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六十五章 夺花

第两百六十五章 夺花

    粒子盾,乳白色的光芒散发,挡住了一道又一道金属锐气,肖露露见此,脸上露出些许意外之色。

    看来,这家伙,毕竟是第八脉弟子,能在第三脉的压迫下坚持那么久,自有一定的保命手段。

    但是,就算这样,好像也没什么意义,肖露露搞不明白姜预究竟要干什么,她在天铸城之中听说过姜预的一些名声,这些名声来自于天渠皇都,他被誉为炼器大师,颇受那里的人好评。

    可这些在天铸城也很正常,毕竟,作为炼器圣地,炼器天才不会少,能在外界闯荡,赢得名誉的人也不在少数,姜预只是其中之一,这很平常,甚至微不足道。

    姜预眉头微皱,还在为自己没能成功躲避金属锐气感到郁闷,尽管粒子盾也一样,但终究少了几分技巧,多了点笨拙,没有那种震撼效果了。

    没瞧见,肖露露脸上都没什么表情吗。

    果然失败啊!

    脑子里放下这些事,姜预把目光投向铁树,既然这金属锐气是躲不过去了,那也难得躲了,姜预以一条直线,直接冲向那铁树。

    五里的距离,在毫无顾忌的冲刺下,姜预没多一会儿就到了那铁树之处。

    此时此刻,那里还有着不少普通的天骄弟子没有退出来,围在一旁,随时准备着支援自家领袖,他们虽然无法触碰铁树之花,但帮着抵御敌人还是没问题的。

    这些人,紧随着各自的领袖,把铁树围成了一圈又一圈,密不透风,姜预要去争夺铁树之花,就必须先破开这人墙。

    “让一让,让一让,撞死不偿命啊……”姜预想着还是礼貌一点,呆会儿动起手来,不要让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只是动武的强盗,好歹,是先礼后兵!

    “滚!哪来的家伙,想要干扰我们老大抢夺铁树之花,不想活了!”楚领众的一名成员大喝道,面色极为愤怒,有着一丝杀气。

    而随着他的大喝,其余的楚领众成员也都纷纷转过头来,当看到后面的人时,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们的反应里,有些是不屑,有些是疑惑,还有几个是眼中愤怒地火焰熊熊燃烧。

    “把他交给我,我要好好收拾这个小偷败类一顿!”有一个青年脸红脖子粗地说道,显然极为生气,带着屈辱。

    姜预觉得他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诶,兄台,我看你眼熟,咱们多半以前见过,看在这个份儿上,放我进去怎么样?”姜预礼貌地说道。

    说话的那青年脸色铁青,青筋都在颤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是,我们是见过,当然见过!”

    “你,不光和他见过,还和我们两个见过!”又是两道怒不可遏的声音传来,却是一旁的另外两个青年,他们也是面色铁青地看着姜预。

    这说话的三人,表情都是如初一致,那恨意,如此明显。

    没错,在尚未加入楚领众之前,他们作为散人,曾被姜预无情洗劫过,有人还被痛殴了一顿,打成了猪头。

    “鼠辈,当日你趁我重伤之际,盗我宝物,这笔账,今天要一点一点地还了!”

    姜预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而他们虽然也受了不轻的伤,当实力并未削减多少,收拾一个趁人之危的鼠辈,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们快点,我们要随时准备支援老大,不要误了大事!”一个半步地境的青年说道,语气中带着不满,这些毕竟是私事,因此当误了楚领众的大事可不好。

    “还有,把这个人身上的防御宝物抢过来,应该对老大也有一定作用!”这半步地境的青年看见姜预的粒子盾挡住了一道金属锐气,眼睛一亮,立马说道。

    三个青年点点头,面色凶恶地向姜预围剿而来,在他们看来,解决一个易境二层,一人足够,但因为都想出口恶气,才会同时出手。

    能让三个易境八九层的天骄同时出手对付,也算这家伙的荣幸了!他们这样想,以居高临下的态度,为自己曾经受损的尊严找回一点余地。

    “你们别过来……打架什么的不好,咱们还是和气谈谈,你们只要让我进去就可以了。”姜预说道。

    “哼!今日,你不打也得打!”一个青年冷笑道,看着姜预这畏畏缩缩的模样,心里颇为解气。

    而铁树五里之外的天河盟成员,他们的心情却又是另一番,没有丝毫紧张,也没有希望姜预落败,而是兴奋。

    “哈哈……终于又有人要遭受我们当初的屈辱了!”有人不禁开怀笑道。

    看见自家盟主那一副示弱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白兔,谁也不值得里面藏着的是一只可恶又凶残的老虎。

