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八十七章 第六山前祭坛

第两百八十七章 第六山前祭坛

    冰莲的两朵花瓣化为两道凉气,进入姜预脑海,围拢在那金色的树旁,金树哗哗一阵响,似乎遇到了最可口的食物,其上的金色龙痕开始游动起来。

    姜预感到大脑一阵清凉,前所未有的清晰感出现在姜预脑中,这一刻,仿若整个世界都清明起来。

    近几日,不断使用特殊能力,滞留在大脑中的疲倦也开始缓缓消散。

    姜预能感觉到,他脑中的精神力在不断增长,同时,变得纯粹,金树的叶片摇动得更响了,活力非常!

    冰莲的两片花瓣化作的凉气逐渐融入到金树之中,而在最后一刻,金树似乎脱离了某种限制,金光大放。

    金树上的龙痕,变得更加清晰,一片片金鳞出现,金色闪电噼里啪啦作响。

    神心境第三重,突破了!

    不同于玉倪突破神心境第九重,姜预的精神修为低,因而只用了两片冰莲花瓣。

    姜预露出阵阵惊喜,没想到玉倪小丫头留下的冰莲这般厉害,直接就让他的精神修为突破到了神心境第三重!

    感受到自己更加强横的精神力,特殊能力也因此更加强大,炼制纳米钛心的速度也变快了,一个时辰,能多炼制两个纳米钛心左右。

    果然,精神力还是科技之心的根本啊!

    姜预这般想到,心里也是想要多找点天材地宝来提升精神力。

    若是按部就班地修炼,以姜预的精神方面的天赋,速度虽然也远超他人,但要追上同龄天才,终究太慢了。

    毕竟,他的起步就落后,十六岁才开始修炼,不像别人生下来不过两三岁,就已经按照长辈的要求开始了这个过程。

    但是,姜预又想到自己哪怕得到再多天材地宝,也不可能在九悬山关闭前达到神心境第九重,心里就不爽这九悬山的破规则!

    虽然可以抢第三脉、秦家、鬼蜮宗他们三家的成果,但是,有些东西是没法抢的,哪怕把人杀了也不可能得到,而往往这才是真正的无上宝贝。

    姜预心里微微遗憾,而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却没注意到,他脑海中的金树,似乎感知到了他的想法,树干上的龙痕,在这一刻开始浮现出来,猛地从金树钻出,围绕着金树飞腾!

    一声声龙吟从姜预脑海之中传出,在周围扩散开来。

    姜预一愣,才注意到这些变化。

    他还疑惑,这金树龙痕又要干什么,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脑海之中。

    尤其是,金龙从树干竟然飞了出来,这不禁又让姜预想起了当初它为自己抵挡抵挡虚空噬虫,最后无奈消散的情景。

    现在,它也在逐渐恢复了吗?

    金龙发出的阵阵龙吟,竟然还携带着一丝雷霆之力,这是属于精神方面的,这些龙吟传出,扩散到整个第五山,与某个空间相接触。

    姜预感知到了,有一个不同于别的空间的入口……而随之,他的身后,一个漩涡出现,将他的身形缓缓吞噬。

    姜预猛地睁眼,看见这一幕,这再熟悉不过了,他已亲眼见过三次!

    原来,那个通道就是第六山神秘空间的入口啊!

    姜预心里激动不已,就差没狂笑出声了,他竟然也能进入第六山了!

    不用再留在第五山,想着宝物机缘花落谁家,自己却无能为力,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这太憋屈了!

    但现在,他终于迎来了机会,这份意外之喜,让姜预无从表达!

    只能心里不断感谢金龙,这太给力了!

    看着自己被漩涡吞噬,天空之中的战舰是无法收回来,时间来不及,就只能让它们留在第五山了!

    空间漩涡终于将姜预完全吞了进去,迷迷糊糊之中,就像传送阵一般,等姜预的视野再次清晰,他已经出现在了另一片空间之中。

    这片空间,不是第六山,但却是第六山的入口,是进入第六山的试炼之地!

    在这里,滴滴手环都无法使用,这也是之前柳棉笙和冰莜凌无法联系的原因!

