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二十二章 灵髓之精

第两百二十二章 灵髓之精

    白色火焰人同姜预一起躲在隐身衣之中,在白色火焰人的指引下,姜预很快就通过了这崎岖美丽的隧道。

    姜预还没走出这隧道,就听到了极其激烈的打斗声,灵气浪从里面吹出来,隐身衣直飘!

    姜预踏出隧道,有些昏暗的事业瞬明亮起来,这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地下溶洞,洞壁都是乳白色的玉石构成,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一颗颗巨大的白色钟乳石悬挂,玲珑剔透,美丽非常。

    姜预微吸一口气,整个身体都如焕然一新,心里惊叹不止,这些白色的玉石全都是由上品灵石浓缩压聚而成,里面灵气富盈地几乎要滴了出来。

    而此时,在这溶洞的正中央,同姜预一同进来的那些年轻天骄吗,都是谨慎地望着其余人,目光寒光闪烁。

    林欲红和那个天铸城师兄站在一起,他们联手了,共同对抗来袭之人。

    他们的对手,却是三个人,都是易境八层,那个天铸城的师兄不愧为器碑弟子,一把长刀,霸气四射,以一敌二,而林欲红实力也不凡,凭借着诡异的手段,也让那个易境八层难以伤到他。

    除此之外,还有着几人,有人袖手旁观,欲坐收渔翁之利,也有两人在争斗,战局扩大,那些旁观的人也被牵扯了进来,显然,没人愿意让他们保存实力。

    战局看似很乱,但都可以看出没人用出全力,在保留着底牌。

    而溶洞的一处,有一朵一丈方圆的白色火焰在熊熊燃烧着,下方是一个琉璃碗一样的东西,里面装着玉白色一样的液体。

    白色火焰还在吸收着周围的灵气,不断地焚烧,一点点精粹,像雾一样弥漫在它周围,十分细微。

    下方的玉碗一样的东西,仿佛对这些精粹有着某种吸引力,将它们都吸引过来,进入碗之中。

    碗之中的液体渐多,似乎即将要漫了出来,只差最后一滴,此时的灵火周围,那细微的精粹逐渐进入玉碗之中。

    玉碗之中的液体彩光不断,一片片彩霞飘出,折射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这光芒,不光在这溶洞内,同样扩散到了灵脉矿之外,正是姜预他们在灵脉矿外面所见。

    这是灵髓圆满的异象,一旦装完整只玉碗,灵髓就会变异,成为难以想象的天材地宝——灵髓之精。

    这样宝物,能够助人无损地跨过地境这道坎,感悟天地,化精神为神念,并且,打造牢靠的基石。

    不光如此,人一旦突破地境,内丹田开启,容纳灵气,而灵髓之精还能在人体内形成一个额外的小丹田,与自身丹田呼应,净化灵气。

    这是地境之中,最珍贵的宝物之一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里会有灵髓之精,最初以为只是有一些灵髓,毕竟,九悬山十余年前才开启过。

    但是,在他们看到异象的那一刻,都是大惊,迫不及待地就赶了进来,确认猜想。

    在看到那渐满的玉碗之时,他们的内心都激动地快要跳出来,眼中贪婪之色浮现。

    别看他们现在打得不是太激烈,都没有分生死,似乎在小打小闹,但一旦灵髓之精彻底形成,战局瞬间就会变化。

    能得到灵髓之精的只有一人,届时,所有人的目的绝不是争抢,而是要成为那最后还站着的一个人。

    因为这里地形封闭,只有一条崎岖的通道,抢了东西的人绝不可能逃走,只能面对其余人的集火。

    所以,要得灵髓之精,必须先让其余人都倒下!

    到时,就算林欲红和那个天铸城师兄的联手都很危险,因为,那个天铸城师兄实力太强,几乎胜过这里所有人,他们会成为所有人的目标。

    而且,他们自身的联合也不可靠,林欲红知道,与这位天铸城师兄合作,最后无利,灵髓之精不会是他的,而那个天铸城师兄也不会信任林欲红,就算他们是同门。

    在灵髓之精面前,这关系太过脆弱,所谓联手不过是暂时的选择。

    姜预也不相信,这里面会有人那么老实,到时阴谋诡计暗算肯定少不了。

    又过了片刻,玉碗之中,那仅剩的一点空间终于满了。

    瞬间,彩霞四射,整个溶洞都处于彩光之中,灵矿外,更是光彩夺目,吸引无数飞禽走兽前来。

    一丝丝淡淡的香味传出!

    这最后的异象,无疑成为了这些人杀意的点火线!

    林欲红和那个天铸城的师兄瞬间成为众矢之的,他们联手实力最强,不得不引人忌惮。

    之前与姜预争斗黑衣青年首先冲了上去,他不傻,没有拿出底牌,只是拿出八成实力与众人合力攻击。

    六七人围攻,每人八成实力,已经足以熬死他们。

    “哼,你们天铸城弟子实力不凡,就只能先解决你们了!”有人冷酷说道。

    黑衣青年,手中灵气化为长剑,这是他功法的特殊性,灵气长剑威力惊人。

    因为早先姜预的原因,他对林欲红和这天铸城师兄更是恶意十足,虽没拿出全力,但剑剑要害,十分阴毒。

    一时间,天铸城的师兄和林欲红陷入危机,他们眉头紧皱,心中急迫。

    二人都拿出了各自压箱底的手段,天铸城师兄,刀气恢宏,一刀刀威力巨大,没人敢硬抗,但他一刀终究难敌如此多人,不一会儿就受了伤。

    至于林欲红,他的攻击手段很诡异,红红绿绿的烟雾从他身上散发,带着香味,让人很忌惮,全身灵气躁动但他的脸上不一会就汗水密布。

    “可惜,那个易境一层的废物没能进来,算他运气好,不然方才在外面就宰了他!”黑衣青年冷笑着说道。

    能够逼得这天铸城弟子这般狼狈,他们心里都有些兴奋,毕竟,在外面他们是万万没有这机会的。

    只有这九悬山,百无禁忌!

    就在黑衣青年一记灵气剑又要落到林欲红身上时,这一剑,落实,怕是林欲红会重伤。

    但是,他的一剑还没落下,猛然的危机感就传来,他心中大骇,灵气剑连忙回守。

    “噗呲!”他被一剑洞穿了。刚才与他联手的一人,狰狞的笑意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