那些长辈的样子。

    最终,玉倪狠狠咬了咬牙,对姜预说道,“小贼,我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许乱说,而且要是不能让莜凌姐变得开心,我跟你没完!”

    姜预等了半天,见玉倪终于肯说了,有些紧张的心也是一松。

    玉倪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

    “莜凌姐的父亲的名字,你之前也见过,就是第五山那棵铁树上的留言最后的名字……”

    “风鳞觉?”经过玉倪这么一提醒,姜预却是想了起来。

    不过,怎么不是料想中的姓冰,而是姓风?

    “风鳞觉是十多年前崛起的一个败类,仗着自己实力高强,随便欺负各大家族的弟子,无恶不作,那一代的人就没有不讨厌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走了狗屎运,让冰姨钟情于他,最后还从我们冰家抢走了冰姨,这个混蛋。”

    玉倪的话,明显带着个人的情绪偏见,脸上都是冰冷厌恶的。

    而这些话落到姜预耳里,心中有些怪异,下意识想到了地球的一些老套剧情,废材少年逆袭成神,吊打各路天骄,迎娶大势力美女。

    意思和玉倪的话其实差不多,只是主人公的评价截然相反。

    冰莜凌的父亲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姜预当然不知道,不过看冰莜凌的样子,怕是不会太好。

    “如果说这个败类能够照顾好冰姨也就算了,偏偏冰姨在嫁给这个败类后,他还到处拈花惹草,冰姨被暗害修为尽废,在生下莜凌姐后,生命力更是亏空,差点死了,这个混蛋不去给冰姨找宝物补充生命力,还把两个人扔下,一个人跑了,这真是岂有此理!我搞不懂,冰姨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会对这样的家伙念念不忘?莜凌姐竟然还会特地来南境找这个家伙?”

    玉倪寒着脸说道,姜预原本是让她告诉自己内情的,结果现在竟然成了她对冰莜凌父亲的无限抱怨,不过,若是真按玉倪所言,这风鳞觉还真是败类地不是一点两点啊。

    “自此以后,那个家伙就没有再出现过,我们冰族的长辈找到了冰姨和莜凌姐,这些年,都是莜凌姐再不断找寻补充生机的灵药,才勉强让冰姨活了下去。”

    说到这里,玉倪的眼睛有些红了。

    姜预听到这里,眉头也是微皱,事实情况好像要比他想得更复杂啊!

    若冰莜凌真摊上这么一个父亲,确实是挺恼火的。

    而且,冰莜凌的母亲,一个修为被废的女子,哪怕回到家族,也没什么价值,不会有人话费大代价去治愈,一切都只能靠冰莜凌自己啊。

    这个看起来跟他年纪相仿的少女,确实承担了太多。

    至少姜预在来到罗虚大陆之前,在地球那个和平世界,过得生活不知多轻松,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小贼,我说完了,赶快把让莜凌姐开心的办法告诉我。”玉倪抽了抽鼻子说道。

    闻言,姜预不禁脸色一僵,哪有那么快的,他才刚刚大致明白情况,哪儿能想出办法?

    不过,对于风鳞觉这个人,姜预却觉得有些不对,如果说真如玉倪所说的是一个败类,又怎么会让冰莜凌的母亲如此相待?

    能教导出冰莜凌这样的女子,姜预可不觉得冰莜凌的母亲会是一个傻子。

    这倒不是不相信玉倪,只是玉倪终究只有十三岁,事情又都是在冰族听说的,而冰族对风鳞觉当然不会有好感,一定程度地添油加醋也很正常。

    所以,风鳞觉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不能单凭此就下定论。

    不过,相比起这些,姜预却开始疑惑起冰莜凌究竟在冰洞里面看到了什么?

    那里,应该才是问题的关键!

    只是,冰莜凌都把冰洞毁掉了,很有可能就是不想让人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姜预不知道要不要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