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一十章 成功破解了

第两百一十章 成功破解了

    黑神宗的弟子不断渡河,也有弟子运气不好,跌落河之中,修为全失,人生绝望。

    他们都沦为了他人的垫脚石。

    天铸城第三脉的这个弟子心中有把握,决定站出,既是为了尽快渡河去九悬山,完成蜕变,也是顺便为第三脉挣挣面子,不那么丢脸。

    他眼睛仔细盯着河中吹起的风,心中计划着路程,脚步一抬,踩在百米处的一缕劲风上。

    他很干脆,一步就是百米,然后又是一步踏出五十米,脚步不停,也无法停下。

    黑神宗的人见天铸城第三脉又有人挑战,不少人投来目光,觉得稀奇,眼中有着一丝优越感。

    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嘲笑这些天铸城第三脉弟子,怕在进入九悬山后,会有实力高强的弟子找他们算账。

    论弟子总体实力,他们黑神宗和天铸城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的,哪怕是一个脉系也能碾压他们。

    但是,此时此刻,私底下,心里却是有着轻视,觉得至少眼前这些人也不过如此,不过仗着天赋,背靠了一个好的宗门而已。

    这样的状况,尽管黑神宗弟子没有过多表示,但第三脉弟子轻易就感受到了,心中都是阴沉。

    “哼!若不是这河出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诡异情况,还只针对我们这些人,轮得到这群阿猫阿狗嚣张!”有人心里暗道,十分不甘心。

    但这话,也只是在心里说说,真要说出来,没有证据,只会被当做借口,更加丢脸。

    他们的目光看向这个站出的第三脉弟子,怀着一丝希冀,希望他能成功突破那段距离,克服诡异情况。

    这样才能挽回一点颜面。

    但是,他们真的能如愿吗?

    这名信心十足的第三脉弟子,此时不把这诡异情况太过看在眼里,通过刚才的情况分析,他自觉已经看破了个中奥秘,并想出了办法。

    不过两息时间,他就到了那段让无数第三脉弟子跌落的距离,他的心也随着小心起来,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隐着身的姜预,对于这名弟子究竟有什么手段也好奇,真能破解他的重力干扰?

    一试就知道!

    重力之心启动,姜预还特殊照顾了一下,一股更强的重力施加在他身上。

    顿时,这名第三脉弟子整个人都是一沉,那迈起的脚直往下掉,离那下一缕风越来越远,下一刻,他似乎就要掉进那白河之中,全身修为被侵蚀。

    但是,就在此时,他突然拿出了一样木板状的东西,似乎是一件飞行法宝。

    第三脉弟子都是失望,暗骂是头蠢猪,飞行法宝不可用,这点不是才有人吃了亏了吗?

    但是,令人吃惊的事儿发生了。

    那块木板竟然带着他飞起,渐渐飞过这条河,最后,落在河对岸。

    姜预目瞪口呆,看着那块木板状的东西,那不是他的飞行滑板吗?怎么这第三脉的家伙会有?

    科技与玄幻力量体系不同,不受这河影响,也属正常,姜预也早就怀疑,还打算找个没人的地儿试一下。

    没想到,却有人帮他试了。

    只是,却是敌人。

    姜预不禁无语,眉头直抽,暗骂大意了,刚才只顾吃惊,竟然忘了远程控制飞行滑板的运行,使其停止,让这第三脉弟子顺利过河。

    真是亏大了!这是不是资敌?姜预暗叹。

    他心里对这人有飞行滑板,却不感到意外,毕竟他卖出了如此多飞行滑板,收获大量灵石,有部分落入这第三脉某个弟子手中也正常。

    而相比起姜预的惊讶,第三脉弟子和黑神宗的人才是完全不敢相信,不是说了飞行法宝不能用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第三脉弟子看着那飞行滑板,直觉其中有所奥秘,可能不受河的影响,不然不可能载那名弟子渡河。

    能做到这一点,这件东西怕是不凡,心里在疑惑这是谁人所制作的同时,对着东西是眼热不已。

    因为有了这件东西,可就能安全百分百地渡河啊!

    有人忍不住与那渡河的弟子商量,希望能够借用飞行滑板,给予一定酬劳,让其想办法送过来。

    姜预眼睛一亮,希望那弟子答应,这样就能利用飞行滑板坑人,但是,那名弟子显然有些自私,以飞行滑板能量不足拒绝,最后得意进入九悬山之中。

    “这些人,也太不团结了,真是岂有此理。”姜预暗道,阴谋未能得逞,让他心里不爽。

    看着那凭借飞行滑板渡河,进入九悬山的第三脉弟子的背影,暗道等有机会再收拾你!

    但是,这些落在黑神宗的弟子眼中,却是另一回事,他们都目露疑惑,觉得天铸城第三脉的弟子骗了他们。

    有一个黑神宗弟子心中骂骂咧咧,他是宗门的长老的后代,自觉身份高贵,十分惜命,害怕渡河出现一点意外修为被废,跌落凡尘,所以一直都没过河。

    但是,此时他误以为飞行法宝可用,对天铸城第三脉弟子骗他们是怒极,立即拿出飞行法宝催动,一个飞射进入河上空,就要渡河。

    如此,他才是百分百安全,没有意外。对于这个结果,心中不禁志得意满。

    但是飞行法宝一入河上空,立刻,所有法阵全部停止运转,由于惯性,飞出一段距离,就马上跌落河中。

    “不!”只见这名黑神宗弟子恐惧大叫一声,就被河水吞没,冲回岸边时,已是一个普通人。

    所有黑神宗弟子,脸色都是变了变,这位可是宗门的唯一两个地境巅峰的大长老的后代,身份不凡,落得这个下场,那位大长老怕是会暴怒吧。

    天铸城第三脉弟子见此,有人幸灾乐祸,露出不听劝告的嘲讽眼神。

    “都说了飞行法宝不可用,你们还不听劝告,不是自讨没趣吗?”

    黑神宗的弟子脸露怒色,十分不服,有人怒哼道,“没有飞行法宝,我们也能过河!”

    说着,他们一个个开始渡河,最后几乎九成弟子都到了河对岸,进入九悬山第一山。

    第三脉弟子脸色都黑了!

    所有弟子都是拳头紧握,河对岸的黑神宗弟子都是眼神得意地看着他们,然后一甩头,露出一个后脑勺,进入了九悬山。

    “这群混账!”有人忍不住怒喊一声。

    原本,想以黑神宗的人来当问路石,结果,问路石都过去了,他们还留在这儿。

    这算什么事儿?

    这破河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针对他们天铸城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