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人不留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人不留情

    姜预天极步迈出,速度极快,如同幻影,眼睛一眨,就迈出几大步,逼近黑衣蒙面的轰隆。

    他身体挺拔,面容张扬而自信,仿佛真的是一尊沉睡醒来的大帝,让众人都不禁心里信了几分。

    至于修为,大帝隐藏一下实力岂是他们能够看透的。

    姜预右手一挥,激光剑的赤芒耀眼,仿佛一把简易的杀人魔剑。

    “蚂蚱,受死!”姜预大喝一声,激光剑怒劈而去。

    洪隆大惊,吃了刚才的亏,他知道此剑不能力挡,只能躲避,丹药的来不及服下,就一个驴打滚翻开。

    剧烈动作之下,他的整个受伤的肩头都仿佛要再次分裂开,脸色一片苍白,冷汗密集。

    该死,他受的伤太重了。

    姜预离冷笑一声,乘胜追击。

    不得不说,这次虽然经历了一次生死危机,但是,姜预却是因祸得福,实力大增。

    首先,最明显的就是修为突破到易境,而且还是由极阳与极阴双重极致之力奠定的基础,坚实无比。

    其次,吸气功的奥秘初露,不再是那部没什么用的功法,姜预感觉到,每次运行灵气,都无比通畅,每一丝爆发出的威力远超以前。

    再者,他的资质,在不知不觉中,已到达顶尖之列,在天铸城弟子之中,应该都算上乘的了,只有少数几人能够超越。

    在搭配上科技,姜预此时的实力,已经能够媲美普通的半步地境了。

    重力之心对自己增益,对敌人降速,激光剑弥补攻击威力,粒子盾也能勉强挡住半步地境的一击。

    这就是姜预目前的实力,以前因为修为不够,速度反应就算有重力之心的增幅,也还差得远,现在,相当于易境五层,而普通半步地境在重力之心下也差不多是这个速度。

    当然,这仅限于普通半步地境,若是换成天铸城弟子就不行了,天铸城弟子基本都是天才之辈,会用的武技不知几何,战力不是这种普通半步地境能比的。

    姜预估计,洪隆之流,也就相当于天铸城弟子中的易境九层。

    洪隆在姜预的激光剑下狼狈逃窜,血液已经渗透了他的整个身体,脑袋因为失血有些犯晕。

    “快来救我,待我服下丹药,必将屠戮他!”洪隆对着宝库外面的黑衣随从们说道。

    这些黑衣随从,已经被姜预的诡异吓住,此时听到自家主子的声音,眼中都露出一丝恐惧,但还是硬着头皮拔出各自的兵器向姜预围攻而来。

    每个黑衣蒙面随从,都是目露杀意,他们连绵的攻击,一个接一个地攻向姜预,欲以杀人之威,阻挡姜预片刻,给自家主子争取时间。

    他们也没办法,自家主子败了,那么他们今天也别想活着离开,只能拼死阻止一下姜预。

    姜预目中冷冷一笑,这些人,被自己主子卖了都不知道,那样的伤势,岂是一粒丹药就能完全恢复的。

    再者以他们的实力,再如何配合,都是无用功。

    姜预提着激光剑,如狼如羊群,黑衣随从看似密集的攻击,却连粒子盾都打不破,姜预一剑又一剑,如砍瓜切菜一般。

    一具具黑衣尸体倒在地上。

    在齐全手下的死里逃生,让姜预更加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在强者眼中,弱者当真是命如草芥。

    姜预虽然不会变成那些滥杀者,但对于单纯的利益杀人者,惹到他头上,他也不会有丝毫心慈手软。

    姜预一剑又一剑横扫,在激光剑下,没人能幸免于难,全都死去倒地。

    但是,他们的死也不是丝毫没有价值的,确实为他们的主子迎来了足够时间,让其服下一粒名贵丹药,身体开始连接,血流被止住。

    侥幸活下的黑衣随从皆是松了口气,还好他们机灵地躲在后面,现在自家主子恢复,也能挡住这个杀人恶魔了。

    就在他们松了口气之时,洪隆气势汹汹地站起,眼睛盯着姜预,然后,一个后转,竟直接要逃了。

    逃得干脆,没有一丝犹疑,而那些黑衣随从,全部被他抛弃。

    姜预眼中冷光一闪,看着黑衣蒙面的洪隆欲逃离,他岂会让其如愿,抛下剩下的黑衣随从,紧跟而上。

    天极步,最善追杀与逃跑,姜预当初选这门步法本是为了后者,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另一本武技一气指,反而没什么作用,武技方面,他更需要的是速度与灵活方面的,威力反而没什么意义。

    看来,等回到天铸城更需要进藏书阁多搜寻一下这类武技,姜预一边想着,一边追杀黑衣洪隆。

    黑衣洪隆未能逃出重力之心的覆盖范围,速度大受影响,再加上沿途还有一两个慕家护卫的阻挠,姜预不一会就追上,近距离下,重力之心更加沉重,洪隆是没得跑了。

    洪隆岁蒙着面,但从他眼神之中,还是可以看出不甘与恐惧。自知逃不掉,他上前来,如疯如魔,要与姜预拼命。

    “要死,一起死吧!”

    面对洪隆的临死反扑,姜预没有一丝急色,但也知道有些人临死前的隐匿手段会很厉害,因此很小心。

    激光剑伸到五米长,赤红的光芒向洪隆攻击而去,洪隆仓慌躲避,身子被扫重再次受了不轻的伤,但是,不能靠近姜预,让他很急,脸色变得更加狰狞。

    姜预更加料定这家伙有什么隐藏的手段,靠着激光剑不断攻击,最终一剑扫下了洪隆的头颅,已死的眼中还有不可置信之色。

    见此,姜预也松了口气,这不是他面对的最强敌人,却是靠自己实力真正解决的修为最高的了。

    姜预取下须弥戒子,这家伙最后的底牌应该就在这须弥戒子里了,他也没马上拿出来看,装好就回到了慕家。

    此时,双方的人马都没有妄动,显然,在等着姜预那边的战斗情况,随着姜预的回来,黑衣随从们尽皆露出绝望之色。

    他们的主子败了,也意味着他们不会有活路,所有人牙齿一咬,瞬间四散欲逃走。

    “主子一个样随从也是一个样,你们就知道逃跑吗?”姜预不禁哼了哼。

    四散逃走的黑衣随从们不禁苦笑,心中暗骂,打不过,还不让他们逃,是要留下来送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