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忠告

第两百八十四章 忠告

    两朵铁树之花化作的大金刀,质量过硬,姜预觉得应该要比普通的天级更胜一筹。

    一刀刀砍在树根上,不断向下,直到最后的末尾,终于能砍动了,但只是一丝小小的痕迹。

    姜预脸色发黑,有没搞错,这最次的树根,竟然都才只有这点效果,真要砍断,还不得砍到猴年马月。

    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给肖露露骗了,这哪是什么天级,连个地级都比不上!

    肖露露见此,就知道姜预在想什么,不禁吐槽,这家伙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修为,哪能砍断这些树根啊?

    然而,姜预还是在做着尝试,手掌在树根上摸来摸去,面色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家伙,有这么财迷吗?肖露露皱了皱眉。

    玉倪自刚才,就一没有说过话,小脸严肃,一丝不苟,也不管姜预。

    “不要浪费时间了,赵玉旭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一个交代!”肖露露突然脸色一板地说道。

    姜预心里咯噔一声,他这样对铁树之根锲而不舍的原因,何尝不是想拖延时间,等待肖露露被第六山神秘空间招走。

    “这哪是浪费时间,我在研究它的构造,看采用什么姿势才能一刀砍下!”姜预义正言辞地说道,语气里不带着一丝妥协!

    见此,肖露露反而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只是那笑怎么都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儿啊!

    姜预心里一凛,语气冷冷道,“你不信?”

    “这里的树根,哪怕是我的修为,再使用你的刀,也不可能砍断,这是层次的差距,不可能逾越!”肖露露脸色很不好看,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我可是年轻一辈最强天骄,别人不能逾越,不代表我不能,不信来打个赌!”姜预反笑道。

    肖露露闻言,英气满满的脸一愣,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敢自封最强天骄,说出去怕是被笑死!

    “你要怎么赌?”肖露露说到。

    姜预心神一定。

    “就赌我能否一刻钟内砍下一截树枝!如果砍不下来,我就立刻放弃这铁树宝贝,跟你交代赵玉旭的事儿,如果砍下来了,赵玉旭这件伤心事儿,就别让师弟再提了吧,免得对不起赵师兄在天之灵啊!”姜预嘻嘻笑说道。

    肖露露闻言,脸色一黑,赵玉旭就是让你给杀的,还对不起人家在天之灵?

    但是,她也不想再过耽误时间,想尽快解决事情,前往第六山。

    那里才是地境的集结争斗之地,才是这次九悬山秘境的真正开始,她可不想在这里再浪费时间。

    肖露露刚要同意,但转念一想,想起姜预的性子德行,心里警惕,差点上了这小子的当!

    “你砍不砍下来与我无关,最多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你就得把事情老老实实都给交代了!”肖露露沉声说到道,事关器碑第五的死亡,这事儿无论如何也得有个交代。

    姜预头疼了,还想着给这家伙下个套,没想到,就这么被识破了!

    扛起金刀,也不管那么多,一只手放在树根上,一动不动,良久,他的脸上开始出现一丝丝汗水,露出一些吃力。

    树根内,在姜预特殊能力的控制下,一个个粒子的排列开始慢慢发生变化,这个变化很微妙,但随着姜预的控制,终于,一条比较薄弱的面诞生了!

    然后,姜预手中的大金刀,卯足了力气,他的灵气是全部注入到里面,向着这个薄弱之地,猛地砍去!

    金光一挥,浮现半圆的光影!

    肖露露和玉倪都不以为意,这样的攻击,刚才都不知道试了多少次了,根本没什么用!

    “卡擦!”一声脆响,如此突兀,肖露露和玉倪都是一愣,不敢相信,这铁树之根就这么断了?

    刚才姜预砍了那么多下,都屁事没有,现在怎么一下就断了,难道之前的攻击都是假的不成?

    肖露露和玉倪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姜预见这铁树之根终于断了,心里欢喜,又用同样方法,把另一头也给断了!

    拿着这截黑色的短根,总算弄下来了,这样一来,这里的宝库,他才不会只能干看着,而是有了能够夺取的能力。

    空得宝山,而无法取,这可不是他姜预的性格!

