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七十二章 飞出去了

第两百七十二章 飞出去了

    第五山,这黑漆漆的山顶,时间仿佛变慢了,一切在姜预眼中,都是如此缓慢!

    剑乱生的巨剑落下,威势浩浩,旁边的铁树之花被吹得直响,发出清脆的声音。

    所有人都成了配角,仿佛只能仰望这巨剑,火家黑袍人,钱家公子,紫衣女子紫禾,还有外面的肖露露都是目露震惊。

    然而,就在这巨剑即将落到姜预身上,将这个逃遁者粉碎碎骨之时。

    异象产生,从那一个点开始。

    威势巨大的巨剑,从剑尖处,被穿透,剑气形成的剑,中间一个一个空洞蔓延,从剑尖到剑身剑柄……

    一切,发生不过一息之间,无声无息,没人有丝毫察觉,思维都还停留在之前的巨剑之威中。

    只有姜预清晰感知,那一道空气束轰散了这凝聚的剑气,从他身旁度过。而他这一扑,在躲过玉倪的谋杀的同时,还使得万狙枪的攻击与剑乱生的巨剑相撞!

    在象脚爆发的状况下,姜预直往外射,由于当时危急,四个热能吸收储备器的能量至少有一半释放成为了推进力。

    然后,姜预就没影了,原本的一扑,直接将姜预送出了天际,成为了一颗流星。

    姜预此时暗骂,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啊!

    第五山山顶,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这剑乱生的一击,没把人杀死,怎么还把人给打飞了?

    而且,这看起来挺唬人的巨剑,一点余波都没有,就这么消失于无形?

    但是,当他们把目光转向剑乱生之时,那道伫立不动的身影,滴滴鲜血掉落在地上,画面看起来似乎定格了!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脑中的世界仿佛崩塌了!

    剑乱生,竟然死了!

    只见,这持着黑剑的潇洒自信青年,眉心一个血洞,直穿而过,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伤势!

    “刚刚,发生了什么?”钱家公子,吞吞吐吐地说道,话语不利索。

    不要说他,在场没一个人说得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处于优势的剑乱生会诡异地死于非命?

    就正常情况而言,不是剑乱生这个隐藏的天骄大杀四方,再回来与他们争夺铁树之花吗?

    只有肖露露察觉到了一点异样,但也仅限于那一点点的直觉。

    众人惊讶,脑袋一片空白,同时还有一种恐惧,这样的手段,无声无息地,谁能防得住?

    一种危机感在他们心头燃起,促使他们要尽快找到原因。

    火家黑袍人来到剑乱生的身后,延着他脑袋血洞的方向,在不远处的地上,找到了一个小孔。

    这个小孔,直接穿透了这第五山的山顶,来到了山的另一面,火家黑袍人很安静,黑袍下看不出他的表情。

    所有人都意识到,在这第五山山顶,还隐藏着一个他们不知道的危险致命的东西。

    十里之外,玉倪在万狙枪的反作用力下,整个人都是被推地在地上头顶地滚了好几圈,可爱美丽的luoli再无形象,成为了一个皮球。

    玉倪迅速爬起来,也顾不得那么多,看了看山顶,还有飞出去的姜预,知道自己惹大麻烦了。

    完了完了,这下还不被骂死!

    玉倪小脸颇急……

    等等,我为什么要让那个小贼骂?

    没错,能骂我的就只是莜凌姐!

    玉倪想了想,目光停留在那不停冒烟的万狙枪上,决定把错误都归结到那个小贼的玩具上,这样,就能顾全自己面子逃脱罪责了。

    小丫头显然是犯了大错,也不愿意在某些人面前低头。

    “滴滴……”玉倪的滴滴手环响了。

    她知道,是飞出去的姜预在联系她了。

    玉倪没有急着接通。

    先要想一套理直气壮的说辞,要一气呵成,不能让那个小贼有时间反应。

    而第五山不知多远,还在飞着的姜预,眉头微皱,玉倪这臭丫头怎么还不接通,这次是真的吓惨他了,如果不是给滴滴手环上了警示保险,他的小命就要丢在这头猪队友身上了。

    姜预心里后悔急了,决定以后,这个小丫头再怎么花言巧语,就算帮他和冰莜凌当媒婆都不会同意让这个丫头碰自己的科技了!

    他一张脸黑着,心情糟糕到极点。

    玉倪迟迟不接通,他心里又有的胆心起来,怕出什么意外,毕竟万狙枪那边显然是能源聚集过多,失控了,一个不慎就会伤到那丫头。

    另一边,玉倪终于想好了说辞,正要打开滴滴手环。

    不对,还有形象!

    让那个小贼看到自己这个模样,肯定又会笑话!

    她连忙打理自己,小花脸擦干净,头发衣服整理干净,才接通了滴滴手环。

    然后,出现的就是姜预那张黑脸!

    “你是头猪吗?”姜预见玉倪没事,还一副好端端的样子,也是松了口气,但想到自己还在天上飞,呆会儿还要飞回来,心里就一阵气不过来。

    等他回来了,铁树之花还剩多少啊?

    而且万狙枪过载发射,虽然成功解决了剑乱生,但也基本报废了,还要花时间修!又是一大工程!

    玉倪一听姜预的话,小胸脯起伏不定,暗道忍耐,按计划来,不能自乱阵脚,然后表面摆出一副理直气壮,内心实际很心虚的样子,开始把罪责都推到万狙枪上。

    然而,无论她说什么,姜预都是那个看待笨蛋的眼神……

    山顶上,铁树之花已经开到了第七朵,剑乱生的死,使得众人都是倍加小心。

    而没了姜预和剑乱生,罗恍参与到铁树之花的争夺中,也是运气极好地获得了一朵。

    至于楚邦,这家伙见姜预没死,直接带着楚领众的人,下山去了,他是打死也不想再卷入之后的战斗。

    因为姜预以前总是喜欢截胡,这使得楚邦很轻视,还想着抽空收拾这只小老鼠。

    但经过了今日,还是有多远,跑多远。

    这家伙也是,明明能靠实力吃饭,偏偏要选择偷奸把滑!

    不然,他也不至于错判形势啊!

    姜预在第五山不知多远,疯狂扇着背后的银色鸟翅,速度爆发到极限,天空之中都只留下一道残影,一晃就消失了。

    “花开慢点,开慢点!”姜预一直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