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哥们,对不住了,这个锅就只能你来给我背了。”姜预暗笑。

    心里在想,那什么神盗知道了会作何反应。

    做完这些,操控机械虫重新从宝库角落的小洞口爬出,最后,出现到姜预的手中,而宝库里的监视,也同一时间恢复了正常。

    迫不及待地回到店铺里,从机械虫内部取出寒沥液。

    “好家伙,比周家的还多,竟有十六滴!”

    姜预惊喜,一滴寒沥液就代表着一份修为啊。

    盘膝而坐,开始服用寒沥液,修炼。

    整个晚上,这里都灵气环绕,喷薄涌动。

    第二天中午,十六滴寒沥液全部进入姜预肚子,而他的修为,也突破到达凡境第八层,灵气多出三分之一的样子。

    感受着突破的修为,姜预大喜,不禁感叹,果然寒沥液突破才是王道。

    修炼越到后面,突破需要的灵气量越多,需要的寒沥液也越多。

    姜预估计,要突破到凡境十层,都还要需要十八九滴左右。

    而在姜预为修为提升高兴的时候,风家已经炸开了锅。

    他们的宝库,竟然被盗了。

    此时,风家的议事大厅中,风家家主,风海等人,都是脸色黑如锅底。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钟无锡会这么厉害,悄无声息地就把寒沥液偷走了?!”风家家主震怒的声音响起。

    “必须得严惩守卫,连被摸进了宝库都毫无知觉,还有监视器另一端监视的人,竟然连寒沥液被钟无锡调包了都不知道。”一个老者厉声道。

    寒沥液可是他们用来提升后辈资质的珍贵宝物,每代后辈都只有两三个天赋卓绝的人能服用进一步提升资质。

    但如今,竟然一滴都没有了,对风家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查!”

    最终风家家主吐出了这一个字。

    他不信,单凭钟无锡能做到这种程度,家族之中肯定有内鬼帮助。

    ……

    姜预在尝到好处之后,第二天又迫不及待地前往下一个世家——刘家!

    一如既往,悄悄找一个隐蔽之地,把机械虫放到地上,花上三个小时的时间,成功突破黑石,进入刘家宝库偷走寒沥液。

    然而,这次的寒沥液却只有仅仅十一滴,远远不够姜预突破一个新的境界。

    好歹一个世家,这未免太穷了,姜预心里鄙视。

    服用寒沥液,将修为推到还差约四分之一突破的样子,心里期待下一个晚上的到来。

    而刘家,当发现寒沥液被盗的时候,整个世家瞬间鸡飞狗跳,家族会议,怒骂,黑脸,与昨天的风家毫无二致。

    该死的钟无锡!这样的声音在两个世家同时响起。

    对于这些,姜预无暇关注,他想的,只是下个世家,下个晚上的寒沥液。

    下次,该轮到,世家之中的吴家!

    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

    寒沥液,十三滴,中规中矩,姜预怀着喜悦服用,不多时,修为就突破到凡境九层。

    接下来的四天,姜预又分别从不同的世家偷来近三十滴寒沥液。

    在世家的怒吼之中,修为迅速拔高。

    最终,到达前所未有的凡境十层!

    感受着自己这一天一个样的修为,姜预高兴地直想大呼。

    但是,当他再次服用了一滴寒沥液想进军凡境十一层时,却发现,没用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服用太多,身体产生抗药性了?”姜预眉头微皱,心里非常不甘心,又服用了一滴,依旧没用。

    “算了,还剩五滴,给茗茶吧。”姜预无奈。

    茗茶在服用了五滴寒沥液后,修为也完成了突破,变成了凡境六层。

    见此,茗茶是高兴地小脸红扑扑,语无伦次,她没想到只是几滴液体,就轻轻松松让她一直都突破不了的修为突破了。

    茗茶不知道,她服用的液体,在世家之中都珍惜异常,就是最优秀的子弟,一生也最多服用两滴。

    茗茶不像姜预那般服用过沉虚丹,她的资质在五滴寒沥液的帮助下,更是得到了一定程度提升。

    茗茶喜悦地回到自己屋里,姜预此时却开始有点不开心。寒沥液无效了,意味着他以后修炼,又要以之前的龟速进行。这对于一个曾经以寒沥液突破,修为一天一个样的人来说,真是,和没修炼没啥区别。