    不知为何,天河盟的成员此时看见有人即将吃瘪,将被自家盟主无情教育,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突然觉得人生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

    “什么意思?”旁边的肖露露却是疑惑,不明白这些天河盟的人在说些什么,之前他们还一副支持姜预的样子,此时姜预危机,怎么又开始幸灾乐祸起来了?

    肖露露皱眉,不明白姜预目的为何,但不管如何,她都不会管,因为这是姜预自己选择,她又不是姜预的保护神。

    天河盟的成员目不转睛地看着被当做小白兔围住的姜预,目光期待。

    而此时,第三朵铁树之花,即将开放!

    “快点,把那家伙的防御器物取来,助楚老大一臂之力!”又有一个半步地境的天骄说道,催促三人,觉得他们速度太慢,一个易境二层,都花费这么多时间。

    然而,他的话才刚刚说完,就只见三道黑影倒飞而出,冲进他们的包围圈,掉落在地上,脸上各有一个灰鞋印。

    楚领众的成员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至于各大势力的领袖,也是神色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但随即,又把心思立刻放到了第三多铁树之花上!

    那些小人物的战斗,就算波及到这里,此时也无须关注,浪费精力,铁树之花才是核心。

    虽然他们不关注,但楚领众的成员们却是吓到了,有些人注意着刚才的战斗,完全是一面倒啊,只见人影一晃,他们楚领众的三个成员就飞出去了。

    这个家伙,刚刚看起来,明明那么柔弱,一副小兔子的模样,怎么那一瞬间这么猛啊!

    这,难道是假象不成?还是说有人在暗中保护他,刚才出手的就是那人。

    “小心点,这人有古怪……”

    不管如何,这家伙出现在他们楚领众的这块区域,他们就必须解决,不能让其打扰到楚老大的行动。

    有人动手了,是一个半步地境,他很小心,不会犯刚才三人的大意的过错,认为自己应当能解决。

    第三朵铁树之花绽放,又是新的一轮角逐,在这六个领袖之中,数火家的黑袍人,还有剑乱生,紫禾实力更强,而楚邦垫底。

    不得不说,有时候,实力弱,但运气够强,也是能够成功的。

    在那些人激烈争斗的时候,楚邦在一旁游斗,其余五人互相牵制,给了楚邦一丝机会,就是这一缕突如其来的空隙,让楚邦惊喜若狂,连忙突进进去采摘铁树之花。

    其余五人见此,都是瞳孔一缩,暗恼竟这样将宝物错手交于他人。他们五人手下部分见此,连忙合力阻止楚邦,但是,这没用,楚邦同样有帮手,护持他一段时间不成问题。

    楚邦作为当事人,自然也很清楚这些,他脸上露出极其开心的笑容,仿佛胜利已在眼前。

    轰隆隆……一阵炸响!

    数道攻击落在楚邦身上,一时,把他给打懵了,由于心里坚信会有人给他挡住攻击,他也没防御,被打得头破血流,瞬间就受伤不轻,在地上打了几个圈。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帮手呢?怎么一个都没出手,难道都叛变了不成?

    楚邦脑袋转不过来,一脸地不敢置信……等他把脑袋转回自己楚领众成员在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一个人站着,全都倒在地上。

    而且,这些人,特征都很明显,脸上一个灰鞋印!

    是谁?!楚邦震怒!

