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六十六章 以一敌二

第两百六十六章 以一敌二

    火家黑袍人放弃了对这第三朵铁树之花的争夺,因为,在重力之心下,他整个人都感到处处受制。

    他的放弃,为姜预打开了一个空隙,姜预神色一喜,他背后银翅展开,速度再次增快,已然靠近这第三朵铁树之花。

    火家黑袍人放弃了,其他与姜预无仇之人也打算先把这第三朵铁树之花让出来,如果下次姜预还这么恶心人的话,他们就会联手把姜预先清出去。

    这个易境二层,他们确实是小看了,有着其诡异之处,能在第五山闯出那样的糟糕名声,也是有一定实力的。

    罗恍心中却是阴霾,怎么也不甘心把这第三朵铁树之花让给第八脉的弟子,那是他的猎物,怎能向其让步。

    姜预手中已经握住了第三朵铁树之花,金属质感从指尖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三十六道金属锐气。

    一道道黑色的金属锐气包裹了他的全身,除非此时弃花,他将全面遭受这些攻势。

    姜预脸色没有一丝慌乱,一道道粒子盾亮起,同时激光剑向前斩出,斩断了四道金属锐气,而激光剑的赤芒也暗淡了下来。

    剩下的三十二道金属锐气落在了粒子盾上面,两道粒子盾溃散开来,最后二道金属锐气落在第三道粒子盾上面,击打出两道涟漪。

    一道粒子盾,只能阻挡约十五道金属锐气!姜预暗自心惊,这铁树之花释放的金属锐气好高的攻击力!

    而就在他还在惊讶之时,又一道攻击却向他袭来,一股尖锐的杀气爆发,姜预整个人都是一凛。

    三十六道金属锐气不是完了吗?

    是罗恍!姜预感知到了攻击后方的始作俑者。

    罗恍露出了狰狞的杀意,他此时全力一击,尽管杀一个易境二层还要费那么大精力,让他不那么情愿。

    姜预的激光剑,此时消耗的能源已经补充完毕,赤芒横在罗恍的一剑上,竟然被穿透,然后落在了姜预的粒子盾上面,被第三道粒子盾挡住但其也紧接着溃散。

    姜预眼中瞳孔一缩,这罗恍的一击,全部威力都集中于剑尖的一点上,好强的穿透力。

    罗恍一击没能的手,眼睛微眯,杀意更加强烈,而就在姜预想着怎么反击罗恍之时,身后,又是一道攻击。

    这攻击来自于秦家家臣!

    又是两道粒子盾接连破碎,姜预感受到,心中大怒,这两家伙,竟然联起手来偷袭他。

    秦家家臣的一拳,去除姜预的两道粒子盾,又是一拳轰向姜预的背部,灵气涡流形成,威力恐怖。

    秦家家臣脸色冷漠,带着不屑,对于一个破落脉系的底层弟子,他都不想多想什么,只要杀死就可以了。

    姜预冷哼一声,对于秦家家臣的眼神极其厌恶!

    “铿锵!”只听一声金属碰撞声,他背后的八根蛛矛冲刺而出,耀黑的如尖刀的蛛矛尾端架住秦家家臣的一拳,同时尖端划破了秦家家臣的拳头皮肤。

    一股微弱的刺痛感传来,秦家家臣轻视的神色顿惊,连忙撤回拳头,再看他的拳头时,上面已经乌青一片了,还在向他的手臂扩张。

    这武器,有毒!

    姜预露出了一丝意外,却也没想到蛛矛的抵挡,竟然划破了秦家家臣的皮肤,把毒传了进去,就是不知道这毒的威力究竟如何,能否把这该死的家伙毒趴下!

