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一十二章 一群傻子

第两百一十二章 一群傻子

    胖憨子已经踩过了两道风,离河岸较远了,只是他身形不太灵活,加之内心受到影响,着实有些凶险。

    第三脉弟子以及天铸城中其他不喜欢胖憨子粘在红衣少女的弟子,都是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也有部分弟子不忍心,念及同门之情,对于周围逼迫胖憨子的人感到不耻。

    但是,胖憨子已经开始了渡河,也不是他们能够阻止的。

    红衣少女更是在河边急得直跺脚,但是他却不敢出声了,只是冰冷的目光警告着周围的人不许发声,以免影响到胖憨子。

    姜预此时只想给这胖憨子脑袋一拳打个包,笨成这样也是没谁了了,就不能聪明一点。

    他也不担心,若真出意外,他在河边,也能及时过去,将胖憨子拉起。

    而且,如果胖憨子能够自己渡河,对他培养一下自信心也有好处。

    胖憨子紧张地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没有渡河前,他还没有深切感受,但此时,面对这一切,稍有差池,他的修为就会被废。

    而对于胖憨子而言,这比死了还要不能接受。

    “不要怕,冷静一点……”胖憨子对自己嘀咕,整个人的心神都蹦紧了。

    接下来,又是成功地两次踩风,他已经渡完河的五分之一了。

    他精神直颤,在落在一缕风上的同时,向四周寻找着下一缕风。

    空间在这一刻静止。

    “没有!”他冷汗直流,心中恐惧被无线放大。

    在四周,竟然没有下一缕风,再远的,他根本跳不到。

    该怎么办?胖憨子大急。

    此时,第三脉弟子以及不少天铸城弟子露出幸灾乐祸,心里感到满意,就像清除了一块垃圾,也有弟子叹息,十分不忍。

    红衣少女更是眼泪都流出了。

    难道我真的要就这么掉入河中,修为被废,离开天铸城?

    胖憨子心里绝望了,他想起小师姐,心里感到难过,以后再也不能跟在小师姐身边了。

    脚下的风已经开始消失,而周围,依旧没有新的落脚点。

    胖憨子觉得自己好没用,如果是前辈的话,肯定能够很轻易渡河。

    胖憨子想起了前辈过去的教诲,想起了刚入天铸城时前辈对他的鼓励,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进入了天铸城。

    胖憨子是一个极度实诚的人,认定了的事就觉绝不改变,姜预的话更是被他牢牢记在脑中,当日炼器考核的情景再现。

    他脑中一个激灵。

    “不行,我不要被废,我不好离开天铸城。”胖憨子大吼着说道,双眼通红。

    他瞧准了距离他最近的一缕风,这缕风很远,有七八十米,以胖憨子的修为,还被河压制,根本不可能跳过去。

    但是,他义无反顾,就像饿狼扑食一样,巨大的身躯扑了过去,不是跳,是扑!

    这一扑,速度竟然打破了胖憨子的极限,越来越靠近那缕风,最后,胖憨子的一只手刚刚好搭在了那缕风上。

    胖憨子借力,感受到了另一缕风的存在,很近,心里恍惚着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往那缕风而去。

    脚落在上面,有些摇晃,但却没有掉下去。

    “我竟然成功了……”胖憨子不敢相信,心里涌出一股幸福感,就如在天铸城弟子选拔炼器之中成功了一样。

    接下来,胖憨子稳住了心态,开始稳健地踩过一缕缕风,眼看就要到河对岸了。

    第三脉弟子和之前幸灾乐祸的一些天铸城弟子们都是满脸阴沉,不禁冷哼一声。

    红衣少女擦干泪水,心里暗道好险,为胖憨子就要成功渡河高兴,这样一来,她也要尽快渡河了。

    只差最后一缕风,胖憨子就要到达河对岸。

    “宋师妹,小心!”一声极其急切慌张的声音响起,却是那个第三脉弟子突然发出,眼中有着一丝冷笑。

    红衣少女疑惑,小心什么?这里很安全啊。但紧接着,她就明白了什么,如坠深渊。

    “师弟,专心渡河,我没事……”她连忙向胖憨子喊道。

    但是,已经迟了。

    胖憨子在听到红衣少女遇到危险,整个人都是大惊失色,心里着急自己小师姐的安慰,连忙转过头看,连渡河踩风都抛到了脑后。

    他转头看向红衣少女,一脸担忧,还没弄清情况,脚下的风便消失,他也跟着向下掉。

    那个第三脉弟子露出阴阴的冷笑,“真是个傻子,在渡河都敢胡乱分心,连自己都顾不过来,还想担心宋师妹。”

    此时此刻,就连其余的宗门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第三脉未免太过分,太冷血,连对待同门弟子都这般阴险。

    只是可惜了这个胖子,沦为牺牲品。

    胖憨子脑中一片空白,看到小师姐安然无恙,心里微松,但紧接着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心里一片绝望。

    这次,他是真的要坠河被废了,再无希望,眼中不禁流出不争气的泪水。

    “哭什么哭,白长那个大个,还跟一小孩一样。”就在此时,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却是姜预使出天纵步,及时赶到了他身旁。

    是……前辈!胖憨子惊醒,心中带着无比惊喜。

    忽的,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只手提起,身体停止下落,然后,就被一个猛地丢出。

    连续几个翻滚,胖憨子就被姜预丢到了河对岸,屁股落在了九悬山第一山的土地上。

    紧接着,姜预在一缕风上轻轻一跳,落到了胖憨子的身旁。

    “胖憨子,你就不能聪明点,那边的就是一群傻子了,你还被他们骗,不是更傻?”姜预无奈摇摇头,对于胖憨子那实诚的傻劲儿,是真不知该说什么了。

    就算是他的小弟,需要衬托出他的智慧,但也不用这样夸张吧。

    姜预不禁想到,他看向第三脉弟子,目光变得冷冽如剑。

    这群家伙,一如既往地无耻与下贱啊!

    河对岸的人,不论天铸城所有弟子,还是其他宗门,都被突然出现的姜预吓了一跳。

    他们心里都大惊,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在这白河的压制下,还能有这种速度,轻易救下一人。

    只是,修为怎么只是易境一层,是故意隐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