    姜预兴冲冲,又开始席卷起这铁树的其它根系起来,尽管是最低层次的,但也价值不菲啊!

    而且,再多砍点,他自身需要的,也够用了!

    一截截树根被姜预收进须弥戒子里,半个时辰后,姜预大汗淋漓,树根被收了不少,但相比起这整棵树来,姜预砍下的不过九牛一毛,一点都不会对它造成什么影响。

    又看了看砍过的地方,不禁叹气,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相信他能把这里都给砍完,就是铁树也能连着那些砍不动的根带走。

    肖露露走了过来,面色严肃地看着他,对于姜预砍下树根的惊奇抛之脑后,似乎一心只在乎接下来的事儿!

    姜预瞬间冷汗淋漓,知道,这事儿多半是跑不了了!

    可惜,这事儿,都早就被天河盟的那些人给卖过了,他现在也难以编造出谎话。

    最终,姜预咬了咬牙,只能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肖露露,而且,肖露露也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不过,在这之前,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和情绪表达还是要有的!

    于是……

    “肖师姐,你大仁大义,一定要替师弟做主啊!”

    姜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那凄惨的叫声,突然响起,让肖露露和玉倪的身子都是不禁一抖,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紧接着,姜预就把自己自从加入天铸城,一直被第三脉各种追杀,详细告诉了肖露露。

    听完后,肖露露眉头紧皱着,半天没说话。

    姜预心里忐忑,一时不知道肖露露在想些什么!

    肖露露叹气……

    尽管对第八脉与第三脉的恩怨早就有一定了解,但当真正听到两脉已经厮杀到这种程度,肖露露还是一片心凉

    不管如何,第八脉既然还存在于天铸城,那么,他们就是天铸城弟子!

    城主既然允许了第八脉的存在,那就不该让他们成为第三脉的欺压对象!

    不然,那又何必要允许,还不如直接将他们赶出去!

    肖露露开始有些不明白自己师傅的想法。

    “九悬山以后,就不要回天铸城了,第三脉不会放过你!”

    肖露露最终淡淡说道,看不出丝毫情绪,眼神开始变得平静起来。

    话语说完,她压抑的精神力就与第五山外接,身形缓缓消失,显然,是进了第六山的神秘空间了。

    相对他人,肖露露作为天铸城城主的弟子,知道太多九悬山的消息!

    肖露露最后善意的提醒,让姜预一愣,心里有些复杂,自他加入天铸城以来,可谓一路小心翼翼。

    弱小之时,借天铸城的招牌遮风挡雨,但相应的,也引来了恐怖的第三脉,为日后惹下了祸根。

    在天铸城内,一个没有涉世经验的青年,开始应对各种尔虞我诈,在天铸城外,在用天铸城弟子招摇撞骗的同时,还要时刻躲避第三脉。

    天铸城,对姜预而言,更多的只有一个招牌作用,同门什么的,姜预真的没有太多概念。

    唯一比较亲近的,胖憨子,灰兄,柳兄,也不是因为同门才联系在一起的。

    但现在,面对肖露露,姜预却真的有了一丝别的感受。

    最后那句话,肖露露是真的顾及同门之情,对姜预善意的忠告,哪怕二人,在今日之前,从未见过。

    “怎么,对露露姐的反应感到意外?”玉倪在一旁冷着脸说到道。

    “额,露露姐?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姜预疑惑。

    “哼,我们本就认识,关系还不错,之前还去天铸城做过客!”玉倪轻哼一声,不自觉想起了去天铸城时,自己变幻影吓唬姜预的事儿。

    这家伙,也太胆小了,一道幻影就吓得屁股尿流。

    “哦!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姜预答道。

    “露露姐是一个很顾全天铸城的人,她不会偏袒任何人,而且据一些消息,她很可能是天铸城城主选的接班人!”玉倪又说到。

    “接班人?”姜预疑惑,随即脸色大变。

    靠!那不是未来的天铸城主!

