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第一手

第两百六十四章 第一手

    姜预不动,他身后的天河盟成员自然也没有动,他们心里虽然着急,对铁树之花贪念不止,但是却知道,跟随姜预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毕竟,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抱着渔翁得利的心思来的。

    铁树之花,黑漆漆的枝干,二十六个花骨朵,以及一个盛开的黑铁花,引诱了一大批人贪婪而去,五里处是一个分界线,只是姜预,天河盟,还有肖露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各自怀着的心思不同。

    铁树周围的金属锐气,环绕整片空间,于其中随机出现,不得不说,这就有一定运气成分,若某一时刻,周围只有两三道出现,那就是好运,可以轻松抵挡,但一旦运气衰了,出现个十来道,受伤甚至出局都是在所难免的。

    而在这个地方,出局更多意味的是死亡。所有人都蹦紧了神经,精神感知一点不敢松懈,确保出现金属锐气时,能够安全抵挡。

    随着深入,不断靠近铁树,周围的金属锐气越来越多,威力也越来越大,以罗器碑第七的实力恍都不敢硬接了。

    哗哗啦啦……

    终究,各大势力的领袖实力更加高强,不一会儿就到了铁树身旁,而且身上都是无伤,至于别的弟子,还未靠近,大多都是受了伤。

    金属锐气十分残酷,受伤者皮外伤的少,大多都是被切断了肌肉筋脉,有的甚至整只手或者脚都被斩断了!

    这里毕竟是第五山山顶,放置最高价值物品的地方,危险程度,在这第五山自然也是首屈一指的。

    火家的那个黑袍人,钱家公子,罗恍,剑乱生,紫禾,楚邦相继到了铁树之花旁边。

    而此时,竟然反而没人急于动手了,铁树之花里还隐藏着一道金属锐气,其强度究竟达到那种程度,没人知道,都希望有人能够身先士卒试一下。

    而且,最先出手的那人,只要一拿到铁树之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在那么多天骄的围攻下,无疑就是在找死。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第一个出手的人拿到铁树之花的概率反而低,还要承担未知的风险,没人是傻子。

    而就在这时,火家的那个黑袍人动了,空气流过一丝热气,仿佛有着一声轻微的娇笑声,让人身体一酥。

    只见黑影一闪,一只宽阔的袖袍拂向那铁树之花,他的动作并不快,和普通人无异,就像采摘旁边寻常的野花野草。

    “铁树之花,是我的了!”一个带着无比兴奋激动的声音响起,身上还受着伤,带起血花的身影冲向那铁树之花。

    这是楚领众里面的一个普通的易境九层,他胆子很大,自以为抓住了难能可贵的机会,要首先得到铁树之花,然后立即远遁,绝不贪恋。

    就在他触碰到铁树只花的那一刻,一股惊人的金属锐气从铁树之花里面迸发出来。

    这金属锐气,不是一道两道,也不是两道三道,而是数十道,密密麻麻的,就像飓风一样,瞬间出现包裹了这名楚领众的成员。

    密密麻麻的金属锐气之中,只剩下一双极其恐惧的眼睛,嘶吼声都只发出了不到一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阵血雾出现,慢慢沉降到地下的土壤之中。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心一寒。

