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冰谷

第三百一十六章 冰谷

    “从今天以后就有了啊!”姜预嘿嘿一笑道。

    柳棉笙无奈叹了叹气,这姜兄的思维,真是独特。

    沈大胆,这样土里土气的称呼落在了天铸城的大师兄上,若是传出去,还不知道多少人会憋着笑,嘴巴抽搐。

    引风洞,无数的风被吸入,一片小小的五边形物体,一落入这漩涡之中,眨眼就顺着风流,极速被带进引风洞附近。

    这是姜预和柳棉笙计算的一个合理距离,处于沈卓速度的界限之间,既能让沈卓知道自己有机会追上,但也有可能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钥匙碎片彻底被吸如引风洞之中。

    沈卓神色冷冽,眼中极其冷漠,对于姜预和柳棉笙的杀意前所未有的强盛起来。

    这两个人,有那一天,必死无疑!

    沈卓控制傀儡鸟,去追钥匙碎片了,相比起未来的两个死人,钥匙碎片显然更加重要!

    这关乎着他进入第七山,天境之路的打开。

    作为器碑第一,他又怎么会像普通人一样,只想着地境巅峰即可,天境才是他们这些天骄的目标。

    而且,天境也是分档次的,如果只是初入天境,对沈卓而言,远远不够!

    他的视线,早就超过了其余人,瞄向了天境之后的路。

    傀儡鸟,乘着风,风力加自身的飞行之力,他与钥匙碎片的距离在飞快拉进。

    忽的,钥匙碎片进入了引风洞百米的范围,而沈卓的手却还与之有着一线之隔。

    要拿到钥匙碎片,他必然要进入引风洞百米之内,而入了这里,很难再逃脱。

    风力太强了!

    这也是姜预和柳棉笙计算过后的结果。

    沈卓神色变冷,却是一如既往,手指夹住了五边形钥匙碎片,而此时,傀儡鸟疯狂掉头,却还在被缓缓拉入引风洞。

    沈卓没有犹豫,脚下猛地一踩,能量在双脚与傀儡鸟之间爆发。

    沈卓飞出了引风洞,而傀儡鸟却是加速掉入了其中。

    沈卓看向姜预和柳棉笙离去的方向,二人已经没有了踪影,就算有傀儡鸟也追不上了,又何况于傀儡鸟已经落入引风洞。

    沈卓冷哼一声,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那脉主赐下的傀儡鸟,就这么被他当做踏脚石遗弃。

    风之区域,某个沟壑之地,这里地形曲折,正好挡住了强风,流出了一个空风地带。

    这在风之区域,算是非常难得的地形了。

    柳棉笙盘膝而坐,在和沈卓的战斗之中,他受了很重的伤,哪怕有丹药,没有个一两天,也别想完全恢复,此时只是暂且把伤势稳定下来。

    不一会儿,柳棉笙就站了起来,他狼狈的样子也整理好了,又恢复了以前干净气质的少年书生模样。

    “姜兄,接下来打算去何处?”柳棉笙问道。

    这次,他也算险里逃生,但是也没有办法,相比起沈卓而言,他年纪太小了,足足小了八岁,有太大劣势。

    而九悬山的机会就这一次,他一旦错过,要在外面打开天境之路,动用再大的势力,都会很难!

    虽然在外面他的身份高的难以想象,沈卓之流都不可能对他有任何威胁,但这九悬山,又不吃身份这个东西。

    “雪之区域,有朋友在那儿!”姜预说道。

    原本就打算去找冰莜凌她们姐妹,只是中途发现柳棉笙危机,才赶来救他。

    柳棉笙闻言,轻轻皱了皱眉。

    “可惜,暂时不能一起了,姜兄,我还需要去木之区域的一趟,等事情办完了,再过来找你!”柳棉笙微笑说道。

    在第六山,他有着计划,来最大程度利用好这次九悬山的机缘。

    “好!”姜预答道,有着滴滴手环在,他们也可以随时联系。

    柳棉笙离开了,姜预前往雪之区域。

    雪之区域,风雪交加,有许多风都是从隔壁的风之区域吹来的,使得这里更加环境更加恶劣。

    这里的温度很低,夹杂着寒属性灵气,对修武者的身体温度影响很大。

    很久没有尝过寒冷感觉的姜预,走到这里,身体都不禁哆嗦。

    雪之区域,冰莜凌她们到这里来会干什么呢?联想到冰莜凌的属性是冰,这里或许有着她们需要的东西。

    只是,想起柳棉笙说的话,那看起来绝美的身姿里面,竟然隐藏着那么恐怖的力量!

