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阵法

第三百二十一章 阵法

    在这广阔的冰谷上方俯视,一座座冰山围成了围墙,下方,一片砂砾一般的花朵紧密排列着,每一朵都是冰晶色,晶莹璀璨,这就像某个神仙建造的花圃一般,充满着艺术之美。

    而在这冰晶色的花圃之中,有着一条雪白的游龙在翻滚,此起彼伏,这便是那条冰河,龙鲤鱼在其中,就像龙魂一样,执掌着一切。

    这里的景色,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绝对是最美的地方之一,想要作为私家别院,日日居住在里面,龙鲤鱼更是祥瑞,拿出去都可以好好炫耀。

    但实际情况,那一座座冰山将这里封锁,困住闯进来的人,晶莹璀璨的冰花却是最危险的利器,那仿若祥瑞的龙鲤鱼却是一个复仇者,带着浓烈杀意。

    若真敢居住在这里,不是实力超凡脱俗之辈,怕是不过多长时间就会化为尸体,碎成冰屑,成为这冰谷的一部分。

    姜预、冰莜凌还有玉倪都神色凝重,他们的脚下都有着冰花在钻出,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冰花,视觉感太过强烈,危机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

    这是龙鲤鱼在准备,在蓄势!一旦一切完成,哪怕姜预他们实力再翻十倍,都不见得能够活命。

    “它在布阵!”就在此时,冰莜凌突然说道,声音清冷,带着寒气。

    布阵?!

    姜预查看了四周花圃,发现这些冰花下方,寒气果然以特定的某种规律运行着,有主脉络,牵引着无数分脉络,分脉络下,又分散出无数细丝,这些细丝,每一根都连接着一朵冰花。

    姜预倒吸一口凉气,这看起来灵性才初期的一条龙鲤鱼,天生地养的寒属性化灵物,竟然会布阵这么高技术的事情?!

    “这阵能破吗?”姜预向冰莜凌问道,在这种事情上,冰莜凌显然比姜预更在行。

    冰莜凌摇了摇头。

    “很难,没有阵法师,只能看机会!”冰莜凌皱了皱眉说道,她能感觉到阵法里面隐含的极其澎湃的灵气,而且这阵法极其精妙,不该是一只龙鲤鱼能掌握的,这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

    冰莜凌的话,让姜预脑袋不禁一疼,阵法本该是人类掌握的一种极其繁复精细的力量,在大自然之中一般很少见,但一旦出现,就是相当恐怖的天地之势,大巧若拙,能有天境之威。

    这龙鲤鱼的阵法当然不可能是天地之势,更像是人授,因为这阵法十分复杂,蕴含着许多精妙计算,不是天地所生,而是人类所构思。

    虽不是天地之势,那种让人绝望的“超级阵法”,但这个精妙的阵法,也绝对不凡,足以困死大批地境,使其成为濒死的困兽。

    姜预脑海之中,精神力分散而出,十分细致,仔细摸索着这阵法,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说不定自己有着阵法天赋,就找到破绽破了呢?

    但最后,只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显然是想多了。

    希望还是只能寄托在冰莜凌的身上!

    姜预向冰莜凌看去,只见她此时正聚精会神,全身上下看不出丝毫气息泄露,一切气机都被压缩到了那具身体里。

    这一刻,姜预眼中的冰莜凌似乎又换了一个样子。

    专注!

    在这样的冰莜凌面前,姜预和玉倪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口。

    而就在此时,那河里的龙鲤鱼,席卷着那冰河,长长的胡须飘荡着,它再次跃出冰川,又回到河之中。

    这次,冰川不再动荡了,又恢复了以往安静的样子,似乎一切都是平静,喧嚣已被消散。

    然而,这才是真正危机的信号。

    阵法启动了。

    姜预感觉到,周围的寒气流,开始被整合,与地下的寒属性灵气相呼应,空间被完全圈固了起来,温度都只能在这片空间流动,开始缓慢降低。

    地面花圃,冰花开始了摇曳,它们的动力,是那寒流,每一片花瓣,都和寒流相连,根须又和地下的寒属性灵气相接。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了,以他强悍的身体,有着纳米钛心保护,身体都快要冻僵了,尤其是寒流穿过,身体似乎真的要化作一块冰!

    姜预催动纳米钛心,电力噼里啪啦地响着,热量不断释放,才将他身体变得暖烘烘的。

    期间,姜预还想对阵下药,用热能吸收储备器抵抗寒冷,然而,这件科技的能量太少了,没一会儿就在这阵法之中耗尽。

    突的,姜预心中一紧,看向一旁的玉倪,只见她此时正在瑟瑟发抖,皮肤都有些青了。

    姜预一惊,才明白这寒气有多严重,连修炼冰属性天境功法的玉倪都扛不住,即将被冰冻!

    连忙把手搭在玉倪身上,一股热流延着手臂进入玉倪身体内,玉倪才慢慢缓过劲儿来,然后,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那没有规模的小胸脯。

    冰莜凌依旧神情专注,期间,她有一缕心神放在玉倪身上,此时也收了回去。

    姜预猜测,她应该是在找寻那什么机会!

    在这方面,姜预的经验确实太少了,和闯过无数险地,还在太北古城之中生活了一年的冰莜凌没法比。

    阵法之中,寒流越来越多,空气似乎都开始结冰,地上的冰花,无数花粉扩散,进入空气之中,化作冰晶,从四面八方包裹了三人,不留一点空隙。

    姜预眉头紧锁,他一边护持着玉倪,一边也寻找着破阵的方法,虽然没有冰莜凌的阅历和难以想象的实力,但他自个也知道自己的优势。

    阵法是什么,其实本质也是一种能量的汇集和利用!

    阵法再精妙,再复杂,再高级,难道他还能没有能量就运行起来,无中生有,造成巨大影响不成?

    而既然要用到能量,那就直接把这些能量给抵消了不就成了。

    抵消能量的,也只有能量,而在能量的储备方面,姜预觉得自己应该还算是大户了。

    当然,姜预不会觉得破阵会这么容易,不然,这世上还要什么阵法师?这种如此艰辛的职业,又还有屁的吸引力?

    要知道,阵法师,可是最容易越级挑战他人的了。

    更多的说法,阵法是拿来以弱胜强的。

    至于能量互相抵消这一点,阵法师又怎会不知道,因而,在大多数阵法之中,都会避过这一点,让阵中能量尽可能持续补充。

    这补充,可来自于外界,也有可能是被困者自身的能量反过来哺育阵法而不自知,最后那人只能被困得越死!

    总而言之,阵法是一个狡猾的东西,阵法师能看透本质,直接就破阵,姜预没那本事。

    但是,他却有着极其强大的帮手,有着科技那几乎能够无限输出能量的能力。

    或许,这不足以破阵!

    但是,姜预本就只是想要捣捣乱,给冰莜凌创造那所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