    刚刚竟然没有抓住抱大腿的机会,好后悔啊!

    姜预顿感人生错过了一大靠山!

    一看姜预的表情,玉倪就把姜预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露出鄙弃的目光。

    她竟然和这个小贼呆在一起,真的太丢脸了!

    “对了,玉倪,我的万狙枪!”姜预向玉倪说道。

    玉倪手一番转,一大堆零件哗啦啦地掉了下来,姜预嘴巴长得老大,不敢相信自己的万狙枪变成了这副模样。

    玉倪丢下万狙枪后,就冷着脸不说话,这让姜预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从刚才到现在都是冰着一张脸,就跟谁欠了她钱似的。

    难道是那叫风鳞觉的人的原因,回头问问冰莜凌。

    看着地下的那一堆零件,还有破破烂烂的一只象脚,姜预叹气,这下有的忙了!

    他就在铁树树根下,找了一个相对较隐蔽的地方,开始修复万狙枪和象脚。

    尤其是万狙枪,经过这次的事情,姜预反而认识到了这件科技的重要性。

    相比起象脚和虎爪需要短暂的时间来充能,万狙枪的手枪模式是可以事先充能,准备好六颗子弹的。

    这六颗子弹可以连射,在消耗一颗后,立刻又会补充能量,形成一个巧妙的循环。

    这次,要有了万狙枪,那太阳剑,一枪一个,能量补充也快,不会陷入最后的僵局。

    花了三天的时间,姜预修好了万狙枪和象脚,这空空荡荡的地方,现在就只有他和玉倪两个人。

    至于其他人,以姜预在第五山的烂名声,那些人都是放弃了靠近这里,反正也没什么宝物,还是不去招惹那个贱人了。

    这也使得,姜预有了几天的清闲时间!

    ……

    第五山,某处。

    紫衣女子紫禾带着十人队的剩下九人。

    “鬼泾,这次行动失败,最终的三朵铁树之花都被天铸城拿去,这就是你的计谋,你的待机而动?”

    十人队之中,一个青年,紧跟在紫衣女子紫禾的身后,脸色发黑,冷冷说道。

    不止是他,哪怕后面的八人,也都对紫衣女子露出不满之情,他们都信任鬼圣子,但现在却让他们失望了,这在鬼蜮宗,是无能的表现,同时,也意味着,该退位让贤了!

    九人皆是看着紫衣女子,等着她给自己一个答复,若这个答复还可以,他们会暂且放下这件事,再尝试着相信鬼泾一次。

    然而我,鬼泾却一直沉默,一句话未吐,这就么缓缓向前走着。

    “鬼泾,你什么意思?”她身后的青年怒了!

    “我的事,你们没资格管,你们存在唯一的意义,就是在该体现你们价值的时候,飞蛾扑火地去战斗……”紫衣女子紫禾冷冷说道,那话语,似乎在陈述着一个最简单不过的事实。

    后面的人,都是神情暴怒,不由分说,纷纷向紫衣女子紫禾攻来。

    紫衣女子转过头来,身体没有丝毫异动,眼神平淡,就那么看着攻来的九人。

    刀剑,拳头,鬼物,攻击在她身上,她的身体四分五裂,鲜血四溅。

    一切,似乎这么简单!

    九人皆是露出得意冷笑之色。

    外界……

    紫衣女子淡淡看着立于自己眼前的九人,他们的眼神都呈现灰芒。

    “主人!”那本该志得意满的九人皆是单膝跪下,向紫衣女子紫禾俯首,一副恭敬无比之色。

    “一切才刚开始,那九个蠢货不识趣,就由你们来代替了……”紫衣女子淡淡说道。

    随着紫衣女子话刚说完,在她身旁,出现了一个漩涡,逐渐扩大,包裹了她的身体。

    这是第六山神秘空间的号召!

    在紫衣女子进入后,余下的九人,竟都化作一道灰影,跟着紫衣女子从这个漩涡进入。

    九悬山的规则,并没有阻止!

    ……

    这日,第五山山顶,姜预又迎来了一个重要旅程,科技之心,再次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