    “这还采摘个屁啊!哪里惊世宝物,分明是夺命的陷阱啊!”有人恐惧地喃喃道。

    方才那名楚领众的成员,修为不高,却也不低了,代表了这里几乎八成以上的人的实力,但就是这样,也在铁树之花下毫无反抗之力。

    这样,他们哪来的机会,去拆摘铁树之花啊,连最基本的关卡都过不了。

    而且,这还是最低层次的铁树之花。

    “蠢货!真以为准天级的宝物是那么容易获取的?”罗恍冷哼了一声,他出手了,在见识了铁树之花的防御手段后,他有自信自己能够拿下这一朵花。

    然而,他尚未触及到铁树之花,一袭黑袍却早已领先,铁树之花,消失在这黑袍之下。

    紧接着,一股更加密集惊人的金属锐气出现,方才,那作死之人只是触碰,还没摘下,就出现那么厉害的金属锐气,又何况与现在。

    只见,这娇小的黑袍身影周围,足足有三十六道金属锐气出现,就像一张大网一样,裹住了他的身体,然后狠狠收拢。

    对于被抢先,罗恍眼中怒气一闪,心中却是希望这讨厌的黑袍人能够经受不住金属锐气,化为血雾。

    但是,能做火家的领袖,其实力岂能小觑,只在罗恍之上,不在其下。

    黑袍人身体轻轻一转,只见他的黑袍里,钻出无尽的青红色火焰,同样是三十六道,与金属锐气碰撞在一起。

    轰轰轰……一阵声响。

    火焰与金属锐气恰好抵消,也不知是黑袍人实力只有如此,还是他控制力极其好。

    切……罗恍轻啐一口。

    他却是拿起了自己的剑,向黑袍人袭击而去,这一击,却是趁着黑袍人刚刚抵消掉那三十六道金属锐气,可谓极其阴险。

    肖露露见此,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带着不悦之色。

    但,动手的也不止罗恍一人。

    所有人都发现,他们的想法太过乐观了,铁树之花,就算盛开了二十七朵,他们又真的有那本事采摘下来吗?

    就这第一朵,也是最低档次的铁树之花,威力就恐怖成这个样子,他们也要费一番手脚才能成功,又何况那第二层次,第三层次的铁树之花。

    尤其是第三层次,在场的人,估计没人敢打包票,自己就一定能够抵御铁树之花的攻击。

    那种威力,可能已经不在他们能成承受的范围里了。

    所以,每一朵铁树之花,就显得更加珍贵,不能轻易放弃,在场的人都是瞬间明白了这个道理。

    至于那些实力没有达到各大势力领袖级别的,都只能无奈退场,辛苦半天,几乎都受了伤,还有人躺下了,结果到终点才发现,他们连采摘铁树之花的资格都没有。

    黑袍人瞬间受到五个人的围攻,都是想要从他手中夺走铁树之花的。

    “你们想要的话,那就给你们吧!”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听不出男女,紧接着,铁树之花就被扔了出来。

    黑漆漆的铁树之花,一共三片花瓣,在空中缓缓旋转着,让人不忍移开目光,这是一种黑色的闪耀美啊!

    这朵扔出的花,离楚邦非常近,他眼中露出极度的惊喜之色,这第一朵铁树之花,基本上就是他的了,因为渡过这一点时间,第二朵铁树之花就会绽放,别人也都不会把心思在放在他身上的这一朵上。

    今天,果然好运啊!

    楚邦拿出自己这么多年,最快的手速,向那漆黑的铁花而去,指尖触碰到了,一点坚硬的金属触感而来。

    下一秒,三十六道金属锐气席卷而出,这次的威力,竟然还比之前大了数倍,让人脖颈生寒。

    楚邦大惊,顾不得铁树之花,连忙一个驴打滚,趁着金属锐气还没把他完全包裹时冲了出来。

    他一身冷汗,好险,这究竟是怎么了,这铁树之花的威力竟然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

    铁树之花还在空中缓缓旋转着,金属锐气已经消失被收回,但这次却没有人敢妄动了,因为,他们都搞不清缘由。

    刚才铁树之花威力的爆发,让他们明白了,哪怕自己能够抵挡,也将损耗巨大,不利于后面铁树之花的争夺。

    黑袍人手臂抬起,隐藏在黑袍之中,那铁树之花仿佛听到某种号召,竟缓缓飞回了他手中。

    “是你!”楚邦脸上阴沉地看着这黑袍人,心里在想着,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火兄,可否透露一下各种原因?”剑乱生适时开口问道,露出一丝微笑,他方才还拔剑相向,此时又笑容满面,变脸是犹如翻书一般。

    黑袍人收起铁树之花,沉默两息后说道,“铁树之花,只接受第一个抵挡它金属锐气的人!”

