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六瓣铁花

第两百六十七章 六瓣铁花

    铁树开花,第一层次的十五朵铁树之花已经全部被摘下,铁树下半部分的枝头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就像铁制的艺术品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众人的关注之中,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离绽放已经不远了。

    所有人都是镇重起来,这将是一场龙争虎斗,会动真格的,因为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价值远超第一层次,而且,这也是他们有把握能够抵挡住那爆发的金属锐气的最高级的铁树之花了。

    而第三层次,只有三朵,那威力,恐怕会要人命,哪怕火家的黑袍人都没把握自己一定能够抵挡住其爆发的金属锐气。

    因而,这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才显得更加珍贵,所有人都是势在必得,而且,有着贪心,不会想只要一朵。

    姜预将心神大部分放在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上,以及时反应,不会失去先机。

    剑乱生试着给姜预传音,以求合作,然而不会传音的某人一直闭口,这让剑乱生的心里不禁沉重起来。

    他有着极强的实力,要求姜预来辅助他,竟然会被忽视,这让他开始难堪起来。

    区区一个易境二层,不知天高地厚,没有作为一个弱者的自觉,缺少对强者的尊重与服从!

    不为所用,便是敌人!

    剑乱生对姜预产生敌意。

    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第一朵开了!

    这朵铁树之花的绽放,异象要远超过第一层次的铁树之花,可以看到,地上的土地的颜色再一次变化,偏硬的土地开时变得不那么硬。

    随着铁树之花的绽放,周围的金属锐气都变得更加活跃起来,似乎在欢鸣众人的压力也都大了一分。

    数十道金属锐气,在靠拢这朵铁树之花,随着花瓣一片片打开,金属锐气竟然融入了其中。

    这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花瓣数目变成了六片,是第一层次的两倍。

    所有人的心都是咽了口唾沫。

    在铁树之花完全绽放之际,同一时间,所有人都动了,向其疾驶而去,这一幕,与争夺第一层次的铁树之花相仿,但争斗更加凶残,更加磅礴,大家似乎都拿出了真正实力,打出了火气。

    这一幕,又是混战!

    而姜预也没有再藏着掖着,再次拿出了重力之心的忽轻忽重,开时恶心人。

    他并没有把忽轻忽重都用在所有人身上,而是选择性的,谁暂优势就折腾谁。

    受到姜预重力之心干扰的人,都是眼睛一瞪,心中烦躁,但姜预有分寸,战局在不断变化,优势劣势也在交替。

    对于众人而言,他们优势的时候,姜预是障碍,劣势的时候,姜预是助力,心里虽然对姜预极不喜欢,但也没有发难。

    这般情况下,众人的消耗越来越大,而对姜预而言,能源虽然也去得极快,但续航性绝对要超过这里的每一个人。

    拖,一直拖!

    这就是姜预捉摸出的战术!

    只要这些人累了,灵气消耗大了,实力自然会下降,而这些消耗,短时间是补充不会来的。

    第一朵铁树之花的抢夺,就如此激烈,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这也不乏姜预在其中搞鬼的原因。

