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二十章 花圃

第三百二十章 花圃

    姜预,冰莜凌和玉倪三人,延着冰壁,这冰谷的地形简单,没有复杂的山脉,只是四周的冰山以及内部的花草河。

    全是晶白色,没有其余杂色,有着一些折射的光芒。

    一目了然,按理不该存在着什么隐蔽的地方。

    但是,央栾鸽指向这里,证明这里一定有着和冰莜凌血脉相连的东西。

    可能是那个人藏在某处,可能是那个人受伤留下的大量血液,当然,也有可能是一具尸体。

    冰莜凌心里复杂,她不知道当面临结果时,会是什么心态,也不知道母亲会等到什么。

    冰谷之中,三人一起,没有敢分开,因为这冰谷的危险太大,随时可能出现某些未知的危机,只有一起才能足够安全地应对。

    他们走过冰谷的一块块冰面,上面只有冰花冰草的碎屑,脚踩在冰面上,有些轻脆的脚步声,脚下倒映出影子,很清楚。

    姜预发现,他们的影子都很清楚,就跟镜子一样,没有丝毫瑕疵,左边的大小美女,冰莜凌穿着雪白长裙,在冰镜之中,绝美的身姿让人如痴如醉,小丫头玉倪也颇有灵气,像一个雪娃娃。

    姜预不禁偷偷多看了两眼,冰莜凌心里有着一丝忧虑,没有察觉,玉倪的修为还不够,某人心里连忙松了口气。

    不过,看个美女都那么偷偷摸摸,也就这点出息了啊!

    想当初,拿着跳舞蚂蚁偷看一些美女洗澡的勇气哪去了?

    姜预的科技向四周扩散,作为先锋军,一方面是寻找谷中异常,另一方面也是探险,为姜预他们提前避免一些困难。

    而这些小东西的作用,还是不小的,比方说,这下方的冰层之中,有的地方一旦落点,就会喷出至寒的地灵气,把小机器人都直接冻成了冰块。

    这在和姜预一样的机器人轰碎冰花之时,是没有出现的。

    小机器人的探险,无疑给姜预他们提供了一个较为安全的路线。

    再比如说,有的冰壁之上,会突然长出一朵全新的冰花,这些冰花,有时射出无数冰锥,有的则是散发让人结冰的花粉。

    这些东西的目标,都是先触发它们的小机器人,姜预和冰莜凌则趁机将出现的冰花破坏,机器人虽损坏了不少,但三人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大危险。

    但是,局面很快就变了!

    意外来自于另一边……和姜预一模一样的那个机器人!

    它一路轰碎冰层,毁坏冰花,冰草,破除冰锥,终于,触动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是冰谷的那一条河!

    仿真机器人毁坏冰花河边,河另一边的冰已经被驱除完,它踏上冰河,要驱除河上的冰。

    然而,就在它刚把河面的冰花驱除之时,那一直凝固的河,此时此刻,竟然开始动荡起来,十数根绸带一般的水流,竟然越出湖面,一下子捆住了机器人。

    姜预一惊,连忙控制机器人逃脱,然而,那绸带一般的水流,就像最坚韧的枷锁,将机器人锁住,不过一息时间,就将其拖下了水中,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姜预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对这个机器人竟然失去感应了,再也无法控制。

    这只能说明,整个机器人都在这短短的一瞬间瘫痪了!

    要知道,机器人的表面可是由极其坚韧的材料制成的,地境之中,三重以下别想破防。

    忽的,就在姜预一愣神的瞬间……那冰河里面,又是十多根绸带一样的亮白色水流向他们三人席卷而来。

    这些水流,流于空中,来到姜预三人面前,就像一条河分布在外的支流一般,在充满着简单的美丽同时,又危机四伏。

    机器人被抓下了河流,瞬间就瘫痪,那他们呢?姜预不会觉得自己的身体比机器人还硬朗。

    连忙向一旁一躲,同时,万狙枪拿了出来,一连六击,落在绸带水流之上。

    啪啪啪啪啪啪!

