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什么都没留下

第三百二十四章 什么都没留下

    雪之区域,冰谷之中。

    这里依旧由冰构成,晶莹剔透一片,没有其他它事物。

    四周冰山围拢,中间一朵朵冰花密密麻麻地铺设着,每一瓣花瓣都清晰可见,充满着灵气。

    在冰花上空,是一道如龙一般的冰河,这河在漂浮与上空之中,只有尾巴和冰谷底相连,作为连接。

    这次,才可以说的上是花圃。

    因为这里已经没有危机,安详无比,可以享受这景色的美妙。

    冰莜凌进去了,好半天都没有出来。

    一时姜预无事可做,便将那条龙鲤鱼从须弥戒指中抓了出来,考虑是清蒸还是红烧。

    他仔细观摩,眼前的龙鲤鱼,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寒意,两根长须拖在地上,晶莹剔透的鳞片,它没有内脏之类的,只是单纯的由寒气化成。

    这龙鲤鱼可以吃,姜预还真没吃过这类东西,不知道味道如何。

    就在姜预想着这些时,他脑中突然出现一道意念,这意念在挣扎着,不停地叫喊放开它!

    姜预脸色一呆,看了看手中的鱼,眼睛瞪大,这龙鲤鱼的灵性这么高,已经能够表达出准确的意思了吗?

    姜预埋头想了想,没有急着把这龙鲤鱼研究成一道料理,而是传达出一丝意念,问道:小鲤鱼,阵法是谁教给你的?

    姜预的问题,并没有得到龙鲤鱼的认真对待,后者只是意念挣扎个不停,一直叫喊放开它!

    “看来不给你点厉害的,你是不知道作为一个俘虏的觉悟!”姜预传达出这样的意思,态度充满了恶意。

    抓住龙鲤鱼的尾巴,将其倒掉过来,鱼头朝下,姜预就对着鱼脑门,给了它一下。

    这一下,力道极大,龙鲤鱼的脑袋都震了震,整个大脑都懵了,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

    然后,龙鲤鱼就更加叫嚣,疼痛反而让它暴躁起来,于是,姜预又恶狠狠地给了它几下。

    龙鲤鱼疼死了,但它还是很不配合!哪怕姜预说把它烤了,生吃了,它也无动于衷。

    “老老实实回答我问题,不然,我就把你炖了!”姜预无奈,再次开口威胁。

    他都做好心理准备,不会有什么作用了!

    然而……

    炖了,这两个字一说出,龙鲤鱼明显意念猛地动荡了一下,仿佛出现大恐惧心理。

    感受到龙鲤鱼的不对劲儿,姜预微惊,连忙又把“炖了”重复几遍,每说一次,龙鲤鱼的身体就抖一次,再也没了那不断叫嚣的气势。

    姜预微微一笑,原来弱点在这儿。

    姜预精神意念传达,一个个“炖了炖了炖了”不断传到龙鲤鱼脑海之中。

    姜预不断的重复,这让龙鲤鱼心神差不多要崩溃了,天知道,它对这两个字有多大阴影,完全不能承受这样的攻势。

    最后,龙鲤鱼颓废了,有了作为俘虏的觉悟。

    姜预嘿嘿一笑,果然,要打败敌人,不光要从身体上,还要从心理上啊!

    “阵法,你是从哪儿学的?”姜预又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这里,龙鲤鱼老老实实了,把事情告诉了姜预。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也是九悬山上一次开启,这片冰谷闯进来了一个人。

    据龙鲤鱼所言,这个人非常厉害,进入冰谷之后,寒冷对他无效,冰河之水,他也随便喝,手轻轻一摆,它就被抓住,毫无反抗之力,还差点被他炖了。

    不,是已经在炖了!

    龙鲤鱼瑟瑟发抖地讲述了它在锅里面的水深火热,那太可怕了,它至今记忆犹新。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最后又不炖它了,反而教会了它怎么充分利用这里的寒气。

    龙鲤鱼依稀记得,那个人好像还交代了它某些事情,不过,这么久过去,它早记不清了。

    反正那个人也走了,龙鲤鱼觉得自己应该安全了。

    结果,没想到,时隔十多年,它竟然又被抓住了,而且,还是要把它给炖了!

    这对它而言,真的太可怕!

    姜预听完,心里猜测,这个教龙鲤鱼阵法的,难道是冰莜凌的父亲吧?

    按照年纪来看,应该是差不多,而且,冰莜凌的父亲也姓冰,是中域冰族中人,实力强也很正常。

    虽然,若真按照龙鲤鱼所说,这实力是强得有点夸张了。

    想到这里,姜预脸色不禁一黑,他们遇到那么大的危机,差点被冻成冰雕,结果搞来搞去,都是因为一个坑女儿的家伙啊!

    还顺带,坑了他一回!

    姜预叹气,只觉得好倒霉。随后,他又顺便问了龙鲤鱼那个人的名字。

    龙鲤鱼告诉他,忘了!

    它只记得冰阵,还有被差点被炖熟的事情。

    “玉倪,冰莜凌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啊?”姜预突然向玉倪问道。

    没想到,玉倪却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拒绝告诉姜预,那脸色又有些不高心。

    姜预奇怪,不知道自己又在什么地方得罪这丫头了!而且这丫头的这副表情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只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可惜,原本还想看看龙鲤鱼对冰莜凌父亲的名字有映像没有。

    问清这些后,龙鲤鱼也挺配合,姜预打算不炖了它,嗯……可以考虑采用一下其它烹饪方式。

    片刻后……

    河底的冰动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轰鸣声,这轰鸣声很响,似乎实在冰洞里憋了很久,才传出来。

    然后,大面积冰层坍塌,破碎,河底都被破坏,变得面目全非。

    下一刻,又是无数到剑意从里面散发而出,冰块飞得到处都是,打碎了无数的冰花,使得周围美丽的花圃,变得一片狼籍。

    姜预和玉倪都是大惊,心中担心冰莜凌出了什么事,正要前往,冰莜凌已经出了来,站在大小不一的冰块前。

    只见,她的脸色很冷,眼中有着深深的怒意,还有一丝悲哀。

    刚才的剑意,是她发出的,冰洞也是她破坏的,因为她忍不了了,她看到了结果,他父亲留下的东西。

    她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不值,等了这么多年的人,无怨无悔,但最后,那个人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给母亲留下。

    哪怕冰洞里面,那样东西十分非凡,但不是留给她母亲的,又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