    众人虽然有所察觉,但心里也无奈,没有办法阻止,因为,你一旦松懈,这一朵就与你无缘了。

    虽然,他们也可以选择暂时让其他人火拼,保存实力,等第二朵的时候再发力,这样几率会更大。

    但,理论是这样,实际选择的时候,没人会轻易选择放弃,更何况,他们已经消耗了不小的灵气了,如此放弃,未免有些不值得。

    尽管这样下去,会让姜预占些便宜。

    所以,在混战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有意无意地施加更多压力给姜预。

    姜预操纵着重力之心,同时拿出了蛛矛,鸟翅,双手提着激光剑,脚下的两只象脚也是蓝光绽放。

    此时的他,就像化身为了一个战神一样,全身上下全是危险的武器。

    对于姜预的装备,众人不敢小觑,战绩摆在那里,那耀黑的蛛矛废了秦家家臣,碧蓝色的鞋子更是踢飞了罗恍。

    此时,再强的装备都有限度,众人有意无意地消耗一下,以压低姜预的实力。

    姜预心思活络,在酣战一段时间后,就露出一些疲乏,实际上,这些都是装的。

    他消耗的能源,一直在补充,除非众人一直对他出手,把他身上的能源全部耗完,才会让他实力大减,不然都是徒劳。

    对于这些,众人却不了解,他们对科技接触的并不深,最多从古籍里面了解到只言片语,而且,那还是罗虚大陆曾经发起萌芽的一点科技,和姜预的科技之心是天壤之别。

    众人打累了,但第一朵铁树之花仍未落入谁的手中。

    最终,姜预见差不多了,此时,他装得很累,都快被挤到外围了,其余人也都对他不那么小心起来。

    一瞬间,姜预背后的银翅猛地爆发,同时,他双剑旋转,脚下的象脚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

    “不好!”众人都是微惊,暗道这家伙好**诈,一直都在装。

    尽管他们也怀疑过姜预隐藏实力,却没想到隐藏了这么多,打了这么久,还能爆发出这么强的实力。

    姜预瞬间的大爆发,有心算无心,瞬间将战局打开了一道口子,冲向了那第二层次的第一朵铁树之花。

    比之前更加美妙的触感传来,坚硬润滑,比玉还舒服,姜预摘下。

    而紧接着,就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出来。

    金属锐气出现了,不是意料之中的黑色,而是银色,也不是三十六道,而是整整七十二道。

    这一瞬间爆发,几乎要波及到其余几人,他们都是连忙后退,目露惊色,显然,这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爆发的威力,也让他们吃惊无比。

    罗恍在露出一些讶色后,紧接着就是讥讽之色,这样的爆发,哪怕姜预接下来,也必将实力大损,到时,还不是任他宰割。

    罗恍向一旁的秦家家臣点了点头,秦家家臣明白了他的意思,眉头微皱。

    “放心吧,我们的交易不会坏,该给你们的东西都会给的!”罗恍淡淡说道。

    闻言,秦家家臣点了点头,看向姜预的目光,带着一丝杀机,尤其是想到他的一只手臂,现在都只能吊在身体的一侧,更是怒火中烧。

    敢伤了他,无视秦家的威严,他会让姜预付出血的代价,后悔当初没有乖乖俯首求饶。

    铁树之花,躺在姜预手心之中,六片花瓣,美轮美奂,但是,在这美丽之中,却隐藏着无穷的杀机。

    它链接着足足七十二道银色的金属锐气,没人知道,银色的金属锐气有多强,但光这数量,就已经是第一层次的两倍了。

    姜预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到逐渐把他围拢的银色金属锐气,他知道,想要凭借粒子盾就把这些金属锐气全部挡住怕是有一定风险!

    那么,就要用其他科技以攻对攻,打散一些才行,一念至此,姜预的两把激光剑向前斩去。

    赤芒斩下,原本一把激光剑就能暂时打散四道黑色金属锐气,但此时,却只能打散两道。

    姜预的身体不禁一颤。

    要知道,激光剑,现在在姜预手中,威力已经不下去一般天才半步地境的全力一击了。

    却也只能斩断两道银色的金属锐气,赤芒就会暗淡,因为能源供应不上。

    这银色的金属锐气,未免太过强悍了一些!

