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一十一章 坚持

第两百一十一章 坚持

    河的这边,只剩下天铸城第三脉的弟子,黑神宗的弟子要么渡河,要么修为被废,都绝望地回去找之前的那个老者了。

    “这下该怎么办?”有弟子不甘地问道。

    这河似乎是铁了心跟他们对上了,就不让他们过去。

    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们心里直欲抓狂!

    “不行,不能再这样耽误下去了,我们……换一个渡河点!”有人说道。

    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是无奈,换个渡河点,会耽误许多时间,这样就难以抢占先机了!

    但是,此时,似乎除了这样意外,他们别无它法。

    第三脉弟子开始离开,延河找寻新的渡河点,有的第三脉弟子意识到可能是某个人的原因导致连累了他们,开始分开找寻渡河点。

    姜预见此,不禁无奈。

    他披着隐身衣下,双手在转换制作着鸟翅的某些元件:一片片金属羽毛。

    原还想趁着这时间,好好修理一下这群第三脉弟子,收一点利息,进了九悬山,再去找那什么赵峰域的麻烦!

    但是,现在,这群人分开了,他分身乏术,只能选一方。

    ……

    在离第三脉弟子的原渡河点的不远处,有一处相当长的渡河点。

    这里与只有第三脉弟子独占一处不同,不光有着部分天铸城弟子,还有不少其他宗门的弟子。

    乍一看,根据服饰的不同,至少有五六个宗门的样子。

    天铸城弟子聚集成一团,外围是别的宗门弟子。

    此时,大多数修为高的都已经事先成功渡河了,只剩下一些修为较低的排在最后。

    当然,还有跌入河中,修为被废的。

    “小师姐,你先过河吧,不用管我!”胖憨子对他旁边的红衣少女说道,脸色颇为失落。

    “师弟,你别急,师姐想想办法,一定让你顺利过河!”红衣少女秀眉微皱,眼中有一丝苦恼之色。

    这渡河,有运气成分在,但神觉越灵敏,修为越高,自然是更容易渡河,对运气依赖更小。

    而胖憨子,一身修为不过易境二层,脑子还反应迟钝,体型也笨拙,这渡河,对他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真像别人一样渡河,怕是有很大几率会掉入河中,一身修为被废,到时候,对于胖憨子而言,那种打击才是大。

    胖憨子本就是没有丝毫背景,再失去修为,几乎会变得一无所有了。

    红衣少女不敢让其轻易尝试,好几次胖憨子想要渡河,都被她拉回来。

    “要是前辈在这里就好了,前辈那么厉害,肯定会有办法的……”胖憨子不禁埋着头嘀咕道。

    他很忏愧,觉得自己没用,拖累了小师姐。

    红衣少女一听,心里却有点不高心,师弟怎么又提起那个骗子了,他怎么那么笨,一点不开窍呢?

    等下次,再碰到那家伙,一定要当面揭穿他,让师弟明白那家伙是个骗子。

    红衣少女心中想到,在寻思着怎么做这事儿。

    “土胖子,你究竟过不过河啊,不敢的话,就赶紧滚回老家去,别在这儿连累宋师妹!”此时,却有一个天铸城弟子冷笑着说道。

    闻言,红衣少女却是大怒,俏脸冰寒,连想着怎么拆穿姜预的事都抛到脑后,冷哼一声,“你骂谁呢,给本小姐滚远点!”

    那天铸城弟子见红衣少女发怒,脸上露出诌媚的嘻哈笑容,摆了摆手说道,“宋师妹,我只是看不惯这胖子老是粘在你身边,拖累你而已……”

    “住嘴,本小姐爱让谁拖累就让谁拖累,关你屁事!”红衣少女娇怒,指着那天铸城弟子的鼻子骂,一点情面不留。

    而她没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胖憨子的头卖得更低了,脸上全是愧疚之色。

    他可以不在意别人怎么骂他,但是,却不能不在意自己拖累小师姐!

    “咦?这里挺热闹啊,宋师妹也还在这里吗?”一个非常热情的声音响起。

    向声音来处看去,却是因为姜预,而不得重新找寻渡河点的一队第三脉弟子,他们延河来到这里,一眼就看到了被人围在中央的红衣少女。

    第三脉弟子都是眼睛一亮,没有料到宋长老的女儿竟然还会在此处,心里高兴。

    他们都非常热情地和红衣少女打招呼。

    九悬山之行,难免有危机,若是能和这宋师妹一路,说不定发生什么患难之情,倒是才是赚大了。

    “你们不在自己的渡河点,来我们在这儿干什么?”红衣少女眉头微皱,对这些第三脉弟子却是不怎么感冒,言语之中也不怎么客气。

    一个第三脉弟子讪笑道,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宋师妹,大伙听说这边的其余宗门比较多,未防意外,来看看。”

    身后的姜预听闻,嘴巴不禁撇了撇,暗骂这家伙够无耻。

    而红衣少女却也是显然不信的,不明白这些第三脉弟子搞什么鬼。

    “咦,宋师妹,这是你的小跟班,怎么到了九悬山还带着也不怕他拖累你吗?”一个第三脉弟子看见红衣少女身后埋着头的胖憨子,一脸嘲讽地说道。

    他心中不自在,早就知道宋师妹和一个傻胖子关系密切,此时见此,却有些吃味,忍不住嘲讽起来。

    这样的事,在天铸城的时候,他也不是没做过,此时,做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红衣少女闻言,脸色更加寒冷,对那出言之人,眼中盯了盯,寒意十足,让其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伸出小手要去拉住胖憨子,却猛然发现拉空了,脸色猛地一变,大惊。

    姜预摇了摇头,这胖憨子未免也太实诚了,别人轻轻一激,就上当!

    胖憨子咬着牙,迈着有些笨重的身子,冲向了河的上空。

    他一步踏出,跳出五十米远,落在一缕风上面,紧张之下身子晃动,有些不稳。

    “哈哈,连踩风都踩不稳,还想要渡河,这真是痴人说梦!”一个第三脉弟子冷笑一声道,声音很大传入胖憨子耳中。

    显然,他们是要故意干扰胖憨子。

    胖憨子咬了咬牙,心里更加沉重,决得自己没用,他踩在风上,又一步踏出,险而又险地落在另一缕风上。

    “师弟,快回来!”红衣少女着急地大喊。

    以胖憨子的情况,正常水平都有不小几率出意外,又何况此时有一群混蛋在故意干扰他。

    红衣少女很急,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只是胖憨子完全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