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分九阴

第一百七十二章 分九阴

    在兽灵园之中,凶兽虽然遍布,不下百万,但并不是所有凶兽都有龙气,只是极少一部分。

    一般而言,百头普通凶兽之中才会有一头有淡金龙气,百头淡金龙气的凶兽之中,才会有一头有紫金龙气,血金龙气更是稀少,整个兽灵园,不超过十头凶兽拥有,都是此处的霸主,修为地境的妖兽。

    在兽灵园西部的一处荒地之中,百里不见草木,千里不见雨水,在这中心点,有一座高达百丈的洞窟伫立,像是一张嘶吼的嘴从地下露出。

    姜预一路奔袭,老远就看到了这个极其夸张的洞窟,身披隐身衣的他在不远处停下,拿出地图,对比了一下,发现就是此处。

    姜预脸上露出喜色,总算找到了,也不枉一路那么辛苦。

    但是,紧接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心中一紧。

    在洞窟的前方,此时竟然已经聚集了数十个天铸城弟子,在交谈着什么。

    “他们,不会知道了这里面有九阴花吧?”

    姜预向他们靠近,打算窃取一下情报。

    这数十个天铸城弟子中,隐隐以三个年轻人为主,站在最前方,气势不凡。

    “津禾,来得倒是挺早,你觉得单凭你们就能杀死九阴鸟?”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对一旁的紫衣少年说道。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呢?”紫衣少年嘴角轻笑道。

    “刘枫桥还没来,不会赶不上了吧?”最后一个白衣少年开口说道,他身穿天铸城弟子服,显得很平常。

    这三个少年,修为都达易境五层,皆是天铸城新弟子前十的存在,他们后面都有十来个天铸城弟子,是他们的找来的帮手。

    “赶不上?我们正好多得一份紫金龙气。”魁梧少年冷哼道。

    “那么你恐怕就要失望了……”远处,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带着丝丝冷意,赫然是刘枫桥。

    他气息饱满,精神十足,长时间的赶路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刘师弟,来了便好。”白衣少年笑说道。

    “再过半个时辰,便是九阴鸟衰败之时,原本易境九层的修为会降到七层左右,我们合力战它。”白衣少年说道。

    他虽看起来普通,在这四人之中却很有说话权,其余三人虽隐有不服,但都没说什么。

    “到时,还要仰仗各位师弟配合了。”他又对身后的数十个天铸城弟子说道,颇为礼貌。

    这些天铸城弟子修为最低的都是易境三层,最高者则为易境四层。实力刚刚好,既在他们掌握中,又能形成战力。

    “一切听师兄指令!”他们纷纷认真说道。

    能帮新弟子前十的天才,这对他们而言,也是非常乐意。

    毕竟,这是强者的世界,一个帮忙,说不定就能让他们进入强者的阵营。

    又何况还有不菲的报酬。

    “可惜,柳棉笙不来,否则,这衰变的凶鸟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刘枫桥突然遗憾说道,九阴鸟哪怕衰变,也有易境七层的修为,远高过他们。

    听闻柳棉笙,其余三人的目光都是缩了缩,就是白衣少年目中也露出些许奇异之光。

    “他可不见得对这区区紫金龙气感兴趣,说不定都去找那血金龙气去了。”魁梧少年插嘴道,望向紫衣少年,带着戏谑。

    新弟子前十,修为差距都不大,在未来兽灵园前,都在易境四层,只是有战力差距,而紫衣少年,便是第五名。

    按理说,在修为相当情况下,实力差距也较小,但紫衣少年在面对柳棉笙的时候,不过一招就被秒了。

    这也是紫衣少年一直的痛。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紫衣少年对魁梧少年冷冷说道。

    魁梧少年悻悻地耸了耸肩。

    “若是柳棉笙来的话,怕是没我们什么事了,紫金龙气也不见得有我们份。”白衣少年突然淡笑说道。

    姜预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暗松了口气,原来他们是来杀九阴鸟的,并没有真的发现九阴花。