    在姜预心中波澜起伏时,背后的八根蛛矛已经刺向那金属锐气,蛛矛很坚韧,凭借其材质,一根蛛矛拦下了一道银色的金属锐气。

    蛛矛,毕竟擅长的是用毒方面的,在硬碰硬的破坏力上,单根蛛矛还比不上三级科技的激光剑。

    但是,这也为姜预拦下了八道银色金属锐气,还剩六十四道,姜预估计,以十道粒子盾的防御,足以抵御。

    但是,姜预并不想就这么耗费粒子盾,粒子盾虽然防御强悍,但缺点是充能异常缓慢,所以,尽可能还是以其他科技来抵御。

    姜预脚下的两只象脚,碧蓝色的光芒闪耀,看起来虽然很清丽和煦,但经过刚才,没人敢小看这一击了。

    哗啦啦啦……

    如同旋风一般,姜预的双脚横扫,巨大的能量包裹着他的双脚,这既是最强悍的攻击,也是最坚固的防御。

    碧蓝色的光芒触碰到那银色的金属锐气,巨大的能量就将其轰散,消弥与空气之中。

    姜预双脚一轮横扫,就像两阵旋风一样,一道道银色的金属锐气消失在他脚下。

    最后,等金属锐气临近他的身体,象脚已经无法在起作用时,银色金属锐气只剩下二十四道了。

    粒子盾亮起,足足破灭了四道,才将这剩下的金属锐气抵挡住。

    至此,这朵铁树之花才算真正属于姜预了。

    姜预连忙松了口气,心里暗叹,一朵花也这么能折腾,是累死他了,几乎大半的手段,都在刚才用了出来。

    众人见姜预收伏了这铁树之花,心思各异,那火家黑袍人袖中拳头紧握,心情有些差,他似乎知道什么。

    而就在姜预收伏了铁树之花,心里下意识一松时,蓄谋已久的罗恍和秦家家臣终于再次出手了。

    他们联手而来,罗恍的全身覆盖着黑色的火焰,气势汹汹,之前姜预没有仔细辨识,此时才认出这黑色火焰,赫然和当初在天铸城外袭击他的齐全长老用的火焰极其相似。

    而秦家家臣另一只手捏拳,拳头灵气蒙蒙,形成了一股以拳心为中心的涡流,又是那样一拳,威力似乎更大,不过这家伙这次学聪明了许多,在他手上套上了一层防御手套。

    姜预冷漠一笑,这两家伙还真是闲不住,偷袭也没点心意,既然如此,也只有再收拾他们一次了。

    如果不是现在没时间,姜预真想让这两家伙领饭盒,一辈子躺尸。

    激光剑的赤芒已经恢复了许多,能量基本补充完毕了,至于象脚,要有那种压迫性,直接一脚把人踢残的威力,还要几秒钟的蓄能。姜预暂时也没打算用。

    凭着激光剑,还有粒子盾,足以应对这两家伙,毕竟他们也不是在全盛时期了。

    罗恍和秦家家臣的攻击如期而至,罗恍拿出了一把黑色的长枪,黑色火焰覆盖,向姜预直刺而来,而秦家家臣也是拳威浩浩。

    “这家伙,是有多招人仇恨,才会一而再而二三地被人围攻啊!”此吃此刻,其余人观战,钱家公子摇着那满是铜钱的扇子,开口倜傥,他也没什么恶意,只是随口一说。

    剑乱生冷漠一笑,他眼中闪过一丝凶意,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给姜预来最后一击,送其进黄泉。

    姜预两手激光剑,与罗恍还有秦家家臣对击,粒子盾为他挡下一些攻击,他被逼得步步后退。

    罗恍与秦家家臣都是半步地境之中的佼佼者,他想只凭激光剑就击败二人,显然不可能。

    但姜预的目的,还是一个字,拖!拖到第二朵铁树之花绽放就行了!

    到时,这两家伙自会退去,去抢夺铁树之花。

    至于恩怨什么的,等铁树开花结束后,姜预再跟这两人好好讨还。

    而就在姜预勉强拦住罗恍与秦家家臣之时,突然,一股危机感传来,又是偷袭!

    一股锋锐霸气向他的后背而来,姜预一凛,粒子盾连忙挡住。

    那人,竟然是楚领众的楚邦!

    “又来一人!”钱家公子摇了摇扇子,啧啧道。

    此时,这些观战的人们,见姜预被这么多人围攻,心里其实都有些快意,想起之前争夺铁树之花,姜预的扮猪吃老虎,还有忽轻忽重的鬼能力,让他们战斗地很恶心。

    这家伙,也活该吃苦头!

    姜预没想到,这楚领众的楚邦也来凑热闹,虽然,他之前把楚领众的成员都两下给收拾了,还连累这家伙唯一得到铁树之花的机会也丧失。

    额,这好像确实是挺大仇恨的!

    姜预才意识到,主要是楚邦这看起来粗糙的就像头脑简单的家伙,一直以来隐藏地太好了,装作一心抢铁树之花的样子。

    一时间,三人的围攻,而且个个都是偷袭,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外加准备了足足十个粒子盾,还真有可能着道。

    姜预脸色一板,真当他好欺负的,原本还想着先以铁树之花为重,不去管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