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消化道?

第一百七十三章 消化道?

    白衣少年,紫衣少年,刘枫桥和魁梧少年四人本就是对手,都互相了解,此时配合起来,更是密切。

    一时间,剑气,斧刃,紫风纵横交错,袭向九阴鸟。

    九阴鸟没有嘴以外的五官,完全看不出它的表情,但就情况而言,都知它的愤怒。

    它翅膀大张,飞腾而起,露出它的那只独脚,脚面呈灰黑色,爪子又长又锋利,弥漫着阵阵阴气。

    一爪挥舞,阴气更是浓郁,无数阴气向他们扑来,充斥着整片空间,遮蔽了所有人的视野。

    姜预一惊,连忙后退,这种情况下,被误伤就不好了。

    九阴鸟全身青黑羽毛竖立,一根根尖锐之物从羽毛之中飞出,射向众人。

    一时间,痛叫声四起,皆来自于那些易境三四层的天铸城弟子,尖锐之物很是锋利,直接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所有人都只来得及遮住要害,其余地方,都被穿出了肉眼,阴气腐蚀着血肉。

    白衣少年四人见此,心中大惊,连忙撤回攻击回防,这种攻势下,就算他们能够一击击中九阴鸟,也必定重伤甚至死亡。

    这九阴鸟,还真是难缠,哪怕处于衰弱期,手段也层出不穷!

    在一阵攻击后,九阴鸟停了下来。

    “该死,这阴气腐蚀性如此强,见血就融!”魁梧少年面色难堪地哼道,拔出手臂上的一根尖锐物,伤口处阴气涌入,血肉腐烂。

    他连忙拿出一瓶药水倒在上面,又拿出一张黑布完全包裹住,避免与阴气再次接触。

    做着同样事情的还有另外三个少年,在那样密集的攻击中,哪怕他们实力非凡,却也中了两三根。

    他们面色发黑,处于不利地位,让他们心中有些微沉。

    白衣少年四人都是目色冷光与杀意四射,眼白隐隐有些发红。

    这般下去,这九阴鸟的衰弱期就要过了,到时别说斩杀它,就是他们的小命都会有危险。

    “好了,别藏拙了,把压箱底的手段都使出来,不然会很麻烦!”白衣少年淡淡说道。

    闻言,其余三人目光微动,然后轻笑一声。

    “既然如此,就尽快解决了吧!”紫衣少年傲然道。

    刘枫桥和魁梧少年点点头。

    虽然他们互相了解,但在新弟子大比后,就几乎没再交过手,就算有,也是点到即止,期间这段时间,大家肯定都又有了新的手段与底牌。

    魁梧少年丢掉手中的大板斧,又从须弥戒子之中拿出一把斧子,这把斧子,通体黑色,没有斧刃,力量感十足。

    这把斧子一落入他手中,魁梧少年整个人都是一沉,脚掌都陷入了地下几分。

    “易品八脉的黑斧吗?还与他修习的功法相符。”白衣少年三人微愣。

    魁梧少年怒吼一声,通体发红,一阵阵黑色的灵力从他身上涌现,进入黑斧,身体一跃,就向九阴鸟怒劈而去。

    九阴鸟感受到危机,双翅猛扇,一根根尖锐物飞出,直飚向魁梧少年。

    “不用躲,我来为你挡!”紫衣少年说道,此时是全力合作之际,以前的恩怨暂时放下。

    他话音一落,就在尖锐之物要刺到魁梧之时,手中扇子猛地一扇,一阵青风飞扬。

    他身体表面,一阵青光四射,造成的青风竟比刚才的紫风,威力强了一倍不止,周围浓郁的阴气都被暂时吹散,那些尖锐之物,落入青风之中,瞬时停顿,寸步难行,然后掉落在地上。

    魁梧少年没了顾虑,双手黑斧向九阴鸟怒劈而去。

    九阴鸟尖叫一声,就像鬼一样,翅膀连忙向魁梧少年拍打而去。

    黑斧落在九阴鸟的翅膀上,顿时,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九阴鸟痛叫一声,另一只翅膀向魁梧少年一拍,将其拍出,魁梧少年连喷三口鲜血。

    但是,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白衣少年和刘枫桥的了。

    同为新弟子前十,这点他们应该还是能够解决的。

    九阴鸟一只翅膀受挫,只能落在地上,用单脚支撑,这无疑限制了他的那只爪子。

    白衣少年和刘枫桥见此,两柄雪亮的剑一刺一斩。

    刘枫桥口中低喝,一股似乎要碎裂大地的剑气从他剑上射出,这是准地品剑法,裂地剑!

