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肖鸣的人生巅峰

第一百五十四章 肖鸣的人生巅峰

    茗茶看着肖鸣的样子,心里很不忍心,但她紧记着姜预的话,不敢自作主张。

    肖鸣离开后,不知去干些什么,晚上又来到院墙外,一个晚上的等待,第二天排队首位的自然还是他。

    只是面容更加憔悴,凄凉。

    茗茶只能非常不忍地又告诉他,这两天铺子里都没有粒子束。

    “为什么?”肖鸣一脸呆滞,他人生的希望全都寄托在这里,寄托在这个神秘的炼器大师身上了。

    但是,这份希望再次失望。

    “炼器大师不在,要过两天才回来。”茗茶按照姜预的话说道,她非常紧张,同时觉得肖鸣好可怜。

    肖鸣表面对茗茶露出温和不在意,表示愿意等待,但心中阴沉,深吸口气,最终他转过身,怀着恨意不甘离去。

    那些大人物的事,不是他能触及的,而且不能露出负面情绪,引起不满,他只能等机会。

    可惜,他却不知道,他寄唯一希望之人就是他的仇人,一开始就是在玩儿他,否则不知会不会直接疯掉。

    “姜大哥,下次来还要磨练他吗?”茗茶问道。

    “磨,当然磨!”姜预肯定说道,不磨死这家伙算他的。

    然而,后面,肖鸣依旧每天来,一天不断,接受姜预所谓的磨练,而身形一天比一天惨。

    姜预看着都觉得可怜。

    肖鸣每次来都堆满笑容,心里暗骂不已,但他伪装地非常好,至少茗茶是看不出来。

    因而,她是越发可怜肖鸣了。

    她总感觉应该磨练地差不多了,肖鸣已经很厉害了。

    姜预当然告诉她不够要继续!

    姜预心里对肖鸣这么执著也是惊讶,对自己的魅力更是佩服起来,连敌人都抵挡不住。

    对肖鸣,姜预心里肯定是没好感的,早已猜到这家伙买粒子束是用来向他报仇。

    就是不知道这家伙历经千辛万苦,最终买到粒子束,志得意满来到他面前,结果发现还是打不过他,不知道会不会崩溃至死。

    但肖鸣的这份对仇恨的执着却也让姜预不把打算放过这家伙。

    所以,果断选择磨练死他。

    离开的肖鸣,此时心中已经扭曲到了极点,他感觉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在针对他,连那个天铸城弟子,卖器物的丫头也都是如此!

    他不甘,但一想到米儿那个婊子,一想到那个可恶的少年,而唯一报仇的希望就在店里,有好多次,他都想直接推开茗茶,冲进去,把东西抢出来,但都抑制住了。

    又是一次等候排队,又是被告知没有,肖鸣都要绝望崩溃了。

    “小兄弟,你每天来买东西都缺货,这种事以前从没出现过,我估计,那位炼器大师可能在考验你,说不定要收你做仆人之类的。”肖鸣旁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的话,就像一道惊雷,把肖鸣从恨意中惊醒,他心底泛起一丝希冀。

    是这样吗?真的是在考验他吗?

    他连忙把视线转向茗茶。

    茗茶听到中年人的话,一副被揭露真相的手足无措模样,她本就不会伪装。

    肖鸣见此更是确信了中年人说的话。

    真的是在考验他!

    近几日来,他心中阴霾一扫而空,高兴地想要手足舞蹈。

    如果能成为天铸城弟子的仆人,那个废他修为的天才少年算什么,狩猎团队算什么,米儿那样的婊子要多少有多少。

    他将走上自己的人生巅峰,所有与他为敌的人都将被他踩在脚下。

    他看向店铺,心中对其越发满意起来,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崛起之地。

    他离开了,打算晚上再来。

    精诚所至,精石所开!

    茗茶慌慌张张地跑到屋子里。

    “姜大哥,他知道你在考验他了,怎么办?”茗茶说道,她担心肖鸣知道后就起不到磨练的效果了,天真可爱的她心中对姜预说的话还深信不疑。

    “额,知道了?怎么知道的?”姜预疑惑。

    听着茗茶的讲述,姜预一阵无语,这算什么?

    他本来想折磨一下这肖鸣,让他不敢再存报仇的心思,结果,没想到竟然让这家伙误会,一心以为要走上人生巅峰。

    听茗茶的讲述,姜预都能感觉到肖鸣恶心的猖狂大笑。

    哆嗦了一下。

    姜预眉头微皱,最后诡异一笑。

    算了,既然那家伙认为是考验就认为吧,就让他先得意一段时间,结果是什么已经注定,等跌到谷底的时候,有他好受的。

    “茗茶,这样一来,就只能再加长时间,一直等他怀疑磨练的事,到时才能重新开始磨练。”姜预对茗茶说道。

    茗茶立马点了点头。

    ……

    狩猎团队一行人所住的便宜酒楼,肖鸣再次回到这里,带着一丝优越感。

    没错,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人尊重的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些小人物,算什么?

    “你回来干什么?”中年妇女神色不满,露出刻薄与鄙夷的一面。

    肖鸣冷笑一声。

    “没什么,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们一件事,再过几天,我有幸就要跟随那个传奇天铸城弟子,炼器大师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

    肖鸣,跟随天铸城弟子,炼器大师?

    他们下意识觉得不可能,但看肖鸣的样子又不像说话。

    “所以,我在这个团队受的不公平待遇,你们看着办吧,还有米儿你……”肖鸣把视线转到米儿身上,欣赏着她的身段,露出一丝阴森森的笑意。

    “我的耐心有限,该怎么做,你知道!”说完,他就哈哈大笑着离开,很是猖狂。

    肖鸣的样子,让狩猎团队所有人都阴沉了下来。

    “他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有一个青年忐忑说道,在肖鸣被废后,他第一个表态要抛弃他,还经常冷嘲热讽。

    老态中年人眉头微皱,以他对肖鸣的了解,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中年妇女神色复杂,心中不敢相信,才跌落凡尘的肖鸣会再次强势回归。

    “米儿,要不你就从了他,日后,吹吹枕边风,让肖鸣不要计较我们之前的所作所为。”

    中年妇女的话,让本就有些害怕地米儿脸色顿时一阵苍白。

    “事情再看看,肖鸣说了是过几天,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数,派个人去监视,看看具体情况是什么?”老态中年人发话了,作为领头人,虽然意识到了麻烦,但能够冷静分析。

    闻言,米儿的脸色才好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