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暗阵

第二百七十三章 暗阵

    姜预在急急忙忙往回赶,他之前飞得太远,挡都挡不住,此时只能拼了命,银色鸟翅扇个不停。

    有些人看到天空划过的线,不禁惊疑,怀疑是不是什么天降宝物,这很有可能,在九悬山发生过不少。

    而能够以这般速度划过的,价值必定非凡,这些人都延着方向追来,只是,以他们的速度不可能追得上,一瞬间就没影了,不少人都摇头叹息,宝物无缘啊!

    第五山山顶,第七朵铁树之花的争夺已经完毕,再次落入了火家黑袍人的手中。

    此地,还在争夺的只有火家黑袍人,钱家公子,罗恍,紫衣女子紫禾,秦家家臣退出休息。

    无法争夺铁树之花,他很不甘心,小少主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这是他不能忍受的,这使得他就如同一个废物一样。

    第七朵与第八朵铁树之花的间隙。

    此时,所有人都很累了,连续争斗下来,损耗巨大,有些人都在微微喘气。

    好在,收获是丰富的。

    尤其是少了某些人的参与!

    第八朵铁树之花开始绽放……

    而姜预,还在卯足了劲儿赶来。

    玉倪在摆弄着万狙枪,希望能够修好,免得到时又被姜预捏住辫子,但显然,她没这天赋,也没这能力,折腾了几番,万狙枪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好像更坏了!

    第八朵铁树之花,罗恍紧咬牙关,全身冒着火焰,他与秦家之间还有着交易,需要抢到足够份额的铁树之花,现今秦家家臣废了,就只能靠他自己。

    但是,此时和他争夺的人,没一个善茬,每朵铁树之花,他获得的几率还不到五分之一。

    看来,真能忍痛用这个了!

    罗恍咬了咬牙,拿出了一个方形盒子,这是一个全身黑白交错的木盒,每方都有六个小孔。

    天铸城,以器闻名,这里的器,不单单只是宝剑盔甲之类,同样还有暗器,而暗器里面,还有暗阵!

    罗恍手中的木盒,便是一件极其稀有的暗阵,哪怕地级炼器师都很难炼制出来,这是他在天铸城中无意得到的,知道的人很少,一直是他最深的底牌。

    之前,哪怕和姜预战斗处于极大劣势,他也没有想过要使用这东西,因为不值得,也不舍得。

    这木盒一共能使用三次,他之前已使用过一次,现在不是为了与秦家的那项重要交易,他也绝不会使用。

    罗恍轻轻扳动木盒,某种玄而又玄地东西似乎启动了,紧接着,他又按照某种特殊的顺序,将灵气注入黑白木盒的小孔之中。

    此处的空间,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一面面壁垒在形成,而除罗恍以外的三人,突然眼前的情景一变。

    他们的四周,全是一面又一面的镜子,每面镜子,都有着不同的景象,有的是那铁树,还有的是那剑乱生的尸体,还有肖露露等等。

    但是,诡异的事,这些景象都不连续,就像被人打乱的拼图,然后随便丢弃在一起,有的还是上下左右颠倒的。

    “这是什么玩意?”三人皆是疑惑,他们在脑中思索着,突然,猛地想起了什么,不禁苦笑。

    为了这铁树之花,连这种东西都动用了吗?

    一念至此,他们所有人都没动,动了也是徒然,只有等到暗阵时间结束,他们才能重新接触到外面的世界。

    外界,肖露露眉头微皱,看着罗恍手中的那个盒子,此时,其余三人的身体都是僵硬不动,身上隐隐约约,似乎处在另一片空间一样。

    这件暗阵,涉及到了空间,罗恍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肖露露疑惑。

    但不管如何,罗恍是终于将那三人给暂时困住了,接下来,他有至少一刻钟的时间,来收取铁树之花。

    而这段时间足以他收走剩余的所有铁树之花了!

    罗恍露出笑意,他的这件暗阵能够分隔出一件空间,而持盒人能够自由在里面穿梭。

    自己就是一件最犀利的暗器!

    但是,他的目的不在于杀死这些人,而是铁树之花,没必要惹麻烦。

    秦家家臣见此,方才不甘心的脸色一扫而空,脸色露出满意的神情,如此,他才能和他的小少主交代。

    “罗兄,快把铁树之花都收取了!”

    不用他说,罗恍已经上前,只有收取了第八朵铁树之花,后面的才能依次绽放,他伸手收取。

    “哎呀妈呀,总算赶上了,耍枪的,赶紧收回你的猪爪子,别弄脏了我的铁树之花!”姜预背后银翅滑翔,喘着粗气,在天边老远就说道。

    罗恍见此冷笑一声,现在才出现,未免太晚,而且,他的暗阵也还没有结束,若姜预靠近,正好杀了这个家伙。

    罗恍手的手已经快要触碰到铁树只花了,但就在这时,一个球状物体向他直射而来,速度极快。

    然后,“砰”地一声炸响,山摇地动!

    罗恍整个脑袋都被炸懵了,还好关键时刻,他用黑白木盒,在自己周围制造了空间壁障,保护了自己。

    但相应的,他的木盒的空间之力,也减少了五分之一。

    远处,姜预却没有再靠近,只见他手脚呈踢出状,方才,正是他借用象脚,踢出了一个炸裂弹。

    别说,脚法还挺准,成功射向了目标。

    只是,这个家伙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身形被炸离了铁树之花。

    姜预暗道,又是一个铁龟壳级别的。

    事到临头,又被人搅局,罗恍脸色阴霾之极!

    “姜预,你若还想给第八脉正名,证明自己不是那叛逆宵小之辈,或者想知道第八脉为何会被判被堕落之脉,就前来与我大战,胜了,你能知道一切!”罗恍神色冷漠地说道,要是平时,他绝不会说这般废话,此时却是为了引姜预近身,好施展黑白木盒的暗阵!

    听闻罗恍的话,肖露露的脸色却是变了变!

    “罗恍,有些事已经尘封,不该被提及!”肖露露脸色有些冰凉,在警告罗恍。

    罗恍置之不理,他此时有黑白木盒在手,就是肖露露也不惧,今日,既然已经启动了暗阵,就要抓住机会,把姜预给杀了。

    罗恍的话,还有肖露露的反应,引起了姜预的好奇,对于第八脉和第三脉的猫腻,他也总觉得不对。

    “你过来,与我大战,我便告诉你,当然,如果你不敢的话,另当别论!”罗恍冷笑一声说道。

    姜预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罗恍见此,心中冷笑,他心动了,果然人只要抓住把柄,就算再强,也只是蹦跶的蚂蚱。

    罗恍打算再用言语,鼓动姜预一番,他正要开口……

    “砰!”又是一阵炸响,轰天裂地,让人脑袋直发懵。

    却是,姜预,又踢了一个炸裂弹。

    第八脉与第三脉的猫腻?

    听起来似乎是挺大的秘密……

    但,关他屁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