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两百零二章 完美的机会

第两百零二章 完美的机会

    男子面色冷漠,很是凶厉,这一路的追击,他确认已将姜预的防御器物消耗完毕。

    “受死吧!”男子冷漠低吼,携带着滔天之威的右掌轰击而来。

    男子想起了那个一年前死去的惊世天骄,曾经是家族的大敌,尽管已经被斩杀。但是,如今依旧要斩草除根,和他有密切关系的人都要解决。

    对面的姜预目色冷漠,如若万年寒冰,他看着男子飞跃而来,那蕴含着滔天灵力的一掌在他眼中放大,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无数灵气围绕着那一掌。

    这样威势巨大的掌法,不可能是易品的武技,那么就一定是地品了!

    姜预全身的寒毛竖起,有冰冷的汗液分泌。男子眼中杀意惊人,没有再隐藏,因为没必要,绝对强大的实力,让他有信心一掌将姜预拍成碎片。

    “逃吧,逃吧!”男子勾起一丝冷笑,想起曾经在那个人面前的不堪,家族曾经受到的耻辱,他就希望看到姜预害怕恐慌的样子。

    这样,家族曾经的耻辱才能找回一点。

    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姜预脸上没有丝毫异色,相反,竟然向男子冲击而来,这副样子,似乎要用直直迎上男子的掌印。

    这是在赴死吗?!

    没有丝毫喜悦,男子脸上出现一丝阴霾,此时的他,之前的高傲竟然尽去,高高在上的面目终于被撕去。

    只是因为他迫切希望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那几乎是他的魔障。

    “轰隆!”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男子一掌落在姜预的胸口,灵气向四周疯狂喷泄,飞沙走石,方圆百米的石木尽皆粉碎。

    但是,姜预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异常,身体没有一点伤势,仿佛用血肉之躯硬抗了这一击一般。

    “这怎么可能?!”男子大惊!

    他不敢相信,姜预修为低,不可能用肉身硬抗,只能依靠器物与他争斗,忽地,他看见一点莹光,眼中瞳孔一缩。

    在姜预的胸口与他的手掌间,一层粒子盾出现,细看之下,一层竟然有五个分层,将他的攻击全部抵御,一点不漏地挡开。

    他的防御器物不是用完了吗?男子暗道,极不甘心。

    突然,他一个激灵,危机感大盛,来不及细想,身子飞速扭转,激光剑已经快打到他的耳朵上。

    但是,他事先察觉到了危机,欲及时躲过。

    就在这时,姜预眼中冷光一闪,重力之心,效果逆转,男子的身体从加重三百五十倍变成减轻,七百倍的差距,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这东西,竟然不光能压制?!难怪他速度如此超乎常理!男子心中大惊,心里庆幸虽然栽倒,但好在提前避过了姜预的攻击。

    但他的心情还没彻底转别,激光剑就已经突然变长到五米,继续向他猛攻而来。

    之前,姜预一直隐藏激光剑的伸长功能,只是为了最后的出奇制胜!

    这对身子正不稳的男子来说,这般攻击绝难躲掉,男子眼中露出凶狠……无奈,心念一动,腰间的玉牌亮起,将激光剑的攻击挡住,成功逃过一劫。

    这次,玉牌出现了一丝裂纹。

    “不用负隅顽抗了,你最后的手段都使出,还是拿我没办法……”男子面色冷漠。

    在与姜预的交手中,竟然被压制,这让他心中愤怒之极,但表面只是一片淡漠,杀意更盛。

    “是吗?”姜预冷漠一笑。

    话音刚落……“噗呲”一声响起。

    男子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眼睛缓缓移向自己胸口,此时的那里,一束赤红的光芒将其穿透,烧焦的味道传出。

    他看向姜预的左手,那赤芒正是从他微握的手中凭空出现,甚是诡异,微风吹起了什么,露出激光剑的剑柄。

    这是隐身衣上撕下的一块布,一直将另一个超粒子束隐藏在姜预手中。

    但相比起这些,男子更加疑惑,为何最后的这击没有杀意透露,不然他一定能躲掉,他还有许多没有使用的底牌。

    这不符合常理,一个易境一层,怎么可能完美收敛自己的杀意?!

    想到这里,男子不甘,知道自己被姜预设计了,正面战斗,姜预绝不是他对手,但姜预却偏偏冒着风险也要隐藏部分实力,只等一个完美的机会——敌人放松,自身准备齐全!

    哗哗声响……

    激光剑被缓缓拔出,只留下一个黑色的窟窿。

    这对半步地境而言是重伤,但绝不致死。姜预激光剑一挥,将男子的左右手斩下,还有双腿。

    半步地境的生命力恐怖,此时的男子未死,但已经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只是可以看到,他满脸都是痛苦之色,狰狞不已。

    看着这一幕,姜预感叹,换做以前的他,这样的事是定做不出来。

    姜预看向怀中的五个粒子盾,此时已经在冒出黑烟了,内部元件已经全部损害。

    方才,为了抵御男子的最后一击,姜预超功率给五个粒子盾充能,尽管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但在抵御了那强大的一击后,粒子盾的元件也终于经受不住负荷,几乎全部损毁。

    这五个粒子盾,已经算是报废了。

    而此时的姜预,身上只有光影罩一件防御器物,还只能防御初入易境的攻击。

    因此他才不得不这样做,只有这样,才能安心逼问这个突然冒出的男子,不然,以这个背靠大势力之人的强大实力,指不定有什么底牌反扑。

    如今的姜预,防御存在漏洞,肯定无法抵抗。

    姜预蹲下来,看着男子。

    “杀死老乞丐的人是谁?”他冷冷问道,说出了一直一来最大的疑问。

    闻言,一脸痛苦之色的男子竟然脸色开始强行镇定下来,只是有些扭曲,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再次在他脸上出现。

    尽管他已经大败被俘,四肢尽断。

    “哈哈哈哈,就算你打败了我,但我不过一个奴仆,你想对我的主家报仇,未免太过天真!”男子突然大声冷笑说道,他脸色尽是嘲讽,十分鄙夷。

    姜预眉头微皱,对于酷刑,他并不擅长,只是多少了解一些。

    “不用浪费时间了,今日我败了,迟早会有人取你性命!”

    男子脸色冷漠,眼中对自己主家尽是忠诚之色。不,应该说是信仰!这让姜预更加意识到了谋害老乞丐之人的可怕。

    姜预正再次逼问,但男子竟然引爆精神,直接让自己变成了痴呆儿。

    姜预心中不禁产生一股浸骨的寒意。

    这个背后的势力未免太过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