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三十三章 早年恩怨

第两百三十三章 早年恩怨

    这是一片茫茫的砂石之地,仿佛没有尽头,自姜预和林欲红进入以来,他们就发现。

    往前看,是砂石之地;往后看,是砂石之地;往右开,也是;往左看,还是!

    姜预和林欲红仿佛都被这无无穷无尽的砂石之地包围了,完全找不到出路。

    而姜预和林欲红的粒子盾的能量都耗尽好几次了,分别填充了数次。

    “前面,有人!”林欲红突然瞪大了眼睛说道。

    姜预闻言,连忙向林欲红所看的方向看去,那里有着一道身影是一个上半身赤裸的青年。

    黝黑的皮肤,仿若黑油精铁一般,能把一个易境七层化为血泥的阳光落在上面,竟不能伤起分毫。

    这人,在砂石之地之中,跨出步子行走着,每步的脚程都一样。

    “这皮肉,是铁做的不成啊?”姜预惊叹。

    林欲红心里则警惕。

    “姜师弟,这个人是炼体者,修为在易境九层,在同级里面是最难对付的那种!”

    这黑黝黝皮肤的人,一步不停地,很快经过姜预和林欲红身边,向远处而去,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

    见此人离去,林欲红松了口气。

    “姜师弟,炼体之术极其困难艰苦,是所有修行里面最难的了,但一旦炼成,在同阶几乎没有对手。”

    姜预啧啧称奇,炼体者,他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虽然在地球上时就已经耳熟能详。

    但初见这种类型的人,还是很好奇,接下来,姜预和林欲红接着上路。

    路上又碰到了好几个人,其中,有的如那炼体少年一样无视了他们,也有热情打招呼的,更多地是小心谨慎地悄悄看着姜预,直到离开才放心。

    走着走着,这次,天边,又出现了两道身影,这是两个白衣青年,那身衣服,是天铸城弟子服饰!

    姜预和林欲红疑惑,这两个天铸城弟子是谁?

    随着靠近,人脸逐渐清晰,姜预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

    这二人,竟然是第三脉余悸和李何俊!

    真是冤家路窄啊!

    他们身上带着特殊器物,保护住了他们,避免阳光的伤害!

    余悸和李何俊见姜预也是惊讶,尤其是余悸,整个人都是激动地颤抖了。

    他还一直在想,姜预这个混杂究竟到了哪里去了,让他们好找了这么久都没发现。

    余悸很是张狂,大笑出声,想起那日出天铸城追杀姜预,结果反而收拾地灰头土脸,他就一阵耻辱与气恼。

    不过,好在,老天终于又给了他一个机会!

    “第八脉的叛逆,今日,我余悸必杀你!”余悸怒吼一声,冲了过来。

    一旁的李何俊却突然出手拦住!

    余悸眉头一皱,愤怒地看向李何俊,不明白为什么拦住他。

    他一见到姜预,这个处处让他吃瘪的人,就有些失去理智。

    李何俊心中暗骂蠢才,面色却是平淡,他没有关注姜预,把目光转向姜预旁边的花花绿绿的林欲红,心中警惕。

    易境七层?

    这个人处理起来有些麻烦!

    此时,余悸才注意到旁边的林欲红,他认识这个人,当初不是只有凡境八层吗?现在怎么变成了易境七层。

    要知道,就是他进入秘境,不断找寻机缘,又来到九悬山,现在也才易境六层,这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可林欲红竟然后来居上把他反超了,余悸心里阴霾。

    “你是天铸城哪个脉系的弟子?”李何俊向林欲红问道。

    林欲红眉头微皱,随即释然,露出一丝有些诡异的微笑。

    “不属于哪一脉。”

    李何俊眉头皱起,而余悸却是一笑,他想起林欲红以前的修为,那样的实力是没有资格加入脉系的!

    “第三脉,有事要办,这位师弟,还请让开一下……”余悸冷冷说道,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林欲红毕竟已经成为了易境七层,实力在他之上,他心里忌惮,说话不敢太过不客气。

    李何俊看向林欲红,等待着他的决定,李何俊的修为也在易境七层,他不惧林欲红,但不知为何,总从这个人身上感到一丝威胁。

    “既然如此,那就请吧!”林欲红大大方方地说道,慢慢走到旁边,决定了要观战。

    见此,李何俊微微一愣,没想到林欲红会如此干脆。

    至于余悸,早就兴奋地一张脸都显得颇为狰狞了。

    “第八脉的叛逆,没想到吧,你的靠山就这么把你给抛弃了,这下,看你还能怎么办?”

    余悸心里那种即将报复的快感充满了他的整个身体,全身细胞都在欢唱。

    这个第八脉的弟子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走到哪儿都有人庇护帮助,但这次,他的好运终于到头了!

    从始至终,姜预的脸色却都没有变过,看着这个曾经屡屡针对自己的人,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傻笑!余悸脸上露出残忍。

    李何俊在一旁看着,防止姜预逃跑,以余悸的修为,解决一个易境二层足以,只要防止他进入那个铁龟壳就可以了。

    余悸,携带着宝剑,向姜预直砍而来,毫不留情,他已经看到了姜预在他剑下的死相。

    一道猩红的赤芒扫过!

    宝剑断裂,人头分离,余悸疑惑地看着自己倒过来的身体,这是他最后的念头。

    姜预手中握着激光剑,时至今日,当初让他只能逃跑的敌人,早已不是一合之敌,一剑就能横扫。

    姜预看向李何俊,不同于余悸,李何俊年纪很小,只比姜预大一岁的样子,但修为已至易境七层,足以见其天赋。

    余悸的死,是李何俊怎么都想不到的,还是直接被姜预秒杀!尽管姜预之前就有过一些不平凡之处,但都是表现在逃命上,李何俊从未想过姜预的正面战斗能力都这般强!

    他心中一紧,意识到今天危险了。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瞬间调转,旁边还有一个林欲红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思。

    看着李何俊,姜预背后银色翅膀一动,向其直冲而去,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余悸死了,就剩这家伙了,正好把当初的一些事了断一下。

    余悸眼中露出一丝惊恐,连忙拔剑,欲阻拦姜预的攻击。

    但激光剑落在上面,都没带起一丝云彩,就直接切断了,断口还挺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