    一剑斩出,剑未至,九阴鸟的青黑羽毛就开始了断裂,但这一威力巨大的剑,却不是斩向它的要害,而是……它的独脚!

    九阴鸟怒叫一声,单脚连忙一跳,剩下的翅膀挥舞,勉强飞起避过。

    但紧接着,白衣少年的夺命一剑便到了,直直的一剑,只有剑尖一点,带着无穷杀机。

    “噗呲!”剑入血肉的声音响起,白衣少年的整把剑全都插入九阴鸟的胸腹之中,直至末柄。

    见此,所有人都是目露喜色。

    九阴鸟厉叫一声,声音无比凄厉!

    “就这样就解决了!”姜预看着这一幕,不论是九阴鸟神奇的神通,还是白衣少年他们的强悍实力,都让他心惊不已。

    原本战胜了易境五层的小威王,还让他心里有些得意,但此时见识到白衣少年四人的实力,才知道,那小威王真是辣鸡,同境实力,怕是这里的任何一人都能轻易秒杀他。

    “果然,这就是顶尖势力与一般小势力的差距,简直天上地下!”

    姜预唏嘘不已。

    众天铸城弟子的脸上都露出喜色,这一战,总算结束了,他们都受了不轻的伤,总算不用再陪着这四个变态来讨伐这等凶手。

    在看了这一战后,他们都对白衣少年四人深深折服,之前他们还抱有侥幸心理,想着能有机会取代他们。

    但现在,这等实力,差距太大,不愧是新弟子前十,这些人怕是会一直成为他们头上的存在,估计没有哪个新弟子能够打破。

    白衣少年四人脸色都有些苍白,但还在总算解决了。

    “呖呖……”就在这时,一阵尖利的声音响起。

    那即将倒下的九阴鸟,身上的阴气突然变得极度浓郁起来,无数灵气从外界蜂拥而入,让它受伤之地极速痊愈,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怎么回事?”众人惊叫!

    白衣少年也是心里有种不要的预感,忽的,他反应过来,神色大变,“九阴鸟衰变期结束了,快跑!”

    白衣少年的话,让众人都是大惊失色,衰变期结束的九阴鸟,易境九层,实力完全碾压他们。

    他们都慌不择路地往外逃遁。

    白衣少年四人极不甘心。

    偏偏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明明他们都已经几乎杀死了九阴鸟,但衰变期结束,九阴鸟所有的伤势都会恢复,实力重回巅峰,这意味着之前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

    而且,他们还将有生命危险。

    只差一点,他们就能得到紫金龙气了,让实力再进一步,尤其是白衣少年,他在新弟子中位列第二,仅次于柳棉笙。

    他还想着,这次过后,修为抵达易境六层,就能去挑战柳棉笙。

    虽然柳棉笙从来没有完全显示过自身实力,但他估计应该在易境六层,不可能再高了,那不符合常理。

    因为没有人,在才进天铸城实力就那么恐怖!

    但现在,一切化作泡影,计划失败,他们就只能争取保命,至于其他弟子,他们完全顾不上了,生死由命。

    其余天铸城弟子,看见这一幕,刚才还威武不凡的四人,现在逃跑地如此狼狈,如此毫不犹豫,就像跌落凡尘的神仙。

    但是,紧接着的危机感就让他们来不及想那么多,纷纷疯狂逃走。

    连那四个变态都跑了,他们留在这里不是找死吗?

    姜预看着这及其戏剧的一幕,下意识也抬腿一跑,飚出老远,这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了。

    但是,在跑出一段距离后,他就一拍脑袋,又跑了回去,心里郁闷,自己全副科技武装,怕什么?

