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沈……大胆?

第三百一十五章 沈……大胆?

    风之区域,这沟壑纵横的土地,是风的世界,无形之力带动着空气,在强烈地流动,稍强一点的风,都能让地境以下的人寸步难行,只能被风带着走。

    这里除了部分特殊地区,生命的危险性并不高,只是行动受到了九成九的制约。

    姜预手臂夹着柳棉笙,这个姿势,让后者有些不适应,姜预背后,那双银色的金属翅膀,单翼长达一米,根根羽毛紧贴,但此时,周围向四面八方流动的风之力,仿佛受到了召唤,纷纷流向那银色的翅膀。

    一瞬间,姜预背后那双银翅,已然成为风暴的中心。

    “噌噌噌!”一阵细微的声音响起,错落有致,仿若最美妙的钢琴曲,那柳叶大小的金属羽毛,根根立起,仿若银色的倒刺,平面的翅膀也成了立体,一米长的银翅彻底展开,长度达到一米五。

    不仅如此,银翅四周,风之力聚集,在其周围形成了翅膀外衣,这是风之翼,长达三米!

    姜预感到前所未有的轻盈,周围所有的风,这一刻都成为了他的助力,在托举着他,一念之间,似乎就能让这些风推动自己,飞向视野尽头。

    这样的状态,也就只有在风之区域这个得天独厚的地方才有可能。

    柳棉笙心中惊讶,连此时怪异的姿势都忘了,身处这样的风暴中心,对姜预更加好奇起来。

    这样的炼器之术!

    以他的阅历,也没有见过啊!

    姜预这边的动静,却没有丝毫吓到不远处的沈卓,这么多年,站在炼器圣地弟子一辈顶端的他,经历多太多场面,已没有丝毫异象能让他动容。

    面对一切,哪怕是再陌生的事物,他都有自信凭借自己的实力足以解决!这是作为器碑第一的气度!

    沈卓动手了,没有丝毫的试探,凶猛的攻击破开一层层的风暴,直射向姜预和柳棉笙。

    “姜兄,能应付?”柳棉笙抬头问道。

    姜预没有回答,事实上,现在的鸟翅变换成这个模样,他也不是很清楚速度究竟会达到哪种程度。

    背后的银翅,内部,某些一直缓慢运行元件,疯狂运转,风之力顺着金属羽毛,喷薄而出,每一片羽毛,都是一个加速器,抓捕着风,顺应着风,利用着风。

    沈卓的攻击近了,这不带试探的一击,在九悬山没几个人能够接下,姜预不需要接,只要躲就行了,全功率运转的鸟翅,如风中精灵,乘风而去,就消失在了沈卓的眼前。

    攻击,落空了,砸在地面上,一个巨大的坑洞出现,在这样的土地,能造成这样的破坏,绝对是强大之极了。

    沈卓的反应很快,下一瞬,就抓捕到了姜预的身影,却已经在千米之外了。

    他的瞳孔一缩,在这样短短的一瞬,百分之一秒都不到,就移动这样的距离,竟然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吗?

    倒是有些小看他们了!

    沈卓手掌一摊,一样东西,从他须弥戒子之中出来,这是一只傀儡鸟,身为炼器圣地首席弟子,代步的器物,又怎会少了?!

    站在傀儡鸟之上,一声嘹亮的鸟鸣声响起,沈卓的身影,如光一般射出,追向姜预和柳棉笙二人。

    姜预,银翅飞行,感受不到丝毫风阻,就是逆风而行,那些风,也会在鸟翅面前散开……

    “姜兄,沈师兄追上来了。”柳棉笙淡淡说道,把姜预对极速而行的一丝畅快打散。

    “那是什么鸟,这么厉害?”姜预看了一眼后方踩在鸟背上的沈卓,他还以为,凭借这样的速度,应该把沈卓甩得老远了,结果竟然被追上了!

    后方,一丈长的傀儡鸟,全身黝黑,双目锐利,散发着淡淡的凶意,沈卓立于上面,双手背着,一股难言的气质油然而出。

    “沈师兄是第二脉的弟子,那一脉的脉主正擅长炼制各类飞行器具,这傀儡鸟好像就是脉主年轻时随手炼制的,后来赏赐给了沈卓。”柳棉笙苦笑着说道。

    闻言,姜预不禁脑袋一晕!