    姜预放眼望去,只见一个高高的祭坛出现在姜预眼中。

    这个祭坛,整体仿若一座高山,足有千丈之高,一个个一丈高的台阶从祭坛底一直到祭坛顶。

    祭坛整体是黑色的,黑到发亮,看起来是新的,但它的气息,偏偏又散发出一股深远,悠古的气息。

    姜预站在祭坛底下,他向四周走动看了看,又发现,这祭坛是六边形的,每一边有着不同的花纹图案。

    姜预的正面,是一副百兽图,在荒古的大地上,无数兽类在奔腾嘶吼,个个目露凶悍之色,而它们奔向的地方,赫然是前方一个小小的建筑。

    姜预仔细看,发现这建筑赫然也是一个祭坛,同这大祭坛一模一样。

    等等,该不会这就是同一个东西吧?

    姜预悚然,应该不会吧!

    看了看那无数兽类和祭坛的比例,最小的都和有半座祭坛那么高,大的还是祭坛的十倍都不止!

    姜预头皮发麻,这都是些什么兽类,长这么大个!

    姜预绕过这一祭坛的一面,又来到另一面,那是一副万禽飞翔图,灰暗的天空上,无数飞禽在展翅,目标也是祭坛。

    又转过一面,这是一副人类的厮杀图,这里的人类太多,在前进中厮杀,厮杀中前进,才足以有空间靠近祭坛。

    那白骨枯枯的大地,看得姜预心里一阵发寒!

    而后,另一面,勾画的海域,这海域不是姜预想象中的碧蓝,而是一片血色,无数海族的尸体沉积,被后面蜂蛹的海族挤进了海底!

    目标,唯有祭坛!

    姜预又看了另外两面,也是另外的两个种族,在向祭坛进军!

    姜预暗暗心惊,这祭坛,究竟是什么,为何会引得这么多种族争向靠近?

    而且,自己眼前的这个祭坛,又真的是他们追逐的目标吗?

    现在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没人争,没人抢,也太不现实了!

    潜意识里,姜预觉得应该离这东西远点,就这些图案来看,里面化作白骨的,最次也比他强,就是这些存在,都无不倒下被后人踩碎,自己又算什么,在没实力前,还是别来参合这些东西。

    姜预这般想着,就离祭坛远点,开始寻找自己的试炼所在。

    按照柳棉笙所说,进入第六山之前,会有一场考验,只有通过了,才能进入第六山。

    但是这里,空荡荡的一片,除了这大祭坛好像就什么都没有了……

    该不会,是要让自己去闯这大祭坛吧!

    姜预心惊,又看了看那些奔向祭坛的生物,前面是一双双欲望的眼睛,后面则是一具具白骨。

    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不正常的东西!

    姜预犹豫,又四周查看了一番,发现这片空间,也没有任何出入口,一切都只有这祭坛。

    深呼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前往这祭坛看看。

    毕竟,那么多人都通过了,这考验应该不会太难吧!

    或许,弄这些图案来,就是为了吓吓自己!

    姜预徒步走向祭坛,选了人类的那一面,开始往上爬!

    爬上这一个阶梯,这阶梯上,全是人类白骨图案,不知是不是错觉,姜预感觉自己小心翼翼地踩下,竟然有“咔咔”的声音想起。

    背后冷汗直冒,这明明坚硬的黑石,怎么会有这种声音想起来啊!

    仔细查看了一下,发现似乎并没有丝毫异常。

    难道是错觉?

    姜预又踏了第二步,那“咔咔”的声音再次想起来。

    姜预身体一抖,这祭坛果然诡异啊!

    硬着头皮,姜预继续往上爬,走过血泊图案时,竟然又有粘稠的踩水声。

    姜预心惊,如果不是认真查看过,他真的要以为自己走过的是真实场景。

    姜预稳下心神,继续往前走,慢慢爬上祭坛,在靠近最后面的活人之时,一股股强悍的姜预感受到,这些人,修为最差都是地境。

    姜预抬脚,踩在他们上面,有一种踩着这些人头顶过河的感觉,在踩下的一瞬间,姜预感受到,有无数道凌厉愤怒的目光向他看来!