    姜预的心放下了一半,但是,对于这些人猎杀九阴鸟,却又怕他们惹出什么意外,使得九阴花暴露了。

    姜预看向这巨大的洞窟,心中心思涌动,九阴花不知在里面哪个位置,但九阴鸟却是个威胁。

    看来,只能跟在他们身后伺机而动了。

    希望,这些人在杀了九阴鸟之后,就赶紧离开,让他进去寻找九阴花。

    半个时辰过后……

    黄沙漫漫的荒野,高大的洞窟之中,突然传来一丝异动,有汹涌的灵气在向洞窟内汇聚。

    四个少年的眼睛都是一亮。

    “九阴鸟开始衰变了,在急剧吸收灵气来恢复,抓紧时间,只有两刻钟!”白衣少年说道,语气有些急意。

    他话音未落,便直冲而入,另外三个少年不落后他半步,剩下的天铸城弟子紧随他们,只是修为不够,一时被拉开。

    但这并无妨,他们只需尽快赶到,辅助四位新弟子前十即可。

    而披着隐身衣的姜预,便是跟在这些天铸城弟子一旁,进入洞窟之中。

    洞窟并不是水平的,而是弯向地下,越来越深,通道口也是先宽后窄,还有一些不明的凸起,形态与一般洞窟迥然不同。

    在走过一段距离后,便是一个直线下降,如断崖一般,在经过这一段路程后,又是一个呈椭圆形的宽阔之地。

    而这里,便是九阴鸟的栖息之地。

    姜预进入这里,看着这中间宽,两边细小的地形,也是有些奇怪。

    一声嘹亮的嘶鸣声响起,像乌鸦,又像强音效的鸟雀发出,姜预把视线转过去。

    此时,四个少年已经面色严肃地盯着近在眼前的九阴鸟。

    姜预又惊又疑!