    而此时,因为姜预的神偷行动,外界却已经是炸开了锅,所有世家都开始了对钟无锡的无情声讨。

    钟无锡,这个盗贼,必须抓住,寒沥液,也必须全部取回来。

    为此,世家之间甚至结成了联盟,帮忙守护各自的寒沥液,对于那些已被偷走寒沥液的世家而言,自然不关心别人的寒沥液如何。

    但是,有寒沥液的地方,却是钟无锡的最可能现身的地方,他们,一定要抓住钟无锡,不然损失巨大。

    世家这样轰轰烈烈的行动,很快就传遍了皇都,连深宫中的莫无陵都微微皱起眉。

    皇都之中,人们对这件事的谈论,短时间竟然堪比对姜预的科技的讨论。

    毕竟,一连偷走近十家世家的宝物寒沥液,手法无人可知,连人影都没看到,这太过匪夷所思,让人惊叹。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几乎大多数人竟都在支持神盗钟无锡,因为,他偷盗的,都是些皇都之中风评很不好,经常欺压百姓的世家。

    这无疑赢得了人们的好感。

    对于这一切,姜预却是完全没想到,他虽然有意选择皇都之中风评不好的世家,但那只是为了避免心生愧疚。

    姜预一时沉默,良久,叹了口气。

    “哎,我果然是个大好人,做好事不留名,还把名声都给了别人。钟无锡,不用太感谢我。”

    世家的联盟行动,持续了很久,所有人几乎每天都夜不闭眼地全天守护,长此以往,就连半步地境的眼睛都开始起了黑眼圈。

    但是在辛苦与期待的等待中,他们并没有等来想等的人。

    最后,皇都之中,一声声咆哮怒喝响起,他们明白,又被神盗钟无锡耍了。

    ……

    在皇都某处的一个小院子之中,一个青年在院中踱步,他脸色青黑,愤怒不已。

    牙齿紧咬,咔咔的声音发出。

    竟然,有人敢冒充他偷东西,把所有的帐都丢到他身上,这简直不能不可饶恕!

    神盗钟无锡直想把那人抽皮扒筋。

    “二师兄,世家这么严密的防守,你是怎么把寒沥液偷出来的?”他旁边,还有一个紫衣少女,在吃着杏子,口中吐字道。

    她从传言中得知自己师兄的所作所为。

    钟无锡脸色一僵,心中更是崩溃,只能沉默以对。

    谁知,这反而引起了紫衣少女的兴趣,一连问个不停,直把他的脸色越问越黑。

    钟无锡对于那个冒充他的人更是恨到了极点,心中又多了一个要收拾那家伙的理由。

    他知道,能做到这些的,只有当日的那个作弊小偷,隐形人,罗虚九霄第一盗。

    对于后者的称号,他显然不认同,那是未来属于他的,而不是一个仅靠隐身能力没有一点偷盗技巧的家伙。

    更可气的是,他需要的东西还在那个人手上,他想要拿回,但连那个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为此,他还去各个世家外蹲守过,想等着那个隐形人出现,甚至动过念头,要把各个世家的寒沥液都偷走。

    这样,需要寒沥液的隐形人就不得不来找他,他也能借机拿回要的东西。

    但是因为隐形人的大肆偷盗,如今每个世家的防御都紧密到极点。

    哪怕是他也没有办法在那样的守卫中,偷走寒沥液,又何况于要偷走所有世家的,更是不可能!

    “哼!这样的防御,哪怕隐形,也不可能偷走,我只要过几天防御松懈后,立刻行动,应该还来得及,到时候,所有寒沥液都在我手中,看你怎么办!”神盗钟无锡心中暗笑,仿佛看到了那个隐形人落入自己的掌心。

    “二师兄,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偷的,再不说我就把你的事告诉师傅了。”紫衣少女清丽的声音,让刚刚心情有所好转的钟无锡,瞬间又开始奔溃起来。

