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重力与剑意

第一百七十九章 重力与剑意

    姜预一见这般模样,也是心中猜到了这些人的想法,心里又不禁提了起来。

    这八个人围攻,柳兄寡不敌众输了怎么办?

    “喂,你们一群不知道修炼了多久的老乌龟,是要欺负新弟子年轻吗?也太不要脸了!”姜预大声说道,尤其在“不要脸”上加重了语音。

    那些器碑弟子闻言,脸色都是一黑,但是,他们的思想也不是旁人随意一句嘲讽就能改变的。

    有人带了头,首先对柳棉笙出手,这是两柄大方锤,威力巨大,一旦轰中,没人能硬抗。

    柳棉笙没有躲避,而是一剑拍出,竟将两柄大铁锤都略微拍偏了,身形错过,他一剑刺出,却不是向持锤之人,而是挡向一柄身后砍来的大刀。

    剑尖刺在大刀的刀锋之上,抵住其命脉,持刀青年竟感觉一股巧劲袭来,大刀似乎要脱手而出。

    而就在这一瞬间,其余五个器碑弟子也动手了,既然已经选择丢下脸皮联手,就不能拖泥带水,而要迅速解决这个新弟子,不然,只会更加丢人。

    四面八方接连的攻击向柳棉笙而去,而且每招都配合默契,封住了所有出路,让柳棉笙无法同时对付。

    “这真是没脸没皮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无耻的器碑弟子,还是说器碑弟子都这么无耻吗?!”姜预大声怒骂道,想要借此干扰这些人的心神。

    同时,他坐上宇宙飞车,打算靠近使用重力之心,来制衡他们的行动。

    “如果器碑弟子都是德行的话,那么我一辈子都不要登上器碑,羞于与你们为伍!”姜预既是嘲讽,又是愤怒地说道。

    那些器碑弟子,表面都是脸色僵硬,他们本就有些发虚,被姜预这样一说,更是有些恼羞成怒。

    这个新弟子,太过缺少口德,明明凡境十层的修为,竟然敢这般说他们。

    他们都决定,等处理了柳棉笙,就要好好收拾收拾姜预,让他们明白怎么尊重一下师兄。

    八人的围攻,向柳棉笙而去,封住了四面八方,柳棉笙脸上不见异色,似乎并没有丝毫意外。

    姜预看准了,这些人的攻击太过凶悍,他控制重力之心,在他们靠近的那一刻,一下子开启。

    一瞬间,八个器碑弟子,都是整个身体猛地一沉,连攻击都慢了四五分,有些武器更是微微向下偏离了原本的攻击轨道。

    突然的变故,让八人都是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看向柳棉笙,深恐其手段的诡异。

    柳棉笙则是微微意外,随即一笑,看向姜预。原本,还会颇为麻烦,毕竟八个器碑弟子联手,就是半步地境都只能暂时退避。

    但现在,他们的攻势一乱,尽管只是很短的时间,但足够柳棉笙抓住。

    柳棉笙动手了,一柄玉剑挥舞,在他周围瞬间舞出几道剑影,剑光从剑影中四射,一缕剑意迸发,宛若实质。

    一时间,玉剑剑意,璀璨夺目,随着玉色剑影而出,剑影分裂,化为八道,向八人直射而去。

    剑意?!

    这次,八人都是清晰感觉到了,无不大惊失色,心中怒喊不可能。

    一缕剑意,化为八道,破坏力十足,若是平时,他们还能抵挡然后躲过,毕竟分散的剑意威力会小许多。

    但此时此刻,这诡异的情况,身体仿若重如泰山,而且来得如此突然,让他们毫无防备,紧接着就是剑意袭击。

    显然,这是这个新弟子算计好的,等的就是一举全败他们。

    八道剑影,携带者剑意,尽管他们都尽力抵挡了,但还是来不及,剑意的威力也巨大。

    顿时,八道喷血声响起,他们都向四周倒飞而出,胸口一道巨大的伤口,露出断裂的白骨。

    一招之下,配合姜预重力之心的出奇不意,柳棉笙将八个器碑弟子尽皆打败。

    “卧槽,这么猛!”姜预大叫。

    他是越发觉得柳棉笙厉害得过头了,甚至不禁怀疑究竟谁是穿越者,还是说柳棉笙是这个大陆的气运之主,注定霸绝天下的说。

    原本还打算趁着他们行动受损,再制造一起集体车祸,都没那机会了。

    算了,还是下次吧。

    相对于姜预的吃惊,八名器碑弟子就几乎是绝望了。

    难以想象,他们联手竟然败在了一个新弟子手下,这要传出去,他们在天铸城以后都抬不起头来做人。

    他们反倒有些羡慕最先出手的两人,虽然也败了,好歹是单打独斗,脸面绝对还过他们这些围攻者。

    “各位,这具蛟龙尸体我就收下了。”柳棉笙淡笑着说道,他来到蛟龙尸体旁,须弥戒子一闪,就把蛟龙尸体收入了其中。

    “姜兄,我们走吧。”

    “那个,等等,柳兄,这些器碑弟子联手的行为太可耻了,我觉得有必要给予他们一定惩戒,不能让他们以后也败坏咱们天铸城名声。”姜预突然摆出一张严肃脸说道。

    柳棉笙微呆,不明白姜预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那就听姜兄的吧。”

    柳棉笙的话,让八个器碑弟子都是微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区区凡境十层如此客气。

    姜预一脸笑意地来到这八名被重伤的弟子面前,眼睛瞟向他们的须弥戒子。

    八名弟子的眼睛都是一缩,瞬时明白了姜预想要打劫的心思。

    “不要妄想了,我们的须弥戒子可不是你的破烂货,非本人无法解开。”

    有人不禁冷笑道,虽然败了,他们也不是一个凡境十层可以欺负的。

    “哦?是吗?那你们就帮我解开吧。”姜预嘿嘿一笑说道。

    八名器碑弟子闻言,心里暗讽,这人是傻子吗?他们怎么可能给他解开禁制。

    “看,你们刚才不要脸联手攻击柳兄的情景我可都记录下来了,你们要是不老实点,我就给传遍整座天铸城!让所有人都知道堂堂器碑弟子脸皮有多厚!”姜预恶狠狠说道。

    八个器碑弟子都是脸色微变,看着姜预放映出来的栩栩如生的画面,他们的失败被清晰地记录!

    所有人都是脸色涨红。

    竟然被记录下来了,这太过于耻辱了。

    “混蛋,别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我们的须弥戒子,最多给你一样宝物,把东西消除。”

    有人咬牙切齿说道,一个凡境十层,一件普通宝物足以打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