    六声暴击声,一颗子弹毁掉一根绸带水流,晶莹色的水滴四溅,落在地上的冰面上,一朵小小的冰花开始绽放。

    姜预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盛开的冰花吓了一大跳,那冰花的花瓣打开,无数冰锥又开始蔓延开来。

    “靠!有完没完了!”姜预不禁嘀咕。

    此时,他的实力处于弱势,因为为了最快破冰,他把象脚和虎爪都套在了机器人身上,而机器人被拉入了湖中,虎爪和象脚也一起坠湖了。

    此次此刻,姜预的攻击手段就变得极其单调。一时间,他陷入了窘境。

    就在无数冰锥向他袭来之时,一道和姜预一模一样的身影挡住了冰锥,那赫然是另一个机器人。

    当初,仿真机器人姜预一共制作了三个,一个毁在了幻境宫殿,一个被拉入了冰谷河中,这是最后一个了。

    冰锥落在机器人身上,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机器人的身体轻微地动荡了两下,但却全都挡住了,没有一点问题。

    而另一边,冰莜凌在救下玉倪后,也连忙出手帮助姜预,一把青剑,轻轻一挥,无边寒芒从里面孕育而去,撩起一阵寒风,那剩下的水流,全部都凝结成冰,没有掉落在地上。

    她从姜预那里吸取了经验,没让错误再犯,于此同时,剑身一转,一阵寒光亮起,那带着冰属性的剑意迸发,直接穿透了厚厚的冰锥,射向里面的冰花。

    只听见“啪啪啪”的闷响声此起彼伏。

    六条水流溅落的水滴并不算太多,加起来就一百多滴,而且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形成的百朵冰花,瞬间被冰莜凌分散的一百多道剑意击溃,成为碎冰。

    姜预也松了口气,身上的电光消失,纳米钛心沉积下来。

    没有了象脚和虎爪的他,虽不至于就没一点实力了,但战力多多少少受到影响,能量输出渠道直接少了四个,处理起来还是有些麻烦。

    好在冰莜凌搭把手,没让姜预把压箱底的手段都使出来。

    冰河之中的十余道绸带水流解决,但是,姜预和冰莜凌并没有丝毫放松。

    这绸带水流明显带有强烈的目标性,就如同活物一般,和之前的花粉和冰锥无差别攻击完全不同。

    而且,这水滴,一滴滴落,就会幻做冰花,如果不是有着某种限制,刚刚,怕是远不止百朵了。

    姜预心惊,意识到,这个河,怕是一个大boss了。

    突的,他的眼睛一缩,又是一系列绸带水流从冰河之中涌出,攻向姜预三人,而且,数量足足是之前的两倍。

    这让姜预终于确认,里面有着某些有灵性的东西,因为是第六山冰谷,不可能是阵法,那就只能是自然之灵。

    数十道绸带水流,从空中穿过,亮白色的光芒折射耀眼,里面似乎有哗哗的声音。

    冰莜凌扬起青剑,目中冷光一闪,她身上有着一股冰意,化作了实质,在身旁蒸腾,一股澎湃的灵气在她身体里运行,一股惊人的寒意向四周扩散。

    遇到这股寒意,周围的冰雪,这一刻似乎都甘拜下风了!

    刚刚,她才释放了百道剑意,此时却像一个没事人一般,又再次开启了大招。

    而且,她是真的拿出了真本事,姜预能感到,此时的冰莜凌和刚才仿佛就是两个样子。

    他还记得,在南域试炼第一次碰到冰莜凌的时候,那时的她,风采绝人,一剑冰封,连火焰都深陷于寒冰,被凝固住,那个火灵毫无还手之力,三日之后冰融化才得以脱困。

    而现在,冰莜凌显然更强了。

    按理说,实力强大到这种程度,她应该早就突破地境了,但却一直还在意境巅峰。

    可以说,不考虑姜预和玉倪,在这第六山,她修为是最低的,但实力却是最强。

    冰莜凌,身形一动,那寒意也随之而动,肉眼可见,青剑向着前方而去,直扫向那冰河里绸带水流出现的地方。

    灭敌,自然要先灭其源头!

    冰莜凌的青剑表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冰,宛若冰剑一般,周围的寒意惊人,那些绸带水流还没有靠近她,就化作了冰雕。

    然后,冰莜凌的这一剑,狠狠地扫向了那河之中,随着剑出,她身边的滔天寒气也紧随而出,宛若云涌,融入了这一剑之中。

    冰寒色的剑芒,在这一刻汇聚而成。

    这样的一剑,原本在这冰谷之中,该是很不起眼!