    这尼玛是在作弊啊!

    连第二脉的脉主都扯出来了,还让不让人愉快地玩耍了!

    沈卓本身的实力就已经够强了,现在还有了一件脉主赐下的宝贝,真是一阵头疼!

    姜预牙齿一咬,背后的银翅舒展到了极点,把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而后面的沈卓,脚踩傀儡鸟,有时风阻,有时顺风,速度虽然时快时慢,但总能咬住姜预不放。

    双方的速度,在这一刻旗鼓相当。

    沈卓微微皱眉,连脉主以前炼制的傀儡鸟都一时追不上吗?

    那双银色翅膀,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过,沈卓并不慌,风之区域变数很多,只要出现有利于他的风向,还是有可能追上的。

    “姜兄,这下怎么办?”柳棉笙问道。

    如今的情况,对他们确实有些小小的不利,原本借着鸟翅在风之区域的优势,他们足以甩掉十个沈卓。

    但是,沈卓偏偏有着二脉脉主的傀儡鸟,这让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空了。

    姜预也是头痛,碰上一个自带长辈buff加成的家伙,他还能说什么?

    “柳兄,这第六山,就没什么能治得了他们吗?”姜预对柳棉笙说道。

    “要治沈师兄的话,这第六山倒是有不少险地,风之区域当然也有,但这些地方,没有提前布置,我们也很难在里面生存。”柳棉笙摇头说道。

    而且他还没说,在火之区域,为了摆脱沈卓,在某些险地就提前做下布置,但最后也失败了。

    这个沈师兄,面对险地,也有着很强的逃生能力。

    这就是器碑第一,各方面都十分强大。

    “就没什么人能阻挡他吗?比如说顾师姐,她也是器碑第二,应该差不多吧。”姜预又问道。

    就算凭借鸟翅,能够一直和沈卓周旋,但这么总不是个办法,他们不可能永远不出风之区域。

    “顾师姐虽然也很强,但年纪比沈师兄小了三岁,而且,还花了大量时间来研究炼器之术,被誉为年轻一辈最强炼器师,所以,实力还没有到地境一重巅峰。”柳棉笙无奈说道。

    “不过,真要压制沈师兄的话,还有一个人,据消息说,应该在九悬山,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柳棉笙又说到。

    “谁?”姜预疑惑,没想到真有人可以压倒这个家伙,连忙问道。

    “中域的冰王,冰莜凌!”

    “额……谁?”姜预一愣,怀疑是不是听错了,脑中浮现那道绝美的身影。

    “我进九悬山前,听同门的人说,冰莜凌正在南境,想来应该不会错过九悬山,只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丝毫这个人的消息,所以也知道真假……”柳棉笙说道。

    这于这个女子,柳棉笙也是惊叹其天资绝伦,年纪和他还有姜预一样,但实力早已是年轻一辈巅峰。

    而且,传言还没有突破地境,这才是最恐怖的!

    冰莜凌在不在九悬山,姜预当然知道,不,应该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只是,他没想到,柳棉笙的答案竟然会是她!

    那什么冰王的称呼,姜预不知道,或者说,对于冰莜凌的一切,他都不清楚,和冰莜凌的一些相处,基本是在平淡之中度过。

    两人从不问对方的一切,有麻烦时也会互相帮忙,这个样子既像陌生人,又像好朋友。

    “冰莜凌,真能解决这家伙?”姜预问道,他还是惊讶,冰莜凌的实力能恐怖到这种程度。

    “嗯!”柳棉笙很肯定的回答。

    姜预眼中出现一丝犹疑,眼睛看了看滴滴手环,他能联系上冰莜凌。

    但是,他心里却不想这么做!

    在散乱区域,冰莜凌大老远,放下自己的事,就为了来救他,现在,又要麻烦她?

    若是换了个人,姜预的脸皮可以无限厚起来,但对于冰莜凌,他却做不出来。

    姜预深呼一口气,眼睛从滴滴手环上移开,一点小事,还是自己解决吧!

    “姜兄,可有把握?”柳棉笙说道。

    柳棉笙想确认姜预的想法,如果不能逃掉的话,他打算干脆点,揭开封印,以免浪费时间。

    虽然有点消极,但根基早点损坏,也能早点恢复不是?柳棉笙的思维不禁又被姜预影响了。

    闻言,姜预突然淡淡一笑,露出一丝自信。

    “放心吧,柳兄,沈卓虽然是器碑第一,但要论逃跑,年轻一辈还没人比得上我,天铸城要是立个逃跑碑而不是器碑,我绝对是首席弟子!”

