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六十章 立罪

第两百六十章 立罪

    第五山山顶,漆黑空旷之地,唯有一株铁树伫立,俯视整座大山。间隔十多年,这里又迎来了大量的生灵,空气中多了一丝生气。

    在天铸城、秦家一起到来后,又过了一些时间,炎家以及钱家都相继到来,一时间,这里各大势力云集,都看准了那颗铁树。

    火家的主事人笼罩在一身黑袍之中,不知道男女,但就表面而言,身形较为娇小,可能是一名女子,而钱家,那就是一个穿着华丽的公子哥,摇着扇子,服饰上面全是铜钱图案,真不负“钱”这个姓氏。

    秦家的那个家臣见此眉头微皱,有些头疼,他们秦家的主事人,那位小少爷事先进入了第六山,炎家和钱家则落后一步。

    虽然第六山,他们取得先机,这是大好事,但是第五山,相对而言,没了主子的他们就会处于弱势,全员的秦家和钱家会很不好对付。

    秦家家臣看一眼罗恍以及第三脉其它弟子,希望这些家伙能靠谱点,虽然,在他们看来,寄希望于他人是件很蠢的事,因为,真正靠谱信任的永远只有秦家自己人。

    至于其余人,不够顶尖势力,就都是一群杂鱼,没有让他们关注的资格。

    楚领众楚邦看着如此多势力的翘楚之辈,一时头疼无比,心中无奈不甘,这样一来,他们想要拿到那最好的铁树之花,怕是不可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次一级的。

    真是不甘心啊!

    “还剩鬼蜮宗的人没有来……”这个时候,剑乱生笑着说道,气质淡然,朴实黑剑悬挂腰间。

    对于这些稍后到的人,似乎没有一点畏惧退缩之色。哪怕他们都是来自于顶尖势力。

    闻言,肖露露却是冷笑一声,那群跳梁小丑,怕是早就在哪个地方埋伏着了。

    除去鬼蜮宗,这第五山有资格争夺这铁树之花,都基本到齐了,至于天河盟,早就不知被遗忘到哪个角落了。

    姜预带着玉倪,还有二十个天河盟成员,坐在那十米方圆的大毯子上,向着山顶不急不缓地飞去。

    “盟主,咱们会不会太慢了,到时错过铁树开花可怎么办?”有人试着问姜预。

    跟着姜预,这慢腾腾的速度,到达山顶怕是还要一个时辰,他们都有些心急。

    “别急,这个速度刚刚好……”姜预说道,他用寻宝机械鼠在前面带路。

    一个时辰后,他们临近山顶了,姜预看着那一望无垠的山顶,有些脸黑,他还打算埋伏一波呢!

    “盟主,等到了山顶的时候,我有一对策,能够最大利益化!”之前,为姜预介绍铁树开花的那个青年站出来说道。

    “哦?”姜预疑惑。

    “盟主,那赵玉旭已经死了,咱们天河盟现在是表面十分弱势,完全可以先隐藏实力,等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再出手收场!”那青年笑着说道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随即眼睛一亮,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尤其是姜预的修为很具有迷惑性,很容易被人小看轻视。

    姜预见此,看着这个献计的青年,顿觉这家伙是个可造之材,深谙扮猪吃老虎之道。

    “确实,他们毕竟人多势众,就让他们先内耗一下,咱们解决起来才更轻松!”姜预沉思了一下,说道。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但是,姜预还担心,自己最近做了多轰动的大事,都有些臭名昭著了,会不会已经引起重视了?

    然而,等姜预到达那山顶的时候,才发现他自己是想多了。

    天河盟的成员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冷眼一扫,楚邦见此,不禁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天河盟盟主都死了,竟然还有胆子来争夺铁树之花,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楚邦看到了人群中的姜预,差点以为眼睛看错了,“啧啧,你们天河盟,真的沦落到这个地步,连一个易境二层都能加入!”

    闻言,天河盟的人都是脑羞成怒,他们有心搬出姜预,但又考虑到之前的计划。

    姜预在人群中,一身天铸城弟子服饰,很是显眼,没办法,在场唯一的易境二层,想不显眼都难,在他没出场前,估计很少人想到第五山还有修为这么低的。

    他看向周围云集的人,也是咋舌,这人,未免有点多了。

    “楚大哥,他就是那个姜预,在第五山四处打劫,无恶不作!”此时,楚领众之中,却有几个人红着眼睛站了出来,他们都是被姜预收刮过的人,后来无奈加入了楚领众。

    此时见到姜预,一个二个,心里别提有多恨。

    不仅如此,在十人队之中,也有两个人咬牙切齿地看着姜预,手臂青筋暴起。

    姜预见此,无奈摇摇头。

    得了,这还低调去胖猪吃老虎个屁!还没开始,以前算旧账的家伙就上门来了,想地调都难!

    果然,人太优秀了,就是麻烦!

    楚邦听到手下人的话,眉头微皱,万万没想到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人竟然是一个易境二层!随即极为不屑的冷笑一声,还以为能杀死天河盟盟主,到底能有点本事,没想到就这般货色。

    这种人,连让自己的下属出手的都是一种辱没!

    楚邦别过头,不屑再与姜预多说一句话,而剑乱生却饶有兴趣地把目光落在姜预身上,嘴角的微笑更浓。

    “姜预,你个叛徒,还有脸到这里来,你弑杀赵师兄,该当何罪!”就在此时,天铸城第三脉弟子站出来了,脸色阴郁地说道。

    随着他话吼出,第三脉的罗恍等人,都是把目光转向了姜预,神色冷冽,爆射出杀意。

    罗恍转过头来,对秦家家臣笑着说道,“一只蝼蚁,我趁着铁树还有一段时间开花,顺便处理了!”

    罗恍走向姜预,冰冷的声音传出:“哼,果然,第八脉弟子都是那般不堪,都行叛逆之罪,还不束手就擒!

    一顶高帽子就这样被强行戴在了姜预头上!

    “事情究竟如何,此时下结论尚早,要判姜预罪,至少也要出九悬山后,由执法殿来!”肖露露,眉头微皱地对罗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