    或许没法打过这九阴鸟,但就算九阴鸟恢复,想要伤到他也是不可能的。

    姜预隐着身,贴着墙壁,想要趁着九阴鸟追击的时候,偷入后方的洞窟。

    九阴鸟气势不凡,青黑羽毛光泽夺人看的样子,就要完全复原了。

    所有弟子都逃出一段距离,姜预已看不到人影,他等待着,就等九阴鸟完全复原冲出去复仇。

    但是,几息后,那气势不凡的九阴鸟突然气势一泄,就像漏气的皮球,整只鸟都萎靡起来。

    那些复原的伤口,再次裂开,比之此前,还要严重。

    姜预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特么怎么回事?说好的恢复之后冲出去复仇呢?怎么一下萎了?”

    姜预无语,他已明白过来,这丑鸟还真是聪明,见自身处于危局,故意虚张声势,吓走敌人,为自身赢得生机。

    “这世界,连一只这么丑的鸟都这样奸诈,以后,自己这么单纯,真的要小心啊,不能被骗了!”姜预叹气。

    只是可惜,他留了下来,这只鸟的计谋注定落空了,姜预拿出激光剑,走到九阴鸟面前。

    赤芒闪耀,姜预一剑扫出,将九阴鸟的头颅斩下。

    于此同时,在九阴鸟的下腹之处,一团紫金的龙气发出微微光芒,姜预好奇,将其摄取出来。

    这紫金的龙气,与淡金明显不同,触碰之下,不是温暖感而是有些冰冷,带着强烈的威严感。

    而且这紫金的龙气,也不是半个时辰,而要足足三天才会完全消散。

    “可惜,再怎样,对我而言也是废物!”姜预撇了撇嘴。

    心里非常郁闷,明明那么珍惜的宝物,落入自己手中,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等着它消散。

    “算了,先收起来,等找到九阴花后去见柳兄,然后送他吧。”姜预嘀咕了一声,然后向洞窟里面走去。

    他心里带着期待,九阴花,应该就在里面,只要修为提升,精神力也会更快提升,制造的科技威力才会更强。

    但是,他同样非常谨慎,这洞窟深不见底,一直向地下深入,有九阴鸟,不代表就没有其它凶禽猛兽。

    在进入这个狭窄的通道后,姜预一路弯弯曲曲,就像在扭结的肠子里一样行走,不多时,总算到了一个较为宽阔的通道。

    而洞窟外面,白衣少年四人,拼了命的逃遁,冲了出来,找了附近一个安全之地修养,而不过半刻钟,他们就发现,几乎所有的天铸城弟子都逃了出来。

    而九阴鸟,并没有追出。

    “不对!”白衣少年突然沉声说道。

    “怎么了?”魁梧少年瓮声瓮气问道,他受了伤,心情很不好。

    “我们被骗了,九阴鸟一定在虚张声势,不然恢复了不可能不追杀我们!”白衣少年寒声道。

    白衣少年的话,让众人都是猛地一惊,眉头紧皱。

    “我们回去!”白衣少年说道。

    其余三人毫不犹豫,紧跟着他,重新回到洞窟。

    其余弟子面面相觑,心中犹豫,想着方才的凶险,都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

    但是,还是有着少部分弟子,牙齿一咬,打算跟着着这四人。

    毕竟,在他们自身不够强的情况下,依附强者是最好的选择,关系以后的前途。

    洞窟一如既往地黑暗,白衣少年都是脸色阴暗,看着眼前头颅被砍掉的九阴鸟。

    他们的心情都沉到了谷底。

    “好一只黄雀!”紫衣少年低哼道。

    他们的目光忘向那个细小的入口。

    “我们回来的及时,血液还没干涸,他的动作不可能那么快,所以,肯定进了里面。”白衣少年脸色冰冷。

    其余人都点了点头,然后飞速进入通道之中。

    姜预手中的滴滴手环突然传来警报声,他一惊,连忙打开。

    “这些人怎么又回来了?”

    姜预心里大急,他一路进来,还是没有找到九阴鸟在何处,一点踪迹都没有。

    直到都到了通道的尽头,还是空空如也,没有凶禽猛兽,也没有九阴花。

    “难道,我被这地图骗了?”姜预疑惑。

    只是,为什么,这一路,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对?

    从像一张嘴的洞窟,到直降的通道,中间宽两边窄的一处地穴,又是弯弯曲曲的细道,然后,变粗。

    这一系列,怎么有点像,一个生物的……消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