    “卑鄙无耻,天铸城就是这么教你炼器的!”秦家家臣脸色阴霾地盯着姜预,同时,他拿出了一粒解毒丹药服下。

    他心中警惕,感受到了这毒的不好对付,只是一点接触,整只手臂瞬间麻痹了,灵力溃散。

    然而,更令他心惊的还在后面,哪怕服了丹药,竟也只是让这毒没有进一步扩张,而他的手臂依旧乌青,没有丝毫知觉。

    “看来你的解药,是假货啊!”姜预笑道,心里也暗惊,蛛矛的毒竟然直接废了秦家家臣一条手臂,果然,能被列为四级科技八步神屠之一,是有其道理的。

    第四朵铁树之花尚未开放,姜预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性子,尤其是动手的两人,还是让他极其讨厌的那类。

    象脚的蓄能已经完毕,碧蓝色的光芒包裹着姜预的一只脚,轰地一声向罗恍猛地踢去。

    对于姜预的反击,罗恍侧身欲躲,但姜预身体又是一动,百叠步使出,步法玄妙,带着极强威力的一击就是袭向罗恍。

    罗恍冷哼一声,“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随着他的一声怒喝,他的身体表面,一股凌然气势汹涌而出,一道黑色的火焰出现,覆盖在他的全身,同时,蕴含着极强威力的火焰向姜预的攻击而来。

    碧蓝色与黑色碰撞,似乎僵持了一息,紧接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碧蓝色一下将黑色踢散,然后重击在罗恍腹部,将其踢出老远。

    罗恍狼狈地爬了起来,面容极其狰狞,他竟然被一个第八脉的蝼蚁伤到了!

    “我会让你在我的火焰之中哀嚎致死!”罗恍冷漠地说道。

    姜预以一敌二,将罗恍和秦家家臣大退,同时使得二者都吃了不小的亏。

    剑乱生露出一丝意外,没想到姜预会这么强,手段繁多,而且诡异之极,不过,这些,在他的剑面前,都是豆腐,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并未有过压力。

    只是,这家伙那能控制重力的能力太过特别,若谁能得到其帮助的话,解决剩下的人,独占这铁树,怕都不是不可能!

    这也是剑乱生担心的,同样,是他渴望的,想让姜预助他一臂之力。

    只是,此时谁都不会轻易开口,因为一旦开口,又会难免被动,而且,一个名声那名差的人,怕也不会乖乖听话。

    火家黑袍人,钱家公子,紫禾淡淡看着姜预和罗恍以及秦家家臣的战斗。

    对于姜预这个易境二层,表现出来的实力是越来越让他们惊讶。

    外面的天河盟成员,也是乐开了花,他们现在就一门心思,想看姜预收拾越来越多的天骄,这样,心里才会好受些。

    而就在他们眉飞色舞的时候,肖露露的目光却是看向了他们,里面带着警告与质问。

    “你们最好把你们前盟主赵玉旭的事情老老实实交代!”

    天河盟成员听闻,都是神色一惊,心里苦涩,刚乐开花的神色抖变。

    对于外面的事,姜预无暇关注,暴露了实力,这对他而言,却不是什么好事,他巴不得所有人都轻视他,最后大意被他轻松解决才好。

    这些人,都是南境地境之下,最厉害的那一层次了,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虽然,姜预自认为不怂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但这些人若联起手来,他肯定是招架不住,所以还是低调一点,这铁树之花,想要全得几乎是不可能了。

    可惜,这铁树之花只认第一个通过它考验的人,不然,哪儿还用得了这么麻烦,还吃力不讨好。

    姜预和罗恍以及秦家家臣短暂的交锋,略占优势,而第四朵铁树之花,也在此时开放了。

    尽管罗恍和秦家家臣还很不甘心,尤其是秦家家臣,手臂还中着毒,这无疑让他在后面的争夺中处于极大的劣势!

    “交出解药,事后我可以饶你一命!”秦家家臣对姜预冷漠说道。

    姜预撇了他一眼,一副看待傻子的样子,这第四朵铁树之花,他选择了放弃。

    因为再次夺得,难度本就很大不说,真要到手了,二连杀什么的,最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后面就会受到太多针对。

    秦家家臣尽管恨不得现在就召集手下的人,把姜预千刀万剐,但是,铁树之花要紧,他只能选择配合罗恍去争夺。

    而这次,他们合力,虽都受了不轻的伤,但还是先人一步,拿下了这一朵铁树之花,罗恍的火焰确实厉害,挡住了铁树之花的金属锐气,这不禁引起了火家黑袍人的注意。

    火家的人,世代与火结缘,都是用火来战斗,而天铸城用火炼器,也有用火战斗的法门,这两点,到是有相似之处。

    姜预看着这两个玩儿火的人,一手控火威力那么强,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灵火,他也能控制灵火战斗,只是,好像没什么威力。

    这就是火与火之间的差别啊!

