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零九章 试探

第两百零九章 试探

    好在九悬山很大,只要往一旁走一段距离,就能有新的渡河点。

    老者这般想,但他后面的弟子,却有些不服气。尤其是一个黑衣青年,眉清目秀,颇有傲气。

    他年纪轻轻,就有了易境七层的修为,是宗门的首席弟子,更是宗主之子。

    他本就自傲,自认为不弱于任何人,哪怕天铸城弟子也不例外。此时,又见眼前的这些天铸城弟子修为都比不上他,更是不服要绕道。

    但是,老者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他只能哼了一声,偏过头。

    老者无奈苦笑,这些天铸城弟子修为虽低,但也是天铸城弟子,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是一大片,不好得罪啊。

    而且,这样的驻地附近,肯定有天铸城的长老守护,那可是地境巅峰啊!

    他们若抢地盘,不是找死吗?

    “诸位可是黑神宗的弟子?”此时,却有一个天铸城弟子突然上前问候。

    “正是,不知这位公子,有何事?”那名老者客气回到,他都要带着弟子离开了,却没想到会有第三脉弟子问候。

    “此处还很宽阔,不如一同渡河吧!”那名天铸城弟子笑着说道,很是和善。

    老者却是一愣,他看向这些天铸城弟子的衣袖,有着三道纹路,说明是第三脉的人,传闻这第三脉的弟子都有些不近人情。

    现在,怎么会这般友好?

    只是,人家已经盛情邀请了,而且,他们要找下一个渡河点,难免耽误时间,不利于入山。

    “这样,就多谢各位了!”老者笑呵呵地说道。

    他身后的黑衣青年撇了撇嘴,但脸色渐缓,他们也不怕这些人耍诈,毕竟,在河流旁,三十岁以上的人就不能靠近了。

    在只有他们年轻一辈的情况下,黑衣青年还是应付得了的。

    商定之后,老者也离开了,到外面守着,走之前嘱托黑衣青年一定要小心。

    “诸位,这里的河水没有浮力,飞行法宝不能使用,只能踩风而过,要过河就请吧!”那名天铸城弟子笑着说道。

    河中突然的情况太过诡异,他们都不敢过河,只能找人去试试水了。

    这些黑神宗的人,是送上门来的啊。

    他告知黑神宗弟子真实情况,就是想让其去试试那诡异情况,而不是浪费时间在别的探索上。

    黑衣青年脸色沉静,他不是傻子,这些天铸城弟子的情况过于奇怪,他有所提防。

    但是,以他的傲气,他也不愿就这么退缩。

    踩风而过吗?

    他身前士卒,脚步一动,就落在一缕风上,风力强劲,他再次跳起,几个跳跃,逐渐离对面河岸近了。

    天铸城弟子们,在他到达两三百米之处时,都是精神集中,注意着是否有什么意外发生。

    他们有的人看到了黑衣青年眼中的傲气,作为,天铸城第三脉弟子,心中也是不痛快。

    期待着这黑衣青年出了什么事,落到修为被废,到时不知是何种丧气模样。

    但是,他们期待的情况并没有出现,黑衣青年安稳地渡过那段河,又是几个踩风跳跃,最后落到河对岸。

    黑衣青年到达了九悬山第一山。

    第三脉弟子都是眉头微皱,那诡异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这黑神宗的竟然成功了。

    是怎么回事?

    “再看看情况……”天铸城第三脉弟子还是不敢轻易渡河,因为情况太过严重,一个不慎就是修为被废。

    在黑衣青年顺利过河后,黑神宗弟子都是露出喜色,又有一人迫不及待地一步跃出,踩在一缕风上,一步又一步,其中虽然差点出了意外,但总的而言,有惊无险,顺利到了河对岸。

    又是一次成功,让第三脉弟子们的眉头都是紧紧皱了起来。

    接下来,又是十多个黑神宗弟子过河,有两位失手落入河中,但其余都顺利通过。

    那样诡异的情况一次都没有再发生。

    黑神宗弟子的脸色都有些怪异,看向天铸城第三脉弟子,他们都已经连过了十余名弟子但天铸城第三脉弟子却还一个都没有尝试。

    他们不是南境最顶尖的宗门的一个脉系吗?怎么连个河都不敢过,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

    就算渡河有风险在,但相比起九悬山之中的机缘,这点风险算什么?

    他们看向第三脉弟子,眼神从疑惑到有些轻视,毕竟他们宗门实力虽更低,但没有人范怂。

    而这些第三脉弟子,估计平时娇生惯养惯了,都有些适应不了危机。

    天铸城第三脉弟子对于黑神宗的怪异轻视眼神,心中都有些恼怒,脸色有些羞红!

    但他们又有苦难言,说渡河会有诡异情况,他们渡河率为零,这些黑神宗弟子会信吗?

    他们都没发生,就你们天铸城第三脉弟子特殊点,被这河针对?

    显然,不符合常理。

    一想到这里,天铸城第三脉弟子心里就憋屈。

    黑神宗又是陆续几十个弟子踏入了九悬山第一山,而他们望向天铸城弟子的目光之中,更加轻视了,甚至有人在小声议论。

    黑衣青年在黑对岸,看见这一幕,嘴角微微一笑,更是让天铸城第三脉弟子受不了。

    终于,有一个第三脉弟子决定要渡河了。

    “这么多黑神宗弟子都没遇到那样诡异的情况,想来,应该不会发生了。”他说道。

    一步踏出,踩在一缕风上,身子不断跃起,已经临近两三百米之地了。

    天铸城第三脉弟子的心不由紧了起来。

    突然,一个重力加持,那名天铸城第三脉弟子没能踩中下一缕风,直直坠入了河中,再被河水冲出来时,整个人都昏迷了。

    这是受不了打击所致。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天铸城第三脉弟子都是骇然失色。

    这诡异的情况,又再次发生了,还让不让他们进九悬山了。

    难度,真是这河在针对他们吗?有的人不禁绝望想到。

    黑神宗弟子见这边的情况,有些悻悻,没想到这些人运气这么不好,第一次就失败了。

    只是,看他们的样子,都被吓住了,心里未免太脆弱了,连这点意外都承受不起,心里对这群第三脉弟子更加轻视起来。

    这样的眼神,落在这些第三脉弟子之中,更是像一根根针刺在心头。

    想他们第三脉弟子,哪个走到哪里不是受人敬重,威风八面,向来被人巴结奉承。

    现在,却遭受这样的轻视!

    有人牙齿一咬,决定再次挑战,他无法承受这样的屈辱,太过憋屈。

    而且,他有着特殊手段,有着一定把握,能够渡过那一次诡异的难关。

    姜预一见,竟又有人挑战,心里高兴,他还在为这些人被吓住发愁了呢?

    这些黑神宗弟子来得及时,正好刺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