    “我都说了你们只要让我一下就好,非要逼我暴力解决,这多不好!”姜预无奈地说道,还不忘摊摊手,那样子,要多装逼,就有多装逼。

    天河盟的成员见此,都是一笑,暗道盟主威武,踩死这些喜欢嘲笑看不起他们的家伙。

    他们表面都是这个样子,实际心里却在想,这些狗东西,总算也吃了姜大盗的大亏了,以后看你们还敢说我们天河盟废不!

    肖露露伫立原地,英姿飒爽,哪怕铁树那里争夺再激烈,她也不为所动,既然决定了,那她的目标就只有那一个,绝不更改。

    对于姜预展现出的实力,她带着惊奇,尤其是战斗之中,她细心观察,发现了太过诡异之处,一时也拿不准。

    但,这就让肖露露真的开始怀疑起来,器碑第五的赵玉旭是不是姜预杀的?

    那是他们天铸城弟子,绝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她之前就说过,不会偏袒于任何人,如果赵玉旭的死亡真的和姜预有关,她也不会轻易放过姜预。

    至于第三脉和第八脉究竟有什么恩怨或猫腻,那不是她考虑的事儿。

    铁树周围……

    楚邦一时受伤,第三朵铁树之花的争夺已经出了局,剩余五人再次出手,而姜预也不闲着,要参与到其中去。

    “哦,这位小兄弟,挺有自信啊!”剑乱生嘿嘿一笑说道。

    罗恍冷笑一声,对于姜预的实力有些意外,但也仅此而已,这就要参与到他们的竞争之中,未免太过不自量力。

    只要一抢到这铁树之花,他就立刻动手,把这第八脉苟延残喘了一年的家伙给宰了。

    罗恍向秦家的家臣点了点头,秦家家臣回应,两人早已合作,那火家的黑袍人如此厉害就算了,连平时剑乱生和紫禾这两个无名之辈也这么强,再不联合的话,他们还真难抢得过这三人。

    钱家的公子实力也比不上那三人,但他丝毫不紧张,前两朵铁树之花落到他人手里,他也只是满口叹可惜,但实际眼里却闪烁着胸有成竹,似乎,他一切都有所把握。

    罗恍和秦家家臣联手,两人实力都不弱,秦家家臣或许资质差些,但年龄有二十七八,在半步地境的时间不短,又有秦家各种高级武技。

    此时,争夺的本就只有六人,两人联手,实力大增,罗恍给秦家家臣创造靠近铁树之花的机会,众人虽有心阻止,但二人联合出其不意,瞬间爆发,一时也来不及,眼看,铁树之花就要落入秦家家臣手中。

    但是,一道赤红的光芒扫过,横在了秦家家臣的面前,秦家家臣一拳而去,竟感受到一股巨大的热力,拳头仿佛要被煮熟。

    这是什么东西?

    没见过激光剑的秦家家臣,大意之下,一只手差点变成了烤猪蹄,他目光狠狠地瞪向姜预。

    又是这个家伙,那个可恶的女人保护的人也一样可恶!

    罗恍见这好不容易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第八脉的叛徒,现在竟敢故意损害天铸城的利益,你难逃罪责!”罗恍脸色阴沉地说道。

    姜预冷哼一声,却是没有管罗恍,而是去争夺铁树之花,这一次的争斗,尤为激烈。

    罗恍见此,脸色更加不好!但他知道轻重,要收拾姜预也是铁树开花以后,现在,就让他先逍遥一会儿!

    重力之心,姜预采取最大功率施加在所有人身上,而且控制忽轻忽重,毫无规律!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惊,这突然的情况有些措手不及。

    这让其余五人很不好受,尤其是在这混战之中,又不时有金属锐气的威胁,很容易误伤!

    “这究竟是什么鬼能力!”所有人心里不禁暗恼。

    姜预也没想到,重力之心在这种特殊战况下,效果竟然这么好,不说把人吃得死死的,但终归让人很难受,一时都难以适应,在战斗中更是吃亏。

    “这朵就先让给你,下一朵,你还这么做的话,别怪我动全力把你赶出去,再争夺铁树之花!”火家黑袍人说道,微微有些恼怒。

    其余人,要么

    最终,姜预拿到了这第三朵铁树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