    众人闻言,神色都是一惊!

    铁树之花的资料太少了,哪怕十几年前那次开启,也没有铁树之花流出,估计是没有成熟的原因,因而知道其秘密的人很少。

    “你如何确定?”楚邦很不甘心,感觉自己被莫名摆了一道。

    “等你也收伏一朵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黑袍人淡淡说道,声音中性,却很好听。

    “你!”楚邦脸色大怒。

    哗哗哗……一阵声音响起,打断众人的思绪。

    第二朵,铁树之花,绽放了!

    有了第一朵的经验,众人都不在怀有迟疑,更何况,黑袍人说的只有第一个抵抗住铁树之花金属锐气的人,才会被接受。

    因而,在花开之际,更没有人有所保留了,都冲向了那第二朵花。

    铁树之花五里外的安全之地……

    在听着里面的人的话语,姜预是整个人都傻了没想到铁树之花,还有这么一出。

    这可怎么办,他还想着渔翁得利,要抢那罗恍和秦家家臣的宝贝了。

    “盟主,这下怎么办?”身后,有人问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是脑袋一懵,这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不利了!

    姜预也是头疼,他还想着要霸占整棵铁树,现在,根本就是无望,连第一朵就被人抢了,而且,看样子是抢不回来了。

    铁树旁,经过争夺,第二朵铁树之花,也有了归属,获得之人竟然是十人众里面的那个紫衣女子紫禾。

    姜预见此,心中一急,再这样下去,他的铁树之花就要一朵一朵地没了。

    “喂,小贼,要不要我帮你射他们……”滴滴手环了,玉倪小luoli邪恶的笑声传来,此时,她正在十公里外的一个隐蔽之所,还穿着姜预给的隐身衣,手中握着万狙枪,万狙抢很长,足有一米五,比她本人的身高还高。

    这是姜预事先和玉倪商量好的,姜预借玉倪万狙枪玩儿,而玉倪要在外面帮助姜预用万狙枪射人。

    “不用!不要暴露了你自己,你可是杀手锏,我进去!”姜预咬了咬牙说道,下决心要进入山顶,去采摘铁树之心,这也是迟早的事儿,除非他彻底放弃。

    姜预迈出天纵步,一步踏入了铁树金属锐气的范围,金属锐气向其袭来。

    一旁的肖露露见此,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在她看来,姜预一个易境二层,就这么进去,不是找死吗?

    姜预进入金属锐气的攻击范围,看到了肖露露看待自己一副傻子送死的模样,心里更是想,就此证明一下自己,不然怎么能被师姐看轻了。

    天纵步,百叠步同时用出,速度既快,又灵活多变,外加重力之心的增幅,对付一些金属锐气,想来还是很容易的。

    毕竟,那些个易境八九层的都闯过去了,还难得了他不成。

    姜预一副很自信的样子,然后,他身边出现了五道金属锐气,向其斩来。

    姜预催动重力之心和百叠步,步法变幻之间,粒子盾亮起了,为他挡下了那五道金属锐气。

    姜预的整张脸都黑了,心里只

    直想骂娘,有没搞错,他竟然躲不过去。

    因为,这金属锐气是不受重力影响的!

    姜预在速度上之所以能够和半步地境的顶尖天骄媲美,那是因为,重力之心的一增一抑,增是增加他自己的速度,而抑则是抑制敌人的速度,此消彼长之下,才能持平不落下风。

    而现在,面对这些不受重力影响的金属锐气,重力之心只有增强自己的效果,没有抑制的一面,因此,姜预的速度是完全跟不上的,只能挨刀。

    姜预的心情别提多糟糕,他还想潇洒的地装个逼,结果就被这该死的金属锐气制裁了。

    不过还好,自己还有粒子盾,这段随着自己精神力的提升,粒子盾的防御也是越来越变态了,已经能够挡住地境之下的好几次全力一击了。

    这般情况下,五道外围的金属锐气就是挠痒痒,一点作用都没有,粒子盾表面也是五道涟漪,还是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