    姜预脑海里,正在暗自神伤,觉得怀才不遇的灵火魂体,感受到姜预的想法,整团火都不好了。

    它是不屑于和这些垃圾火战斗!

    只是,一想到它自己只能吸收灵气放热,就一阵无奈,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登临神火之位。

    第四朵铁树之花有主,姜预又参与到下一朵铁树之花之中,期间,楚领众楚邦把伤势平复地差不多了,又参与进来,只是,以他的实力,想要抢到铁树之花,难度无疑很大。

    一朵朵铁树之花盛开,一轮又一轮的抢夺。

    罗恍和秦家家臣似乎安分了许多,在这段时间竟然没有找姜预的麻烦,这让姜预反而小心起来,以这两家伙的高傲性子,绝不会选择什么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现在这般情况,只可能在孕育着大阴谋。

    姜预给玉倪传信,让她集中精神,随时准备好万狙枪。而他身上方才消耗的粒子盾,此时又都重新补充完了。

    为了此次铁树开花,他还额外准备了五个粒子盾,加上之前的一共十个,因为他现在面临的敌人都更强了,五个粒子盾已经不够用。

    方才,只使用了五个粒子盾,也是想隐藏一下实力。

    第一层铁树之花,一共十五朵,全部都有了自己的主人,姜预手中有着两朵,而火家黑袍人最多,有着足足四朵,其次剑乱生三朵,罗恍和秦家家臣一共两朵,钱家公子和紫禾和姜预一样,各两朵,悲催的楚领众楚邦一朵没有,只是一张脸黑着,但竟然没有放弃接下来的铁树之花。

    要知道,接下来的都是第二层次的铁树之花,只有九朵,而且里面蕴含的金属锐气强悍无比,以楚邦的实力,就是放在那儿,让他去拿都不一定敢。

    姜预眼睛又瞟过那紫衣女子紫禾,他感受到这个女子的实力应该不一般,绝不次于剑乱生他们,有几次明明能采摘铁树之花都放弃了,感觉有鬼!

    紫衣女子紫禾似感受到了一丝目光,转头看向姜预,四目相迎,她眉头微皱,带着一丝审视。

    姜预心里微惊,没想到这么就是一眼就被发现了,想了想,说道,“美女,你好!”

    “姜兄,倒是个风流人物啊!”此时,剑乱生却是突然笑着对姜预说道。

    紫衣女子冷冷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收回了目光,不再言语。

    姜预顿松了一口气。

    “姜兄,不如咱俩合作如何?”剑乱生又笑着传音给姜预,其余人都听不见。

    姜预闻言,心中诧异,沉思片刻,却是明白了这家伙的目的,他可没有免费为人打工的习惯,想要拒绝,但话到口时,才想起自己好像不会传音啊。

    既然如此,那就不回答他了,就当没听到。

    因为他一旦正面回答,就算是拒绝,都会多多少少引起众人的警惕,在第一轮的铁树之花争夺中,他后面都没有再用重力之心的忽轻忽重,而且还只抢了两朵铁树之花,就是想弱化存在感,在这一轮大爆发,争抢更多的铁树之花。

    剑乱生传音给姜预,却是半天没有回复,他不清楚个中缘由,开时揣测姜预究竟有什么目的,他需要姜预的那个能力,来帮助他此轮获得尽可能多的铁树之花。

    “姜兄,可有什么条件?”剑乱生又温和说道。

    姜预不会传音,不回应!

    “姜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剑乱生又笑着说道。

    姜预不会传音,不回应!

    剑乱生已经是皮笑肉不笑了,他自持实力高强,平时都是一副温和地样子,能和他交谈的人要么受宠若惊,要么都不敢忽视,但现在,姜预的闭口禅下,他有点受不住了。

    他并不知道姜预不会传音,因为这着实是个简单事儿,只要到了易境,去宗门领一本传音武技,很轻松就学会了。

    而反观姜预,也是心里不爽,被这话多得像个更年期妇女一样的家伙,弄得有些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