    这鸟竟然只有一个爪子,单脚驻地,上面有九个脚趾,根根利爪插进石里,至少有一尺长,身躯也十分庞大,青黑色的羽毛如金属般闪耀着光泽。

    长长的脖子如鸵鸟一般,一个半米大小的头颅,顶着三根青毛。

    脸上,竟然无面,没有五官,不,只有一个嘴喙,其余全是肉麻麻的皮肤。

    “这,特么也太丑了!”姜预不禁目瞪口呆,心里有种强烈排斥感,光看着这东西心里就既难受又便烦躁。

    “这鸟,究竟是怎么孵出来的?”姜预不禁嘟囔。

    别说姜预,就是最早前来的四个少年也是惊讶,然后恶心不已,他们虽然听说过九阴鸟,也看过图像,但亲眼见到,还是吓了一跳。

    “快点解决它!”紫衣少年说道。

    众人也是脸黑。

    这副样貌,确实让人难以恭维,不愿入眼。

    九阴鸟虽然没有眼睛,但它的面部皮肤,就兼具了眼睛和耳朵的功能,能够感受光线和声音。

    不得不说,大自然就是神奇,造就了这种万分奇特的物种,有最美,就有最丑。

    在众人进入的那一刻,它便感知到了,羽毛轻抖,无数灵气进入,衰变期,它需要大量灵气来恢复,片刻不能停。

    它不愿动手,这会加长它的衰变期,但敌人已经来临,那也就没有丝毫办法了。

    嘴喙微张,一股阴气喷出,化为了一只阴鸟,向众人袭来。

    魁梧少年见此,冷笑一声,拿出他的武器大板斧,就像这只阴鸟挥舞而去。

    阴鸟飞翔,尾部有一缕阴气蔓延到九阴鸟嘴里,直向魁梧少年冲去,魁梧少年一斧子砍去,锋锐气息中带着厚重,砍向阴鸟。

    阴鸟瞬间溃散,但又眨眼恢复,冲击在魁梧少年的胸口。

    魁梧少年微惊,没想到这阴鸟如此变化,胸口一股巨力,尽管事先有灵气护持,宝衣防护,但还是猛退三步,一口闷气吐出。

    “小心点,这阴气所化之鸟,都有接近易境六层的实力。”白衣少年提醒道。

    说话间,九阴鸟竟又吐出了一大团阴气,化为了三只阴鸟,向他们袭来。

    众人眉头微皱,四个领头少年,一人迎上一个阴鸟,对战起来。

    阴鸟形态变化多端,让他们很是废力,但白衣少年,还是事先解决掉一个,解决掉后,就剑光直射向九阴鸟本体。

    一只阴鸟的陨灭,让九阴鸟震怒,闭着翅膀一动,一股阴气向白衣少年而去,阴气弥散,带着阵阵鬼音,白衣少年连忙后退。

    就在此时,九阴鸟的嘴喙之中,又是一大团阴气吐出,这次竟然足足有五只阴鸟形成,加上还留存的三只和陨灭的一只,一共九只。

    这也是九阴鸟名字的由来。

    剩下的八只阴鸟,每只尾部都有一缕阴气通向九阴鸟嘴喙,就像一根脐带一样,它们都有接近易境六层的实力。

    “该死!”白衣少年他们都是脸色一黑。

    就在此时,刘枫桥一剑,剑气飞扬,白色的光芒刺得人眼睛生疼,成功消灭了一只阴鸟,阴气溃散于空气之中。

    白衣少年见此,脸色微松。

    这些阴鸟,虽然形态变化多端,刀剑难伤,但内部一股阴气,却是能够破坏的,一旦破坏,阴鸟也将消失。

    只是,这一缕阴气,在阴鸟内不断流动,及其难寻,有着一定运气成分。

    刘枫桥在消灭一只阴鸟后,脸色也有些苍白,显然消耗不小,但在服用了一粒丹药后,便迅速恢复。

    魁梧少年和紫衣少年见此,也是知道不能留手了,必须全力以赴,一击解决,不然,才形成的五只阴鸟和这些阴鸟合击他们,肯定会吃大亏。

    一念至此,魁梧少年一声怒吼,身体血光闪闪,一道血影在斧刃形成,然后挥出。

    血影在接触到阴鸟的一刻,仿若炸药一般,血光弥漫,将阴鸟吞噬殆尽,而紫衣少年,手中的紫扇,紫光辉辉而撒,带着尊贵之气,一扇而出,紫色的风生成,将阴鸟吹散,一缕阴气显现,也在紫风中消弥。

    “厉害啊!”姜预看着这一幕,不禁叹道。

    不愧是天铸城弟子,各自都有神通,能够解决接近易境的阴鸟。

    “我们四人再独自对付一只,剩下一只由你们暂时拖着。”白衣少年对身后刚赶到的众天铸城弟子说道。

    众天铸城弟子,心中都是凝重,接近易境六层,他们对付起来,怕是会不少人受伤,但没有人犹豫,毕竟已经收了报酬,退缩难免为人不耻。

    而且,只要通力合作,他们拖住一只不是问题。

    白衣少年他们虽然消耗不小,但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这几只阴鸟,也是九阴鸟最大的手段之一,只要破除,再合力对付九阴鸟,会轻松许多。

    姜预看着这一幕,心里也是震撼,这九阴鸟使出的神通,就跟分身术一样。

    此时,双方都打得正欢,姜预很想趁此机会,先行跑进后方的通道之中。

    通道里面,应该是九阴花的最有可能所在地了。

    只是,这个通道是中间粗,两边细,九阴鸟恰恰挡住了细通道的入口。

    姜预暗暗着急,但也只能等着这些人先破了九阴鸟的神通,攻击九阴鸟的时候,再想办法溜进去。

    片刻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经历一番艰苦搏斗,他们总算解决掉了剩下的五只阴鸟。

    不少人身上都挂了彩,就是白衣少年他们也都一样,嘘嘘喘着粗气。

    接下来,就是九阴鸟了!

    他们目中都有些凝重,虽然早料到九阴鸟会很难缠,有这样一个一分九的神通,但事前他们确实没想到,只是对付一个神通就花费了如此多精力。

    这样一来,对阵本体九阴花鸟,就更不会轻松了。

    他们心中都有些沉重。

    此时,他们的注意力早不在九阴鸟难看的面容上,更不会因此而有丝毫小觑与大意。

    九阴鸟见自己的神通被破,十分愤怒,这是它最重要的神通,每一缕阴气都要花大量时间来凝聚。

    正常情况下,他的每只阴鸟都该有接近易境九层的实力,只是因为处于衰变期,才会这般孱弱。

    现在,阴气溃散,对它而言,损失巨大。

    带着暴躁的疯狂杀意从它身上散发而出,让人身子不禁犹如处于热炉之中,被烘烤烧灼。

    白衣少年见状,连忙向另外三人点头示意。

    刘枫桥明意,与紫衣少年左右侧夹击九阴鸟,魁梧少年拿着大板斧从天而降,直劈向九阴鸟,他身上血芒包裹,目中凶光闪动。

    白衣少年则从正面拔剑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