    柳棉笙微微错愕,逃跑碑?这个碑,天铸城应该永远不会立了吧……

    “柳兄,这家伙是为何这样对你穷追不舍?”姜预问道。

    不能力敌,那就只能智取,而智取的关键,就是要掌握足够的信息。

    “他要这个。”

    柳棉笙没有隐瞒,拿出了那个五边形的钥匙碎片!

    姜预一见,一愣,不禁说道,“就这个?很稀有?”

    柳棉笙点点头,他告诉姜预,五边形的碎片,不出意外,是能够得到的最高级的碎片了。六边形的话,虽然也有可能,但几率几乎小到不计,除非气运高到逆天,不然很难获得。

    姜预脸色一阵怪异,想起须弥戒子里的七边形碎片,在第六山,他的收获,是不是属于传说级别了?

    姜预脑中略微思索,拿出了一个五边形的钥匙碎片。

    “柳兄,这个东西,有什么办法破坏吗?”

    柳棉笙看见姜预随手拿出的五边形钥匙碎片,不禁摇头苦笑,自己这么辛苦才获得一块,现在还没甩掉尾巴,结果姜兄已经得手了,而且,那副样子还是满不在乎,竟然还要问破坏。

    “姜兄,这个东西对于进入第七山很重要,关系到天境之路的开启,不能马虎!”柳棉笙提醒姜预到。

    “没事,我还有很多!而且,这个东西,我知道有个地方还能获得不少!”

    然后,柳棉笙就看到姜预又拿出了一把钥匙碎片,里面还有六边形和七边形的,哪怕是以他的性格,脑袋也不禁短路了一下。

    微微叹气,那六边形和七边形,更是让他觉得,姜预的脑袋上,是笼罩了多少气运?怕是整个九悬山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上。

    “柳兄,这玩意有办法破坏吗?”姜预又问道,他要拿这个东西来当诱饵,但又不想这个东西真的落入沈卓手中。

    对于自己的敌人,那是决不能让其顺心的,不然,自己丢了一块,敌人得了一块,那就是双重损失!

    柳棉笙摇了摇头,这个东西要是那么容易破坏的话,就不会是进入第七山的钥匙碎片了?

    姜预正失望,马上又听到柳棉笙说。

    “虽然不能破坏,当可以作为诱饵把它扔进某些险地,只要控制好,不让沈卓有机会赶上就行!”柳棉笙说道。

    姜预明悟,这确实可行,只是这个过程要商议好,不能出错,不然损失了不说,还没逃掉就可惜了。

    “附近,有一处引风洞,只要靠近百米,一切都会被吸进洞中出不来,就把沈卓往那里引吧!”

    柳棉笙没有和姜预客气,因为不论六边形、七边形还是五边形都只需一个,多的也没什么作用。

    想到这里,柳棉笙脸色有些怪异,这个对姜兄没有的东西,呆会儿却要引得沈师兄往引风洞那个地方冒险。

    以后,若是沈师兄知道,脸色怕是会很不好看啊!

    没有多久时间,引风洞到了,这是一处风穴,一靠近这个地方,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所有风都在向其流去,就像风的归处一样。

    到了这里,连鸟翅控制风的能力都变弱了,多靠近一些,姜预估计鸟翅都将没用了!

    此时,沈卓也已到了,离姜预的距离不远。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一直追击的目标,突然笑着跟他打了打招呼,那样子很白痴!

    但是,那个目标一只手,却举起了五边形的钥匙碎片,轻轻示意。

    沈卓眼中瞳孔猛缩,对于钥匙碎片的气息,他不会认错,那是真的!

    姜预把钥匙碎片捏在手中,轻轻摇了一摇!

    “听闻大师兄在南境很出名,号称南境沈大胆!不知道敢不敢去追这钥匙碎片!”姜预嘿嘿一笑说道,然后,就把钥匙碎片往引风洞里一扔!

    “你找死!”沈卓脸色阴霾着说道。

    扔下钥匙碎片,姜预带着柳棉笙立刻离开,没有丝毫停留。

    “姜兄,沈师兄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号称?”柳棉笙脸色微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