    而且,冰莜凌的修为好像才易境巅峰,一年前就是这个修为了,也没突破,真的比地境一重巅峰的沈卓还强?

    姜预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延着滴滴手环的指示,姜预走过一里一里的雪路,这里的寒冷,让姜预有了第一次来到罗虚大陆时冬天的感觉。

    雪之领域,各种险地也很多,甚至有些地方看都看不出来,平静的雪地往往下一刻就会要人命。

    姜预让机器人给自己探路,亏得制作机器人表皮的那层材料,在第五山都是最顶级的,是地级巅峰的材料,不然还挡不住那么多险地。

    到了这里,姜预开始联系冰莜凌。

    长方形的虚拟屏幕之中,冰莜凌的身影出现,姜预告诉她自己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儿,马上过来和她们汇合。

    然而,这次,冰莜凌却告诉他暂时不要过来,就连平时闹闹腾腾的玉倪这个时候都没有出现。

    事情,有点诡异啊!

    心中还在疑惑之际,正想问点什么,冰莜凌却已经关闭了滴滴手环,消失在了姜预面前。

    姜预皱眉,一时有些莫名其妙。直觉告诉他,冰莜凌那边怕是出现了些不一般的事儿。

    想起冰莜凌的叮嘱,去,还是不去?

    姜预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然后就继续向着冰莜凌的方向前进了。

    雪之区域,这里的风也不小,姜预展开银翅,很快就靠近了冰莜凌的所在地。

    姜预心里想了想,冰莜凌不让他来,肯定有原因的,于是,他的身形一变,动用变换样貌的科技,已然成了柳棉笙的样子。

    一身白色的衣袍,发型也和柳棉笙一致,一副偏偏公子,玉面书生的样子。

    镜子出现,姜预摸了摸脸,很满意的样子,心想,哪怕是冰莜凌她们也应该认不出来吧。

    只是,此时他的眼睛却贼嘻嘻的,完全破坏了柳棉笙的那种气质,姜预连忙意识到,咳嗽了两声,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一下衣袍,摇了摇手中的工具,一把扇子!

    这样一来,竟真的和柳棉笙有了八分相像!

    “没想到,柳兄这家伙,竟然这么风骚啊!”

    平时,看着柳棉笙的书生样子,习惯了还没什么,此时自己扮演起来,那种气质绝尘的感觉油然而生,真是,要多风骚就有多风骚!

    果然,自己也是有这方面的潜质的!

    一片白皑皑的风雪之中,一个玉面书生,一身白衣,扇子轻摇,就这么缓缓向着一个方向前进。

    风雪疯狂地席卷这这片天地,仿若雪之妖魔,这是一处冰谷,大小至少有着千丈方圆。

    冰谷,四面都是陡峭的冰山,下方,平整的冰面,一朵朵冰晶花盛开,冰晶草随风摇曳。

    这里,风雪竟然都吹不进来。

    冰谷之中,除了仿若冰雕的花草,还有一片小湖,连接着两条小溪。

    这湖,这溪,流淌的水也是冰晶色的,既像液体,又像固体。

    通往冰谷的道路只有一条,非常狭小,两面是冰壁夹着,上方是暴躁的风雪,这里的风雪远比外面还要恐怖,就像险地一般,轻松要人性命,因而,要进入冰谷,只有老老实实延着这条小径进入。

    一个气质淡然的玉面书生站在这条门口,滴滴手环显示冰莜凌和玉倪就在前方不远处。

    通往冰谷的小道之中,有着复杂的冰刺,冰壁上方,许多冰花生长着,散发着惊人的寒气。

    走在这冰路上的人,都感觉寒气受袭,有些感冒,鼻涕在流,这在修武者之中,绝对是难以见到的,以他们顽强的体质,什么低温能让他们感冒。

    但在这里,寒灵气肆虐,修武者也挡不住。

    冰道之中,人的数量并不在少数,有着五个,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能有这么多人,也算稀奇了。

    “他还是过来了!”

