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177

    姜预的牙齿一咬,虽然蛟龙血髓比不上极阳极阴之力,但是,也是除此之外,最好的突破物品了。

    极阳极阴之力,都非常罕见,他能够先后都撞见,不知道是走了多少年的狗屎运,以后,是不可能再有这样的际遇了。

    所以,蛟龙血髓,是他目前能够得到的最好物品了。

    “虽然有三个器碑之上的弟子,但也只能冒冒险了,就看谁的速度最快,先一步抢到蛟龙尸体逃走。”姜预暗道。

    “姜兄,不要冲动,这里看似只有三个器碑弟子,但实际暗地里,至少还有五六个,甚至,还有一个隐匿藏在湖底。”柳棉笙说道。

    闻言,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姜预脑袋一晕,脚下差点一个踉跄。

    “有没搞错,这么多器碑弟子?!”

    原本还想着凭借宇宙飞车的速度,蛟龙一死就冲过去,装进须弥戒子就跑,不给人一点反应时间。

    但,有如此多器碑弟子,这就是做梦了。

    冲进湖里,出宇宙飞车收取蛟龙尸体需要一定时间,这段时间足以其余人赶上,如果只是三个器碑弟子,凭粒子盾,还能撑过那一段时间,进入宇宙飞车逃走。

    但十个器碑弟子一起出手,估计撑不了半息,就会被轰成渣。

    姜预暂时息下当出头鸟的想法,心里心思涌动着,在想能不能做个渔翁。

    但渔翁,也不是好做的,别人也是傻子。

    一时间,这片地域陷入了宁静,所有人都不敢妄动,在等待蛟龙死去的一刻。

    时间漫漫过去,太阳从高空落下,陷入远处湖边的边际。

    突然,一片红色通明的血湖,湖水开始颤抖起来,湖中生物开始变得暴躁,红色水波荡到湖边的石头上,水滴四洒。

    这片安静的地域,开始不宁静起来。

    但是,不论是明处的,还是暗地里,都没有一个人动。

    一刻钟过后,微微颤抖的湖水,猛地平静下来,如一面平镜,生物安静,就如喧嚣的瀑布戛然而止。

    姜预感觉到,湖心的一头洪荒猛兽的气息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而在血湖安静的一刻,人,却爆发了!

    首先,是一座山崖的一个白衣青年,一柄准地级长剑“豁”地一声拔出。

    剑光如白练,锋芒四射,剑气纵横,映照在整片湖中,一柄柄无形的剑气向湖中斩击而去。

    湖水被一剑斩开,从中央分散,湖水流荡,露出湖底的红血石,一道消瘦矮小的血衣少年显露出来。

    白衣青年目光冷漠,他的第一道剑气斩开湖面,第二道,第三道,随后的剑气,全都蜂拥袭向血衣矮小少年。

    血衣矮小少年眼中瞳孔一缩,身形连忙一动,几个折转跳跃,险而又险地避过那几道锋锐的剑气。

    剑气落在湖底,红血石中,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剑痕出现,这些剑气,要是落在人身上,直接就会把人切割成一块一块的。

    “该死的家伙!”血衣矮小少年脸色阴霾。

    他穿上血衣,倚仗气息隐匿之法,就是想悄无声息地偷走蛟龙尸体,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而就在白衣青年几道剑气阻挡住血衣矮小少年时,蛟龙尸体,不远处,又是两道人影冲了上去,相护对峙。

    一人持雪亮的龙纹刀,一人持黑深的短匕首,武器差距极大,却因同时对蛟龙尸体动念,对峙在了一起。

    一时间,不论明处,还是暗处的人都纷纷涌现,围绕着蛟龙尸体。

    时不时有人把手伸向蛟龙尸体,但又马上会被打散,有着须弥戒子的他们,只要一息时间,就能收走蛟龙尸体。

    但是,没有人会轻易让人有这个机会。

    这是天铸城弟子之中,器碑上的战斗,这样的战斗层次,几乎是整个南境年轻一辈之中最顶级的层次了。

    每个人都是天骄,都有自己的傲气,没有联手,只是不断创造机会。

    姜预看着这一幕,心里目瞪口呆,实在是打斗太过厉害。

    这些人都是毫不留手,一点不怕误杀了哪个人,要知道,同为天铸城弟子,可以争,可以伤,但就是不能死,不然就是杀害同门的重罪啊。

    果然,天才都是疯子的说法,一点不为过,也就只有自己这个超级天才,才像正常人。

    不过姜预心里却有点急,这种武力层次,完全不是他能参与进去的啊。

    这些人战斗不是在分胜负,而是在混乱之中,找寻收走蛟龙尸体的机会,只要有人得手,就能带着须弥戒子迅速撤退。

    作为天铸城弟子,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器具,每个人肯定都有飞舟之类的,速度虽然比不得宇宙飞车,但姜预就算追上也拿人家没办法啊。

    而且,这些人还有隐匿之法,真要藏起来他也难以找到。

    姜预眼睛盯着,他知道,一时半会儿,没人能抓住机会,只要有一人靠近蛟龙尸体,周围的人都会阻止。

    他只能观察时局,看能否有机会,靠着隐身衣偷袭一下,只是如此泛滥的攻击,着实难以靠近。

    说到底,在这些人面前,他能自保,却没法进一步收获物品。

    柳棉笙看着这一幕,眼中却没有丝毫波澜。

    “所有人,都出现了吧。”他喃喃道。

    随后,他身形一动,一柄玉剑出现在他手中,玉剑通体玄玉铸成,白皙透亮。

    顿时,他易境七层的灵力荡开。

    他一步踏出,脚下靴子白光微闪,蒙蒙之气,让他踏天而行。

    “各位,不好意思,这头蛟龙尸体我要了!”柳棉笙淡淡的话语传出。

    淡淡的声音,不带一低波澜,逐渐在这片血湖传开,清晰地进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这,也太霸气了吧……”姜预目瞪口呆,又不禁担心起柳棉笙起来。

    嫩面书生那一副柔弱的样子,此时却正面刚十个天铸城器碑弟子,要知道,这些人修为至少都是易境八层啊。

    蛟龙尸体旁,战斗一瞬间停止了下来,人们的眼光都看向柳棉笙,看着他易境七层的修为。

    下一个瞬间,战斗又恢复过来,如火如荼,灵气疯狂回荡,对于柳棉笙似乎不闻不问。

    一个新弟子,虽然易境七层的修为惊人,但毕竟太年轻,一两年后,或许有资格参与他们的争斗。

    但现在,还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