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打个折,半废

第一百五十九章 打个折,半废

    一时间,一股无形的气势随着姜预的话扩散而出。

    这个逼装得满分!

    姜预深觉这个叫肖鸣的就是来给他充当装逼道具的,而且效果极佳,上次也是!

    这边的诡异情况,也是让狩猎团队的人心里忽上忽下的。

    显然,他们都低估了这个少年,就是连天铸城弟子赐下的宝物,都拿他没辙。

    肖鸣面带惊恐地看着姜预,没了粒子束,他就是一个战五渣,修为没废前都打不过,又何况现在。

    先前的恨意不甘,此时全变成了深深的恐惧,他后悔了,早知道结果,他绝不会来报仇,报仇什么的,哪儿比得上自己的命重要。

    他身体颤抖着,滩在地上一动不动。

    “等等,你不能伤他!”

    就在这时,狩猎团队中的一个青年竟然跳到姜预和肖鸣之间。

    他和姜预平等对峙着,面色平静而自信,以自己凡境九层的修为护持肖鸣。

    然而,就在片刻前,他还在面临肖鸣的威胁,现在肖鸣落入危局,他却去保护。

    姜预皱眉,哪来那么多麻烦,又跳出来一个喽啰。

    但他紧接着面色怪异,随即瞪大眼睛。

    “你们……难道?好感人的一对爱侣!不顾世俗的眼光,也要在生死之际相护。”

    姜预突然叹道。

    姜预的话,让整间客栈,一时间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片呆滞。

    是这样吗?两个男人……众人纷纷看去,眼中带着匪夷所思。

    那个青年瞬间脸色涨红。

    “住口,肖大哥乃是天铸城弟子的随从,岂是你能够随意伤害的!”

    青年怒吼道。

    在他看来,姜预是厉害,但再怎么也厉害不过天铸城弟子,现在肖鸣落入困境,正是他投靠的好机会。

    天铸城弟子可谓威势巨大,肖鸣在他的保护下,不可能出事。

    而自己看似雪中送炭的行为,也将成功加入肖鸣的阵营。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兴奋。

    这个姜预,真的是来的恰到时候!为他创造了这样的绝世良机。

    只是,这个混蛋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而青年的话,也是让狩猎团队的人醒悟过来,心中大惊。

    是啊!姜预再厉害,那也只是比肖鸣厉害,有句话说得好,打狗也得看主人。

    天铸城弟子不会放任自己的随从被他人欺侮。

    如此一来,姜预,危矣!他们,也危矣!

    众人心中不禁后悔,早知道,刚才他们就该一起冲上去了!

    肖鸣原本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青年的话,给他打开了一丝生机。

    “他们……不知道真实情况。只要我冒充天铸城弟子,就能避过危机,事后立刻逃走,想必天铸城弟子不会和我这种小人物计较。”

    一念至此,他强装镇定,语气颇为强硬地说道:“没错!你想被天铸城弟子处死的话,就杀了我吧!”

    肖鸣的话让客栈的气氛更加汹涌起来。

    “那位大人的随从,哪怕你是王公贵族,也没资格伤害!”

    就在这时,客栈的老板一脸严肃地走了出来,对姜预低吼道。

    他一脸怒意地看着姜预,这个混账装逼货,以为有点势力就能欺负那位大人的随从了吗?

    那位大人,为他们皇都带来的改变,可谓前所未有,这样的生活,让所有人都珍惜享受。

    因此,他们对那位大人都抱有极大的感恩之心。

    在听到肖鸣是那位大人的随从后,他就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维护。

    这一幕,让姜预傻眼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完全是始料未及的。

    打着他的名号来威胁他也就算了,但这个客栈老板,一副拥戴他的样子,偏偏又和他作对。

    显然,又是一个不认识他的人。

    姜预泪奔,最近不是经常露面了吗?怎么还会出这样的事儿。

    姜预的表情,让肖鸣一松。

    他怕了,他应该是怕了。

    “你说,你是天铸城弟子的随从,你觉得我会信?”姜预却突然说道。

    “不信?有粒子束作证,这样的东西,不是赐予,我哪里来的?”肖鸣连忙说道,态度强硬。

    “呵……”姜预嗤笑一声,也是气乐了。

    “姜公子可知道什么?”老态中年人说道。他经验老道,从姜预有恃无恐的脸上看出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曾经见过那位炼器大师,知道此人气宇轩昂,处事公正廉明,从不与奸邪之辈为伍,乃是我辈楷模,怎么会收这样一个阴险小人为随从呢?”姜预脸色丝毫不带一丝发红地说道。

    “胡说,肖大哥也是正直之辈,哪里来奸邪了,你不要污蔑!”肖鸣身前的青年说道。

    “我才从那位天下独绝的炼器大师那里回来,会不知道情况?”姜预镇定说道。

    姜预的话,让肖鸣大惊失色,这个人,竟然认识那位炼器大师,那么他假冒的事情,也瞒不过他。

    “姜公子确定?”众人一听,原本还极为担心的神色放松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肖鸣不过是扯大旗,没什么好怕的。

    “他不过是用一样东西,从那位炼器大师手里换了一个粒子束而已。”姜预说着,手掌心摊开,有好几个一模一样的粒子束。

    见此,众人都明白过来,这个姜预怕是和那位炼器大师关系不浅。

    那么,这个肖鸣,就真的是假冒的了。

    一念至此,狩猎队的人的眼光都冷了客栈老板也是眉头紧皱地看着肖鸣。

    后者满脸恐惧害怕,心里最后一点倚仗都被拿走。

    这样的胆小之辈,确实不配做那位炼器大师的随从,客栈老板心想,心中顿时火冒三丈。

    敢冒充那位炼器大师的随从,抹黑他,这决不能容忍!

    “噗呲!”一声响起,血液飙射!

    却是方才的青年,竟一剑砍掉了肖鸣的脖子,肖鸣至死,眼睛都不可置信着。

    这一举动,也是让整个客栈的人都惊了惊。

    “姜公子,这点小事,小的来给您办了就是,不劳您操心了。”青年一脸媚笑地说道。

    众人不禁鄙夷。

    姜预也是一愣。

    “错,你杀了小爷要杀的人,正常情况下,得陪一命!

    当然,今天我心情好,可以打个折,把你揍个半废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