    姜预大惊,直想跳下祭坛,这尼玛太吓人了!明明只是一座祭坛的图案,却好像脚下有着真实的场景一样。

    但是,直觉又告诉他决不能跳下去,似乎只要自己一跳下去,这些人就会从图案里钻出来把他千刀万剐一样!

    难道,这就是考验?

    姜预咬了咬牙,继续往前。

    爬上一个又一个的阶梯,踩着无数图案中的强者的脑袋过路,先是一些普通地境,慢慢气息越来越强横,最后是地境巅峰!

    此时,姜预已经俺流浃背了!他承受了太多强者的心神压迫!

    在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姜预犹豫了,他能感觉到,随着这一步的踏下,将会有一道道雷霆之怒的目光向他射来。

    但是,姜预却又想到了几月前,那袭杀他的齐全长老,也是地境巅峰!

    “妈的,区区地境巅峰,也敢拦小爷的路!”姜预大骂,心里一横,脚掌毫无犹豫地踩了下去。

    紧接着,一道道强烈的气势从雕刻图案里席卷而出,带着无边愤怒与杀意,全都轰进姜预脑海之中。

    姜预感觉到,这心神的强大,要压碎他的精神,他心里一横,毫不躲避,就这么硬生生地反击了回去。

    姜预毫不退让,竟然再次举步,两只脚都踩在了地境巅峰的脑袋上。

    这一刻,那意志更加清晰,是一种强者执掌,不容亵渎的精神压迫!

    “妈的,都死了还这么事儿多,骨头都不知道被人踩碎成什么样了,还要来欺负小爷!”姜预冷哼了一句!

    他死死抵挡着那从外袭击而来的精神压迫,几欲让人窒息,但是,终究,这些意志还是不能奈何姜预,只能徒劳嘶吼!

    姜预皱眉,这已经快要到他的极限了,如果真是考验的话,连抵挡住地境巅峰的精神意志都还不够吗?

    如果通过了,为什么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出口也没有出现?

    这考验也太变态了,难道要踩着天境的脑袋,承受其怒火的轰击,才算合格?

    想到这里,姜预心里是冷汗直冒,想起在众多过往中,天境无不代表着至强,代表着支配!

    要踩在这样的人的脑袋上,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尸山血海的背景下,就是单纯的气势压迫都足以人把压成灰了吧!

    姜预迟疑,就是地境巅峰都让他有些到极限了,下一个竟然是天境!

    而且中间不是应该还有一个准天境吗?这应该要轻松一些!

    但是,姜预找了许久,并没有发现准天境的人,似乎这里不存在这个修为一般!

    姜预心里一灰,欲哭无泪,要踩着一个天境过路,这究竟是谁设计的坑爹考验啊!

    而且,哪怕是那一个有着天境的石梯,再往上都还有不少梯子,才能到达祭坛的顶端!

    该不会,要一路到顶才算通过吧!

    还是说,考验通过了,要等等才有反应!

    然而,姜预在原地等候多时,却依旧不见任何变化,甚至,他感到,他要一直不动,可能就一直会在这片空间留下去。

    而留在这片空间,意味着什么,姜预再清楚不过。

    想到这里,姜预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抱着侥幸心理,变得坚定!

    第三脉有着活的天境,他都不怕,又为何要一个雕刻图案里的天境?!

    姜预给自己打了一口气,咬着牙,一步踩向了那代表着天境的石梯!

    而在踩下的一瞬间,却没有想象之中的狂风暴雨,只是很平静的,穿透了一个膜,然后,姜预就出现在了祭坛顶端。

    这里是?姜预疑惑。

    向下看,从这个位置,他能看到六个面,那冲在最前方的强者,寥寥几位,每一个,都是站在种族巅峰,代表着至强的存在。

    这些存在,此时都还离祭坛有着一线之隔,看他们的眼神,都在拼命,疯狂而又坚定地想要登上祭坛!

    似乎,这祭坛,有着无上之物,令他们不得不去获取!

    姜预站在祭坛上,感受着下方六位至强的气息,这些存在,都是在为了他此时的地方靠近。

    而,姜预,此时却已经站在了这里!

    他眼中闪过一丝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