    冰莜凌看了看滴滴手环上姜预的位置,不禁叹气。

    玉倪闻言,脸色微紧,心里诅咒个不停,“这个小贼,让你不听话,要自找麻烦吗?”

    在冰莜凌她们后方,有着三人,其中两个却是老熟人,赫然是器碑第五的罗恍,还有那个秦家家臣。

    至于最后一个,却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公子,年纪虽然不大,但身材挺拔,气宇轩昂,脸上稚气早已褪去。

    在这个小公子身体里,隐藏着一股霸道的力量,使得他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也是丝毫不受影响。

    他旁边,秦家家臣落后一步,身前恭敬,丝毫不敢怠慢。

    而这人的身份,显而易见,就是秦家的小公子了!

    “没想到九悬山会碰到冰姐,倒是意外啊。”秦家小公子面色露出一丝笑容,显得俊朗非凡。

    冰莜凌脸色淡然,仿若未见,玉倪却是脸色不开心,显然,碰到这些家伙,她并不怎么乐意。

    只是,这冰谷,是央栾鸽指向的地方,她们不得不来,而这秦家小公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目标也是这冰谷。

    秦家,就在此处,这也是冰莜凌不想让姜预来的原因。

    秦家家臣已经和姜预结仇,姜预一来,势必会与秦家小公子动手,不管吃不吃亏,但一旦和秦家小公子动手,那就真的是和整个秦家结仇了,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至于秦家家臣,那倒是小事!

    只是,某人显得并不怎么听话,就这么跟了过来。

    冰道之中,寒气越来越重,罗恍和秦家家臣身体表面隐隐有了一丝冰晶,随着深入,越来越多的冰花出现在勉强。

    冰莜凌感受到了其中的危险,她护持着玉倪,慢慢往前。

    一朵朵冰花盛开,每朵都是透明,像是雕刻,却又活灵活现,有一点风,都会摇动,花蕊之中,淡淡的花粉传开,落了下来。

    这花粉,到达冰莜凌和玉倪四周的时候,竟然都缓缓避开了,有的还有一些匆忙,不敢靠近二人一点。

    至于后面的三人,花粉毫不留情地落在他们身上,秦家小公子眉头微皱,随即,一阵黑光涌动,蔓延着他全身,将所有花粉都推开。而罗恍和秦家家臣拿出所有实力,却还是免不了有花粉落在他们身上,只是一小点,他们触及花粉的地方,血肉直接化作了冰晶,一点知觉没有!

    罗恍和秦家家臣都是大惊,他们虽然感受到了这花粉的威胁,但却万万没想到,只是触碰到,相应的地方就化作了冰块。

    他们心中都是惊惧,心神紧绷,万分小心起来。

    前面,这样的路,还有一大段!

    继续向前,冰莜凌和玉倪相当轻松,所有的花粉都不会靠近他们。

    秦家小公子被神妙的黑光护持,也不受影响,只是维持这一状态,依旧会消耗他不少灵气。

    这个地方,还真是危险,这才是入口!

    秦家小公子不禁皱眉!

    至于再后面的两人,罗恍还好一些,秦家家臣全身都挂满了冰晶,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彻底变成一个冰人了。

    而秦家小公子,也没有管他们,罗恍自然拉不下脸求助,秦家家臣则是不敢。

    不一会,他们终于通过了这个路段,秦家小公子黑光回到身体里,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罗恍和秦家家臣松了一口气,连忙运行功法,要把身体里残存的花**出去,不然,他们的身体就要一直化冰了!

    “莜凌姐,到时那个小贼来了该怎么办?”玉倪捂着嘴巴小声说道。

    冰莜凌摇了摇头,有些事,阻止不了就只能顺其自然。

    “玉倪妹妹,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神秘?”秦家小公子说道。

    闻言,玉倪撇了撇嘴,心里暗想,装什么成熟!

    她很清楚,秦家小公子一直以他的哥哥为榜样,平时一言一行都喜欢模仿他哥哥,然而实际上,撕掉那层模仿,就是一个很幼稚的小屁孩!

    玉倪却完全忘了她自己的年纪更小的事实!

    不过,说起秦家小公子的哥哥,玉倪就一阵讨厌,应该说,所有要抢她莜凌姐的人都讨厌,而这个人无疑是最讨厌的。

    家族里的那些人总是有意无意地把那个人拿出来说,好像他就配得上莜凌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