    ……

    对于外界轰轰烈烈的反神盗行动,姜预全当热闹看,反正被反的人又不是他。

    他一如既往地研究自己的科技,同时熟悉自己的修为。

    现今,他主要靠科技,但相信随着修为的提升,以后,修为也将成为他的一大底牌。

    而最近这段时间,来店铺拜访的人也越来越多,基本都是皇都之中的显贵,想要与他打好关系。

    这次,姜预充分吸取了教训,只要不是早上来的,他基本都会去露个面,让世人知道他的真容,以免,以后,还是没有人认识他。

    这就使得,知道姜预的人越来越多,偶尔走在街上,都有人会恭敬地向他行礼,引来旁人的惊讶。

    姜预对于这一幕幕,心里满意又享受,这才是名人该有的待遇,大大弥补了他之前受伤的心灵。

    这天,风家的一个中年人风海找上了他,对此,姜预并不惊讶。

    因为,这家伙,已经毫不厌烦来找过他很多次了,每次都是不停地套近乎。

    姜预是满脸怪异,说起来,他跟风家很不对付,打了人家的继承人,偷了人家的宝贝,可他们家族的二号人物,却经常来向他套近乎,还称兄道弟。

    “姜老弟,过几天,皇都之中可有一场盛会,所有的年轻俊杰都会出现在那里,可有兴趣?”风海一脸笑呵呵地说道。

    “盛会?”姜预疑惑。

    “不错,在皇宫里,听闻陛下好像有为七皇女选婿的意思,姜老弟可是咱们皇都最优秀的年轻一辈,可不能错过啊。”风海连忙说道。

    姜预眼睛一亮。

    “为莫曲梦选婿?那肯定得去看看,也不知道哪个家伙会倒了八辈子霉,被她选上。”姜预嘿嘿一笑笑。

    心里,颇想去看莫曲梦的笑话,毕竟,这家伙可是一点都不想嫁人的啊。

    对于姜预的反应,风海心里怪异,这莫曲梦,全皇朝第一美人,多少人做梦都想娶她,被选上怎么会算倒霉呢?

    “什么时候?”姜预开口问道。

    “十天后的晚宴!”

    风海脸上露出笑容,要知道,以前,姜预可并不会和他说些实质的话,基本都是在打哈哈。

    今天,关系算是一个大进步。

    “好!到时就麻烦风……兄了。”和一个年龄是自己两倍有余的人称兄道弟,还真是说不出的奇葩感受。

    八天后,他也能再次进入科技之心了,正好在此之前,把得到的科技制造出来。

    姜预暗想。

    打发了风海,又回到屋里。

    说实在,茗茶的店铺有些破了,重点太小,不方便姜预研制科技。

    有好几次,风海都想为他们俩再选一个宽阔的店铺,但考虑到茗茶对这里的感情,没有答应,只能先在这里住着。

    ……

    天渠皇都大门口,每天进出的人不知几许。

    这日,一行七八个人,出现在皇都门口。

    “天渠皇都,我们正好补给一下武器,而且,听说这里有个天铸城弟子,或许我们运气好,还能够请他帮我们炼一下器。”一个老态中年人说道。

    “请天铸城弟子炼器,怕不太容易,而且,耗费也远不是我们能承受的。”一个中年妇女摇摇头说道。

    但她虽做此模样,心里却还是怀着一丝希冀,万一那个天铸城弟子,看他们有缘,就免费帮他们炼了呢?

    “米儿,上次的那个少年,你就该抓住机会,要是能博得这样男人的欢心,你也不用跟着我们去狩猎吃苦,面临各种危险了。”中年妇女又对她旁边的少女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争气。

    要是米儿能攀上那样的年轻强者,她也能跟着受益了。

    米儿却是没听出中年妇女隐含的意思,只是闹了个大红脸,吞吞吐吐不知当说什么。

    她的后方,一个青年,眼神阴霾地看着她的背影。

    同时,可以注意到,周围的伙伴对这个青年露出的一些轻蔑之色。

    而这个青年,就是被姜预打成猪头的肖鸣了。

    他们进了皇都,然后,就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到。

    他们发誓,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般壮观的景象。

    “这,天渠,怎么变成这般……仙境了?”老态中年人惊讶大呼,他吞吞吐吐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个词语形容眼中所见——仙境。

    而随着他不禁意间疑问的提出,周围顿时出现两个人,热情而自豪地阐述着,皇都是多么有幸,被一个天铸城天才弟子选中,最终变成了这般繁华模样。