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回破庙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回破庙

    姜预如今的记忆力好的惊人,已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炼神法只是看了一遍,就全部记住。

    心神一动,便开始修炼炼神法。

    紧接着,之前的锻神法所修,在极短时间内就与炼神法相接,完全衔接与转化,十分契合。

    姜预心里惊喜,之前的锻神法让他很满意,他并不想更换这部功法,但是,现在的炼神法不光完全包容了以前的锻神法,甚至多了某些难以严明的奥妙。

    比如……

    姜预的精神力慕地一凝,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可以直接轰入别人的大脑,使其头脑模糊,甚至昏厥,只是这只能对精神力与他差不多或者低的人使用,不然只会遭到反噬。

    这个能力对如今的姜预而言虽然用处不大,但炼神法的另一个奥妙之处却是姜预没想到的,那就是——内敛杀气!

    杀气,是由精神力释放出的,也容易被精神力强悍的人感知到,预知人的动向。因而欲胜敌,掌握杀意收敛就显得至关重要,这样才能避免自己的攻击被预先探知道。

    这一点,哪怕是科技都无法为姜预解决,在未来,甚至成为姜预的一大隐患,但现在,却被炼神法所轻松克服。

    姜预心里也是窃喜,没想到会得到这个能力,这样一来,配上隐藏衣,他简直就是这世间最恐怖的杀手啊。

    “谢谢师傅!”姜预笑道。

    这次,可以说他是最容易的一次,从自家师傅那里讨来了好处,以往都是碰了一鼻子灰。

    “可惜,师傅那里应该还有不少好东西,毕竟,第八脉落寞,应该会留下不少遗产给师傅啊。”姜预这样想着,觉得只讨来了一部炼神法有点吃亏啊。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最近几日,姜预就暂时留下了炼器坊中,没有踏进天铸城核心区域半步。

    直到他听到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

    天铸城之中,四十九大长老之一的齐全长老的魂灯……灭了!

    魂灯灭,代表着人死!这已经流传使用了不知多少万年,还没出现一次错误。

    也就是说,天铸城的仅次于脉主天境的一位长老死了!

    这个消息被天铸城高层隐瞒了一久,但随着传出,对于天铸城就是一次大地震!

    所有的弟子都有点傻眼,甚至不相信,他们天铸城在南境积威已久,又有谁敢对他们的长老动手,而且,不说其它,长老本身的修为也在地境巅峰,非天境不可杀。

    “鬼蜮宗!”

    所有人的脑中都浮现出了这三个字,只有他们,才敢如此大胆,敢袭杀天铸城的长老。

    也只有他们,才有这个实力,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抹杀了齐全长老。

    所有人都是愤怒,这次,鬼蜮宗做的实在太过分,简直在打他们天铸城的脸!

    所有天铸城不论弟子,还是执事,长老都向宗主申请,要讨回一个公道。

    但是,他们的城主只是给了一个淡淡的几乎敷衍的回话,“有待查证!”

    众人再心有不甘,但是处于对自己城主那么多年的信任,他们都没说什么。

    只是,心里都在打着小算盘,等这次九悬山之行,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群人。

    既然选择了做地下的偷油老鼠,那就不要怪他们了。

    而姜预听到这个消息,是整个人都像被一道闪电给击中了,是雷得里嫩外娇!

    起初,他就是不相信,那样的地境巅峰怎么会死?他们是几乎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怎么会这般脆弱,他一万个怀疑。

    但是,消息都不是小道传播的,而是天铸城高层直接宣布,不存在虚假性。

    姜预心里却震惊,齐全来杀他,结果他自己没死,齐全反而死了,这里面怎么说不出的诡异。

    但不管如何,齐全死了,姜预的危机要少了一些,只是心里微微有点遗憾,仇人就这么被别人杀死了。

    姜预眼中闪烁着复杂之色,最终回到炼器坊之中,此时,距老乞丐的忌日,只有十天不到了。

    姜预收拾着东西,同时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又一次科技之心的科技抽取。

    躺在熟悉的破床上,姜预再次进入科技之心,经过长达一个时辰的拼搏,姜预终于找到了他迫切需要的一个东西。

    名称:粒子千面

    类型:辅助科技

    级别:三级科技

    发明者:约锝踢

    效果:由无数粒子组成的科技产品,可以隐于皮肤之中,改变人的形体相貌,千面,即一刻钟内可变千张脸。

    制作方法:……

    成功得到粒子千面,姜预的心里别提多高兴,这样一来,他到九悬山,有些计划才方便实施。

    ……

    在天铸城的不远处,有着一个被雪地覆盖的小森林,森林外面,是一个小镇,还有一个破落不堪的小庙。

    这一日,此处的银装素抹,迎来了一个少年。

    姜预来到此处,就直奔那个小破庙,过去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当初,他没有一点自保之力,活生生被吓得逃离这里,但今日,他终于又再回来了。

    姜预轻轻呼唤,当初被留在这里的一只跳舞蚂蚁——小绿,滴溜溜地跑了过来,姜预查看了影像,却也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下破庙的不远处,一块几乎被雪覆盖的平地,姜预轻轻挖泥土,把那个埋葬老乞丐的尸体的小土丘挖了出来。

    “老乞丐,我如约给你带来一些好吃的东西,有烧鸡,烧鱼,烧熊掌,还有美酒等等……”姜预面色沉痛说道。

    这一刻,他想起了很多,想起了初来罗虚大陆之时,对这个世界陌生的野外生存能力的薄弱。

    那时短短不到一天,他就体力透支,风雪开始逐渐淹没他,让他倒在地上,生命力一点点流逝。

    那时,对死亡他也是怕得要死,哪怕再虚弱,也不敢把眼睛闭上,怕再也醒不来。

    就这样,他眼中的全部视线,都被白雪覆盖住了。

    就在他以为必死心中无比绝望之时,一只干枯的手使劲儿,全力之下,极其艰难地将姜预生拉硬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