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二十六章 活靶子

第两百二十六章 活靶子

    鬼丰召唤出的狱卒,黑色雾气腾腾,几乎笼罩了这片空间打半的地方,似乎是此地的主宰。

    姜预在他面前,就仿佛一只小羊羔一样,渺小而无力。

    “蝼蚁,死在鬼狱卒之下,算是你的荣幸!”鬼丰在狱卒体内,嘶吼着。

    他的语气,带着几分暴虐与压抑,似乎在克制什么,亦或者他自己召唤出这鬼物,已经十分勉强,内心似乎要被狱卒所侵蚀。

    鬼丰嚣张的语气,却是让白色火焰人有些不爽了,尽管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硬叉腰,向姜预比划,意识是,“削他!快把这丑家伙削成几块,让他见识见识咱们俩的厉害!”

    姜预抓住白色火焰人,背后,一对银翅展开,带着他腾空而起。

    白色火焰人见此眼睛一亮,觉得姜预底牌不少,心里不那么害怕,自己跟的这个人还是挺靠谱!

    一念至此,它心里变得勇敢起来。

    想刚才,姜预和鬼丰对拼的时候,它还藏在姜预身上大气不敢出一口。

    然而,下一秒……

    它就看到姜预银翅一扇,一个瞬息,就往外面飞去,这似乎是要……冲出灵脉。

    这家伙,难道要逃了?白色火焰人一惊,它的本体可还在这儿呢!

    而躺在地上的重伤之人,都纷纷叹气,面对狱卒,逃跑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他们心里都有些绝望,生机渺茫啊!

    “逃?你以为逃得掉!”鬼丰冷哼一声,带着暴虐之气的声音四散。

    这只蝼蚁,鬼狱卒已出,必然收割灵魂,在这面前,没有任何人逃得掉。

    漆黑的狱卒,化作一阵黑烟,紧跟着姜预冲出灵脉矿,然后,在这彩霞升腾的灵脉矿上方,重新化出那凶厉,威严的身形。

    仿若仙境的地方,却出现了地狱的恶魔,看起来凶恶异常。

    姜预背后银翅扇动,漂浮在半空之中,没有再逃跑,直面这只地狱里召唤出的鬼物!

    “不逃了,求饶也没用了!”鬼丰十分嚣张地说道。自召唤出鬼狱卒起,他的言行就变得张狂,有些脱离控制起来。

    他自己也知道这点,但并不在意,只要解决了只是蝼蚁,把鬼狱卒收回,一切就会恢复原本的样子。

    此时,灵脉矿之中,灵髓之精旁,众人都重伤倒地,在姜预和鬼丰对峙之时,拼命地疗伤,终于,有一个人勉强能够站起来了。

    这个青年,目中露出贪婪之色地看了一眼那不远处的零灵火下的灵髓之精。

    但是,他猛地一转头,克制贪恋,而是开时向外逃跑。

    趁着姜预在外拖住了鬼丰,他要争取一丝逃命的机会,灵髓之精不能拿,一旦拿了,鬼丰杀了姜预就会来追杀他,到时不可能逃得掉。

    只能寄希望于鬼丰在杀了这些人后,不会在意他一只逃走的蝼蚁,难得追击,会放过他。

    其余人见此,心中嫉妒此人恢复地如此快,那鬼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必须抓紧时间。

    他们心里急迫,唯一的一线生机,就看他们能否抓住。那个易境一层的天铸城弟子,一定要在鬼丰手下支撑足够久的时间啊!

    灵脉矿外的上空,姜预见脱离了洞窟的限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是,一想到接下来的举动,他心里就心疼无比。

    “受死!”鬼丰在巨大的鬼狱卒像之内,传出声音道。

    随之而来的,就是鬼狱卒展开两只鬼爪,像姜预猛扑而来,胸口之处,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一切都被吞噬殆尽。

    这,仿佛死神的拥抱一般,让人胆寒。

    白色火焰人在姜预怀里,惊怕地瑟瑟发抖,它后悔怎么会跟着姜预出来了,呆在灵脉矿里不是很好吗?

    然而姜预的脸上,非但没有露出危机之色,反而神色一喜,似乎是有什么意外收获!

    这个招式,我喜欢!

    姜预银翅一斩,原本速度很快,但在鬼丰召唤的狱卒的吸引力影响下,变得迟缓,在被狱卒飞快拉进距离。

    姜预眼中光芒闪烁,手中须弥戒子一闪,一个黑色的小球体出现,赫然是一个炸裂弹!

    炸裂弹,正常对敌,要么容易伤己,要么容易被敌人躲避开来,但此时此刻,体型巨大的鬼狱卒,加上特殊招式自带的吸引力。

    这简直是一个活靶子!

    姜预一个炸裂弹,向着鬼狱卒狠狠扔出,分秒间,就到了鬼狱卒面前。

    看见这一黑色圆球,鬼丰却是不闪不避,他有自信,鬼狱卒能够防住地境之下的一切攻击,甚至将其吸收。

    “轰隆!”巨大的一阵轰鸣声,震天动地,整个灵脉矿似乎都在这声波下,颤动了一下,灵脉矿里的人,更是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这发生了什么?!

    莫说他们,就是鬼丰本人也被震地七荤八素,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姜预看着那暂时顿了顿的鬼狱卒,心里惊讶,这玩意儿好结实,这都没坏。单论破坏力,炸裂弹算是他目前手里最厉害的科技了。

    烟尘散去,鬼狱卒的黑气似乎暗淡了一些,眼中的猩红之色不那么骇人。

    鬼丰清醒过来,心里却是大惊,这武器的威力太大,让他心里忌惮,连鬼狱卒都受了伤。

    不过,这样的东西,他一个易境一层,应该不会多,刚才那个可能是唯一的。

    一念至此,他操纵鬼狱卒向姜预猛扑而来,黑气滚滚,噬人生机。

    他想尽快,杀死姜预,以免夜长梦多。

    姜预,实在是太诡异了,各种奇异的器物成出不穷,让人意想不到。

    要在之前,有人和他说,有哪个易境一层能够和他拼成这样,他一定嗤之以鼻,把那个人送去喂小鬼。

    但现在,面对姜预这个易级一层,他只有满满的忌惮。

    面对鬼丰的攻势,姜预脸色不变,这让鬼丰没由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姜预拿出了第二个黑色圆球,此时他心里再次闪出一丝肉痛,这炸裂弹每个都需要一个热能吸收储备器的能量,还是一次性消耗品,他准备得也不多,就十个。

    希望,足以解决掉这家伙吧!

    姜预把炸裂弹扔出,又是一阵轰鸣,鬼狱卒的黑气更加暗淡了,不再如之前漆黑如墨,其身形也被阻拦,原地顿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