    这里本就是大自然的极寒之地,在这样的地方,卖弄寒意,似乎是一个极其不理智的事情。

    然而,就是这样一剑,寒意已经盖过了冰谷,落入冰河之中,剑芒溃散,化作浓雾一般的寒气,对着冰河覆盖而下。

    所有寒意,在陷入冰河的一瞬间,仿佛有眼睛一般,在河下,寻找着目标。

    紧接着,似乎发现了什么,寒意再次汇聚,蜂拥而至,袭向某个地方,锋锐的寒色剑芒再次在河下出现。

    这就是冰莜凌对寒意和剑意的控制,一念转换,寒意即是剑意,剑意即是寒意。

    不一会儿,河上,两块冰雕浮了起来。

    姜预瞪大了眼睛,只见那两块冰雕,都有一个整齐的断面,显然是被剑芒斩断的,分成了两部分,每一部分,都栩栩如生,呈现透明的冰晶色。

    这不是冰莜凌的寒意造成的,而是,本身就是一个由冰化作的生物,就像那冰花冰草一样。

    将两块冰雕合起来看,这竟然是一个类似于水母的东西,蘑菇一样的大脑袋,下面全是冰晶色的长须,也就是绸带水流。

    姜预惊叹,他早该想到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里既然有冰化作的花草,有点冰化作的小动物什么的,也不足为奇。

    就在姜预想着,这冰河里的生物解决了之时,一阵巨大的浪花声响起。

    只见,冰河之中,一条长须鲤鱼,竟然跃出水面,依旧是通体透明,呈现冰晶色。

    这鲤鱼,约有两米长,嘴巴两边的长须,更是超过体长的两倍,在身后长长拖着,鱼鳍较长,有着一丝爪形,鱼尾有收拢之势。

    一双眼睛拳头大小,亮晶色的鱼鳞,每一片都很大,上面有着繁复的花纹,似雪花似冰山。

    它在跃出水面的短短瞬间,又掉入河之中。

    但是,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却足以姜预看清它的眼神,里面有着愤怒,冷漠,杀意。

    它已经有了十足的灵性,在慢慢化作冰龙,却见陪伴自己千百年的同胞被杀,首次诞生了某种名叫杀念的东西。

    这透明的龙鲤鱼,在河中游来游去,一阵阵浪花被它卷起,只见这浪花越卷越大,越卷越高。

    不一会儿,整条冰谷之中的河流,都在它的涌动之中活起来,渐渐受其控制。

    期间,有浪花的水滴滴落在岸边,一朵朵冰花沿岸生长,长得极其繁茂,相互簇拥着,一朵挨一朵。

    这一刻,仿佛最美丽复杂的冰雕艺术品!

    然而,姜预和冰莜凌都没有丝毫心情去欣赏这些,就是调皮的玉倪都紧张兮兮。

    这是一条河龙王啊!

    整条冰河都被他控制!

    姜预此时才知道,形成冰花的是这河水,之前那水母状的生物触手被破坏,也是黏附在上面的水滴溅落,才形成的冰花,不然,以触手的体积,不可能才只有那么一点。

    无数的冰花围绕着冰河在向两边散开,明明那么像冰雕,却有着花儿一般的柔韧,在簇拥,根茎发生弯曲。

    这花,全是白晶色,就好像这河龙王在悼念死去的同伴。

    然而,姜预他们知道,这才是冰谷真正的大危机。

    这冰花的数量,是冰莜凌她们初次进入冰谷之时,原有的冰花的多少倍?

    至少是几十上百倍啊!

    而之前的百分之一,就逼得秦家小公子他们连连撤退,觉得没有再冒险的必要,姜预和冰莜凌更是花费大精力才逐渐破冰。

    这还真是得罪了一个厉害的主儿!

    姜预不禁抹了把冷汗!

    此次此刻,冰花还在疯狂向外生长,河水已经侵入了脚下的冰层,种下了种子。

    不一会儿,这冰谷,就被晶白色的冰花覆盖了。

    脚下,已经不再是冰地,而是一个花圃,冰晶色的花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